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同归于尽
  杜迪安眉头一皱,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变了变,完全阴沉了下来,将这数十根利刃切断,任由其被吸收到这沼泽般的白丝刃壁中。

  他没有再出手,静静等着火焰熄灭,脑海飞快思索着新的办法。

  “怎么不继续攻击了?”博罗微微眯眼,嘴巴咧开,发出怪笑,“看来以你的聪明,已经是察觉到了,可惜,你知道了也没用,只会更加绝望,就像在蛛网上挣扎的飞虫,眼睁睁地看着蜘蛛爬来,却无力动弹!”

  杜迪安沉默不语,没有多余的心思理睬她,绯月说的没错,他现在的处境就像蛛网上的飞虫,被囚禁在这白丝刃壁中,先前的几次攻击,也让他察觉到这白丝刃壁的特殊,难怪会被绯月称作「神笼」,的确当得起这名字,即便是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破解的办法。

  “难道你没有察觉到,就算你没有攻击,你的生命能量也在悄悄的流逝么?我的神笼可是有好几层,你之前释放的烈焰和寒冰,可是都被我吸收储存起来了,单靠我自身的能量,就足以将你吃掉,何况你还给我送了这么多储备能量,可惜你太聪明了,察觉得太早,否则再多攻击几次,我的神笼就更加牢固了!”博罗脸上的笑容十分夸张,但眼眸却冰冷无比,像冷血动物打量着猎物。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听他这么一说,杜迪安顿时感觉到自身的热量在一丝一丝的逸散,被抽离出去,周围漆黑一片,然而这黑暗却并非只是没有光线后视觉上的黑暗,而是真正的黑暗物质,即便在阳光下面,也依然存在,这黑暗就像绯月身上释放出的黑雾一般,只是浓度没有那么强烈,所以只顾着白丝刃壁的他才没有察觉,不过就算博罗不说,停止攻击的他很快也会注意到这点。

  “这是结合了博罗的黑暗能力么,两种能力达到极致,的确可怕。”杜迪安目光凝重,视线快速分解周围的黑暗物质,同时体内迅速模拟出分解的黑暗物质,释放出一道黑暗物质黏膜,像水泡般保护着自身,将这逐渐蚕食的黑暗排斥在外,心中却渐渐下沉。

  绯月所构造的神笼厚度超出他的想象,单凭割裂利刃无法撕裂,如果在利刃上附着能量的话,这能量又会被白丝刃壁吸收,简单来说,无论是物理攻击还是能量攻击,都失效,而能量攻击反而会成为绯月的营养,从这点来看,他现在的处境,几乎是死局!

  不过,他没有坐以待毙,短暂思考片刻后,在火焰熄灭前,蓦然魔化出一道数十米长的巨大利刃,猛地朝白丝刃壁斩去。

  利刃快速破开刃壁表面,深入到七八米后,却渐渐力不从心,利刃上的力量被层层削弱,无法刺入更深的地方,他想要用蛮力将其推进到深处,却感觉阻力更强,勉强推进两米不到,就有种精疲力尽的感觉,然而从利刃上的感觉来看,依然没有刺穿的迹象。

  等他想要抽回利刃时,利刃已经被卡住,大量的黏力拉扯,无法拖拽出来,只能当断即断,将深入进去的利刃部位断开,剩下的缩回到体内,下一刻在体外浮现出一块块红宝石般的物质,浑身的割裂利刃尽数缩回,化作晶体覆盖体外,同时又从身上延伸处几道晶体,相互斜照。

  “嗯?”另一边的博罗看到杜迪安变化出的这奇怪形象,反应极快的似乎想到什么,在杜迪安周围的白丝刃壁忽然微微蠕动起来。

  杜迪安顾不得探究这白丝刃壁的怪状,深吸口气,将体内积蓄的能量骤然收敛成一束,猛地从额头弹射的一块拳头大的红宝石中弹射而出!

  那束射线经过红宝石内复杂的构造瞬间弹射十几次,达到这块构造的红宝石所承受的极致,冲出体外,又经过杜迪安魔化出的几道凹状晶体折射,最终将最后一块凹状晶体击碎,化作一道水桶粗的红色光束,飞射向面前的白丝刃壁。

  噗!

  光束瞬间没入白丝刃壁中,顿时击穿一个巨大窟窿,但白丝刃壁也在瞬间蠕动得有些疯狂了,像波涛般翻动,杜迪安看见光束深入到数十米的位置,倏然间消散,能量耗尽,而那深处尽头,依然是漆黑的白丝刃壁!

  没有击穿!

  杜迪安感觉心中一凉,有些难以置信,但下一刻便忽然想到什么,猛地全身狂暴魔化,延伸出道道割裂利刃,朝旁边上百米外的一处白丝刃壁撞击过去。

  轰地一声,十几根割裂利刃像齿轮般扎入荡漾的白丝刃壁中,顿时深入到四五米,然后猛地一松,竟是将这神笼击穿了!

