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无解末世(一)
  王朝以西,有一座巨壁。

  这座巨壁位于偏僻的山泽地带,距离皇都较远,即便是在如今信息共享,巨壁间贸易互通的时代,这座巨壁外面也没有见到什么铁轨,更没有开辟清扫出优美的旅游风景,依然是杂草丛生,山丘沼泽混杂的荒野险地。

  对巨壁里的人来说,他们所处的这座巨壁,就是他们的全世界。

  在这个世界的中央,巨壁的核心处便是王都,雄伟气派的建筑连成林,在这些建筑中央是最为恢宏高耸的王宫,在王宫的后花园中,满园鲜花,娇艳欲滴,其中有一处是片沙地,两个三四岁大小的孩童正趴在沙地里,用沙子堆砌碉堡,玩得不亦乐乎。

  在旁边不远处站着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人,负手而立,身姿挺拔,一头金发极其纯粹,一身纯黑色类似燕尾服的修身长服,上面嵌入几条银色锁链装饰,略显贵气。

  他静静地目视前方,视线眺望着天际尽头。

  这片巨壁上空的天气晴朗,碧空如洗,但在天际尽头,却是一片灰蒙蒙的阴霾,似乎正有暴雨席卷。

  他默默凝望着,渐渐出神,也不知在想什么。

  “壁主大人。”一声轻唤从后面花园处传来,却是一个身材匀称的青年,脸色有些发白,略显惊慌,三步并两步地匆忙赶到中年人身边,道:“出事了,出大事了!”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中年人从放空的思绪中清醒过来,慢慢地转过身,神色平静,不起波澜,道:“什么事?”

  “皇都那边出大事了!”青年声音发颤,道:“刚传来情报,有大量王者出现在皇都,他们趁着帝王出巡,袭击陛下,听说其中首要的参与者,似乎是陛下的亲生父母,如今整个皇都陷入混乱,战斗波及的面积极大,据说几十里地都被夷为平地了,死了数不清的人!”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中年人微微一怔,眉头微皱了一下,自语道:“终于还是到这一天了么?”

  青年听到他的话有些吃惊,道:“壁主大人,您早就知道?”

  中年人微微摇头,刚准备开口,忽然一个豪迈爽朗的声音从花园外传来:“诺伊斯,你不是说这里有花酿的玫瑰酒么,酒呢?”

  说话间,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壮汉走了进来,剃着光头,头顶发亮,此刻头顶上竟有几片红唇留下的吻痕,十分惹眼。

  这金发中年人正是诺伊斯,他微微怔了一下,苦笑道:“卡奇,你还是先把你的脑袋擦干净吧。”

  卡奇伸手摸了摸脑袋,将几个唇印抹到手上一看,毫不在意,笑道:“不过是一些女人的眷恋罢了,有什么干净不干净的,快把你的玫瑰酒拿出来分享了。”

  诺伊斯示意旁边的青年人退去,然后在一旁花园的茶桌前坐下,这里的茶桌是欧式风格的黑白茶桌,平时贵妇们在花园里吃下午茶用的。

  他随手倒了一杯桌上的茶水,道:“酒你是没心情吃了,先吃点茶水压压惊吧。”

  卡奇愣道:“压惊?出什么事了吗,你可别骗我。”

  “有人行刺陛下。”诺伊斯声音平淡,但语出惊人。

  卡奇顿时瞪大眼睛,愕然道:“行刺陛下?你,你说错了吧,行刺哪个陛下?”

  “我们的少爷。”诺伊斯淡淡道:“除了他,还有谁算是陛下?”

  卡奇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道:“我还说是什么大事呢,这也算大事?哪个不长眼的活腻了吧,居然行刺他,这岂不是厕所打灯笼,找屎么?”

