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长乐歌 > 第五十七章 嫡庶
  因为6枫失踪,6阀在粥厂的公审,也终于要告一段落了。

  听了护卫的禀报,6尚叹息一声,起身向众灾民拱手道:“看来想马上查清此事是不可能了,请诸位宽限几日,老夫保证一查到底,给所有灾民一个交代!”

  “老爷子言重了!”经过6尚这一番作态,灾民们对6阀的恶感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感激和喜爱。在他们看来,这6阀实在太可爱了,现问题,便不留情面的查处,绝没有半分推诿遮掩之意。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能如此重视他们这些草民的门阀,又能有几家?“老爷子这么关心咱们,咱们就感激无比了!”

  “不!犯了错就要纠正!”6尚断然摇头,提高声调道:“老夫在这里宣布,自即日起,6阀每日放粮的数目加倍,每一口锅,都为大伙煮饭,而不是煮粥!”

  “多谢老爷子!”灾民们闻言欣喜若狂,哪怕是夏侯阀的米粥,也不过是让他们仅能果腹而已,他们已经有多久没有吃一顿干饭了?

  顿一顿,6尚目光威严的扫过众执事道:“这次,谁再敢克扣灾民一粒粮食,老夫就让他人头落地,死后不入祖坟!”

  “是!”众执事赶忙凛然应声。

  “诸位也请代为监督,”6尚又转向灾民道:“老夫每日都会派手下人巡查粥厂,要是还有人敢克扣你们的口粮,尽管告诉他们,他们会为你们做主!”

  “老爷子长命百岁!6阀仁义无双!”6尚离开粥厂时,灾民们感激涕零,送了一程又一程。他们对6阀的感观,已经完全扭转过来。而且今日之事,很快就会通过他们的嘴巴,传遍洛都城的大街小巷,一扫6阀之前的恶名,彻底消除那些对6阀的负面言论。

  。

  离开粥厂,诸位执事送6尚上车。

  6尚先看看6俭,脸上失望难掩道:“你先把差事交给6俦担几天,赶紧把6枫找回来,再说后面的事。”

  虽然6尚是宗主,但想要罢免一位执事,还需要提请长老会,由长老会来决定。眼下,让6俭暂时停职接受调查,由司储执事兼任他的差事,已经是6尚能做出的,最严厉的决定了。

  6俭神情黯然的接受了。“宗主放心,我一定尽早找回那逆子,把一切说清楚!”

  6尚又看看众执事,叹了口气道:“老夫今日心血来潮,想来粥厂看看灾民,却看了这样一场好戏。”

  6信深深的看一眼6尚,没想到阀主会替自己遮掩。虽然不可能所有人都相信,此事与自己无关,但有6尚这句话,他的处境就会好上很多。

  众执事面有愧色的低下头,六执事6侃更是请罪道:“这样的丑事,却还要阀主亲临才能现,侄儿这个观风执事太不称职了,还请阀主处分!”

  “你当然要受处分,但更要深刻反省。”6尚面色严峻道:“一个小小的管事,居然敢如此胆大包天,可见族里的监察,已经到了何等松懈的地步,简直是形同虚设!”6尚的语气越来越重,声色俱厉道:“老夫不得不问一问,我6阀只有一个柴管事吗?会不会还有更多的蛀虫存在?!”

  “侄儿立即审查全族,一定不让蛀虫再祸害6阀!”6侃赶忙表态道。

  6尚这才上了车,又示意6信与自己同乘。

  “侄儿还是跟九哥的车吧。”6信哪里还敢再出风头,连忙逊谢道。

  “你跟老夫来的,老夫就得把你送回去。”6尚却笑道:“不用担心他们眼红,你问问他们几个,谁愿意坐老夫的车?”

  见宗主终于笑了,几位执事也大松一口气,连忙赔笑道:“是啊老十,那叫一个如坐针毡,唯恐又被阀主骂个狗血喷头。你放心做吧,咱们绝对不会眼红的。”

  “你们不犯错,老夫会骂你们不成?”6尚冷笑一声,众执事赶忙点头称是。

  。

  马车上,6尚疲惫的倚在靠枕上,对神情肃穆的6信道:“你和6俭有仇吗?”