  杜迪安眼中爆发出精光,刚要奋力向外钻去,却感觉柔软而黏稠的白丝从旁边缠绕过来,将刺穿出去的利刃前端覆盖,他眼眶发红,用力向外推去,却越陷越深,永无止尽一般。

  “该死!!”他暴躁地吼了一声,理智却控制着他及时斩断与利刃的连接,抽身退回。

  “好险!”另一边的博罗轻吸了口气,收起了脸上的怪笑,有些钦佩地看着杜迪安,“差点就让你逃出去了,还好我及时补了回来,可惜,那样强度的攻击,你应该没办法再发射第二次了吧?就算你可以,我也有准备了,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

  杜迪安脸色难看无比,先前太阳射线没有击穿白丝刃壁时,他便觉得难以置信,但很快便想到,这神笼是绯月吐露出的蛛丝编织而成,这些蛛丝都是她的手脚肢体一般,随她的意念而转动,也就是说,先前均衡浑圆的神笼,在那一刻各处的厚度都被削弱了,转移到了太阳射线攻击的地方。

  那是神笼最薄弱的时刻,等他反应过来攻击过去时,博罗也已经反应过来,及时补救了回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如果他能及早千分之一秒做出反应,或许此刻就冲出去了。

  “本来要杀你,还得多费点时间,不过你刚才赠送了这么浓烈的能量给我,倒是加速了你的死亡!”博罗微笑道:“外面那两个蠢货还在静静观望,不愿出手相助,怕浪费自己的力气,他们太高看你了,也太看低我了,等吃掉你,我的身体能量将超过他们,那个时候,他们会为此刻的袖手旁观付出代价,我会替你报仇的!”

  杜迪安紧咬后槽牙,心中愤怒无比,如果魔帝和林长生此刻从外面攻击,很容易就能撕开这神笼,但他们却相互对峙牵绊,没人愿意出手,他被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当初从我手里跑掉,本来留你一条小命,你却自寻死路,如今从一个小小深渊,变成了超越王者的半神,可惜依然被我终结!”博罗面带微笑,道:“这就是你的命运,你就是一个配角,无论你多么努力,最终都将成为我的垫脚石,助我登上前所未有的生命境界!”

  在他说话间,白丝刃壁内的所有白丝尽数竖起,像亿万根白色钢针,瞄准了杜迪安。

  杜迪安沉默不语。

  或许是天性如此,又或是这些年的经历所导致,他总感觉自己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理性,所以虽然愤怒,但在知道魔帝和林长生不可能相助时,他便看清了自己此刻的绝境现状。

  不甘心、憋屈、愤怒,种种情绪交织在心头,但更多的是不舍。

  他不甘心吃了这么多苦,受过这么多罪,抛弃了一切,奋斗至今,却要死在这里,就仿佛是所有故事里反派最终必死一样,难道是因为他做了太多坏事,杀了太多无辜人,所以终究难逃报应?

  可是,谁又来报应绯月呢?

  魔帝,抑或是林长生?

  那么谁又来报应他们呢?

  虽然不甘,可他知道,自己没机会去追寻这个答案,让他痛苦的是,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哪怕在临死前,也无法再见她一面。

  这世上没有了自己,谁会去照顾那个孤独游荡在荒野中的尸王?

  他和她,对于这整个世界万千生命来说,又是何等渺小微茫?

  “最终还是一个失败者……”杜迪安低头叹气,苦涩一笑。

  嗖嗖嗖!

  无数白丝钢针飞射而来,似乎瞬间会将他扎成马蜂窝。

  但在他低头时,浓郁的火光,从他的身体上蔓延了出来,然后席卷,化作翱翔九天般的冲天烈焰,瞬间将他整个身体笼罩在里面,滔天的火光燃烧到上百米高度,焰苗快要碰到顶上的白丝刃壁。

  周围弹射过来的白丝钢针顿时被这烈焰烧成灰烬,尽数淹没。

  “继续挣扎吧!”博罗舔了舔嘴唇,眼眸中露出兴奋之色。

  这时,杜迪安身上的烈焰却没有停止,而是化作一道火焰龙卷风,而他自身则站在风暴中心,火焰越卷越大,越卷温度越高,周围的白丝刃壁上的蜡黄色黏液似乎都变得干涸。

  “嗯?”博罗眉头一皱,脸上兴奋之色消失不见,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等到这烈焰温度依然持续上升,没有丝毫停止的势头时,顿时意识到杜迪安的想法,不禁骇然变色,愤怒到整个脸孔都变得扭曲,咆哮道:“居然自焚,难道你想跟烛龙主一样,将自己烧成灰烬?!”

  杜迪安面色平静,站在火焰龙卷风的中心,静静地看着博罗,道:“遗憾的是杀不死你,但至少可以让你损失惨重。”

  “畜生!!”博罗狰狞咆哮,声音歇斯底里,“快停下,我可以让你活!”

  “不必了。”

  杜迪安轻轻地看了他一眼,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感觉体内的血液在燃烧,骨骼也在燃烧,他控制细胞不停分裂,不断魔化出肢体来当燃料焚烧,而他体外的温度也在持续上升,越来越旺盛!

  在快速的魔化肢体当燃料时,他的身体也在一次次超越极限,胸口的心脏剧烈跳动,像要撕裂一样,这痛苦让他感到窒息。

  事到如今,哪怕心脏爆裂,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惊讶的,他试着将心脏也转化成烈焰燃烧,却发现自己无法控制的变化,它就像自己体内的一个独立的东西,寄生于自己身体之上的东西。

  “但愿能将你也一起焚烧掉吧……”杜迪安喃喃自语。

  忽然间,他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