  诺伊斯翻了个白眼,道:“行刺他的人,是他的亲生父母,也是如今代理国事的那两位,还有他的亲姐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巴顿和梅肯他们也有参与,欧若拉……估计也无法幸免,还有他的那位学生爱德华。”

  卡奇听得目瞪口呆,过了一会儿才愣道:“你脑子没发病吧,怎么胡说八道了?他的亲生父母为什么要行刺他,还有巴顿和梅肯他们,我前些日子还跟他们吃过酒,咱们都是最早追随陛下的人,绝无可能背叛,又怎么会去参与?再说了,他们难道不知道,陛下是何等实力,凭他们这点人,估计陛下一只手都能拍死。”

  诺伊斯微微摇头,道:“我的情报来得有些迟,你是禁军头领,能进入王朝情报内网,应该能从那里查清楚事情的始末,不妨看看。”

  卡奇怔了一下,立刻撩起袖子,在手腕上的腕表上快速输入一段密匙,片刻后,他脸色骤然大变,从椅子上腾地一下站起,身体微微颤抖,顷刻间便满头冷汗,满脸难以置信。

  “怎么样?”诺伊斯看到他的反应,微微皱眉。

  卡奇呆呆地站了半响,才慢慢坐下,呆呆地道:“你说的没错,皇都那边已经乱了,的确有刺杀行动,而且是陛下的亲生父母领导的,巴顿参与了,梅肯也参与了,欧若拉也参与了,爱德华也参与了,还有其他的几位也都参与了,现场有上百位王者,不过,全都死了……”

  诺伊斯眼皮猛地一跳,虽然他心中有所预测,但听到上百位王者时,依然心脏颤动了一下,但很快便平复下来,虽然吃惊,但在他的猜想中,似乎也理应如此。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卡奇怔怔地道,他难以相信,一路追随过来的巴顿和梅肯他们,居然会背叛杜迪安,更不相信带头的居然是杜迪安的亲生父母!

  诺伊斯低头叹了口气,道:“这十年来,他们为王朝奋斗过,征战过,如今也都各自成家,找到各自的幸福,活得比幻想的还舒服,如果剥夺了这样的日子,他们自然是无法接受的。”

  卡奇身体一震,抬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你没有参与,大概是没人找到你,因为他们知道,你身边的女人虽多,但你只是玩玩,从不用情,更无法用他们挟持你,而且你又没有子嗣,更不会有软肋,自然就没有参与其中了。”诺伊斯叹道。

  卡奇怔道:“你是说,他们都是被迫的?”

  “既然参与了,就没有什么被迫一说,这是他们选的路,只可惜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咱们这位陛下的真正实力有多么可怕。”诺伊斯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惋惜。

  卡奇忍不住叫道:“他们是脑子坏掉了吗,是被猪踢了脑子吗,居然想行刺陛下,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难道他们现在得到的荣华富贵,还不够他们享受的?难道他们的地位,还不够高?陛下能够给他们的,已经给到极致了!他的父母都已经执掌王朝了,不是帝王,却胜似帝王,为什么还要冒这么大的险做这样的事?为什么?”

  诺伊斯叹道:“人心是没有边际的,代理帝王,终究是代理的,意味着他们还是得看人脸色,你我都知道,陛下具备造物主一般的力量,能够死人复活,你说,他们能不知道这一点么,他们会不会担心,万一自己犯错了,陛下就将他们回炉再造了?”

  “所以只有陛下死了,他们才算真正的活着。”

  卡奇怔道:“可,可是陛下根本不在意这些事,陛下真正在意的,只有那位海利莎小姐,对陛下而言,权利只是玩乐的工具而已,甚至早已玩腻了。”

  诺伊斯微微苦笑,道:“但有时候,你说你不要,别人未必就认为你不要,你说你没打他,但巴掌印在那里,别人可不会相信你!再说了,陛下死了,成神的奥秘也就落入他们手里了,谁不想永生?谁不想活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哪怕是地球毁灭了,也依然能与宇宙共存。”

  “可是……”卡奇涩然道:“就算陛下死了,那位娲神还在呢,她视陛下如亲生父母,岂能不为陛下复仇?难道他们还想要弑神不成?就凭他们?”

  “所以这次行动的时候,娲神并不在,据我所知,她在半个月前,就离开地球,去外太空游玩了,估计是得到什么命令,要去外太空做什么事吧,所以迟迟未归。”诺伊斯轻声道:“如果刺杀行动成功,等她回来了,他们正好李代桃僵,给陛下的尸体编织一份记忆,借由陛下的傀儡尸体再来控制这位娲神,两全其美。”

  “这么说,娲神是被他们故意调开的?”

  “不然他们怎么有胆子行动?”

  卡奇张了张嘴,最终长叹一声,涩然道:“愚蠢啊,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难道美酒和女人不好吗,吸引不了他们吗,为什么就不懂知足!”

  诺伊斯看了他一眼,转头指向旁边沙地里玩耍的两个孩子,道:“你要跟他们一起玩么?”

