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一四章 天谴(新年快乐)
  想当初道爷是个什么情况,他可是亲眼所见的。

  吕无双却不知情,双臂一展,整个人徐徐飘起,斜斜飘向了空中。

  跳落在地一个翻滚的袁罡跑上了一座沙丘,抬头看着,等着期待中的一幕出现。

  浮空静立的吕无双也瞅了眼下面,见他跑的快,也怕他跑了,见他站定了没再跑,估计就算跑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目光遂又定格在了高塔上。

  整个人骤然一闪,嗖!如天外飞仙般带着一连串虚影撞向了高塔。

  没有奔塔顶而去,而是直奔高塔的半腰,临近后攸地一掌狂轰而出,如陨石撞山一般。

  咣!一声惊天动地巨响,一块坚硬垒石当场炸的四分五裂爆射而开。

  而一掌轰中的吕无双却骤然感觉到了不对劲,这石头之坚硬超出了她的想象,可谓也就是比钢铁差一些,凭她的修为全力一击,竟然只是打碎了一块石头。

  更让她深有感触的是,这座高台明显有整体导力的作用,她发出的攻击破坏力只作用在了一点,而澎湃而出的推挤摧毁之力却似乎扩散到了整座塔身上,似乎顺着塔身导入了地下。

  而这次也更明显感觉到了整座塔有与天地元气沟通的能力,似乎攻击的力道越大,反馈而回的天地元气波动也越发强烈,一波澎湃浩瀚的元气波动反向荡涤她全身。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空中更是轰隆震响,连天色似乎都骤暗了下来,一击之后的她旋身落在台阶上,猛然抬头看天。

  发现自己那猛烈一掌,似乎也震撼了苍穹一般,竟一掌震出了冥冥之中跌宕起伏的满天乌云。

  乌云急剧翻滚,精光横空乱闪,那叫一个电闪雷鸣。

  发现天骤暗的袁罡仰望上空,神情略抽搐了一下,发现不愧是九圣级别的元婴期修士,这攻击威力之大远不是道爷能比的,这惊天动地一击的震响,可谓震的他耳膜嗡嗡个不停。

  什么鬼?惊讶看向上空的吕无双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突见一道精光霹雳叱咤苍穹而来。

  她高度警惕之下的反应速度之快,亦非同小可,似乎有提前感知危险的能力,身形骤化魅影闪开,堪堪避开精光闪电的雷霆一击。

  擦身而过的电流感,令她浑身汗毛都不受控的竖了起来,亦惊得她心惊肉跳。

  本以为躲过了一击,谁知霹雳并非直线攻击,错过她的那道霹雳居然如树枝开叉一般,又似神来之笔画出了一笔转弯,电光突兀蜿蜒出一笔,似乎就是要非劈她不可一般。

  背对着感觉到了的吕无双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从未经历过这场面。

  砰!一声震响,开叉的电光毫无意外地击中了吕无双的后背。

  “嗯…”吕无双发出一声痛苦闷哼,感觉四肢麻痹的她竟然强行施法驾驭,以法御体,横空而闪,欲逃离此地。

  然而乌云中又一道电光闪来,咣一声,直接将她身形给冻结在了空中一般。

  不止一道霹雳,一道霹雳之后,一道接一道的精光霹雳咣咣连劈。

  那纵横闪烁不断的霹雳就像是一棵大树的树杈一般,破空而下,如连珠炮一般,接连轰向一点,接连轰向空中的吕无双。而接连不断的电光似乎将吕无双给吸附在了空中一般。

  一道霹雳将她拿住,还未彻底消失,另一道霹雳魔爪又将吕无双给擒住了。

  那空中连珠炮般的霹雳连轰空中一个人影的情形亦令袁罡震撼不已,发现挨过这雷劈的道爷说的没错,对金字塔攻击力越大的人,遭受的阵法反噬也会越大。

  更令他震惊的是吕无双那强大修为,身形在空中挣扎,竟然还活着,似乎还在以法力对抗天威。

  那情形让他想起了上辈子听说过的一个传说,说是山中精怪或修仙之人修为达到一定的地步后,就要对抗天劫,而此时的吕无双似乎就在对抗天劫一般。

  空中霹雳连珠炮般一阵后,突然收手了。

  被雷轰得神魂颠倒的吕无双朦朦胧胧中能感受到,那座塔上反馈到她体内的元气波动似乎散尽了,似乎跟着她的一身修为散尽了,而那元气波动一散,连轰的霹雳似乎也立刻住手了。

  失去了雷霆的吸附之力,她亦无力坠落了下来,砰!直接砸落在了沙地中。

  空中霹雳来得快,去得也快,电光收敛偃息后,翻滚的乌云亦快速消散在了冥冥之中。

  天又大亮了,继而又是艳阳高照,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目光盯着空中查看一阵的袁罡松了口气,也摇了摇脑袋,这接连霹雳轰鸣的动静,令他耳朵里到现在还是嗡嗡个不停,有丧失了听力的感觉。

