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八百章:失败
  诺伊斯及时将倒下的爱娜抱住,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颈脖动脉,玉颈温热柔软,却没了跳动。

  “少爷,她死了。”诺伊斯心中暗叹,转头向杜迪安说道。

  “我知道。”杜迪安目光阴沉。

  诺伊斯将爱娜的尸体慢慢放下,看着桌上的酒瓶,道:“这酒里果然有毒,少爷,我要不要去将酿酒的人全部抓来,逐一审问?”

  杜迪安微微沉默,才道:“除了排查酿酒的人外,还有王宫里这段时间侍奉过我的所有佣人,侍从,下毒者也有可能是从他们那里得知这消息的。”

  诺伊斯应诺道:“我知道了。”

  没过多久,医生们回来,给杜迪安准备放血手术。

  治疗持续到后半夜,当黎明的曙光微微照耀到王宫上时,医生们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将杜迪安的伤口缝合,其中的主刀医生说道:“大人,您体内的毒素暂时已经稳定,后续再定时服用抗毒素,过一段时间,就能彻底痊愈了。”

  杜迪安微微点头,道:“我中毒的事情,暂时封锁,你们几个也不要外传出去,如果有人跟你们打听,即刻上报,我会重重有赏,另外,如果有人逼迫你们,就说我中毒已深,活不长久。”

  医生们怔了怔,低头应诺。

  等医生们慢慢退去后,诺伊斯回来,向杜迪安道:“少爷,审讯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给您酿酒的工人们里面,有一个人招供了,他说他的远方亲戚近来看望过他,其他人也指控说,他的亲戚来到过酿酒坊,很可能就是这人下的毒,我问过这工人,他的这位亲戚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一个普通小资家庭,有两处庄园和五十亩田地,没什么特别的。”

  “哦?”杜迪安刚开过刀,脸色还有些发白,但他表情却很平静,听到诺伊斯的话,感到一丝诧异,“找到了他的远方亲戚么?”

  “我已经派人去捉拿了。”诺伊斯说道。

  杜迪安眉头动了动,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下毒者,看来敌人准备的善后工作并不周全,不过,也有可能是这一环的保密工作无需去做。

  “天快亮了,继位典礼也快开始了,准备一下吧。”杜迪安望着窗外的微光,向诺伊斯说道。

  诺伊斯微怔,忙道:“少爷,您现在身受重伤,要不延缓继位大典?万一敌人混进典礼中偷袭您……”

  “无妨,有人偷袭的话,不是还有你在么?”杜迪安面色平静,道:“一点小毒,既然我没死,就算不得什么,不过能让我这么难受,这毒也非同一般,幸好敌人跟魔物研究所没什么太大关系,否则的话,我就不仅仅是中毒身亡了。”

  诺伊斯微愣,思绪一转,便明白了杜迪安的意思,如果敌人跟魔物研究所有关系,或许给酒里下的毒,就会是行尸病毒,那样的话,就彻底没得治了。

  想到这点,他心中额头上冷汗溢出,感觉手足发凉。

  这是多么危险的一次事故!

  如果敌人的毒药再强一点,杜迪安必死无疑!

  一旦杜迪安死了,他们现在作威作福的生活将立刻终结,马上被各方贵族撕碎!

  而且,杜迪安的话也给了他一个警醒,他虽然能消化大部分的毒素,但毕竟不是绝对的毒素免疫,如果敌人丧心病狂地给杜迪安投放尸毒,那么第一个感染的就是他!

  这样的可能性,让他有些难以消化,以前在外壁区的时候,他只考虑到毒素,因为在壁内想要得到行尸病毒,极其困难,尤其是在外壁区,但内壁区不同,魔物研究所里关押着行尸,要从他们手里得到行尸病毒并不难,而且能够暗杀杜迪安的人,不会是普通人,多少有些势力。

  “看来,以后得挑选几个人,当我的验毒官……”他心中暗暗想着,这是他的自救之法。

  杜迪安感受到了诺伊斯略微僵硬的身体,看了他一眼,很快便意识到他的想法,但他没说什么,装作没有看见,自顾自地道:“说起来,这次下毒的人居然没有用尸毒,而是用这种毒药,不知道是他们没想到,还是他们没能力得到尸毒?”

