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我的大侠系统 > 第十章 狗屁神使
  观月大师这种打法,需要拉开距离。

  自然不想沈夜靠近。

  偏偏此时,沈夜抓了两个极重要的富商,以极快的度靠近。

  他不想杀了那两个富商,毕竟是传法对象。但是也不想让沈夜靠近。

  在沈夜靠近他只有三米的时候。

  观月大师终于下了狠心。

  他控制的火蛇,直接的焚烧到了司桥远和另外一个富商的身上。

  信徒的命再重要。

  传法再重要。

  也不如自己的命重要。

  司桥远和另外一个富商,都出了惨厉的叫声。他们在地面上打着滚,想要灭火。但是全身着火,哪里是那么容易灭得掉的。再这样下去,最多十多二十秒,他们的命就要死在此处。

  而十多二十秒,足以生很多事情。

  只有二米五的距离。

  沈夜还继续的疾冲向观月大师。

  观月大师的火蛇,轰的一声轰向沈夜。

  在这个危急关头,沈夜的右手握着虎禅刀,以最快的度劈劈劈,挡挡挡挡挡挡挡。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劈挡不停,舞得密不透风,居然硬生生的把那条火蛇,给挡在了外面。

  当然,这种高劈出刀,相当的消耗体力,不可能持久,也只能在近距离的时候使用。这也就是用挡箭牌,拉近自己与观月大师距离的意义。至于那死去的两个富商,一个罪恶值二十二,一个罪恶值八,都是可杀之人,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转眼之间,已经靠近观月大师不到半刀的距离,到此时,火蛇的作用已经不大了,毕竟这个距离玩火蛇,被刀反弹回去,烧的反而是观月大师自己。

  故而观月大师也收了吐火喷烟这个神通。

  而沈夜手中的虎禅刀,已经带着一道漆黑的光芒,直接的斩向观月大师。

  观月大师的手一动,一柄武士刀已经鞘脱而出。

  观月大师本身也是一个强者,武功之高,凌驾在四大沙长之上。

  而他学的剑技,乃是新阴流。

  阴流,由战国初期剑士爱洲移香斋创立。后来的上泉伊势守信纲在阴流的基础上开创了新阴流。

  新阴流也是一种擅长近距离搏杀的剑术。

  当!

  刀与剑在虚空当中交击。

  观月大师在甫一交手的时候,就现一股汹涌的力量直接的传来。

  这让他肯定,沈夜的力量更在他之上。故而他想做的是借着反击之力后退,能拉开距离,再继续用出他的吐火喷烟神通,定可以诛杀沈夜。

  不过,沈夜好不容易才拉开了距离,怎么可能让他拉开距离。

  一见观月大师执着刀,保持着严密守势后退。

  沈夜足下猛然力,直接的冲向观月大师。

  手中的虎禅刀,不停的砍砍砍砍,追着观月大师疾砍。

  而沈夜的力量明显比起观月大师要强得太多太多,几乎是片刻就已经把观月大师的防守武士刀势给砍乱。

  而这一刹那,虎禅刀架住了观月大师的武士刀,不惑鞘猛然击出,重重的斩在观月大师的右肩上面,啪的一声,只听到了骨头破裂的声音,单是这一下子,就已经把观月大师的右肩胛给废了。

  战斗经验越来越丰富的沈夜,自然知道,趁胜追击,趁敌病要敌命的道理。虎禅刀也趁机挑出,观月大师的武士刀在右手,右肩胛破裂压根无力还击,这一刀直接的刺入了观月大师的胸腑。

  ko。

  战斗结束。

  不过,为了防止观月大师再吐火,沈夜直接的一刀鞘过去,把观月大师的嘴给抽歪来。

  而此地,在旁观的所有富商,都不由的傻了眼。

  在他们认为,奥姆真理教的大人。

  那高高在上的神之使者。

  那拥有异能,神通的神之使者。

  那御下四大沙长都厉害无比,似乎无人能敌,本身更是拥有无尽神威的神之使者。

  那时刻的闪现着神之光辉的神之使者。

  观月大师!

  他居然输了!

  而且,输得如此之快!输得如此惨!

  而且,这样面如满月,宝象端庄的神之使者,居然被沈夜用刀鞘打歪了嘴,打歪了脸。

  啪答!的一声。

  他们心中的信仰,本来随着四大沙长的死,只是出现一个裂缝。而现在,却是直接的碎成了粉碎。这时候,他们回过头来,才想,刚才自己怎么这么傻,就信了这么一个神使?按理,平时自己等人,不会轻易信人,这到真是怪了。

  司独生,更是绝望的闭起了眼睛。对于他这样品性极烂的人来说,父亲司桥远死不死,他真不的不在乎。但是,他幻想的是观月大师能杀了沈夜,救他。结果,连观月大师这样的人物,都输了,而且,还被沈夜用刀鞘把嘴给打歪了,这简直是,日了狗的感觉。

  ……

  结束了一场还算激烈的战斗,沈夜到也不急了。

  由着烟盒当中,抽出了一根双喜牌香烟,点燃了,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看向观月大师:“观月大师,我是特别行动组的。你们既然要进中国来,应当听说过这个组织的名字吧。”

  观月大师虽然嘴歪了,但勉强还能说话。他面色难看:“我们才刚刚进入中国,你们就来了,也来得太快了吧。”

  “你们的奥姆真言术,用来催眠没有武功的人,那是一催眠一个准。真的来得晚些,只怕,不知会多不知多少的信徒。到时候要处理这些信徒,就很麻烦了。”沈夜抽了一口香烟,吐了一口白色的烟气:“好了,可以说说你们顶头上司的师长,到底是什么称号,在哪个地方?你们的上级师长,明显比你们这些大师会藏。”

  “支那猪,你真以为我会告诉你。”观月大师狠狠的说道。

  “所以说,你这叫不识时务。”沈夜右手还在抽着烟,但是,左手拿着刀鞘,朝着观月大师的头上,直接的抽过去。

  啪!的一声,观月大师的右边脸颊出血,同时胖了一圈。

  但观月大师还是视死如归的模样:“我们奥姆真理教的,都是壮士。压根不会怕你们这些支那猪。”

  吱!的一声,一辆车子停了下来。

  吕义急急忙忙的跑进来:“队长,你执行任务应当叫我在一旁跟着啊。如果不是中队长叫我跟过来,我都不知道你在这里执行任务了。”

  沈夜这一趟来得比较急,也确实没有带着副手:“你来了也好,我记得你擅长的东西里面,有一样叫拷问的吧。你给我把这家伙的嘴给打开,我要知道那是什么师长,藏在什么地方。”

  把这事交给了吕义之后,沈夜就坐在旁边抽烟。

  吕义本来就擅长拷问,此时自然不客气,直接开始拷问。

  半个小时后,吕义已经拿到了情报:“他们这些大师的上一层,是一个叫江崎的人,人称江崎师长。江崎师长现在藏身的地点,在倾沙镇的一个废弃工厂。”

  “倾沙镇的工厂,我记得第一小队的小队长南宫竹,选的就是倾沙镇吧。”沈夜皱了皱眉:“我们也去那边看看,看看那个什么姓江崎的师长,到底是什么水平。”

  说罢,一刀了结了观月大师的性命,同时也收获了不少经验值。

  在走之前,还用了化骨绵掌在司独生的肩上拍了下:“你小子不错。”

  接着,正义之眼一开,只要罪恶值过五的,全部用化骨绵掌拍过去,一个不漏。

  沈夜现在好奇的是,不是现场杀,而是用化骨绵掌所杀,过几天才死的罪恶值过十的人,能不能给自己带来罪恶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