  卡奇愕然,转头看到一旁沙地上俩孩子在用沙子堆砌城堡,不禁气笑了,道:“我在跟你说正事儿呢,谁有空陪你的孩子玩这么幼稚的事啊!”

  这俩孩子自然是诺伊斯的。

  他听到这话并不生气,而是淡淡一笑,道:“你也知道,这样的事太幼稚,所以你不会去做,这件事吸引不了你,却能吸引他们,同样的,你现在认为有趣的事,或许在他们看来,就跟这俩孩子堆城堡一样幼稚可笑,他们又怎么会跟你一样乐在其中呢?”

  卡奇怔住。

  “这世上有共同爱好的人本来就少,人人都爱钱,并非是钱本身的魅力,而是钱能购买到他们想要的不同的东西,钱只是一个渠道。”诺伊斯缓缓道:“不同的经历,性格,喜好,自然有不同的追求,你无法理解他们,他们自然也无法理解你,所以,他们自然也就无法理解陛下。”

  “为什么?”卡奇愣道。

  “因为陛下是神,而我们是人,人又怎么会理解神?人们只会臆想神、猜测神、揣摩神,但永远无法真正理解神。”说到这里,诺伊斯轻叹了口气,道:“然而,我们是群居动物,总需要一个首领,首领便是唯一,便是至高,那站在顶尖的风景,也唯有他能看到,当他得到天下时,也注定了他失去了天下,脱离了群体,就像一只领路羊,拉车的马,走在最前面,人们看到的,只能是背影。”

  “登上绝巅,又何尝不是走到了绝路?”

  卡奇脸色变化,犹豫道:“你的意思是,在陛下看来,我们所有人的想法和追求,都像是堆沙雕一样无趣?”

  “也许吧。”

  “这就是越成长,朋友越少的原因么?”

  “当你是沙粒时,你便与沙粒共成沙漠,当你是石头时,你便与石头共成高山,当你是飞鸟时,你便与飞鸟成群。”诺伊斯停顿了一下,接着道:“但你成为飞鸟时,你再也不会与沙粒和石头为伴,你也不会再欣赏它们,多看它们一眼,它们也不会懂你,也不会知晓你,更不明白,你曾经也是沙粒和石头,它们只会以为,你生下来便是飞鸟,因为你身上找不到跟它们相同的特征。”

  “如果你没有遇上鸟群,你就只会成为一只孤单的飞鸟,如果你没有遇上其他的石块,你就只是沙漠里那孤零零的一块岩石。”

  卡奇沉默了。

  他并不笨,他已经懂了。

  望着眼前杯里的茶水,里面的茶叶在旋转飘落,似乎就仿佛他的命运,他沉默片刻,问道:“你似乎早就知道这一切会发生?”

  诺伊斯摇头道:“我只是有预感,但没想到真的会发生,虎不与犬居,即便这只猛虎是温顺的,是庇护犬的,但犬也会生畏,生惧,然后向它犬吠。”

  卡奇微微默然,过了片刻,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没错,只是可惜了,如今天下太平,却又起波澜,皇都也毁于一旦,上百位王者就这么死了,这是何等庞大的势力,就这么自毁了。”

  诺伊斯微微摇头,“沙雕的城堡毁坏了还能再造,打翻的棋盘,也能重新开局布置,即便不开新的一局,也能落子复原。唯一担心棋盘会翻的,并非棋手,而是棋子,担心城堡会毁的,不是孩子,是沙子。而陛下,就是下棋的人,就是造堡的孩子。”

  卡奇怔了怔,想到杜迪安那造物主般的能力,忽然间心中一颤,他隐隐明白了诺伊斯的感受,对地上玩沙子的两个孩子而言,那捏造的沙雕城堡,也许是珍贵的,是费了一番力气的,但如果毁坏了,哭一场,或者生气一场,也就过去了,还能够重新再造。

  毕竟,这不是孩子的命!

  可对他们来说,这却是他们的命!

  “造物……这就是神的能力么?我怎么觉得,这更像是魔鬼的能力,这是不应该存在于世间的能力,谁拥有了,谁还会在意生命……”卡奇喃喃自语。

  ……

  ……

  明天去岳父母家过除夕,白天早早过去,要断更一天,后天回来继续写,写不完的话,又要断更两天,回老家去办婚礼,早知道前几天多熬熬夜好了,哎,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