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女剑仙 > 第二千四百一十九章 蝴蝶小姐?
  宁清秋没忍住泄露一丝笑音,这个男人还真的是傲慢得没边儿了,虽然话语听起来不咸不淡的,但是其实就是暗示他根本不耐烦听瑟维的表演,这就是逼着自己出面呢。sthuojia

  现在已经是确定了他肯定是看出来瑟维不过是她的傀儡和操线木偶罢了,至少不是主事人,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这么轻易的就是上钩,但是若是真的以为他很容易对付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不过她还是站着没动,至少也不能人家一暗示就是迫不及待的跳出来,那简直是太不符合人设了,主要是宁清秋想要看看,若是自己不愿意出去的话,他是否是会立即翻脸拂袖而去?还是直接对他们动手?看来这个人果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这么快的就是发现他们的背后的动作看出来他们谋算不小,只是大概是怎么都是想不到他们的来历,估计这会儿还是在揣测他们应该是荣耀帝国或者是万灵教派的人,除了这两大势力,其他人也是无力在这个宇宙和他们争锋,又是怎么会派遣所谓的“间谍”到光辉联邦来探听消息?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蝴蝶面具的少女就是这么安静的站在瑟维的身后,像是一个普通的侍女,什么都是不知道,自家的主子不说话,她就是什么都是不会说,什么都是不会做。

  阿尔蒂法的眉眼冷了几度,声音里面也裹挟了寒意:“蝴蝶小姐,你就是打算一直是这么扮演一个普通侍女?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等下去。”

  蝴蝶小姐?

  所有的人都是楞了一下,主要是这个名词很特殊。

  大家都是楞了一下,就是把视线集中在了宁清秋的身上。

  瑟维刚要说什么,宁清秋就是默默的说道:“你去一边。”

  瑟维默默的就是站到了旁边,将身后的人让出来。

  其他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希维竟然是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昨天看上的一个女人,竟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还是瑟维的幕后操控之人,她做这样的伪装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不言而喻,那就是为了引来阿尔蒂法大人,但是

  阿尔蒂法大人竟然是真的来了,那么就是说明这个女人不简单,而夏尔家族对于这样的人那可是惹不起。

  希维神色却带着点痴迷,主要是这个好听到了极致的声音,昨夜新月会所听过一次就是难以忘怀,刚开始被瑟维激怒倒是没有怎么想起,但是再听到,心里面却是蠢蠢欲动。

  但是这个时候给他一百个胆子,也是什么都是不敢说,在外面怎么嚣张肆意都是无所谓,可是在这里,他都快成为一个鹌鹑了。

  宁清秋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们要谈话可以,可是这么多的人实在是不方便,还是让无关的人都是出去吧。”

  阿尔蒂法摆摆手,倒是不介意宁清秋的不礼貌,其实是在他的面前,能够这么不卑不亢的说话的人都是寥寥无几,而能够这么理直气壮的提要求的人,这还是头一个。

  俊美的男人唇角微扬,不过这个神情一闪而过,其他人更是没有注意到这个微妙的表情,倒是海明斯的心里面咯噔一下。

  难道是

  万年铁树,开花了?

  要知道阿尔蒂法对女人可从来是不假辞色的,无论是何等美人,在他的眼里那都是红粉骷髅,宛若尘埃,不值一提。

  今天可谓是破例了,要知道对方身份未明,阿尔蒂法找上门来不说,竟然是还一反常态的对她的冒犯不以为意。

  而且这个女人的胆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夏尔家族的人都是默默的退出去,速度还相当的快,要知道他们早就是恨不得在这里集体消失了,这里虽然是他们的地盘,但是既然是阿尔蒂法没有发话,他们也不敢动作,刚才站在那里简直是煎熬,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现在总算是脱离苦海了。

  屋内只剩下几个人。

  阿尔蒂法和海明斯两兄弟,瑟维和宁清秋。

  夏尔家族的人倒是一个没留下,倒也是挺可笑的。

  阿尔蒂法坐上主位,对着宁清秋抬了抬下颌:“说吧。”

  宁清秋正要开口,却被他突然阻止。

  “蝴蝶小姐”

  “我不叫蝴蝶小姐。”宁清秋听着这个喊法就是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是起来了,这个家伙也真的是让人觉得难受啊。

  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但是宁清秋感觉成熟威严的表皮下面,那就是满肚子的坏水儿。

  腹黑型的。

  恰好是宁清秋最不喜欢打交道的那种。

  “那也是因为你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阿尔蒂法自己都是奇怪怎么对她的容忍度这么高,大概是神秘感太强,所以对于自己还算是感兴趣的事儿的时候,就是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当然,这样的耐心显然也是持续不了多久的,因为没有什么事儿和人可以让他保持长久的兴趣和好奇。

  “宁清秋。”她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算是在这样的卧底时刻,也不打算给自己弄个假名字。

  “宁小姐,我们可以开始谈了,不过在这之前,请你摘下你的面具,不然的话,就是对首席大议长不礼貌。”

  海明斯略微带着警告的说道。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本来是为了阿尔蒂法的脸面,但是没想到被自家的兄长淡淡的看了一眼,倒是不喜不怒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尔蒂法倒也想要看看,对着他都面不改色的女人到底是长什么模样。

  第一次,对一个女人的长相好奇。

  宁清秋倒是没有迟疑,她知道自己的容貌的杀伤力,但是遮遮掩掩不是她的风格,他们要看,自己倒也不介意,毕竟之后打交道的时候也许也不会太少。

  而且,海明斯虽然看起来容易为色所迷,但是他不值一提,而阿尔蒂法很强,但是这个人也不是随便就是会被容貌所惑的人。

  宁清秋大大方方的摘下面具,容颜熠熠生辉,如明月照水:“戴着面具不过是为了方便行走,若是有所冒犯,还望见谅,我们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