  从惊心动魄的天威中回过神来,亦回头,看向了远处沙地上似乎还在挣扎的一个人影。

  袁罡独臂提了提刀,五指用力捏握了一下,面带肃杀,朝那挣扎的人影跑去,小心着靠近。

  待临近后,看清吕无双的样子后,不禁错愕。

  此时的吕无双哪还有个人样,口鼻不时呛出血来,已经是身无片缕,但看不出什么春光诱惑之类的,全身上下的体表犹如焦炭一般,也可以说是身上的衣物已经和身体表皮焦炭在了一起,分不清了哪是衣物哪是皮肤。

  唯独一堆东西还醒目靓丽着原样,就是吕无双随身的绸缎,似不受雷电的影响。

  至于之前那一头如瀑的乌黑靓丽长发,更是不见了踪影。

  这哪还是个人,简直就是个怪物。

  而当吕无双每挣扎一下,体表的焦黑表壳便会裂开,裂口处会有鲜血渗出。

  这鬼样子已经不能用凄惨来形容,总之当初被雷劈的道爷不知比这位的惨样好多少万倍。

  再想想之前雷霆万钧的情形,袁罡想想都头皮发麻,不禁为牛有道感到庆幸,幸好当初道爷没有全力攻打这金字塔,不然还不知会是个什么后果。

  痛苦不堪,苟延残喘中的吕无双抬眼,看到了他,发出沙哑嗓音,“救…救我!”

  似乎听到了自己粗糙难听的嗓音,也看到了袁罡居高临下看自己如同看怪物般的眼神,两颗泪珠从眼眶中流出,跌落在沙地。

  袁罡确认了,如此高傲之人,能躺着哀求,应该是没有了还击之力,盯着她,徐徐道:“不愧是元婴期的顶尖高手,看来这无量果重塑的肉身也的确是不一般,如此惊雷都未能杀了你。这是报应,你们九圣作恶多端,天谴难免!”

  吕无双沙哑嗓音,泣声道:“不是天谴,也不是宝冢,是陷阱,整个冢的大阵不但有防护,还有杀招,妄动则触动天雷杀招。”

  袁罡:“的确不是宝冢,的确是陷阱,但确确实实是天谴,若非作恶多端贪心不足,又岂会遭遇此劫?就因为你们这所谓的九圣,天下战乱不断,不知多少人丧命,让你这样死,其实是便宜了你。”

  吕无双听出了他话中恨意,“你想杀我?”

  袁罡:“就算我不杀你,你也活不了,这里其实和外面的无边沙漠没什么区别,这里也同样有许多沙蝎。你应该知道沙蝎的秉性,会闻着血腥而来,待到天雷的震慑力过去,它们便会钻出,会将你生吞活吃了。这座阵之所以和这里的沙蝎放在一块,布阵的人应该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许多沙蝎…”话及此,颤巍巍的吕无双瞳孔骤缩,想起了什么,“你…你早就知道?”

  袁罡点头,“是,我早就来过。”

  吕无双眼神中流露出了愤怒,“之前的蝎皇失控,是你有意引诱的?”

  袁罡:“你以为我为何会带你进来?只要你进来了,就别想出去,我也没打算活着离开,也没想到你能轻易中计。不过现在看来,恶有恶报,连老天都不肯放过你,我应该还能活着离开。”

  说罢回头看向了那座高耸的金字塔,心中是颇为感叹的,道爷果然是道爷,一贯的老谋深算、杀人于无形,早早就担心自己会有此际遇,怕自己会落入吕无双手中遭险,提前留下了一招以防万一可能有用的后手给他,不想果然发挥了作用,真的在关键时刻保了他一命。

  他清楚记得牛有道一掌将那根柱子打入沙地时的话,再三叮嘱他记得柱子的位置,让他万一有难可围绕此物做临机应变的准备。

  吕无双难以置信,“你怎会知道这一界的存在?”

  袁罡:“你奶奶毕竟只是离歌的侍女,而这里却是离歌布置的,你所谓的家族秘密那只是你自以为的秘密。”

  吕无双泪流,发出难听的嗬嗬惨笑声,“原以为你是正人君子,以为你和其他男人不一样,没想到和其他男人没什么区别,同样卑鄙无耻!是我轻信了你,是我自己该死,是我自己疏忽大意了,貌似正人君子的人才是最危险的人!”无比悲愤状。

  袁罡:“我不是正人君子,但也不是傻子,对敌人岂能心慈手软!一个大活人被沙蝎给生吞活吃了未免太过了,吕无双,我送你一程!”横在手中的刀一举便劈。

  PS:今天无加更。感谢“魔域血影”的小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