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刀碎星河 > 第2043章 遇见
  黑暗之中,祁砷满脸血污,有些狼狈。

  身上的战甲被划开一道巨大口子,翅膀上更是血迹斑斑,受伤不轻。祁砷丑陋的面容有些扭曲和痛苦,在他身前是一头血猽兽统领的尸首,已是倒在血泊之中。

  “第十头了!”

  “这鬼地方,怎么会有那么多血猽兽!”

  祁砷面色狰狞,迅速恢复伤势。

  进入血猽巢穴才几年时间,遇上的血猽兽比他之前几百年遇上的都要多,而且有很多是血猽兽统领,相当难应付。

  “这破血猽角,有个屁用。”祁砷取下血猽兽统领的两根血猽角,嘟囔一声,还是收了起来。

  他修炼的自非暗之大道,故而血猽角对他用处一般,拿出去卖也只是普通价钱,效益不高。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这种战利品祁砷自不会丢掉。

  “我要卓越至宝!”

  “若是能在这里找到一件契合的空间系卓越至宝,我的战力就能提升一大截,跻身启源榜前二十也不是不可能。”

  “到时,就再无惧那个怪物人类。”

  之前那一战,祁砷记忆犹新。

  阖妖王被杀,让他深深为之震骇。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类青年,竟是面对面斩杀了启源榜排行第29位的阖妖王,说出去只怕都没人相信。

  但却是他亲眼所见。

  若非他跑得快,他恐怕也难逃一死。

  “如此实力,更是深入内域核心之地,他一定是为血猽巢穴而来。”祁砷目露忧色,咬咬牙:“很可能会撞上,届时如果没有十足把握,暂且避开他。”

  对林峰,祁砷心中忌惮万分。

  翼人族第一勇士,启源榜排行第27位,祁砷的名不是白得的,他有勇有谋,更懂得规避风险,惹不起的人他自不会去惹。

  ……

  血猽巢穴中。

  “这边!”林峰清晰感应着周围环境,寻找祁砷的位置。倘若是在血猽之地的腹地,又或者内域,茫茫一片没线索根本找不到。

  但这里不同。

  在血猽巢穴中,不会有厮杀,更不会残留血腥之味,唯一的可能是刚发生过战斗,因为血猽兽非常排外,尤其在血猽巢穴自己的地盘里,更不会允许有其它族群生命存在。

  见到,就是杀戮,不死不休。

  “这一次有明显的血腥味残留,应该接近了。”林峰已经追寻祁砷数年,从一开始的茫然,到之后渐渐找到发现规律,越来越接近。

  血猽巢穴确实很大,更是九曲十八绕,宛如迷宫。

  但很少会有绝路,往往巢穴每一个方向,每一条道路都是相通的,兜兜转转总能找到方向。而且祁砷本身也是瞎子过河,边走边摸索。

  在自己之前,已是有两块血猽令。

  第一块血猽令的拥有者要么已是陨落,要么已进入到血猽巢穴深处,一时半会不可能撞上。所以,眼下发现被遇到的,有极大可能是第二块血猽令的拥有者——

  翼人族第一勇士,祁砷。

  感应,越来越深。

  血猽兽有独特的气息,翼人族同样如是,他们和人类不同,翼人族是靠翅膀飞动的,所以气息很特殊,且会对空间造成一定影响。

  找到!

  在血猽巢穴,气息很难大面积探索,会被黑暗所吞噬。但直觉和经验告诉林峰,祁砷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一个个岔道弯曲,一片浑浊气息带动空间紊乱。

  林峰身后,奕剑和奕筎紧跟在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没什么经验,故而一直跟着林峰,与血猽兽战斗磨砺自身的同时,也在累积经验,对于林峰,他们还是非常信得过的。

  一路走来,并未遇到什么真正危险。

  但眼下……

  他们,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就好像快要撞上什么似的,周围的环境变化也是孑然不同。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倏地——

  “哗!~”眼前光芒一亮,空间剧烈波动。

  前方一个急转,迎面而来一道疾驰身影,金色翅膀拍动,尖锐犀利的双瞳充满骇色怒意,高亢激昂,空间巨震。

  嗡嗡嗡~~

  啪嘞!咔嘞!

  祁砷力量轰然爆发,极强的领域宛如烈火燎原,奕剑和奕筎面色大变,脑海中浮现出当日一战,深刻入骨。

  当日他们以二敌一,面对翼人族第一勇士祁砷,整场战斗都被压着斗,几无还手之力。

  无比可怕!

  后来细想一下,才发现祁砷原来还有保留,未尽全力!

  这般恐怖对手,没想到在血猽巢穴中又再撞见,冤家路窄!上一次他莫名离开,他们才得以保全性命,但总不可能每次都寄望别人突然离开吧?

  “拼了!”奕剑和奕筎一咬牙,面色凄白。

  双剑合璧,再起波澜,他们虽知自身实力不如祁砷,但不可能坐以待毙,就算死,他们也要堂堂正正地打一场,死也要死的有尊严!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至于林峰,奕剑和奕筎并未指望。

  他们和林峰交手过,林峰只是领域掌控和防御强一点,论攻击和他们比差远了,就算加上他……

  “轰!”

  雷霆万钧的攻击,一把漆黑的战斗宛如恶魔伸出利爪,直接粉碎祁砷的攻击,林峰刀光纵横,无尽黑暗气息凝集,一刀落下,整片天地仿佛都变得极为安静。

  霎时间,响起祁砷凄厉痛苦的吼声,金色翅膀巨展,鲜血满洒。

  “可恶!”祁砷暴吼中,领域再一次扩张,金色翅膀将血猽巢穴完全笼罩,如大鹏展翅,尖锐犀利之声,有着爆炸威能。

  然而——

  “破!”林峰大梵天施展,以领域对领域,直接破之。

  煦之翼大展,黑色羽翼化作一道道空间绞杀,威压大绽,将祁砷的金翅覆盖完全破去,整片区域就好似一个铁笼,不仅被打开,更是被完全破去。

  叱!

  战刀落下,包含雄浑暗之力量,如将血猽巢穴都要劈碎。

  祁砷惨哼一声,如断线的风筝,直是往后,面露狰狞恐慌之色,凄戾不甘的声音响彻血猽之地,金色翅膀化作一道流光,祁砷如丧家之犬般,疯狂逃逸而去。

  奕剑和奕筎呆若木鸡,完全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