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等待
  “她想要成神?”杜迪安看到这里,不由得怔住,同时松开了尸帝柏林,怔怔不语。

  柏林微微扭动颈脖,听到杜迪安这话,问道:“你在帝国诏告天下,找寻她的踪迹,莫非你跟她以前认识?那你知道,她曾经是怎样的人么?”

  杜迪安慢慢地回过神来,默默道:“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人,一个善良又坚强的人。”

  柏林叹了口气,道:”这么说来,倒的确是一个好人,可惜当你们人类的好人,总是容易出事,下场凄凉,估计我曾经也是一个好人吧……“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出事的也不全是好人,只是占大多数而已,你也不见得是好人,也许是个恶棍。”

  “这就难说了。”柏林辩驳道:“你瞧那战场上,最勇猛,最应该授予英雄称号的,不是活下来的那些战场老兵残将,而是已经战死的士兵。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人,反倒有可能是逃兵,是懦弱者,冲锋在后面,所以活了下来,而勇猛之辈,往往冲锋在最前面。”

  “两军交锋,跑得越快,冲得越凶的强者,反倒死得越快,所以强者死,弱者活,而并非是弱者先死,强者顽强活了下来,试问偌大战场,又岂是个人能力可以左右?”

  “同样的,好人容易出事,为什么?因为好人总是热心肠,会去帮忙,然后就把自己赔进去了,反倒是那些袖手旁观者,活得安然无恙。”

  “如果好人不去帮忙,自然也能活下来,但那样又算得上什么好人?所以这是一条奇怪的饽论,用你们人类的数学公式来计算就是,好人等于死,恶人等于活,也就是说,活下来的即是恶人,若活下来的有好人,那这位好人身边一定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所以也就无需他出头,也就能安然无恙了。”

  杜迪安淡漠道:“人类社会比你想象的复杂,不单单只是好人与恶人,也不是简单两条公式就能区分的,你还是不要深入研究为好,否则以你的实力地位,难免会做出害了自己的事。”

  柏林微微一笑,也没反驳,也没认同。

  杜迪安没心思再跟他多说这些,提起正事:“既然你们尸国已经臣服,近日来把边境看好,等我事毕后举办登基大典,统一所有陆地势力,你们也要响应旗号,将来或许要与我一同征战海域魔物,将地球上的禁地一个个踏平摧毁,让我辈子民,能够踏遍世上每一个角落!”

  柏林含笑点头,“我果然没看错人,你会站在人族的立场考虑。”

  “那是因为人族在我的掌控中,是我的势力。”杜迪安淡漠道,说完便转身与娲神一同折返飞船。

  柏林望着飞船呼啸离去,转眼间消失在天边尽头,慢慢地收回目光,叹了口气,道:“虽然是个恶人,做的却是好事。”

  他刚要转身,返回宫殿,忽然间旁边一个三头六臂凶神恶煞的尸王将他抱住,一口咬在他的颈脖上。

  柏林没料到这尸王会袭击自己,要知道这些尸王都在他的控制当中,根本不会出现噬主的事,在猝不及防下,加上这尸王距离极近,又速度奇快,竟没反应过来,被一口咬中。

  下一刻,他猛地爆发,双臂一震,将这尸王推开。

  嗡~!

  推开尸王后,他感觉大脑嗡嗡作响,双眼充血,一种邪恶念头在脑海中滋生,片刻后,他喘着粗气,慢慢平复下来,脸上的表情略有变化,浑身的气质也带有几分冷峻和邪魅,跟先前温文尔雅白衣如雪的感觉相差较大。

  “我没有赌错,神被人类掌控,真是滑稽!我就知道,只要我愿意归顺,便不会交手,将来日子久了,统一了这颗星球,必然会忍不住征战星空,杀到魔虫和荒神的老巢。”柏林眼眸冰冷,唇边挂起一抹冷笑,“等杀完魔虫和荒神,他又会忍不住继续探索宇宙。”

  “这浩大的宇宙,没有极限,谁也不知道是否只有魔虫和荒神两个外星生命,也许还有别的生命,更高级的文明……”

  “神的寿命悠久,当自家的领地看完,会不断开拓新的领地,不断地征战,永无止尽,直到遇上难以抵挡的强敌,才会停下脚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管怎样,将来他征服星空宇宙时,这区区一颗地球,又岂会看在眼里?到时终归会落入到我的手中,虽然是屈居人下,但这世上谁又能真正当得第一?谁又知道,第一上面,是否还有更强的存在?”

  “这样的贪婪追逐,就让他去找寻吧,我能得到这颗星球的统治权,已然满足……”

  “只是,要慢慢等待了。”

  “好在结局是美好的,等待也无妨,反正已经等待了两百多年……”

  ……

  ……

  飞船在尸国上空呼啸而过,速度却不如来时气势汹汹迅捷如雷,原因是杜迪安一时不知该去向何处。

  这偌大世界,要在哪里去找寻海利莎?

  如果换做旧时代,人类遍布全球,一份国际通缉,就足以找寻到天涯海角,但如今却不同,只能靠自己一处一处去找寻。

  “回头得把联邦的科技引用到帝国和火龙国度,将这片大地恢复秩序……”杜迪安目光闪动,想到此处,略觉心烦,用联邦的科技将这里恢复成旧时代通讯发达的时代,需要时间,最快也要数月,真正得到成效,也许要一两年,而此刻他觉得没等待一天,都是煎熬。

  天下都已经打下来了,可是要找一个人,却比打下这整个天下还难!

  “她不在帝国,又离开了尸国,也不在联邦,火龙国度也在找寻当中,至今还没有消息传来,她现在能去的地方不多,莫非是在哪个深山老林中?”杜迪安用排除法思考一遍,眉头皱起。

  他驾驶着飞船,没有返回帝国,而是沿着人烟绝迹的荒漠,山泽等偏僻之地飞去。

  兜转了半日,太阳落山,杜迪安依然没找到半点踪迹,不禁叹了口气,这样大海捞针不是个办法,而且海利莎是会移动的,若是木头,生长在一处不会移动,他将这地翻过来一寸一寸的找,也迟早会找到,但如果海利莎也在四处流浪,恰巧与他擦身而过,转悠到他找寻过的地方去了,岂不是反复兜圈子?

  “你究竟在哪里……”杜迪安望着漆黑的大地森林,长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