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长乐歌 > 第四十七章 上朝
  6云在屋里找了一圈,除了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并没找到任何自己需要的东西。

  但他并不气馁,盘膝坐在矮榻上,思索起6枫会把东西藏在何处。

  应该不至于贴身收着,6云方才看到6枫从里到外的衣裳,全都胡乱丢在地上。也不应该藏在卧室,那么多女人在里头进进出出,换做是谁都不会放心。

  所以,应该还是在这书房之内。6云闭目把屋里的构造陈设投影在脑海中,自己想象成6枫,看看自己会把最秘密的东西藏在哪里?

  6云缓缓将手放在矮榻上,掀开软垫仔细摸索起来,果然让他现了一道不同寻常的缝隙。

  6云心中一喜,大家果然想到一块去了!

  他又在矮榻上摸索一阵,终于现塌底有一个小小的凸起,6云将坐褥盖在那道缝隙上,用力按了那凸起一下,便感到坐褥下有什么东西缓缓打开。等里面完全没了声音,他掀开坐褥,便看到一个书本大小的暗格。

  暗格中,只有一个大信封,6云拿起信封,往外一倒,一张轻飘飘的字据便落在他的手中。

  黑暗中,6云分明看到那上面顶头写着两个大字——地契!

  6云心中一喜,赶忙看下去,面上喜色更重!他将那张地契收入袖中,再把信封放回暗格,扳动机括,关上暗格,铺好坐褥。最后起身仔细审视一遍,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便悄悄推门出去。

  离开院子时,他仍能清清楚楚听到那女子的叫声,还有6枫恶狠狠的低吼声。“干死你,干死你……”

  6云摇摇头,没有再折回,而是径直从东院跃墙出去,消失在敬信坊中。

  。

  第二天是大朝的日子。

  大玄制度,朝会分常朝、大朝和会朝。常朝三日一朝,大朝每月朔望各一次,会朝则在每年正月初一举行一次。

  按例,京官五品以上,可以参加常朝。但通常,只有五省六部十一寺的正副长官,和十二卫将军、大将军,以及左右备身府和左右监门府的将军,还有御史台的言官常列朝班。像6信这样的衙门五把手,虽然品级够了,但只有有事奏禀时,才能参加常朝。

  会朝时,在京九品以上官员、地方上的州郡大员、藩国臣属使节、致仕的勋臣耋老都要参加,场面无比隆重,是天下臣子朝拜皇帝陛下的日子。

  大朝在常朝和会朝之间,比常朝隆重,但没有会朝铺张,不会有退休老干部和外国使节。但京官七品以上,无故不得缺席,否则便会被视为蔑视君上,有可能遭到重处。

  所以这天四更时,6信便起床准备上朝了。

  6云和6瑛也过来侍奉父亲穿戴,6信看着哈欠连连的女儿,眼圈乌黑的儿子,心下不忍道:“回去睡吧,这里有下人侍奉便可。”

  6瑛笑着替下丫鬟,为6信梳头道:“父亲要上朝,我们都激动的睡不着。”

  “瞎说。”6信笑骂道:“为父又不是头一回上朝了……”

  6云以为6信指的是,之前一两个月的事儿。却见6瑛一边熟练地为父亲挽好髻,插上簪子,一边轻笑道:“那时候女儿还小,都记不清了。”

  6云愣了一下,没想到6信十年前就是参朝官,这可要好好问问,当然不是这会儿……

  等到收拾停当,6云捧着6信的官帽,送父亲到门口。6云好奇问6信,为何既不骑马,也不带从人,就只身一人上朝?

  “五品官员,要有五品官员的自觉。”6信呵呵笑道:“等为父升了官,再摆谱不迟。”

  “那一天不远了。”6云了解的点点头。

  “你倒是永远信心满满,”6信接过官帽,端正戴在头上道:“赶紧回去睡个回笼觉吧。”说着压低声音道:“你小子昨晚干嘛去了……”

  6云笑而不答,却轻声说道:“听说,宗主今日也会上朝。”

  “唔,老宗主身子见好,前几日跟皇上销了假,今日大朝应该会露面。”说着高兴的感叹道:“老宗主是我6阀的顶梁柱啊,他病了几个月,族里都乱成什么样了?这下终于要回到正轨了。”

  “今日若是机会合适,父亲不妨跟老宗主聊聊粥厂的事。”6云这才慢悠悠的道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哦?”6信愣一下,低声问道:“你都准备好了?”

  “酒席摆好,就差父亲把贵客请来了。”6云微笑着点点头。

  “我说你跟夜猫子似的,干什么去了!”6信恍然大悟,苦笑道:“看来为父,又要背起好大一口黑锅了。”

  “孩儿能害了父亲不成?”6云揉揉鼻子,不好意思的笑道:“有得必有失,父亲要做个正直的人,就难免会得罪小人。”

  “你呀你!”6信伸手弹了6云的额头一下,也不问他到底怎么安排的,便笑着摇头而去。

  目送着6信离去,6云才转回头来,便见6瑛眯着眼上下打量自己。

  “阿姐,你看什么?”6云做贼似的一阵心虚道。

  “以你的功力,怎么会眼圈黑呢?”6瑛紧紧盯着6云,一副你不交代就不许回去的架势道:“昨晚到底去干嘛了?”

  “昨晚……”6云一阵语塞,他能告诉6瑛,自己昨晚头一回看到了真枪实弹的活春宫,而且是连看数场吗?

  “你不会又用那门功法了吧……”6瑛压低了声音,眼里掩不住的担忧道。

  “呃。”6云暗暗松了口气,原来自己想岔了。他便打起哈哈道:“阿姐想什么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京城得夹着尾巴做人。”说着伸个懒腰道:“好困,咱们回去补觉吧。”

  “……”6瑛一想也是,没有父亲背锅,弟弟断不敢显露功底,这下才放下心来。一阵困意涌上,她也哈欠连连道:“好的。”

  。

  6信走在大街上,便看到坐车骑马的文武官员,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大家彼此拱手寒暄,说笑着往位于京城西北的紫微宫行去。

  一直到了登天道,所有人才不再说话,那些骑马坐车的官员,也都下来步行。登天道是通往紫微宫的御道,只有一品公卿或者得到皇帝恩赐的老臣,才有资格乘车坐轿而上。

  等6云他们到了皇宫正门应天门前,宫门依然紧闭。他们便在鸿胪寺官员的指挥下,文武分班,按品级站立。但有一点,士族出身的官员,无论官位多卑微,都会站在庶族官员之前。庶族中也是有高官的,好比工部尚书高广宁,已是正二品的大员,却依然要站在七品士族之后。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至于七品以下,是不会有任何士族的,因为士族只要入仕,最低也是由七品干起。

  这当然时间很尴尬的事,所以高广宁等为数不多的庶族高官,都会磨蹭到很晚才姗姗而来,为的就是少受一些羞辱,不过他们也绝不敢等到最后才来。因为那是七位公爵的特权,就连四位皇子也不能凌越!

  等到旭日东升,万丈霞光铺满了通天道,八辆样式各异的双驾马车,才在身穿不同服色的护卫簇拥下,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