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非洲 > 第一章 重生
  非洲肯尼亚拉穆群岛,帕泰岛。

  一个名叫西尤的小村子,此时热闹的很,全村男女老少五六十口人正聚集在一户人家里。

  妇女的哭嚎声,小孩子的吵闹声…好不热闹。

  这户人家正在举办丧礼,丧礼很捡漏,一口做工不太讲究的木头盒子,勉强称为棺材吧。棺材上放着些村民们不知道从来摘来的鲜花,五颜六色的,看起来漂亮的很,倒驱散了些悲伤的气氛。

  此时,秦峰正看着眼前这副场面发懵。秦峰原本生活在2019年的华夏燕京,25岁,家庭条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燕京算不上富裕家庭,但早年家里房子拆迁,分了几套房子。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可是在首都燕京三环以内,妥妥的千万富翁。秦峰从小普普通通,从小学到大学,成绩普普通通,上的学校也普普通通。

  唯一算得上人生亮点的就是大学毕业后响应国家号召,参军入伍。两年后退伍,拿了笔退伍费,家里找了点关系,给他安排了份公务员的工作。

  如果不出意外,他的一生会过的平平淡淡,工作两年,找个女朋友,然后结婚,生个可爱的孩子…

  虽然平淡,但秦峰倒没觉得心有不甘什么的。可谁知,自己刚刚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被一帮两年未见的死党灌了点酒,一觉醒来…

  这人家都重生到十几年前,利用重生的优势,发家致富什么的。

  自己这一觉醒来是什么情况,周围都是些黑色,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

  从上午闹腾到下午,这场不那太肃穆的葬礼终于结束了。秦峰只是浑浑噩噩的跟着人群,一言不发,周围的人也不以为意,以为他是悲伤过度。

  晚饭时间

  狭小的茅草屋子里,一个中年黑人妇女正架着口黑锅,先往锅里加了半锅水,待水煮开后又倒上着黄色的玉米粉,手里拎着根木棍不时搅拌两下。

  秦峰看的一阵反胃,他从小到大哪吃过这玩意,黄不拉叽的…

  旁边几个浑身脏兮兮的黑人小孩眼睛直愣愣的顶着那口黑锅,不时的咽口水…

  这些都是秦峰附身的这具身体的亲人了,那名中年黑人妇女,名叫桑那,是这具身体的母亲。从这具身体的年龄,加上非洲人普遍较早生育,年龄应该也不过三十多岁。

  应该是由于长期生活艰苦,年龄显得有点偏大。

  围着锅子流口水的几个小屁孩,应该就是这具身体的弟弟妹妹们了。

  大点的是个男孩,大学十一二岁,名叫阿卡。另外两个女孩看起来年龄差不多大,六七岁的样子,看起来是对双胞胎,阿米尔,罗曼。

  今天埋葬的就是这具身体的父亲了,一名老实憨厚的渔民。前几日出海捕鱼,不甚落水,等捞上来时人已经走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从这栋破破烂烂的茅草屋加上一家人的打扮,秦峰看得出这家人过得可能比较贫困,家里的顶梁柱走了,留下一个文盲中年妇女带着一帮子孩子。

  这日子可怎么过…

  原本这个家庭过的有点贫困,男人出海捕鱼,女人在家照顾孩子,但是日子总还算过得去。

  夫妻两人都没读过书,文盲一个,不过他们倒是明白读书才能出人头地的道理。不管家里多穷,倒坚持让自家两个儿子读书。

  大儿子,也就是秦峰附身的这具身体,巴恩,今年17岁,原本正在拉穆读中学,这次父亲意外去世,才急忙赶回家。

  二儿子阿卡,正在帕泰本地小学读小学。至于两个女孩,只能在家里帮着母亲种种地,养养鸡鸭,等到十四五岁,就可以嫁人了。

  …

  “吃饭了。”

  桑那的话让几个小孩子躁动起来,接过母亲递过来的碗,也不怕烫,咕噜咕噜的就往嘴里灌。

  “巴恩你的…”

  晚餐就是玉米糊糊撒上点盐,卖相不太好。

  可秦峰一整天没吃过东西,端着散发着食物香味的碗,忍不住的就往嘴里…

  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吃,除了玉米糊糊有点糙,喝起来有点辣嗓子,倒是令饥肠辘辘的秦峰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进食途中,桑那用那双今天哭的红彤彤的眼睛一直盯着秦峰,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见秦峰碗里空了,连忙接过他的碗,将锅里剩下的那些一股脑盛给了他。

  正饿得慌的秦峰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三下五除二,全进了肚子。

  两碗玉米糊糊下肚,吃了个五分饱,秦峰这具身体得有一米八,17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么点食物完全不够。

  可那口黑乎乎的铁锅已经空空如也,再看旁边,几个孩子正眼巴巴的望着他的空碗。

  原来,所有人都只有一碗,只有他能盛第二碗,这倒是让秦峰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唉,打量了下这个家徒四壁的家,这日子过的…

  饭后,桑那收拾祸碗,麻利的在院子里刷洗起来。几个孩子躲在一旁窃窃私语,时不时的偷偷看秦峰一眼,眼神中带着点畏惧。

  巴恩身为大哥,再加上脾气有点暴躁,显然,几个小孩子没少被自家大哥收拾…

  …

  勉强吃了个半饱,秦峰考虑起洗澡的事来,越想越觉得浑身脏兮兮的难受。可不是嘛,吃饭可都是盘腿坐在灰扑扑的地上,看看几个泥猴似的小孩,再打量下自己…五十步笑百步了。

  打量了下狭窄的屋子,看起来也不像有洗手间什么的,那么洗澡怎么办?想开口问几个小孩,张了张嘴,又没好意思开口…

  想来想去,只得出了屋子,在院子里打量起来。

  院子不大,也就四五十平,用树枝简单围了起来,挺简单的院子,连棵树都没有,只有角落里歪歪扭扭的长了几棵不知道是什么的植物。

  院子的一角,摆了几个桶,应该是装水的地方,桑那此时正蹲在那里洗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