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一一章 又见三吼刀
  对七圣控制的天下来说,暗中动用人力办这点事压根不算什么。

  大战刚停,鬼医师徒三人就是要趁这个时候去找合适的移植眼球,尸体拖延久了就不行了,得抓紧时间。

  颜宝如和郭曼被无心给留下了,让二人看家护院。

  尽管这边已经跟钱庄的人打了招呼,按理说叛军那边应该没人敢擅闯这座小院,可还是留下了二人做以防万一的准备。

  临近傍晚时分时,突有缥缈阁人员登门拜访,就一件事,直接把邵柳儿给带走了。

  昊真等人不安,不知道缥缈阁在这齐京大变的时刻突然把邵柳儿给带走是什么意思。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而正在城内清理尸体之地忙碌的无心,之后又接到了一封信,信中大意是让他不要声张邵柳儿被带走之事,否则就等着给邵柳儿收尸吧,表示回头会联系他。

  信中再三提醒,敢走漏风声的话,就只能是见到邵柳儿的尸体。

  扔下手中活的无心当场跑了,在鬼医和无相的注视下跑了。

  无心赶回小院确认情况去了……

  夜色苍茫,山巅上,牛有道负手而立,眺望远处灯火阑珊的齐国京城。

  云姬静默在旁陪着,听山中此起彼伏的虫鸣声。

  傍晚时分,他们就到了,发现战事已经结束了,京城四周城墙上被叛军严密把守着,进出不方便,加之城内到处在搜查,戴着假面的人很难厮混过关。

  两人都不宜暴露真面目,尤其是牛有道。

  只好让云姬混进了城,找到了五梁山布置在齐京的探子,让帮忙打探袁罡的情况。

  等,一直等着。

  半夜时分,终于有一人飞掠而来,拜见了云姬,无视了牛有道,目前牛有道在外还是当做云姬的跟班。

  云姬:“不用客套了,说吧,有没有打探到袁罡的消息?”

  来人道:“有消息了,找到叛军中以前接触过的熟人打探了一下,茅庐山庄的袁爷应该是在叛军攻入皇宫的时候出现过,与禁军统领呼延威并肩作战过……”

  他把打探到的情况详细说了遍。

  云姬瞥了眼牛有道的反应,见其微微点头,当即对来人挥手道:“好,知道了。辛苦了,你先回去吧,有事会再联系你。”

  “是!”来人迅速离去。

  待人远去后,云姬叹道:“你的判断没错,看对样貌的形容,还有那股蠢劲,除了猴子应该没别人,猴子果然是来了这边,竟被斩了条胳膊,这厮未免也太莽撞了。”

  “哼!丢了条胳膊是小,能捡条命就不错了。”牛有道明显在咬牙切齿说话,满满的恨铁不成钢情绪。

  云姬狐疑,“那个小兵打扮救走袁罡的人能是谁?”

  牛有道呵呵,“还能有谁?能在叛军云集中从卫国三大派一群太上长老手下轻易把人给救走的,十有八九就是吕无双本人!除了她,我想不出还能有哪个高手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云姬眼中浮现忧虑,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若真是吕无双的话,那可真就麻烦了,问:“若人真落在了吕无双的手上,想再像上次一样把人给弄出来怕是不太可能了。无凭无据的,人家不承认抓了人,谁能奈何?”

  牛有道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走!”

  云姬疑惑,“去哪?”

  牛有道徐徐道:“她找袁罡还能为了什么,应该是去了无边沙漠!”

  很快,一只飞禽坐骑从山中深处升空,两人驾飞禽坐骑趁着月色而去……

  叛军在整顿京城秩序,也在重新整顿城防,连夜做准备,准备应对平叛人马的到来。

  易容后的无心与颜宝如来到了城墙上,以为元色办事的名义,在一名钱庄人员暗中疏通协助下,守军和守城修士放了两人出城。颜宝如抓着无心胳膊飞出了城,遁入了茫茫夜色中。

  城外十几里的村庄,面对战事,早已人去屋空,百姓都跑掉避难去了。

  村口,有人现身,拦下了颜宝如,让颜宝如在此等待,只让无心一人进村。

  颜宝如略有担忧,无心却示意她留下。

  之后有人领了无心进了村,把无心带进了村里的一栋最大的民居内。

  屋内灯光下,一人静坐在桌旁,看着进门的无心笑了,“啧啧,想不到还真来了。”

  无心绷着脸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安坐之人微笑道:“不认识也很正常,换了平常,我也不是你说见就能见到的。我自我介绍一下,原无边阁阁主,蓝明!”

  无心瞳孔骤缩,惊讶,也越发不解,“蓝先生为何要抓走王妃?”

  “像你这种小人物自然不会明白我们这种人的行事,有些事情不需要知道的太多,你只需照做便可……”蓝明起身了,走到无心身旁,嘀咕耳语了一阵。

  无心脸上渐渐显露震惊神色……

  村口被人监视着等候的颜宝如见到无心安然归来后,松了口气,上前迎到人后,问:“先生,你没事吧?”

