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88章 单挑对局
  柏小姐的话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的就是王天野,更是代表了东北王。

  我心里清楚,这是我加入东北王家族后的第一场赌局,也是第一次为他们的家族做事争取利益。

  如果第一次做事就铩羽而归,还是在我最擅长的赌局中,那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

  “叶凌云,你想玩什么?”

  “玩什么都可以,随便你挑吧,你赢不了的。”

  叶凌云还是一副轻松无比的样子,好像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赢我,我很不爽他的这个态度!

  就像是曾经的时候一样,我不知道他的自信是从何而来,但我总有一种即将进入套路的感觉……

  “你们需要多少赌注我都可以提供,等下船之后单独给我结算就可以了。”柏小姐说了一句,叶凌云立刻摆了摆手。

  “赌注就不需要了,我和他都不是缺钱的人,我们更在意的是这场牌的输赢!”

  “没错。”我点点头表示的确是这样的,彼此早就过了需要用赌局来赚钱的程度。

  其实人一直都在成长,我不知道现在叶凌云成长到什么程度,但他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家伙!

  “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柏小姐到旁边观看,让我们两个单独完成这场赌局呢?”

  一听这话我就明白了,叶凌云是信不过这场赌局,他更信不过柏小姐!

  他想单独对局的目的很简单,他想一把定胜负!

  “如果你们想要单独进行这场赌局的话,那就随便你们好了。”

  柏小姐笑着离开赌桌,现场所有人都在盯着我们,叶凌云轻松的摆了摆手示意让人后退保持距离。

  “交给天星吧,他没问题的。”王天野招呼了一句,示意让人离开赌桌七八米的距离。

  叶凌云揉了揉太阳穴,他的脸上始终保持着轻松的笑意,可是这个动作让我看出来了一丝端倪!此刻他并不轻松!

  因为一个真正轻松的人是不会感觉到头晕头疼,更不会感觉到脑袋乏力的!

  我经常按压太阳穴来放松,我知道只有在头脑很疲惫或者压力很大的时候,人才会本能的揉捏太阳穴来进行放松!

  看似表面轻松,但今天这场赌局他也输不起!

  刚才在场的七八个人当中,一定有让叶凌云感觉到压力的人,而这个人极有可能是隐藏的黑鲨!

  “你怎么了?是不是感觉压力有点大呀?要不要我放水让着你啊?”

  “不用你放水,你是赢不了我的,记住刚才我对你说的话。”

  “好,那就来试试吧,你想怎么赌?”

  “一把定输赢,如何?”

  “你想跟我赌运气吗?”我笑着问了一句,一把牌能做的事情很有限。

  “难道你认为我会和你赌运气吗?”叶凌云反问了一句,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一副新牌一把定输赢,那么就必定考验发牌时候的千术,还有就是发牌之后的出千……但是对于一副新扑克来说,没有下焊根本不知道牌面是什么。

  如果没有提前准备藏牌就想出千的话,那根本不现实!

  就如同魔术一样,所有的道具都是提前准备好的,而不是凭空变出来的!手法只是掩护的一种手段而已。

  我现在身上没有藏牌,我估计叶凌云身上也没有,那么一把定输赢很大程度上就要依靠运气,更多的是发牌之后的较量!

  我心里提前有了准备,我悄悄把小拇指的指甲折断,藏在手心准备下飞焊。

  “一把定输赢就是赌运气,你觉得你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出千?”我笑着问了句,叶凌云摊了摊手。

  “难道不能吗?”

  “如果你有把握可以在我眼皮底下出千并且赢我的话,那算你的本事!”

  “来吧,你来发牌,一只手发牌!”叶凌云笑着说了句,可他这是自找死路啊!

  曾经在佛老怪那里的时候,我被逼着学用一只手洗牌发牌,我的左手可是我的制胜法宝啊!

  “好,满足你的要求!”我用左手拿起扑克,单手简单洗了洗牌。

  叶凌云千算万算,他一定算不到我会单手洗牌,只要几次洗牌我就能完成做牌!

  “洗一次就可以,发牌吧!”叶凌云突然开口说话,我还没来得及完成做牌,但心里有【】了一个大概!

  刚才洗牌的时候全是散牌,我只洗到了一张A牌,这张牌必定会出现,只是不知道是在他手里还是在我手里。

  我单手开始发牌,一人发了三张牌,在放下扑克的时候我悄悄在手心藏了六张牌!

