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隐患
  时值灾雨季。

  核子落尘覆盖的天空中灰蒙蒙一片,细雨绵绵,除了实力强劲的深渊行走者不必在意这带有辐射的灾雨,其他的冒险者无不蜷缩在据点,或是披着特制的全身防护衣,在雨中搜寻猎物。

  贵族们在烧着壁炉的温暖厅堂里宴请朋友,这个季节不宜外出,便是宴会最多的时候。

  帝宫后面的实验室中,杜迪安披着雪白的裘衣,坐在书桌前,凝神细看手里的资料,也许是长期的皱眉,他的眉头间已有淡淡的皱纹。

  淅沥沥的雨在外面落着,偶尔一道雷电裂空而过,他手里的资料不知何时已经放下,整个人坐在书桌前,如同往常一般沉默不语,像一尊冰冷的石雕。

  十年过去,实验进展依然看不到希望。

  而且这十年,找遍陆地各个角落,监察网覆盖到陆地的每一处,却依然没找到海利莎的身影。

  这意味着,她有可能离开这片大洲了。

  也有可能……死掉。

  “神无所不能,为何不能逆转时光?”杜迪安眉头深深锁住,这十年来除了研究行尸外,他还在研究成神的奥秘,娲神的诞生是个意外,只有结果,却没有方法,而他在魔虫和荒神的实验上,继续在找寻完整正确的方法,只是进展同样缓慢,哪怕有娲神随时配合研究,也难以探寻出里面最深层的秘密。

  咚咚!

  书房外有人敲门。

  杜迪安已经知道是谁,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皱眉道:“进来。”

  一身黑裙的欧若拉走了进来,裙边是白色波浪花纹,她看到书桌前的杜迪安,眼中有几分忧色,道:“陛下,您很久没有去国会了,不去看看么?”

  “没什么可看的,如今一切太平,也就海域魔物有点威胁,但迟早会解决的。”杜迪安随意道。

  欧若拉看了他一会儿,犹豫了一下,道:“虽然外面太平,但内部却不见得,您已经许久没有在人前出面了,娲神最近又不知去哪玩了,我担心会出事。”

  “内部?怎么,难道有人招惹了你,还是你丈夫?”杜迪安看了她一眼,这十年里最大的变化,便是当初追随他的这些人,如今都已经成家了,诺伊斯在巨壁里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好色的卡奇更是左拥右抱,后宫数百,其中大多数还都是贵族小姐,姿态婀娜,貌美优雅。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他的学生爱德华,在研究领域表现出色,身边也环绕着一大群莺莺燕燕。

  巴顿和扎奇、梅肯他们也都有了各自的归属。

  包括眼前的欧若拉,已经从当初十几岁的小姑娘,变成如今二十七八岁的少妇了,孩子都已经生了两个。

  听到杜迪安的话,欧若拉微微咬唇,她不再是那个单纯懵懂、满心复仇的少女了,在帝国的权利漩涡中浸泡十年,哪怕再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的事,也至少懂了,所以她听到杜迪安的话后,她鼓起勇气想要说出口的话,险些被压了回去。

  她知道,在杜迪安眼中,她跟卡奇他们一样,如今都是臣子。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哪怕都是杜迪安曾经最亲近的人,如今也需要依照国律办事,否则下面也会乱成一团。

  “陛下……”欧若拉只觉满嘴苦涩,道:“您这么久不出现,难道不想看看王朝如今的发展么?”

  杜迪安摇头道:“没什么可看的,大致的情况我都知道,您吞吞吐吐的,到底想要说什么?”

  欧若拉微微张口,脑海中忽然掠过两张小巧可爱的脸庞,心中微微一抽,眼眸黯然,低头道:“没什么,陛下,我来是跟你报告海兽研究院的事,他们已经制造出了让海兽退化的药剂,针对目前已经捕猎到的所有海兽,可以进行量产制造。”

  “我知道了。”杜迪安说道:“这样的事属于国事,可以在国会上说,没必要来告诉我。”

  欧若拉低头道:“是。”说完,又站了一会儿,似乎在想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慢慢地退出了书房。

  杜迪安收回目光,继续拿起另一卷实验资料翻看,刚看到一半,忽然停下,喃喃自语:“她想暗示我什么?让我去国会?难道国会那边有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他感到奇怪,虽然他许久没有管理王朝的国事,但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大多数都从自己的情报渠道中知晓,国家安宁,疆土也在稳健扩展,陆地魔物被彻底驱逐,剩下的遗种都被圈养起来,就像旧时代的动物园,建立了专门的狩猎乐园。

  除了海域魔物依然霸占着人们的眼球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大事值得他关注。

  “她这么吞吐犹豫,是受人胁迫了,还是想说的东西,是巴顿他们,所以不好开口?”杜迪安眼中露出思索之色,过了片刻,他叫来外面的侍卫,让其去通知他父母,自己明天要参加国会。

  传令没多久,他的父母忽然赶了过来,看望杜迪安。

  “儿子,你总算愿意放弃这些实验,去打理国家了么?”母亲一脸欢喜地看着他。

  杜迪安看了他们一眼,想到欧若拉的话,问道:“母亲,最近有没有人比较跋扈,私自结党?”

  母亲惊讶道:“为什么这么问,你听到谁说了什么吗,私自结党这种事可是大罪,谁敢这么做,你可是如今全世界唯一的亚神,那位娲神又庇护着你,谁敢私自结党,这不是想要谋反么?”

  杜迪安点头道:“这倒也是,只是就怕这些人暗中经营,目的不是为了王位,而是为了让自己的地位更高一点,过得更好一点。”

  母亲想了想,道:“也有道理,这件事我跟你父亲会去调查的。”

  “怎么样,最近实验有进展么?”另一边的父亲这才开口问道。

  杜迪安闻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你整天在这里做实验,思维容易出现瓶颈,恰好明天就是祈晴节,我们准备了一个特殊的祭台,能够将核子落尘消除一部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父亲笑道。

  “是啊,出去散散心,不能老是闷着,你姐姐也为你准备了一份惊喜。”母亲立刻附和道。

  杜迪安看了他们一眼,微微点头,道:“行,那就出去转转。”说完便起身,一家三口,一同出了书房,离开了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