  无心摇了摇头,“没事,走吧!”

  颜宝如又带了他返回京城,还是原来的地方,有钱庄的人负责接应,接应到二人进城后,双方便分开了。

  回到小院,见到焦急等待的昊真,无心上前安慰道:“王爷放心,我已经帮王爷确认过了,王妃暂时没事,只是缥缈阁想找她确认一些事情,回头会送她回来的。”

  昊真不解,“她能有什么事值得缥缈阁‘请’人?”

  无心道:“等王妃回来自然会知晓。王爷,缥缈阁办事的规矩您应该是知道的,不要张扬乱说,否则会惹麻烦。”

  昊真只能无奈点头,“明白。”

  无心就此离去,进了后面的药房。

  鬼医正在药房内倒腾一些药物,见到无心默默近前,斜眼道:“鬼鬼祟祟干嘛去了?”

  无心之前瞒着他不敢说,因为对方交代了,怕邵柳儿会出事,此时却是不得不说了,因为需要师父的帮助,“师父,邵柳儿被人给抓走了……”把邵柳儿被缥缈阁带走的事说了出来。

  鬼医怔住,讶异道:“缥缈阁抓她作甚,莫非她身上还有什么其他事不成?”

  无心面露悲苦神色,“是弟子连累了她。”

  鬼医放下了手上的东西,皱眉道:“什么叫你连累了她,你怎么又扯上缥缈阁了,把话说清楚。”

  无心痛苦道:“抓走她的其实不是缥缈阁,是有人假借了缥缈阁的身份。”

  鬼医沉声,“谁这么大胆?”

  无心:“蓝道临的儿子,蓝明,弟子刚才出城已经和他见过面了。”

  “啊!”鬼医吃惊不小,“那家伙已经反了他老子,你什么时候惹上了蓝明那种人?”

  无心:“并非我惹上了蓝明,而是师父现在做的事被蓝明给盯上了,他想要元色心腹元妃的一只眼睛……”一脸愁困的把和蓝明会面,蓝明要他做的事情说了遍。

  鬼医听后沉声道:“你开玩笑吗?你应该知道,那些人之间的角力根本不是我们能参与的,一旦卷入进去,这么大一个把柄落在了人家的手上,就再也无法脱身了。不是为师不肯帮你,是为师不能、不敢也不可能帮你。”

  无心身子一矮,噗通跪下了,“弟子知错了,悔不该不听师父的话,如今不但未能帮上她,反而将她给连累了。”继而磕头在地,“求师尊相助,只要师尊愿意出手相助,弟子愿就此跟师尊返回药谷潜行修习医术!”

  鬼医紧绷着脸颊不语,盯着这连连磕头的爱徒……

  天际绽露出了鱼肚白。

  无边无际的沙漠边缘,石山上,人影从天而降。

  落地的人,随手扔下一人,正是断臂的袁罡。

  断臂处已被人以封住穴位的方法止血了,独臂慢慢支撑坐起的袁罡沉默着,神色中依然透着颓废感,依然没有从未能将呼延威夫妻给救出的沮丧中走出来。

  “值得吗?”救出他的小兵忽发出了女人的声音,并盯着他的断臂。

  女人?袁罡一怔,回过了神,抬头看去,疑惑道:“你究竟是何人?”

  小兵抬手往身后一抓,背在身后的一件布包物抛向了空中,又直直落地,当!插在了地上,发出颤嗡嗡的回荡之音,包着的布因此散开落下了,在晨曦中绽露出了明晃晃的刀身,刀背上三只虎饰!

  袁罡盯着刀凝视了一阵,又缓缓抬头看向了这位蒙面小兵,之后霍然回头看向了那无边无际的沙漠。

  小兵抬手摘下了皮革头盔,一头如瀑长发淌下,头盔信手一扔,又抬手慢慢扯掉了蒙面,信手松开,随风飘去。

  清冷美艳的容颜,一头长发在风中丝丝缕缕飘扬,沐浴着晨曦,又一身小兵穿戴,透着别样风情,正是现存于世的七大圣尊之一的吕无双!

  袁罡慢慢爬了起来,伸手握着三吼刀的刀柄,盯着她。

  吕无双亦偏头看着他,清冷双眸中略有复杂神色,袁罡出现在罗照军中后,她收到了消息便赶来了。

  因距离原因,找到人时,还是晚了。

  她混在叛军中,亲眼看到了袁罡孤身救人的情形,也亲眼目睹了袁罡无力回天将人火葬的情形。

  之后的情形更是出乎她的预料,袁罡居然不逃,反而冲入了大军中拼命,欲杀顾远达为死去的人报仇。

  后来见到袁罡遇险,她想出手,却又实在是不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直到见到袁罡要丧命了,才不得不匆匆蒙了脸出手,把人给带走了,带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