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种子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这些都是别人的记忆?”就在杜迪安疑惑不解时,忽然看到其中一些记忆圆球破裂后,里面呈现的画面末尾,陡然出现完全不同的场景,像是忽然从一个场景里跳跃到另一个场景,前一刻还在繁华奢侈的酒楼里和朋友喝醉,下一刻忽然出现在一个宽敞的书房里,面前尽是书架,堆着一本本厚重的书籍。

    这书房让他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见过,仔细一回想才记起,是先前在博罗的记忆里看到过的书房,这是博罗当伯爵时,在自己领地古堡中的书房。

    下一刻,他看到画面移动,是一双眼睛的视角,看到两只修长宽厚的手掌,戴着顶级祖母绿戒指,是博罗的手!

    “又睡着了……”博罗的声音出现在画面中,在喃喃自语。

    杜迪安一怔,这是博罗的梦?

    旁边别的记忆圆球不停破裂,新的记忆画面出现,又是一个陌生人的一生,但活到二十多岁时,陡然当街被人杀害,然后画面陡转,出现在漆黑的卧房里,博罗的声音响起,“又是噩梦……”

    越来越多的记忆圆球破裂,杜迪安看到了几十个不同身份的人生,但大多数记忆末尾,都是博罗清醒后的画面,而这些不同的人生,全是他的梦!

    “梦?”

    杜迪安看得越多,越觉疑惑,先前观看博罗的记忆时,只见到偶尔的梦境夹杂在现实生活中,而那些梦境都是占据记忆极小一部分,里面的梦十分破碎,只有几个片段,或是几张模糊面孔,或是某只巨兽的身影,都不清晰。可是后来看到的这些博罗的梦,却无比清晰。

    每个人都是经历了一生,有的夭折,有的活到寿终正寝。

    思索片刻,杜迪安忽然醒悟过来,这些完整的梦境都是虚假的,是博罗自己编造的,正因为是编造,所以无比清晰,每一个身份的人生都是博罗深思熟虑后设计的,所以其中不乏有些人,神态举止跟博罗极其相似,有些场景,能明显看到帝都和巨壁的影子。

    其中也有一些人,则跟博罗完全不相似,甚至是女人、老人、小孩,跟博罗毫无干系,绝大多数的正常情况下,有谁会在自己的梦境中变成女人和老头?

    博罗故意设计这样的梦境,主要原因还是绯月。

    绯月是女子,想要让绯月相信她是博罗的梦,她的真正身份是博罗,就必须得设计这样的梦境,而且要做到隐晦,所以里面穿插了小孩和老头,无所不包。

    “原来这是博罗迷惑绯月记忆的办法……”杜迪安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绯月会把自己当成博罗,当初博罗追踪到希尔维亚寻找绯月时,早已有预谋,包括绯月会在血棘君王等人联手攻来时叛变逃走,也在他的预料当中,他早就察觉到绯月不像别的克隆体,完全服从于他。

    在找寻绯月之前,他就计划好了被绯月所杀,然后将自己的记忆和绯月的身体合为一体,与她彻底的结合,永不分离,这是他的执念!

    与其说他是被绯月杀死,倒不如说是,他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身体。

    博罗料到绯月杀死他会游览他的记忆,便提前在自己记忆中编织了大量的清晰梦境记忆,一个又一个的梦境人生,绵长无比,如果说博罗自己的人生是十份记忆,那么其它编织的虚假记忆,就是五百!

    在大量清晰的梦境人生冲击下,绯月被迷乱了,误以为自己是博罗睡着后的一个梦,当达到某个特定条件时,比如全力施展魔身之类,就会触动博罗的暗器,从“绯月”的梦中清醒过来,变成博罗!

    这就像一个人活到十岁,忽然间变成野兽,生活了一万年,也许早已将自己当成了野兽,而不是人类。

    “庄周梦蝶……”杜迪安想到一个古老故事,心中叹息,不得不说博罗是一位杰出的智者,奈何执念太深,若是他利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早就在自己身上完成了半神实验,媲美魔帝,再加上他的才智,完全能将身体发挥到极致!

    杜迪安甚至觉得,如果当初被关入神笼内的是魔帝,后者未必能破笼而出。

    “编造大量记忆,再将编造记忆的这些念头,从大脑的记忆体中斩断,剔出体外,使得这些记忆浑然天成,这样一来,绯月被迷惑的可能性极大。”杜迪安望着眼前依旧在不停破裂的记忆圆球,心中忽然感到一丝后怕,如果不是这些记忆圆球被打乱逐个破裂让他看见,而是像绯月游览记忆一样,保持着连续性从头到尾地观看下来,自己多半也会迷失在这里面,将自己的人生,也当成博罗的一个梦境!

    当某个条件触发时,或许,自己就会把自己当成博罗苏醒,继续完成博罗的目标和事业!

    “他虽然死了,可是这一手准备,却随时可能从某个身体中‘活’过来!”想到绯月的样子,杜迪安对博罗又是钦佩又是叹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博罗采用的这个办法,可以让‘他’永远的活下去,只要将他的记忆散播出去,散播得越多,‘他’的分身就越多,这些记忆就像一颗种子,将再次孕育出一个新的博罗!

    只是,这样真的算是活着么?

    杜迪安有些惘然,分清“生”与“死”,一直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不过,以他目前的样子,似乎也无需去分辨怎样是真正的活着,因为他在追寻活着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而这里,就是他的地狱。

    他设想着,如果自己还能够活,学会了博罗的这一招,用博罗的方式,将记忆在别的生命体内苏醒,反客为主,将别的生命体变成“他”。

    但那个他,跟现在的他,是他自己么?

    想着想着,他忽然觉得索然无味,索性懒得去想,就在这时,裂缝外面的破碎圆球慢慢地减少,直至停止了涌入。

    而他眼前剩下的圆球,在逐个破裂后,便彻底消失,眼前又恢复成那个单调的、一成不变的血色世界。

    在他感到苦闷时,忽然间血色世界剧烈震动起来,下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思绪被牵引,聚拢成团,猛地朝一个地方飞去!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