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二十一章:脱身
    出了庄园后,杜迪安手里提着博朗克,循着黑法师逃去的方向追去。他们跳跃在街边的建筑顶上,仿佛一群游荡在灰色边缘的刺客盗贼。

    片刻后,杜迪安在一处广场边缘的建筑上遇到了黑法师,他已经被逮住了,手臂被斩断了一只,全身浴血,似乎经历过激烈战斗。

    押着黑法师的是手持黄金神枪的俊朗青年,他身边跟随着四个守卫,都已经解开了魔身,此刻正带着黑法师沿原路返回,准备将这来历不明的人交给博朗克处置。

    当遇见杜迪安和博朗克时,俊朗青年等人顿时愣住了,满脸愕然,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自家的老爷。

    黑法师看见杜迪安提着博朗克出现,原本哼哼唧唧装痛的声音也停了,沾着黏糊糊鲜血的眼皮瞪大,苍老的脸上满是惊喜,他没想到杜迪安真的成功了!而且还这么快就找到了他!这样一来,他甚至都免去了被这些人押运回去拷问的痛苦!

    “老爷?”俊朗青年望着脸色阴沉的博朗克,目光一扫,看见他后方的五人,以及他们抬运的雷霆滤镜,不禁睁大了眼睛,很快,他们便明白了自己中了敌人的计谋。

    “你们居然背叛老爷!”俊朗青年向抬运雷霆滤镜的五人怒喝道。

    五人嘴角抽搐,没有答话。

    博朗克叹了口气,道:“你们几个,把他放了吧。”

    杜迪安微微一笑,“聪明,知道我要说什么。”

    博朗克被杜迪安夸赞,心中却没有半点欢喜,反而有种受辱的感觉。

    俊朗青年及身后四人脸色微变,俊朗青年当即道:“老爷,这人是他的同党,不能就这么轻易放了!”说完,他向杜迪安喝道:“你放了我们家老爷,我把他放了,一人换一人!”

    杜迪安淡笑道:“你觉得他的命,能跟你们家老爷的命比么?”

    俊朗青年冷笑道:“你既然找过来了,他值不值得你交换,就很难说了!”

    “是么?”杜迪安看着博朗克,“你的家奴似乎不在乎你的生死,既然这样,就让他们开开眼界,比如,这样……”说话间,手掌一翻,咔嚓一声,博朗克的一条胳膊被拧到一百八十度,咔嚓一声,发出折断的碎裂声。

    博朗克痛叫一声,满头冷汗渗出,连忙道:“快,快放了他!”

    俊朗青年脸色一变,有些震惊,没想到杜迪安居然如此肆无忌惮,完全不怕激怒他,他有心想要用杜迪安的方面,也当面折磨一下手里的人质,撕下杜迪安淡然的面具,但他不敢赌,而且筹码是对他曾有救命之恩的老爷。

    “滚吧!”俊朗青年咬着牙,冷冷地将黑法师推搡了出来,他相信,就算黑法师回到了杜迪安身边,也会对今日之事怀恨在心,两人间的关系有了隔阂。

    黑法师松了口气,迅速小跑到杜迪安面前,心中对这俊朗青年愤恨无比,他生怕后者态度强硬,那样的话,他觉得杜迪安真有可能会将他当弃子放弃,毕竟,他的分量跟博朗克完全不能比!幸好,博朗克怕死先服软了,否则他今天就真的危险了。

    “让他们滚蛋。”杜迪安向博朗克说道。

    博朗克微微咬着牙,忍受着痛苦,同时不得不忍受这份屈辱,“你们先退下吧。”

    “老爷!”俊朗青年忍不住叫道。

    “听话!”博朗克声音加重了几分。

    俊朗青年微微咬牙,最终还是带领后面四个守卫退让开来。

    “如果发现你们偷偷跟踪的话,你家老爷的小命虽然不会丢,但应该会过得没那么舒服。”杜迪安提着博朗克从他们身边经过,淡笑道。

    俊朗青年双眉怒竖,望着杜迪安离去的背影,手指攥紧,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能自己走么?”等甩开俊朗青年等人后,杜迪安望着前面走路一瘸一瘸的黑法师道。

    黑法师微微咧嘴,脸上有几分隐忍的痛楚,“还行,幸好你来的及时,否则我要被这帮孙子给弄死。”

    杜迪安微微点头,“既然还行,等会儿你负责搬运这雷霆滤镜,没问题吧?”

