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一零章 一名小兵
  火星飞舞,看不到了,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堆积如山的杂物散发着刺眼的火光。

  火温很高,站在火海前感觉和放在火上烤没什么区别。

  烤的皮肉生痛,衣服和毛发开始焦卷,袁罡依然静默着,呼延威临终所托,他未能完成。

  身上衣裳已是千疮百孔的感觉,破破烂烂,被箭矢给打出了不少的洞眼。

  良久后,袁罡默默转身了,转身而回,走到了呼延威的尸体旁,盯着凝视了一阵,手中刀唰一声,穿石入地,插在了地上。

  人蹲在了地上,拔掉了呼延威身上的箭矢,将尸体横抱了起来,转身,又向火海走去了。

  外面的叛军,还有修士,皆静静看着这一幕,不知这人要干什么。

  皇宫已经攻陷了,宫中最后的守卫力量也已经被他们给剿灭了,他们已经是不慌不忙了。

  走到火海前的袁罡停下了,凝视了一阵络腮胡子染血的那张脸,突然双臂一抛,将呼延威的尸体给抛进了火海里。

  这边打仗有挑尸示威的做法,他不想呼延威的尸体再被人羞辱利用,因此送进了火海,让他和昊青青团聚不失为一个选择。

  没有去看那尸体湮灭在炭火中的情形,袁罡转身而回,走到插地的刀前,顺手抓握住了刀柄,拔刀在手,前行,走到了台阶边缘站定,目光扫向叛军。

  灵虚府掌门常临仙忽喝道:“阁下究竟是何人,报上名来!”

  袁罡没有答话,目光锁定了‘顾’字大旗下的将领,锁定了顾远达,忽一下,蹿身而出,一路冲去。

  云集的叛军和混杂在其中的修士自然不能坐视,也是逼不得已之下不得不阻拦。

  “啊……”

  惨叫声起,血肉横飞,袁罡挟一团刀光在人群中如劈波斩浪般一路冲杀而去,无人能挡。

  眼见袁罡冲来,主帅大旗下的一群人立刻看出了袁罡是冲顾远达来的。

  果然,靠近后的袁罡突然弹射而起,凌空挥刀扑向帅旗方位。

  原卫国三大派掌门立刻反应,抓了顾远达从马背上腾空而起,一路后飘而去。

  袁罡没有在空中飞来飞去的本事,依然是朝着预定方位落去,人一落下,立刻与一群修士激战在一起。

  一群修士见识过他攻击力的凶猛,不与他硬碰硬,就是缠斗。

  而原卫国三大派掌门已经护着顾远达落在了后方的内城城楼上。

  袁罡不管不顾,从纠缠中硬冲了出去,又杀向了城楼方向,临近后一个炮射般,又向城楼上弹射而去。

  然而他人还没到,几人已先一步护着顾远达冲天而起,空中巡弋的大型飞禽受到召集而来,接了几人升空。

  落在城楼上的袁罡仰头看着空中的顾远达,心中满是悲愤,却无处发泄,挥刀指去,怒吼:“顾远达!”

  空中的巡弋飞禽似乎瞬间陷入了失控状态,开始变得翻飞乱舞,驾驭者紧急摇动指铃稳住。

  而这时,一群老头唰唰落在了城楼上,直接将袁罡给围了,有人手上还拎着铁链,正是原卫国三大派的太上长老。

  见袁罡难缠,一群老家伙亲自出手了。

  袁罡立时提刀四顾,反身就是一刀,劈溃了一道掌罡,又朝一人硬冲而去,对方迅速后退。

  几道铁链呼呼飞舞而来,袁罡扭身挥刀劈砍,劈出丁零当啷震响,火星四射。

  然面对缠斗围攻,对方又不与他力敌,令他四顾不急,很快整个人便失去了平衡,顷翻倒地。

  一人施法操控铁链缠住了袁罡的双脚,骤然发力将其给拽翻了,拖着迅速后拽。

  袁罡猛翻身,狂劈出一刀,咣当,铁链断裂。

  然这仓促自救的动作又给了对手可趁之机,双手手腕近乎同时被一道铁链给缠住了。

  两名老头立刻各拽一条铁链,拉开了袁罡的双臂。

  袁罡顺势从地上蹦起,双臂用力回拽,顿将两名施法狂拽的老头给拽的脚下轰隆隆犁翻地砖而回。

  左右立刻又各上两名三派太上长老,帮忙拽住铁链助力,这才又将袁罡双臂给渐渐拉开了。

  发力拉拽的一名老者惊呼,“这厮好大的蛮力!”

