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非洲 > 第二章 这是2008。
  秦峰的眼神不错,天色有点暗,可还是看见了桑那得肩膀不自然的抖动,以及隐隐约约的啜泣声。

  是啊,对于这个三十多岁,从来没离开过帕泰岛的,不识字的女人来说。男人就是她的天,男人不在了,那就是天塌了。

  对于这个贫穷的家庭来说,以后的日子会更加难过了。

  “妈妈。”

  不知怎的,秦峰忍不住叫出了声,眼眶湿润。

  也许是前身的记忆在作祟,也许…

  “巴恩。”

  桑那轻轻回了一声,连忙伸手擦了擦眼眶,可能是生怕秦峰发现,只顾着低头刷碗,也不抬头。

  “妈妈,你别伤心,别害怕,以后有我呢。”

  “可是…”

  “以后我不读书了,我进城里找工作,挣钱养家。”

  这句话可能戳中了桑那的心声,今天憋了半天的话。巴恩作为家里最年长的男人,结过养家的重任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她还记得巴恩的梦想,他说过,他想去法国念大学…

  “呜呜呜…”

  秦峰蹲下身,将桑那瘦弱的肩膀揽到了怀里。就像打开了水阀一样,桑那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对于这位非洲母亲,也许是因为身上血缘的关系,秦峰没感觉到丝毫的陌生感。

  …

  “妈妈…”

  屋里的几个孩子听到外面的动静。

  “嘘。”

  秦峰连忙制止,让桑那哭吧,也许哭出来就好受多了。

  …

  一夜无眠,秦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是环境太恶劣,一张破席子铺在地上,睡上面硬邦邦的。二是内心乱糟糟的,秦峰不断的在思考,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重生到了非洲,自己得接受现实,总不能就这么窝在小岛上一辈子吧。

  …

  东非时间,早晨六点。

  秦峰一夜未眠,得益于这具身体的年轻活力,依然神采奕奕。

  秦峰在村子里锻炼起来,村子里静悄悄,还没人起床忙活,看来电视里说非洲人懒惰也不是道理。要是在国内农村,农民们早就下地忙活了。

  除了这身棕黑皮肤,秦峰对这具身体相当满意,一米八几的大个,肩宽腿长,天生的衣服架子。

  幸好的是,昨天秦峰就观察过了,西尤村的人,包括自己,皮肤都不是太黑。

  西尤村,西尤村??秦峰脑海里思考了几遍,怎么这么耳熟?

  帕泰岛,郑和村?

  秦峰这才想起来自己曾经看过的几段新闻,这个西尤村不就传说中的郑和村么?

  不过对秦峰来说没什么鸟用,现在紧要的是把一家人的肚子填饱。

  其实秦峰今早出门最主要的是想弄清楚所处的年代,是不是还在原来的世界。

  西尤村占地面积不小,只是土地贫瘠,严重缺水,生活的人口不多,看起来也就一两百口人的样子。

  秦峰无比庆幸,自己没有穿越到某个原始部落,西尤村的村民们虽然看起来不太富裕。

  可现代文明的东西在这个村子里也随处可见。

  比如,不时驶过的摩托车,秦峰甚至还见到有人举着一只老古董手机在四处找信号。

  手机看起来样式古老,但时间跟自己前世应该相差不远吧?

  只是巴恩在自己家以及村子里还没发现能了解外界信息的东西。

  比如电视,报纸…

  突然,秦峰听到一段英文,应该是从一台收音机里传出来的。

  “现在直播的是燕京奥运会的…”

  秦峰英文不错,再加上这具身体从小接受的英文教育,这段新闻他倒是听得懂。

  只是燕京奥运会会是什么鬼?

  难道自己是回到了2008年?

  2008年,自己应该才14岁,还是一个上初中的小屁孩……

  ……

  桑那起来的比秦峰还早,天不亮就起床接水去了。

  帕泰岛缺水,没有淡水湖泊,所有生活用水都来自于那几口政府打的水井。

  一个村子将近百口人,牲口,农田都靠着一口水井,想象的到用水多紧张。

  昨天秦峰洗澡,用了满满一桶水,可将桑那心疼的够呛。虽然水井是政府花钱打的,不收费,可都是自己每天花两小时排队,又幸幸苦苦一桶桶提回家的。

  …

  今天时间非常早,水井边一个人没有,很快就将五个大水桶接满。

  可最难得是怎么弄回家,一个大水桶接满水,足有七八十斤重,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太重了。

  村里稍微富裕点的家庭,能养一头驴,靠着牲口拉水倒不用费太大的力气。

  可桑那这么多年,都是靠着自己一双手,一桶一桶提回家的。

  这都是以前的巴恩不知道的,从小家里虽然贫困,但是从没断了自己的读书钱,家里的活计也很少碰。

  秦峰更没经历过这种生活了,燕京早几十年都用上自来水了。

  …

  “妈妈,我来…”

  秦峰老远就见着一个瘦弱的身影,提着一个大水桶,踉踉跄跄,走几步,放下,又提起来走几步。

  这不是桑那是谁,想想自己昨晚洗澡用的满满一桶水,秦峰恨不得抽自己几下。

  水桶很重,秦峰上手提溜了两下,还好,对这具身体来说还能承受。

  满满一桶水,秦峰提起来健步如飞,离家两三百米的路程几分钟就到了。

  接下来秦峰没让桑那去,自己一趟两桶,两趟搞定。

  秦峰对这具身体越来越满意了,现在还有点瘦,看起来跟一根大竹竿似的,以后挣钱了多吃点好的,应该能壮起来。

  昨晚撒尿的时候秦峰检查过自己的身体了。

  “嘎嘎嘎…”

  这就更满意了…

  将最后两桶挨着墙角放好,简单洗漱了下。也就是洗洗脸,至于牙膏牙刷啥的,反正秦峰是没见着。

  …

  屋子里,几个小的都起来了,桑那正挨个穿着衣服。

  今天不是周末,阿卡得去上学。

  桑那先给阿卡整理了下衣服,又给背上了小书包,这才将他送出了屋子。

  只是看这小子满脸不情愿的样,秦峰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卡穿着蒸蒸齐齐的校服,倒是帅气了不少,跟昨天那个脏兮兮的泥猴判若两人。

  看着自家大哥贱兮兮的笑脸,阿卡感觉有点惊悚,自家大哥可从没对自己和颜悦色过,难道自己又要挨收拾?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慢点,注意安全。”

  “额…”

  简单交代几句,秦峰也就懒得啰嗦,进屋去了。

  留下阿卡在原地凌乱,这人是自家大哥?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他刚才是关心我?

  不得不说曾经的巴恩,跟自家的弟弟妹妹们关系处理的不太好。秦峰昨天就发现了,几个小的对这个哥哥只有敬畏,倒是少了些亲近。

  …

  收拾好几个小的,桑那又得忙活起家里的活计。

  其实也就是自家养的十几只鸡,家里太穷,也没驴,牛,羊,什么的大牲口。

  平时除了男人打鱼,就靠着这十几只鸡补贴家用。

  至于田地,屋子后面倒是有一块,大约一亩多点。

  帕泰岛上缺水,能保证人的饮水就不错了,至于农田只能听天由命了,看老天爷脸色吃饭。

  一亩多的土地,稀稀拉拉的长着些不知道什么作物,长势不怎么好,想来也收不到什么东西。

  西尤村包括整个帕泰岛,就没靠着种地讨生活的,也许跟非洲人骨子里就没种地的基因有关。

  整个岛的男人们基本以捕鱼为主业,加上这几年旅游业的发展,偶尔能从游客们口袋里掏几块钱美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