    黑法师愕然,微微张嘴,愣愣地看着他。

    见杜迪安不像是故意开玩笑的,他看了一眼后面抬运雷霆滤镜的五人,顿时恍然,苦笑道:“我一个人搬运的话,估计有点吃力。”

    “那就留一个帮你吧。”杜迪安很快做出决定,向博朗克道:“让他们走四个,一个人跟着就行。”

    博朗克脸色微变,咬牙道:“这不可能,万一你取走滤镜后食言怎么办?要么你就把我跟他们一起释放,你带滤镜离开,要么他们就必须跟随!”

    “你没资格谈条件。”杜迪安冷声道。

    博朗克紧盯着他,忽地深吸了口气,“是么,别忘了滤镜现在在我的人手里,你的目的就是要这雷霆滤镜是吧?要是我出事了,我的人就会把这雷霆滤镜摔得稀巴烂,到时你什么都得不到!”

    杜迪安目光微微一闪,没想到他会想到这茬,能当上巫师议员的果然不是简单角色,他表情依然淡然,道:“毁灭雷霆滤镜,对谁都没好处……”

    “如果我人都要死了,我还管他什么好处坏处?”博朗克表现的很光棍,他已经看出杜迪安对雷霆滤镜的在意,就算刻意隐藏,他也能识破,毕竟他当议员这么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点,而这也是他的筹码,甚至是翻盘的希望,“大家各取所需,你需要雷霆滤镜,我只求保命,你挟持我,目的也是想要安全离开,我可以跟你保证,我绝不会追击,但同样的,你也必须保证,你今后不得再打扰我以及我的家人。”

    杜迪安静静地看着他,沉默片刻,道:“行,先让你的人将雷霆滤镜放到旁边,然后我将你释放。”

    博朗克皱起眉头,“要是你取了滤镜不放我怎么办?”

    “很简单,这雷霆滤镜这么大的一个物体在这里,必须两个人搬运才能够将其完整送走,我要是带着你,怎么搬滤镜?”杜迪安淡然道。

    博朗克眉头紧皱,沉思片刻,最终还是答应。

    五个守卫当即将雷霆滤镜放到旁边的一处平稳空地上,杜迪安让黑法师过去看管,然后带着博朗克来到五个守卫面前,“我说话向来算数,过去吧。”

    博朗克松了口气,下一刻,陡然感觉背心一凉,撕裂般的疼痛从胸膛处传来,他低头看去,却见一道尖锐利刃从胸膛中贯穿出来,刚好是心脏位置。

    “你!”博朗克瞪大了眼睛,充满惊恐和绝望。

    杜迪安抽离出割裂利刃,将博朗克推向五人,转而全身燃烧出熊熊烈焰,额头上浮现出特殊的血色骨骼,阳光从天空中照耀过来。

    “死!”杜迪安眼眸冰冷,晶莹如宝石般的血色骨骼中射出几道射线。

    五个守卫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当博朗克的尸体被推到他们面前时,才手忙脚乱地上前接住,期望博朗克还能留住一口气,抢救回来。

    但入手后便发现,博朗克已经彻底死去。

    与此同时,他们中有人反应较快,刚激发出魔身准备去攻击杜迪安时,杜迪安已经抢先一步进入到魔身状态,额头血色骨骼中的射线如光束般射来,噗噗数声,五人的额头瞬间被贯穿。

    同时激发出五道强度匹敌深渊一击的射线,杜迪安感觉心脏跳动得有些剧烈,甚至感到一丝抽痛,他大口喘息,脸色发白,收起身上的烈焰,迅速转身飞到雷霆滤镜前,声音沙哑地道:“走!”

    黑法师被杜迪安的攻击手段给吓懵了,他在旁边看得无比清晰,五个守卫,居然一瞬间毙命,脑袋全都被射穿!这可是五个主宰啊!

    听到杜迪安嘶哑的声音,黑法师才惊觉回神,心脏怦怦狂跳,这就是深渊级的战斗力?不,就算在深渊中,应该也算是非常强的存在吧?!

