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非洲 > 第十六章 歧视
  离开银行,巴恩决定到图鲁斯瓦工作的地方看看,顺便邀请他那帮同事们喝喝酒,联络联络感情。

  前段时间忙于工厂的事,可推了不少人家介绍的业务,可能伤到了积极性。

  …

  图鲁斯瓦工作的蒙特利尔保安咨询公司位于蒙巴萨郊区。

  公司有英国背景,在蒙巴萨甚至肯尼亚都有不小的名气,为大企业提供安保服务,例如各类外资矿场,还有一些私人保镖业务。

  占地约三百亩,真的算得上财大气粗了,用一圈铁质围栏加上铁丝网围了起来,内部各类设施齐全。隔着老远就能听到步枪射击的声音。

  公司财大气粗,背景深厚,员工的待遇也相当不错。能在里面工作的人,也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这点从那天晚上的经历就能提现出来。

  作为一名服过两年兵役,收到严格训练的志愿兵,巴恩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就像个生瓜蛋子。

  …

  基地大门守卫深严,老远就能看到生人勿近的警示牌。

  皮卡距大门约十米,为免发生误会,巴恩主动将车停好。

  “stop,停车,干什么的。”

  岗亭内走出两名全副武装的壮汉,一黑一白。开口的是那名白人,只是人明显心情不太好,神色嚣张的打量着主动下车的巴恩。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刘易斯是一名英国人,曾在大英皇家陆军服过兵役,退役后干过一段时间雇佣兵的勾当。因为性格乖张,跟队友不合,被人给踢了出来,跑到肯尼亚当起了武装安保。

  这人没事喜欢赌几把,昨晚手气不太好,又加上今天因为跟上司发生矛盾,被打发来守大门,加上长期以来抑郁的情绪。

  刘易斯今天情绪格外暴躁,同岗位的那名黑人保安因为一点小事,还大吵了一架。巴恩属于无妄之灾,刚好撞伤口上了。

  “sir,我来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黑鬼,我看你是来捣乱的,给我滚。”

  黑鬼?

  巴恩愣了半天,看了看自己棕色的皮肤,这特么是骂我?重生以来,巴恩各种国家,各种肤色的人也接触过不少。

  这还是第一次因为肤色问题,受到这样的歧视。

  巴恩前世看过不少新闻,对种族歧视也了解一些,某些国家,某些人老抱着白人至上的心态。

  不过,这年头敢这么明目张胆骂出来的可不多了。

  巴恩觉得自己的脸肯定发青,捏了捏拳头。

  巴恩属于那种对朋友真诚大方的人,可对于跟自己不对付的那也容不得他嚣张,在华夏的时候他就算不得什么好孩子,没少跟人干仗。

  捏了捏拳头,巴恩提醒自己要控制情绪,这是在人家公司的基地外头,要是在这打了人,那可惹了大麻烦了,就是图鲁斯瓦都保不住自己。

  “哟,黑鬼,你想打我?来来来,打这里。”

  刘易斯见巴恩捏紧拳头,一副想打人又不敢的样子,越发嚣张起来。平时在公司他可憋坏了,没几个惹的起的,刚开始还仗着自己是英国人,还能欺负欺负几个黑人,后来那帮人来了以后,自己谁也欺负不了。

  他就是见巴恩是外人,看起来年龄不大,想欺负欺负,典型的欺软怕硬的货色。

  巴恩怎能看不出来这人的色厉内荏,要是在外面,他肯定老早上去干他丫的。

  “sir,请你放尊重点,我是图鲁斯瓦的朋友。”

  “图鲁斯瓦的朋友?fk,黑鬼,你应该回森林里吃香蕉,哟哟,黑猩猩居然都能开汽车了。”

  谁知刘易斯听到巴恩是来找图鲁斯瓦的之后,态度越发恶劣,用更加恶毒的言语挑衅起来。

  …

  “图鲁斯瓦的朋友?你是巴恩?疯狗,你特么不想挨揍就住嘴,你忘记上次被图鲁斯瓦的拳头了?”

  正当巴恩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准备上去揍他丫的时候。旁边的黑人原本抱着一副看戏的心态,在一旁袖手旁观。当巴恩说出了图鲁斯瓦的名字后,较忙出来喝止了刘易斯。

  “对,我是巴恩。”

  …

  黑人的话仿佛有魔力一般,顿时让一脸嚣张的刘易斯好像吃了屎,一脸便秘样。他想起了那个巨人般的身影,以及曾经给自己身体某些部位留下的痕迹。

  他感觉浑身骨头都在发痛,而且看情况,这黑鬼小子好像真认识图鲁斯瓦…

  他曾经被图鲁斯瓦狠狠的收拾过几次,跟公司的白人关系处的不好,跟人数占多数的黑人群体又势如水火。总之,这人在公司属于谁都不待见得边缘人物,要不是有个在公司当中层领导的叔叔,早就被踢了出去。

  刘易斯有点怂了,刚准备放几句狠话,又被旁边黑人恶狠狠的眼神给憋了回去。

  憋的脸红脖子粗,只能小声骂骂咧咧的几句,回了岗亭。

  …

  “嘿,巴恩,那小子是个疯狗,别理他,会有人收拾他的。”

  黑人一脸熟络,显然跟图鲁斯瓦关系不错,而且听说过巴恩。

  巴恩因为跟他们公司不少人有过接触,喝过几次酒,他们听说过自己也不奇怪。

  “呵呵,谢谢哥们,我没事。”

  不管有事没事,巴恩都忍了,人家给图鲁斯瓦面子,自己怎么也要表示感谢。

  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万宝路,扔给黑人一支,自己也点燃一支。

  …

  两人就在岗亭外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闲聊起来。

  黑人名叫马布里,跟nba某球星一个名,在公司属于跟图鲁斯瓦关系走的挺近的那一类。

  前段时间巴恩请客,图鲁斯瓦已经将公司里关系不错的都带过去了,不管处的如何,起码都混了个脸熟。

  马布里由于执行一次外出任务,倒是错过了几次聚会。

  “巴恩,我听说过你,他们都说你很大方,可惜没能喝上你的酒。”

  说完,马布里还搞怪的做出一副可惜的表情。

  其实这帮汉子别看长的五大三粗,其实黑人身上特有的逗比属性他们都有。

  巴恩还挺愿意跟他们交往的,即使没有利益原因。

  “不用可惜,我今晚邀请你跟兄弟们一起喝酒。”

  “哈哈哈,那可真是太幸运了,谢谢你的邀请,我一定到,今晚一定喝个尽兴。”

  马布里非常高兴,一脸的期待,显然也是个酒鬼。

  …

  闲聊了一阵,巴恩打了打图鲁斯瓦的电话,电话无人接听,应该是正在训练。

  跟马布里打了个招呼,让他通知图鲁斯瓦跟他的朋友们,就自己开车先回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