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沈恪周慕雪 > 第307章 无形的凶手
  “沈恪,你刚才听到什么声音没有?”穆珊珊有点紧张的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状况,低声对沈恪问了一句。

  “没有,你肯定是幻听了!”沈恪连忙摇头,看了眼手心里的血色佛牌,朝穆珊珊瞪了一眼,这里还有其他的警察在,怎么能够这么大呼小叫,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这里有问题吗?

  房间里其他几个警察听到了沈恪的话之后,也都轻轻点头,感觉自己刚才的确是可能出现了幻听,毕竟青天白日的,怎么可能会出现那么恐怖,凄厉的惨叫声?

  只有对沈恪最熟悉的穆珊珊,看见他手里的血色佛牌,已经猜到刚才自己听到的惨叫声,应该与这个血色佛牌有关联。

  她转头看向沈恪,拿起一个证物袋打开,递到了沈恪的面前,沉声道:“把你手里的东西放进来!”

  “不行,这个东西邪门得很,如果离开我的手,我可不敢保证会出什么问题!”沈恪坚定的摇了摇头,哪怕穆珊珊态度这么坚决,他也没有将这块血色佛牌交出来。

  他并不是在欺骗穆珊珊,而是这块血色佛牌真的很诡异,此刻被他紧紧握在手里,都能够感觉到强大的邪祟之气在佛牌里不断的涌动,似乎想要冲出佛牌,吞噬新鲜的血肉,也只有他用体内的元气才能够镇压得主,只要离手,轻则会再度出现刚才那个年轻警察一样的事情,重则,邪祟之气涌出,凝聚成形,到时候想要再镇压就麻烦了,不知道多少人会倒霉。

  那个年轻警察此刻总算是慢悠悠的苏醒过来,不过他脸色发青,浑身颤抖,身体冰凉,简直就像是刚刚被人从冷库里救出来似的,凄惨到极点,面对着同时关切的问询,他也是一片茫然,似乎完全回想不起来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神智到现在都还是浑浑噩噩的。

  “我不信真的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你快点把它交出来,这是重要的证物,你不要逼我对你动粗!”穆珊珊是真的有些气愤了,没想到沈恪居然敢隐藏重要正午,她现在对这块血色佛牌非常的好奇,隐约感觉到可能这块佛牌就是解开惨案真相的钥匙。

  “动粗,就凭你?”沈恪看了眼穆珊珊,然后对她微微一笑,不是他自大,像穆珊珊这样的女警察,他一个人打几十个都没问题,当然,前提是穆珊珊不用枪,说实话,在他的眼里,穆珊珊的格斗能力都比不上官晶,从小就练习咏春的官晶恐怕都可以秒杀穆珊珊。

  “哼!那我就让你看看好了!”穆珊珊冷哼一声,就准备对沈恪使出擒拿的手段,等到将沈恪拿住,她自然会再来狠狠嘲讽沈恪。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恰好这时候刘志山从楼下走上来,看见穆珊珊似乎准备对沈恪动手,立刻低声道:“珊珊,你这是做什么?”

  穆珊珊听到了刘志山的话之后,顿时停住,不满的道:“刘队,这家伙想隐藏重要的证据,我正准备把他擒拿住呢!”

  主卧里其余几个警察也都纷纷点头,证明穆珊珊的话是真的,他们刚才可都看见了沈恪拿走那块血色佛牌,就算不知道血色佛牌究竟有什么怪异的地方,但是被男主人藏在枕头下面,也真的有可能是惨案的关键性证据,这种东西,怎么能够落在一个不是警察的家伙手上呢?

  刘志山皱眉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沈恪,你来说!”

  他担心穆珊珊对沈恪有偏见,所以不让穆珊珊说,沈恪摊开手心,将那快血色的佛牌露出来,低声道:“刚才穆警官看到的,就是这块佛牌,不过它有点古怪,如果我贸然交出来,恐怕你们都会有危险!”

  “能够有什么危险,就是像张乾那样晕一下吗?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穆珊珊轻哼了一声,只是晕倒在地上的话,那也根本算不了什么。

  “你以为只是晕倒这么简单的吗?你实在太天真了,我告诉你吧!你别看他现在好像没什么事,等他回家之后,马上就会大病一场,没有三五个月,根本别想恢复健康,所以我奉劝你们,最好现在就把他先送到医院里去住着,按照我的推测,距离他生病倒下,已经没多长时间了,最多一刻钟,他肯定会高热,发烧!”沈恪冷哼一声,白了穆珊珊一眼,说到辨认痕迹,抓住凶犯这些本事,他肯定不如穆珊珊,但是风水异术这方面,穆珊珊在他面前完全就连幼稚园的小朋友都不如。

  “怎么可能?”穆珊珊听到沈恪的话,顿时愣住,完全不敢相信张乾会大病一场,不过想到上次和沈恪一起经历的那些事情,她心里其实也已经相信了大半。

  倒是刘志山要比穆珊珊果断得多,他眉头微微皱着,指着脸色还微微泛青的张乾,沉声道:“从现在开始,张乾休假,你们来个人送他去医院检查!”