  “侄儿和6俭无仇,”6信顿一下,轻声道:“但数日前,他的儿子6枫,命人绑架了小女。”既然6尚知道了他宗师的身份,那些事定然也是瞒不住的。

  “哦?”6尚吃惊道:“这是为何?”

  6信便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讲给6尚。

  “果然不光一个柴管事,还有个何管事!”6尚听了,冷哼一声道:“6俭太让老夫失望了!”

  “当时,因为事关小女名誉,侄儿没有禀报宗主。”明人面前不说暗话,6信知道,自己要是说那件事与今日之事无关,只会被6尚看轻了。索性实话实说道:“便暗中调查6枫为何会狗急跳墙,结果现了柴管事的事情,不得不立即禀明宗主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唔。”6尚点了点头,这个看惯了阴谋算计的老阀主,自然早就猜到,今日的局面都是出自6信的手笔。沉吟片刻,他竟笑了:“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当初的6信,可没有这种手段。”

  6信不禁汗颜,这哪是我的手段,分明是6云干的呀!他苦笑一下道:“侄儿只能说,就算没有私怨,现了这种事,我也会立即禀明阀主的!”

  “但不会这样滴水不漏,让他们毫无挣扎的机会。”6尚脸上笑意更浓,竟然生出几分赞许之色道:“之前老夫还担心,你太过迂直,应付不了族里错综复杂的局面。这下看来是老夫多虑了。”

  “侄儿惭愧……”6信暗暗松了口气,心说阀主看问题,果然跟别人角度不同。

  “你既然已经是宗师,6阀不能没有表示,”6尚缓缓说道:“但眼下,不是你成为执事的好机会,你可能想通?”

  “侄儿明白,”在6尚这种人面前,6信不敢耍半点花腔,他要说自己从不觊觎执事之位,反而会被阀主看轻了。只好老老实实答道:“不管阀主如何替我遮掩,所有人会认为是我在对付6俭,要是取而代之,在族里的风评会很不好……”

  “那倒还是其次。”6尚轻声为他分解道:“老夫年事已高,族里已经在考虑继任人选了。而6俭……是长老们极看好的一个。”顿一顿,他叹口气道:“之前老夫也很看好他,但是出了这件事,他的名字已经从老夫的心里划掉了,可长老会未必这样想。”

  6信点点头,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来插嘴,只能安静的听6尚说下去。“他们很可能会极力维护6俭,更不会答应由你来替代他。”

  “是,6阀的执事,向来由嫡系担任,侄儿一个旁系,自然入不了长老们的法眼。”6信了然道。尽管之前6阀的宗师都出自嫡系,但这绝不能当做嫡系强于旁系的佐证!因为只有嫡系,才有机会修炼完整的天地正法!旁系子弟除非特赐,根本没有修炼完整功法的机会,哪有进阶的可能?

  在所有门阀中,6阀是最看重礼教的,因此嫡庶之分极为严格。只有宗主、执事、长老的儿孙,可以得授完整功法。6信的祖父曾担任6阀长老,是以他和6向都因此学到了完整的皇极洞玄功。但因为6向既没有打通任督二脉,又不是他那房的长子,无缘继承爵位,所以既当不上执事,也成不了长老。在6信祖父逝世后,父子俩便不得不搬离洛北,从嫡系中被除名。

  “是啊,他们太注重嫡庶之分了,却忘了我6阀的嫡系统共才多少人,这不是把自己族里的人才往外推吗?”6尚重重点头道:“老夫早就有心改变这种局面,不分嫡庶,唯才是举,但一直阻力重重,不得展布。”说着他目光炯炯的看着6信道:“你愿意帮老夫改变这种局面吗?”

  “侄儿愿意!”6信沉声道:“若能帮阀主一扫陈规,使我6阀大兴,孩儿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