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三十章:暗杀
  一个年轻平民牵着一个身穿紫色旗袍,蒙着面纱的女子走出了鲁恩小镇,他们没有沿着车旅繁多的官道而去,而是径直来到了附近的荒野密林中,顺着密林一路穿梭。

  这荒野密林内多有野狼,蛇猪等凶残野兽出没,平民不敢靠近,但密林中有一条运输小道,这是商队为赶时间抄这条近路开辟出来的,商队经过这里时,往往会雇佣一些退役的士兵,或是在辐射区探险过的冒险者来当护卫,毕竟,在这密林中除了野狼饿虎外,据说还有强盗土匪,甚至还藏着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暗教徒,在这里做秘密邪恶的实验。

  杜迪安带着海利莎顺着商队小道一路前行。

  簌簌!

  途径半道,草丛中忽然蹿出几个披着绿草编制衣服的强盗,持刀拦在了杜迪安的去路上。

  “哈哈,老老老大,咱们出来第一次干,就就就遇上肥羊了!”

  “结巴,你少说话,把气势都弄没了。”

  “哼,你们两个人也敢来这里,简直是找死,小子,快点把你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几个强盗的开场台词还没说完,杜迪安跑动的身影骤然加快,挥动手腕,铃铛叮叮作响。

  看见他像一阵飓风般朝几个迎面冲来,几个强盗顿时吓得目瞪口呆,愣在当场。

  嗖地一声,杜迪安和海利莎同时纵身一跃,从几个强盗的头顶飞过,跳到十多米的高度,落在几个强盗的身后,继续头也不回地跑去。

  几个强盗直愣愣地抬头向后望去,只见杜迪安和海利莎已经跑远,只剩下一个远远的背影。

  “老,老大……”

  “你你你你见过能跳到树尖这么高的人么?”

  “老大,我,我现在想回去当个好人……”

  杜迪安顺着密林一路向前,沿途在商道上遇见了一只饿虎,被他顺手解决了,十多分钟后,便离开了这片密林,来到了一座村庄,然后顺着村庄的郊区径直穿过,以最近的道路赶往下一位监教使的住所。

  帕德里商业街,是商业区的四大经济中心之一,有各种品类的大型贸易市场,也有各类花样繁多的娱乐产业,其中最吸金的地方,无疑是帕德里商业街最大的维罗大赌场。

  在维罗大赌场外面是一片广场,这片广场的主要目的,不是给教廷举办祈福祭,也不是设立雕塑,敬仰先人和神明,而是给前来维罗大赌场的富豪贵族们停放马车专用。广场上的马车常年占满,在这里能看见各式各样装扮的马车,以及各个贵族家族的徽章旗帜。

  此刻在维罗赌场顶楼的一间豪华包厢中,七八个金发白肤的贵族围坐在圆桌赌场边,这里是顶级贵族包厢,赌场上的筹码最低限额,便抵得上一个普通平民家庭五十年的积蓄。

  在赌台旁边摆满果汁,香槟,美食等等,服务周到。

  艾科尼转动着手里的筹码牌,看了一会儿,轻叹了口气,起身离席,拍了拍身后侍从骑士的肩膀,道:“你来替我玩玩吧,我换换手气。”

  侍从骑士恭敬道:“是。”对于这样的情况,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了,通常艾科尼输多了,就会让他代替自己玩几把。

  艾科尼没有在一旁看赌,而是转身来到了包厢的休息区,从这里能俯瞰到维罗赌场外面的大半个街区风景,繁华的街道上行人匆匆,以及远处停着无数豪华马车的广场,如此美景,即便是在内壁区,也只有在繁华城市才能看到,不过在内壁区的繁华城市居住,生活费用太过昂贵,即便是他这样有不错职位和俸禄的贵族,都会感到心疼。

  他端起旁边的红酒轻轻品尝,虽然今天输了不少,但一点都不能影响到他的心情,自从来到外壁区后,他的心情一直很好,这个曾经在他印象中是贫瘠,落后,肮脏的地区,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干净、富饶得多,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甚至觉得,自己晚年在这里居住,也没什么不好,被一群贱民捧着当“大人”,总好过被一群真正的贵族轻视着当“小人”好。

  “大人,这是雪山的松露,非常名贵,在内壁区没有,您可以尝尝看。”旁边的另一个侍从骑士指着旁边桌上的一碟食物,向艾科尼推荐道。

  艾科尼看了一眼,端起用上面的勺子轻轻舀了一点吃下,只觉味道松软甘甜,极其清冽又美味,他不禁赞叹,道:“这些外壁人,比我们还会享受美食啊。”

  侍从骑士含笑道:“这是外壁贵族才有资格享受的美食,这些贵族毕竟也是学过我们的礼仪教导,多少还是懂得一些享受的。”

  艾科尼闻言看了他一眼,道:“这里什么都好,但有一点让我觉得很刺眼,你知道是什么吗?”

  侍从骑士忙低头,“属下不敢妄自揣测。”

  “就是他们。”艾科尼说话的语气显然是冲着包厢另一边赌台周围的人,冷声道:“看见这些贱民有着跟我一样的金发,我就觉得恶心,你知道么?”

  侍从骑士反应了过来,顿时知道自己先前失言,忙道:“属下知道了。”

  “贱民永远都是贱民,哪怕是混血贱民,骨子里也一样流淌着贱民的低贱血液。”艾科尼冷声道:“这是无法更改的事情,就像境外的野人,哪怕强掳了平民去给他们生孩子,生出来的也一样是个不通教化的野种。”

  侍从骑士冷汗渗出,低头道:“大人说的是。”

  艾科尼瞥了一眼另一边赌台旁转头望来的一个金发青年,道:“你看什么?”

  金发青年看他气势不凡,忙道:“没什么,我好像听错了。”说完,转过头继续投入到赌台上,不再去管那些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艾科尼吃完松露,看了一眼外面,见时间不早,道:“中午卡米拉家族邀请我们去吃饭,准备出发吧。”

  “是。”侍从骑士恭敬应诺,然后来到赌台旁,招呼先前代替艾科尼上台的侍从骑士准备离开。

  在赌台首席上坐着的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人看见艾科尼要走,忙起身道:“艾科尼先生,您这么早就要回去了?怎么不多玩会儿,要是钱没带够,我这里有,我借给你。”

  艾科尼淡然道:“不用了,我有个午餐邀请,要去了。”

  中年人明悟过来,含笑道:“那我就不挽留了,你一路慢走,下次再来。”说着,伸手握住他的手掌,相送到门口。

  “你继续去玩吧。”艾科尼松开了手,在两名侍从骑士的陪同下离去,等包厢的房门关上时,他取出怀里的手帕,擦拭着手指,一根根擦拭干净后,将手帕揉成一团丢弃在走廊的垃圾桶里。

  很快,三人出了维罗大赌场,来到广场上的马车前。

  两名侍从骑士护送着他上了车厢。艾科尼刚进入车厢,便瞳孔一缩,看见这宽敞的车厢内,竟静默无声地坐着两道身影,一男一女,像两道幽灵般毫无声息。

  他瞬间意识到什么,刚要出手,一缕寒光猛然袭来,快如银电,在他瞳孔中飞速扩大,然后消失,紧接着是一阵裂开般的剧痛,从额头上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