  诺伊斯回过神来,勉强笑道:“少爷,我看他们应该是没想到吧,这些人能够偷偷将毒下到您的酒里,应该是有些能耐的,前段日子内壁区不是爆发过尸乱么,虽然清扫出的城市里的行尸都被焚毁了,但要弄到尸毒应该不难。”

  “照你这么说,他们就更应该想得到用尸毒了。”杜迪安说道。

  诺伊斯一怔,心想也是,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他们觉得用尸毒,让我感染成行尸的话,危险性更强,毕竟我已经是内荒级高手,一旦我被感染的话,这内壁区就等于多了两只内荒级感染的行尸,四处大开杀戒,这样的结果比现在的情况更糟。”杜迪安目光闪动,慢慢推测道:“第二种可能是,他们对尸毒的了解不够深,认为低级行尸的尸毒未必能够感染到我,你觉得哪个可能性更大?”

  诺伊斯愣了一下,道:“应该是第一种吧?”

  杜迪安点头,“没错,这说明他们知道海利莎的存在,也知道她被尸毒感染了,担心失去我的约束,海利莎也会暴走失控!从这方面来说,他们不是不用尸毒,是不想用,不敢用!不过,这也说明,下毒的人,应该不是贵族,也不会是魔物研究所。”

  说到这里,他陷入沉思。

  诺伊斯奇道:“为什么不是贵族,不是魔物研究所?”

  “因为他们不会顾虑这么多,贵族逐利,魔物研究所应该有办法困住内荒级的行尸,所以换做他们,肯定直接下尸毒了,而这下毒的人,有一颗顾全大局的心,算是善良了。”杜迪安说道。

  诺伊斯恍然大悟,挠头道:“少爷,难道是某些义士?”

  杜迪安瞧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这说的,好像我们是小说里的大反派一样。”

  诺伊斯讪讪一笑,心中却想,咱们好像也离反派差不了多少。

  “这女佣叫什么来者,先把她的家人安顿了,按我说的给予补偿。”杜迪安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

  诺伊斯低头应诺一声,看着女佣爱娜肿胀腐烂的脸颊,心中苦笑,他不相信以杜迪安的记忆力,才刚刚听过的名字就会忘记,除非杜迪安根本就没将后者的话放在心上,完全没用脑子去记。

  冷血,他想到这个词,但又自问,就算他记了她的名字又如何?人已死,记住了就能显得友爱一点么?

  他只能叹息,蹲下将爱娜的尸体抱起,望着她全身已经腐烂的皮肤,这才短短片刻,毒素就让一具干净美丽的少女成了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可见这剧毒的恐怖!

  天空晴朗,朝阳初升。

  继位典礼在王宫前徐徐拉开帷幕,贵族们以伯爵为首,陆续进入会场,守卫们衣着银色盔甲,整齐如一,气势浩荡,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在典礼的会场外面,大量群众前来围观,瞻仰这难得一见的时刻。

  当所有官员和贵族入座,由索尔上前陈词。

  在繁长的开场白结束后,杜迪安披着王袍,手持权杖,在王宫前的台阶最上方的高台上露面,将索尔提前写好的台词说完,便返回了王宫,至于后面的事,则交给索尔全权主持,诺伊斯当他的助手配合。

  “这就是那个杜迪安么?”

  “没想到这么年轻,比传言中的年纪还小啊!”

  “看上去最多二十岁吧!”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乌莉塔殿下似乎跟他年龄差不多吧,没想到如今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可惜!”

  “嘘,小点声,别让人听见,要是传到这人的耳中,哼,你不知道希明的下场么?”

