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六百三十三章:不能越过的底线
  当天晚上,杜迪安吃过晚餐后,便带着海利莎离开了古堡,沿着郊区直行,半小时后,来到了已经修筑好的黄金之壁前,他找了一个守卫薄弱的地方,翻墙而出,顺着一处方向飞奔而去。

  雪白瀑布前,伊薇特独坐在石边,激流而下的水溅射在她面前的青石上。望着无数的水花飞溅,她的目光有些迷离出神,近来的许多事情,让她心中茫然,却找不到答案。

  过了许久,她背后一阵脚步声忽然响起。

  她惊醒过来,蓦然回头望去,却见是自己的贴身侍女从林中走来。

  “殿下。”侍女穿着一身虎皮兽衣,恭敬地道:“夜这么深了,您不回去休息么?”

  伊薇特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收回目光,望着面前破碎的水,低声道:“你先回去吧,我再坐一会儿。”

  侍女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住,默默地退到林中,并未离开,而是静静守候。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银月当空,冷辉照在瀑布上,有一丝寒气蔓延。

  伊薇特望着波澜暗涌的水面,怔怔出神,忽然间背后密林中传来一声轻哼,似有石头从树上砸落下来。她心中一惊,立刻转头望去,顿时看见两道修长的身影,从密林中慢慢地走了出来。

  树梢的阴影从二人身上褪去,显露出面貌。

  刚悄悄摸到腰间匕首的伊薇特顿时呆住了,心底深处久违的噩梦,像是忽然间降临,扑面而来,让她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甚至忘记了呼吸。

  “是,是你?”伊薇特怔怔地看着这个少年。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她,“过得还好么?”

  伊薇特清醒过来,脸色微微变了变,低声道:“你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我们的禁地!”

  “走进来的。”杜迪安说了一句废话,当作是回答了她,然后道:“看你的样子,似乎过的并不如意。”

  伊薇特立刻意识到他来的目的,心中有一丝戒备,低声道:“我过的很好。”

  杜迪安目光淡然,没有深究,道:“那么,交给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还在进行中。”伊薇特低声道:“再给我一点时间,肯定能完成。”

  “时间是很宝贵的,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杜迪安道:“现在完成到什么阶段了,你当上你们的王没?”

  伊薇特脸色微变,“还没有,这个要慢慢来,不能太急……”

  “那也就是说,你父亲还在?”

  “我……”

  “你还是不忍心杀他是吧?”杜迪安眼眸深邃,“其实,你没必要杀他,你可以逼他退位就行,只要目的达到,杀不杀他,是次要的。”

  伊薇特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她更知道,以自己父亲的性格,若是将他软禁逼他退位,是绝无可能的,而且她下不去手,“再给我点时间,我已经得到我父亲的关注了,按照你说的,我已经表现的很优秀了,再过一段时间,我父亲就会传位给我!”

  “我等不了。”杜迪安漠然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当王,我帮你杀了他,帮你摆平一切,你只需要做好你的王位,听候我的吩咐就行,第二,你跟你父亲,一起死!”

  伊薇特怔住,委屈得眼眶有些湿润,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逼我?”

  “是你在逼我。”

  “我可以帮你劝说我的父亲,而且,你有这么强的力量,你可以亲自去挟持我的父亲,让他听你的话,为什么非要杀他?”伊薇特满脸悲愤的低吼道。

  杜迪安淡漠道:“人老了,不怕死,不容易挟持,我需要一个有野心,有欲望的人,容易管理。”

  伊薇特怔怔地看着他,忽然间明白,面前这个少年是个魔鬼,冷血无情的怪物,与其祈求他的谅解,不如想别的办法博出一丝希望,她深吸了口气,道:“我可以帮你劝说我的父亲,他肯定会听你的话,如果你还是不愿意的话,给我点时间,就一天,我想试一试我的方法。”

  “拖延没有意义。”杜迪安冷冷地看着她,“我对你,很失望。”

  “你!”伊薇特愤怒得眼眶发红。

  “你的兄弟姐妹中,有多少人梦寐以求能得到这样的机会,你却不知道珍惜。”杜迪安冷声道:“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有的是人愿意做。”

  伊薇特脸色发白,颤声道:“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真的办不到,我什么都能听你的,可是,可是……让我杀死我的父亲,我真的做不到啊!!”

  “那你就陪你父亲一起吧。”杜迪安慢慢走向她。

  伊薇特惊恐地看着他,眼中充满绝望,她早已知道,这个少年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反抗。

  “你,你这么残忍,丧心病狂,你迟早会得到报应的!”伊薇特泪流满面,悲愤诅咒道。

  “我已经得到了所有的报应。”杜迪安漠然地看着她,“事实证明,残忍跟报应,并没有关系,这就像你拒绝了我,所以你死了,你如果残忍一点,同意我的话,你反而会活的很好,这能算报应么?”说话间,大手慢慢伸出。

  伊薇特悲愤低吼,猛地挥舞匕首刺去。

  杜迪安手腕急速一转,瞬间打落她手里的匕首,转而将她的身体提起,拉到自己面前,扼住她的颈脖一扭,咔嚓一声,她的脑袋顿时折断,没了声息。

  杜迪安将她的身体慢慢放下,抛入到面前巨大的瀑布中,沉入了下去。

  “信仰害了你……”杜迪安自语一句,慢慢地转身,牵起密林旁的海利莎,离开了此地。

  山丘的一处奢华帐篷中,伊安拉尔坐在酒桌上,一边打着酒嗝,一边擦拭着自己的佩剑,这把剑是他在上次越壁大战中杀死一名将军所缴获来的,品质一流,比他们野人的兵器要精良得多,唯一的缺点就是好看的,不耐用。

  擦好剑后,他挥舞了两下,刷刷声显得极其锐利,让他忍不住开怀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