    他心中这样想着,手里却飞快地配合着杜迪安搬运起雷霆滤镜。

    二人托着滤镜,向前冲去,转眼间便离开了此地。

    没过多久,二人冲出了尼罗领地的主城,城墙上的巡逻侍卫在后面拼命追赶,但很快就被二人的速度甩得不见人影。二人一直向前跑,跑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停下,来到了一处靠近巨壁地带的荒野,周围随处可见低阶的变异野兽,被辐射感染基因突变,毛发腐烂,身上流脓。

    黑法师大口喘息,将雷霆滤镜放稳在地面后,顾不得形象,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的手臂被斩断了一只,只剩下单臂托举着雷霆滤镜,更加吃力。

    “呼,呼,你,你为什么不答应他呢?我们取走雷霆滤镜,他们乖乖离开,他们也不敢得罪我们,这样我们也不用受罪了,现在估计尼罗领主也被惊动了,在他的领地内,我们肯定是通缉犯。”黑法师喘着粗气说道。

    杜迪安坐在旁边,胸膛微微起伏,脸颊上有些汗水滑落,他擦了擦,没好气地道:“真要这样当然最好,但博朗克怎么可能甘心让我们取走雷霆滤镜?一旦我将他放开,他只需要联合他的五个守卫对雷霆滤镜发动攻击,我们就不得不保护雷霆滤镜,到时攻击的主动权就掌握在了他们的手里,一旦僵持下来,另外的守卫赶到,尼罗领主也赶到,甚至惊动更多的大人物,我们的计划就只能功亏一篑了,而且还暴露了我们!”

    黑法师愣住了,听杜迪安这么一说,他才发现,这的确是非常危险的事,难保博朗克不会发疯攻击雷霆滤镜,以此牵制他们。

    “还是你考虑的周到。”黑法师深吸了口气,有一丝钦佩地道。

    跟杜迪安接触的越多,他心中对杜迪安除了最初的畏惧和愤怒外,如今反倒更多的是钦佩和敬畏,杜迪安让他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后生可畏!

    强悍的战斗力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份心智,以及这狠辣的城府!

    这时,杜迪安的呼吸渐匀后,他站起身来,将身上的黑袍脱下,包括靴子,然后手掌间燃烧出一团火焰,看上去奇幻无比,像是魔法师一般,将手里的黑袍和靴子焚烧殆尽,然后看向黑法师,“把你的衣服脱下,消除气味,准备走了。”

    黑法师看见杜迪安这神奇的火焰能力,不禁想到先前他一口气射杀五位主宰的画面,眼皮微微跳动,如此神奇的魔痕能力,他还是头一次遇见,以前听都没听说。

    陡然,他心中一凛。

    杜迪安注意到他的眼神变化,淡然道:“看来你猜出来了。”

    黑法师愣道:“什么?”

    “我的身份。”杜迪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黑法师全身冷汗溢出,但表面却从发愣变成迷惑,“什么身份?”

    “不用演了,你的身体已经做出了诚实的反应。”杜迪安微微一笑,“既然猜到了,就该知道,在这里,我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黑法师勉强笑道:“大人您说笑了。”

    “走吧。”杜迪安抓起雷霆滤镜,背上伸展出割裂翅翼,单独将这雷霆滤镜背起,向前飞去。

    黑法师望着杜迪安的背影快速飞去,连忙跟上,心中却转起别的念头,越想越觉得热血澎湃。

    当晚。

    凤凰领主外缘的一座小镇中,镇子不大,里面只有三四家有钱的小资富豪,家里修剪着占地面积极大的庄园,在镇上的土地便宜,几家都将庄园往大了建,论土地面积,甚至不逊色凤凰主城里的伯恩家族。

    此刻在其中一座庄园中,昏黄的灯光将贴着墙纸的大厅照得有些灰旧,几个家仆,以及几个衣着华贵的女人和年轻男子,缩在大厅的角落处,瑟瑟发抖。

    黑法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让一个年轻的女佣帮他削苹果,这女佣握着刀子的手不停的抖,将苹果削得几乎快只剩下果核了。

    “笨蛋丫头,你找死!”黑法师口渴的不行,看见被削得跟橘子一样大的苹果,忍不住翻了白眼,抬手准备抽打这女佣耳光。真要让他抽中了,以这女佣的体质,估计整个下巴都要脱臼。

    “注意点。”杜迪安的声音从大厅中间传来,“随意对弱者出手是懦夫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