  会场前的贵族们议论纷纷,心情复杂。

  以至于索尔的长篇大论,他们都无心去听。

  杜迪安回到书房中,外面继典的钟鸣和音乐声飘扬,被窗户隔着,有种闷闷的感觉,他知道,这典礼会持续到晚上,并且在此后的三天,整个王城都会举办狂欢仪式,他没这么多时间花在这些上面,尽管他的缺席会让人觉得高傲,他也无心理会了。

  “还有几十本,但愿不会让我失望!”杜迪安望着面前堆积的书,心中有些紧张,他甚至觉得这些书太少了,如果能再多出一倍就好了。

  他静心翻阅,细细研读。

  时间一晃五天过去。

  继典的狂欢节早已结束,王城又陷入平静,而在王宫中,杜迪安连续几天都待在书房,只在继典结束的当晚,在王宫里面见了众人贵族和大臣,此后便一直深居书房,阅读研究所的书籍。

  五天过去,剩下的几十本书,他已经全部看完了,在这段时间,他体内的毒素也已经完全被身体消化,他的适应力甚至比医生们开的抗毒素药物还要管用。

  “失败,失败,全都失败……”杜迪安待在书房里,头发乱糟糟的,望着面前高高堆积的两百多本书,眼中有些呆滞,两百多本书里,记载了关于行尸各方面的研究,其中有近半的部分,是记载了如何治疗将行尸化的人类,恢复成原样,这实验除了他关心外,魔物研究所同样关心。

  两百多年来有大量的博士们研究了这个实验,但全都失败!

  有摘除颅内灵魂结晶的,用人脑替换的。

  有将行尸关在自己生前熟悉的屋子里进行观察的。

  有用行尸的亲人鲜血来换血的。

  各式各样的方法,其中甚至有些方法让他觉得完全是不科学的迷信手段,但这些博士们也都用上了,他能想到的方法,几乎全都用光了。

  而结果却是相同的,失败。

  这样的结论,让他难以接受。

  难道被尸毒感染,就真的死了吗?

  既然死了,为什么还能活动,咬人?

  如果没死,为什么不能让她的记忆恢复?

  “少爷……”诺伊斯在房间外面叫道,准备推门而入。

  杜迪安猛地暴吼道:“滚!”

  手刚按到门上的诺伊斯吓得一跳,他从未见过杜迪安对他大吼过,更别说发这么大的脾气,他脸色微变,担忧地看了一眼里面,从门缝中依稀能看见杜迪安坐在书桌上,背对着房门,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犹豫一下,还是转身慢慢退去,守在门外不远处。

  这一守就是七天。

  七天的时间对王城里的居民来说格外的快,但对诺伊斯来说,却像整个黑雪季一样难熬,因为杜迪安一直没有出过卧室的门,整整七天,不吃不喝,他中途前去准备送饭时,也被杜迪安再次吼了出来。

  “少爷怎么了?”卡奇跑进王宫,满脸诧异地问道,他听说杜迪安待在书房七天不吃不喝,立刻卸下手里的工作赶了过来。

  诺伊斯看了他一眼,叹气道:“应该是跟海利莎有关。”

  “跟她?”卡奇疑惑。

  “少爷从魔物研究所那里取回来了不少跟行尸有关的实验资料,似乎全都看完了,估计是没有从里面找到答案,所以无法接受。”诺伊斯叹气道。

  卡奇微怔,瞪大了眼睛,“难道真的没办法?”

  “估计很难。”诺伊斯低声道。

  卡奇怔怔地看着房间里的影子,“那他还不得疯了?”

  “他已经七天没吃东西了,我担心他撑不下去。”诺伊斯担忧地道:“他之前中毒,身体还未康复。”

  卡奇微微摇头,“吃喝倒是小事,就怕他想不开。”

  诺伊斯看了他一眼,“要不你上去劝劝?”

  “怎么劝?”卡奇瞪了他一眼,“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女人在他心中有多重要?你平时见他对你笑过么?没有吧?”

  诺伊斯叹气,道:“我从龙族那里打听到了,海利莎因为救少爷,才落得这样地步,对少爷来说,她就是最重要的。”

  “哎,这都什么世道,好人短命。”卡奇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