  “是,刘队!”站在张乾旁边的警察立刻点头,然后将虚弱的张乾扶出了别墅的主卧。

  等到张乾被同事扶走之后,刘志山又示意主卧里的其他人出去,然后他让穆珊珊将虚掩的房门带上。

  穆珊珊瞪了沈恪一眼,然后站到了刘志山的身边,低声道:“刘队,你该不会是真的相信了这小子说的话吧?”

  “在这方面,他是专家,我们当然要听他怎么说了!”刘志山示意穆珊珊不要多嘴,沉声道:“沈同学,你觉得是这个案子有没有那些古怪的成分在里面,我相信你应该已经看出了不少东西吧!你手里的这个佛牌,是不是真的和这次的案子有关系?”

  “刘队,你一下问我这么多问题,我也不知道先回答那一个好,我这样跟你说吧!这次的案子,的确和我手里的佛牌有关系,但究竟是不是因为佛牌里面的神秘力量引导,我就不知道了,还得研究一下才行,而且这个佛牌很诡异,最好放在我的手上,否则的话,我不保证你拿回警局里恐怕会出问题!”沈恪轻轻点头,他手里的这块佛牌,蕴藏的邪祟之气太恐怖了,虽然暂时还不清楚佛牌究竟是什么路数,但是要积攒这么多的邪祟之气,也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偏偏佛牌又不是风水法器,只是单纯的凝聚邪祟之气,实在太古怪了,所以他才想带回去好好研究,弄清楚这个佛牌到底能够起到什么作用,是不是真的会让人产生幻觉,让一对看起来还颇为恩爱的夫妻瞬间反目成仇,毫不留情的拿着凶器要杀掉对方。

  “对不起,这个佛牌应该是证据,我们不能够让你带走,不过你可以跟着我们回警局里去研究!”刘志山考虑了片刻,还是对沈恪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

  “刘队,你最好再仔细考虑一下,我不是在开玩笑,佛牌给你们带回警局,真的有危险!”沈恪再度劝说了刘志山一句,如果佛牌里的邪祟之气在警局里爆发,那乐子可就大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他说了这么多,如果刘志山还坚持要将佛牌带回警察局的话,那他也只能够放弃,至于刘志山和穆珊珊将佛牌带回警局之后,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那就不是他能够考虑的事情了,从道义上来说,他接连劝告,已经对刘志山和穆珊珊仁至义尽。

  刘志山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就算有危险,我们也要将证物带回去,这点还请沈同学你体谅,其实我也知道这块佛牌我们带回去没什么作用,但是从程序上来说,必须这样才行,不如沈同学到时候就来我们警局来研究这个佛牌吧!我保证会尽一切能力给你最好的条件!”

  “我可不想天天去你们警察局报道!”沈恪轻轻摇头,无奈的看了眼站在刘志山身边的穆珊珊,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随身携带的镇四方凶祟符,用这张符篆小心翼翼的将佛牌缠绕起来,紧接着才将佛牌放进了穆珊珊递来的取证袋里。

  “刘队,穆警官,你们切记,不管怎样,都不要让这张符篆离开佛牌,有这张符篆在的话,还多少能够压制住佛牌,如果没有了这张符篆,佛牌里面的邪祟之气就会很快爆发出来的!”沈恪沉声对刘志山和穆珊珊叮嘱了一句。

  如果不是刚才被刘志山那句话给感动到,他才不会拿出自己珍贵的符篆来镇压这个鞋柜门的佛牌呢!

  不过刚才他已经将佛牌的样子完全铭刻在了脑海里,等到回去之后,就能够上网搜索,看看这个诡异的佛牌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志山看了沈恪一眼,对他轻轻点头道:“沈同学,你现在能不能说说,这个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场变成这样,我如果说是他杀,恐怕也没人会相信啊!到时候我们要怎么结案?”

  “为什么说他杀没人相信,这些凶器上不是都能够提取到凶手的指纹吗?只要验一下,就可以知道当时握着凶器的人是谁啊!”沈恪不解的看了眼刘志山,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辨认出凶手的方式实在太多了,但指纹依旧是最基础的鉴定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