  我的左手可以做到偷牌,与此同时右手放在桌子上,手指一弹下了一个飞焊!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叶凌云并没有发现什么的样子,他不停的把玩着一只打火机。

  “熊三明,你不是会佛老怪的龙头取宝吗?看你怎么赢我!”叶凌云把打火机放在他的底牌上,这个动作让我颇为意外。

  我不知道佛老怪有没有把这一招教给叶凌云,但是他既然能够知道龙头取宝这四个字,那估计应该是学会了。

  “叶凌云,你连你的底牌都没看,你就觉得你能赢我?是不是有点太异想天开了呢?”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笑着说了句,我并没有刻意去看飞焊,但飞焊下的无比精准!

  “你赢不了我的,从这场赌局开始之前你就赢不了我,你注定赢不了的!”

  叶凌云笑眯眯的看着我,这话说的没头没尾,我觉得这不像是他的风格。

  “我不需要龙头取宝都可以赢你!”

  此时此刻我手里藏了六张牌,这是一个很大胆很冒险的偷拍手法,但是我偷到了!

  我用九张牌对付他的三张牌,我还完成了飞焊,不管怎么说我从概率上占据绝对的优势!

  虽然我还不知道这六张牌的花色点数是什么,但我已经占据了优势,巨大的优势!

  “熊三明,我猜你现在手里应该多了五到八张牌,一定就在这个范围内。”

  “啥意思啊?啥五张八张的?”

  “你没敢多拿是因为你怕露出破绽,你没有少拿是因为你心理压力大,你不敢输你太想赢我了,我说的对吗?”

  叶凌云笑眯眯的看着我,但我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惊讶,我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表情。

  因为只有没有表情,才不会让对手琢磨出我在想什么,哪怕我心里已经泛起了滔天的波澜!

  “你猜的很精彩,继续说呀!”我笑着说了一句,此刻彼此面对面,所有人都在七八米之外。

  这个时候就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对决,我一直在盯着他,而我的飞焊也在预防他偷偷的换牌。

  只要我发现飞焊不见了,那么我就能判断他出千换牌了!就算出千被抓也是两个人同时被抓,从而彼此打成平手!

  这一刻我才真正立于不败之地,这是靠我自己创造的局面,也是我自己的实力!

  “熊三明,其实在你出千偷牌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输了,因为你太想赢了!我很了解你,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

  “噢?你了解我有多少?别动不动就说我偷牌,要不要现在就查牌呢?”

  说着我伸手拿了一下扑克牌堆,把牌堆放在了牌桌的正中间,借着这个机会我把手中的六张藏牌全部销毁。

  只是一个动作叶凌云就笑了,他应该知道我销毁了手中的底牌,不会给他查牌抓千的机会。

  在外人看来我们都是正常不过的交流,但是对于内行来说,彼此已经有了几个回合的交锋!

  “你觉得你把藏牌丢掉,现在让我查牌还有意义吗?”叶凌云笑眯眯的看着我,他只用一句话就让我丢掉了藏牌。

  哪怕他可能是诈唬我,哪怕他只是虚张声势,可我却不敢冒险,更不敢被当场抓千。

  “叶凌云,不得不说你是个很狡猾的人!你也是一个很狡诈的人!但是就靠你的三张底牌,你赢不了我的!”

  我不声不响的给他下钩子,装作我已经完成了底牌的交换,给他施加巨大的心理压力,让他迫不得已的冒险出千!

  只要他出千换牌那我就有抓他的机会,因为我有一个飞焊,只要他换牌那我就有赢他的机会!

  在赌桌上赢的方式有很多种,要么让对方弃牌,要么让对方多一张牌或少一张牌,要么抓对方出千……而不仅仅局限于牌面比较大小。

  “熊三明,你有没有想过和什么样的人做对手,你能活得更长久呢?”

  “哦?是什么样的人呢?”我好奇的问了一句,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想耍什么花样。

  “那就是和你这样的人做对手,才能活得长久!”

  “我和我自己做对手?叶凌云你特么疯了吧?”

  “你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这就是你最致命的弱点,你永远都改不了的弱点!”

  “重感情?重感情什么时候变成弱点了?笑话!”

  “不管你承不承认,那都是你的弱点!”

  “我重感情那是我不轻易玩弄身边人的感情,我重感情也是不轻易的辜负他们,但重感情不代表我会为他们毫无保留的付出一切,更不代表我没有原则没有底线。”

  一番话我说的无比轻松,我早就看透了感情的真谛,身在江湖还有什么是我看不透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