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杜妈
噺⑧壹中文網щщщ.x^8^1`z^m.còм 无广告`更新`最快新八一中文`小`説`網

    “哇哇?”

    看到杜迪安没有回应,荒神又叫了一声,有些亲昵依恋的味道。

    杜迪安怔了怔,仔细地审视着它,忽然发现它狰狞的面孔并非十分丑陋,反而越看越顺眼,他似乎能够从它的表情中,读懂它的想法和情绪,而此刻它所传达出的情绪,便是兴奋、依恋、还有几分讨好的感觉。

    “哇哇!”荒神又叫唤了一声,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杜迪安的手臂。

    杜迪安感觉不到恶意,所以没有躲闪,他沉吟少许,忽然想到一个办法,将身体外面的部分利刃尖刺收缩起来,从里面延伸出一条软绵绵的浅黄色触体,里面包含了绯月的育梦者能力,并且在这之上稍加改造,既能读取别的生物记忆体,也能与其心灵沟通。

    触体缓慢伸到荒神额头处,后者没有躲避,似乎浑然不担心杜迪安会伤害它,只是眯着眼,像是满脸笑意般“哇哇”叫了几声。

    下一刻,杜迪安的触体前露出一道尖锐的口器,像毒蛇般嗖地一声扎在了它的额头上。

    荒神吃痛,微微摆动了一下脑袋,却没有移开,只是眼眶竟变得有些晶莹,似乎要流泪哭泣。

    杜迪安通过触体仿佛感受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大量的情绪扑面而来,主要情绪是委屈,还有不舍,依赖,以及浓浓的亲近感情。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与这怪物相连,竟有种他难以说清的莫名感情,就像是……血脉相连!仿佛这只怪物,是他的至亲,在感受到那份委屈和悲伤时,他竟有种疼惜的感觉,想要将其好好呵护。

    他觉得自己的感觉有些荒诞,但那种传达至骨子里的感觉,却又如此清晰,就仿佛他对自己父亲、母亲、姐姐的那种感情,甚至比那还要强烈十倍!

    他不敢深陷到这样的感情包围中,迅速控制了情绪,转而斩断了与它的沟通,直接深入到它的大脑核心,探索它的记忆!

    很快,杜迪安就看到大量记忆在视线中飞速掠过,看到自己自燃的身体,看到这身体被吞噬、嚼碎,看到了绯月被杀,看到魔帝逃亡……

    “我……被它吃了?”虽然先前有过猜测,但真的看到这一幕,杜迪安还是感到难以置信,同时对后面发生的事无比震撼。

    绯月居然被它秒杀,直接吞吃!

    堂堂魔帝居然不战而逃!

    机关算尽的林长生更是如丧家之犬,狼狈不堪!

    而这怪物,却是从他心脏中孵化出来的,从孵化到击败三大至强者,前后不过二十分钟不到!

    “这就是……真正的神?”杜迪安抽回触体,望着面前委屈落泪的荒神,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等他反应过来时,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在抚摸它的头了。

    而这荒神被它抚摸后,眼眶里的泪水很快止住,表情变得欢快起来,咧嘴嘻嘻笑着,露出满口能咬断钢板的尖锐利齿。

    杜迪安看到它的一口暴牙,却不觉丑陋和狰狞,反而看得很顺眼,他不知道是长期的杀戮造成他的审美扭曲,还是跟魔物打交道太久,早已习惯、麻木,又或是别的缘故。

    他的目光从它的暴牙中收回,若有所思:“它从我的心脏中孵化出来,我的心脏被绯月用掉,缔结出的心脏是荒神因子构成,按理说孕育出的应该是荒神,但荒神不可能这么强悍,林长生控制的身体也是荒神,魔帝也是荒神,却被刚刚出生的它给打败。”

    “也许,缔结的心脏中不单单有荒神因子,还有极冰魔虫和烈焰魔虫的精华,博罗研究出的通神之路,是利用极冰魔虫和烈焰魔虫,以及荒神,再加上一个特殊构造的人类混合而成,将多种不同的力量,在这特殊体质的人类身体中达到完美平衡!”

    “极冰将冻结,烈焰将焚尽,荒神将自毁!虽然都是无比强悍的生命,但都太过极端,只有达到平衡,交替循环,才能够不死不灭!”

    “绯月的实验在我的身体中没有完美视线,但缔结的心脏内却自然形成最完美的平衡,所以从里面孕育出来的,不是荒神,而是真正的神,不死不灭的生物,具有恐怖的进化速度,出生下来就能快速进化,适应各种环境,汲取一切外在物质化作自身需求的能量……”

    想到这里,杜迪安身体一震,有种无法形容的莫名感觉,既敬畏,又激动,又感叹,还有强烈的期待!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只从缔结心脏中孕育出的神,对自己十分有好感,十分亲切,这是否可以让它成为自己的强大助力?!

    他越想越激动,压制住心底的情绪,再次试着慢慢延伸出触体,来到荒神额头前,这一次却显得紧张许多,不像先前那么随性。

    荒神看到这触体,本能地向后抬了一下头,似乎知道会痛,有些畏惧。

    看到它这模样,杜迪安心中感到好笑时,又想到之前感受到的大量委屈情绪,心底莫名有些疼惜,以这荒神的身体,别说刚才扎的那一丁点疼痛,即便是将它的身体切成数万块,都未必会让它发出惨叫,之所以会惧怕,或许是在乎?又或是情感上的伤痛?

    世上最伤人的不是刀,是刀一样的话。

    虽然惧怕,但荒神并没有躲闪,反倒像个委屈的孩子,赤红的眼眶中又泛起晶莹的泪泽。

    杜迪安想要轻声安慰,又想到它听不懂自己的话,便慢慢地将触体渗透到它额头中,像水蛭吸血般悄无声息,没有丝毫疼痛,然后便感觉到惧怕和委屈的情绪涌来。

    他试着沟通,安慰它。

    似乎感受到它轻柔的安慰意念,荒神眼中的泪泽很快干去,又欢快地咧开了嘴,同时意念中传来大量的讯息,像无数的话语。

    “母亲?”

    “要吃东西?”

    杜迪安被它传来的感念震得有些错愕,虽然心灵沟通不是文字交流,但彼此的意念感受却比文字描述还要清晰,这只荒神居然将他当成了母亲一样的存在?

老铁先定个小目标^记住新八一中文网  м.x81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