  想不吃惊都难,一帮老家伙哪个不是金丹巅峰的修为,两个人施法较劲之下竟不如一个人的蛮力,还要左右各三人才能将这人给制住,由此可见这人的力气得有多夸张。

  难怪了,难怪对方之前能轻易一刀将一名金丹修士给劈了。

  “老夫看你皮肉有多厚实!”一老头冷喝腾空,凌空一道剑光如瀑,全力一剑,呼啸着斩向了袁罡的脑袋。

  被左右拉力定住了的袁罡可谓避无可避,“啊!”紧急之下一声狂吼,身上青筋爆起,拼尽所有力道猛然扭身甩动。

  左右拉拽的六人竟被甩的动摇。

  奋力偏身躲避的袁罡避过了当头而下的如瀑剑光,避过了要害,可拉展的双臂却避无可避。

  一条胳膊溅血而去,剑光直切而下,断其一臂,持刀的断臂被一头拉拽的铁链给拽飞了。

  “嗯…”一声痛苦闷哼的袁罡疯狂一脚踹出,将斩断他胳膊的老头给一脚踹的噗血倒飞了出去。

  而袁罡亦趁势突向一边撞去,趁着脱离了另一边的控制,人炮射而去,以身躯狂撞向另一头拖拽的三人。

  拉着铁链的三人同时腾空跃起,从撞来的袁罡头顶越过,三人落地同时施法狂拽,再次将落地未稳的袁罡给拽翻在地。唰啦铁链声响起,拽走断臂的三人甩开了断臂,闪身穿插而过,再次甩出铁链缠住了袁罡的双脚。

  一方拽着胳膊,一方拽着脚,再次将袁罡给左右拽住了,且将袁罡给横拽离地了。

  袁罡那肩膀断臂上,血流如注。

  之前呛血而去的老头再次飞回,一声厉喝:“我看你还往哪躲!”

  再次扑空一剑斩下,如瀑剑光呼啸而下,直斩向袁罡的腰间,明显要将其给腰斩。

  正这时,一道魅影闪来,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劈剑而下的老头“砰”一声飞了出去,人如流星般飞出,轰隆一声撞穿进了城楼里面。

  左右拖拽的一群人大惊,空中盯着下方的三派掌门亦吃惊,愣是没看清从哪又冒出个人来。

  来者貌似只是叛军中的一名小兵,头盔下一块布蒙着面,出手飞快,一把拽住一头铁链一抖,缠住袁罡手腕的铁链便自动解弹开了。

  小兵一把抓了袁罡的腰带,把人一拎,冲向另一头拖拽的三人。

  也并未撞向三人,又突然拎起袁罡腾空,飞足一脚踩在了那铁链上,只是足尖一点,缠住袁罡双脚的铁链又再次自动解弹开了。

  小兵提了袁罡飞身而去,落下城楼,几个起落便已远去,附近冲来拦截的修士皆被打的四飞,无人能挡。

  城楼上的三派太上长老目送着,惊疑不定着,亦不时面面相觑,这个短头发的大汉就已经很古怪了,谁知又冒出个古怪高手来,竟能轻易从他们手中把人给救走,这实力说是深不可测也不为过。

  “追吗?”有人抬头看了眼空中追去查看的飞禽坐骑,说了声。

  一旁老者回道:“凭对方的实力,咱们追上去拦得住吗?”

  “咳咳…”城楼房间内传来稀里哗啦声,伴着咳嗽声。

  立刻有人闪身而去查看,只见同门的太上长老挣扎着扶墙,欲站起又跌倒,口中不时咳出血来。

  当即上前搀扶,“师兄,你怎样?”

  咳血者看清来人后,又用力摇了摇发懵的脑袋,喘息道:“来者实力非我等能挡,快撤!”

  他挨了一击,摸不清对方深浅,但也知道了轻重。

  搀扶者道:“师兄不用担心,对方已经走了。”

  ……

  小院内,昊真抬头看着烟柱升起的方向,呢喃道:“是皇宫方向,皇宫被叛军攻陷了…”

  邵柳儿走到他边上,知道他担心什么,安慰道:“王爷不用担心,三大派应该已经带着陛下他们撤离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昊真略摇头:“还有许多人是走不了的。”

  邵柳儿能理解,京城守护修士没办法带走所有人,宫内的那些妃子们落入叛军手中的下场可想而知。

  郭曼回来了,从外面回来了,对二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昊真转身喊住,“郭姑娘,城内战况如何了?”

  郭曼停步,叹息道:“战事已经结束了,叛军已全面占领京城,正做最后的零星清剿。”说罢离去,也不好多说什么,怕说出来让这位难受。

  昊真再次看向烟柱升起的地方,怅然若失,“怎么会这样?偌大个齐国,转眼间怎会就成了这样。”

  稍候,鬼医出来了,领着无心和无相两个弟子出来了。

  这边派了郭曼去联系天下钱庄在齐京的人,战事再怎么打,天下钱庄是没人敢动的。

  郭曼找到了钱庄内大元圣地的人,暗中告知了鬼医此来是奉了元色圣尊的法旨行事,让其联系叛军那边配合。

  这也是元色那边的交代,行走各地,需要帮助的时候直接找钱庄的人,反正钱庄基本上在天下各城都有。

  奉元色的法旨而来,对方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找到叛军那边的要员,暗中进行了沟通,让秘密协助,迅速把事情给安排好了,便于鬼医这边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