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西游之取经算我输 > 请假一天
  村姑感觉自己脑子duang的一下就彻底懵了。

  什么时候开始事情发展成这样了?

  净土寺和灵隐寺以及金山寺打擂?

  咳咳,虽然作为一名出家人,说打擂这样的话可能有点不好,但村姑确实是这样想的。

  净土寺能派谁出战?

  肯定是金蝉子的转世陈玄奘。

  至于那三个家伙,就算是去了估计也没啥用。

  毕竟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这次他们要面对的人可不是简单的角色。

  那是整个人天下佛法高深之人。

  这也就罢了。

  毕竟在自己看来,大部分和尚的佛法修为最多也就和净土寺那三个家伙在伯仲之间。

  关键是那三个家伙不要脸啊。

  若仅仅只是与那三个家伙持平的话,那也就罢了,净土寺那三个家伙绝对会使阴招的,论阴招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玩的过他们。

  但是有两个人却是很麻烦。

  其中之一就是金山寺的法海。

  法海这小和尚,可以说早就被自己给相中了。

  就等哪一天有空直接渡化他。

  所以法海的佛法修为自然是不弱的。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麻烦的还是济癫,也就是降龙罗汉。

  虽然不太喜欢这个家伙,但是他的佛法修为是真的高。

  到时候玄奘面对济癫,还真的没有必胜的把握。

  这就麻烦了。

  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等人一直在为玄奘造势。

  毕竟佛法东传自然是需要一个有身份的人来进行,若是不然的话,随便一个路边的乞丐拿九九八十一卷三藏真经,也没人信啊,而且缺少一种震撼感。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万民注视之下前往西天取经,那种震撼才足够强大。

  也能让大唐的百姓更加珍视三藏真经。

  毕竟你看,这么牛逼的玄奘也要不远十几万里的来西天拜佛求经,可见我这三藏真经多牛逼了,还不赶快信我释教!

  所以按照原本的计划自然是不断地给玄奘造势,甚至成为那位陛下的兄弟。

  到时候不需要什么其他的动作,只需要凭借这个身份就能获得无数的关注。

  可是这突然出现的事情有些出乎自己的预料。

  佛法辩论,赢了自然极好。

  但若是输了,那造势这一点上就完犊子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想到这里,村姑脸上闪过一抹为难,随即一咬牙,似乎是在心中做了某种决定。

  阿弥陀佛,只要事后诚信悔悟那么自然是能够得到谅解,何况贫僧也是为了我佛教东传的大计,所以一定会被原谅的吧!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看着仅有一瞬间惊讶,随即恢复正常的村姑,李淳风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惋惜的神色,就算是一直异常严肃的袁天罡,虽然面色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但若是仔细看的话也能看到隐藏在眼睛深处的一抹惋惜之色。

  村姑的身份,自己两人可是知道的,若是能从对方脸上露出什么事态的表情那自然是极好的,可惜了。

  不过这群秃子究竟想要干什么?

  师徒两人同时陷入了思索之中。

  “父皇,你在看什么?”

  被抱在怀里宛若瓷娃娃的兕子太抬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了疑惑。

  “没什么,一群宵小之辈而已。”

  李世民视线从茶楼收回,脸上带着不屑。

  兕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只是小脑袋瓜里仍旧在思考父皇说的所谓宵小之辈会是谁。

  长孙皇后则是看着这妇女两人,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只是面部却有些不正常的潮红色。

  “观音婢放心,这一次朕一定治好你!”

  李世民的眼中带着坚定。

  虽然自己后宫无数,但最爱的人还是观音婢啊!

  净土寺。

  “这位师弟,不知道这位玄奘师兄住在什么地方,贫僧倒是想见一见。”

  济颠有些自来熟的勾着辩机的脖子问道。

  只是下一刻,济颠皱了皱鼻子。

  这袈裟

  原本还以为只是为了标新立异染成血红色,但是现在看来,这完全是被妖血染红的,只是经过太长时间了,这血液上的妖气已经几近于无。

  若不是靠这么近,连自己也发现不了。

  这个小和尚

  有点意思啊。

  倒是法海紧了紧眉,作为一个合格的佛教传人,法海有些看不惯这种勾肩搭背的样子。

  辩机倒是没有什么不满。

  “阿弥陀佛,玄奘师兄专研佛经,哪有时间见你们。”

  辩机缓缓开口,只是语气却是有些生硬。

  谁都能来见我玄奘师兄的吗?

  “阿弥陀佛,贫僧只是想要远远的观摩一下那位玄奘师兄,保证不打扰他,也许玄奘大师的容颜能让贫僧感觉到顿悟呢?!”

  济颠毫无节操的说道。

  一旁的法海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个邋邋遢遢疯疯癫癫好似乞丐的和尚真的是灵隐寺的高僧?

  阿弥涂佛,要不是打不过他,老衲非得把他抓过来关进小黑屋好好的教育改造一番不可。

  “既然这样,那贫僧便带你们去看看吧!”

  纠结了片刻,辩机犹犹豫豫的说道。

  主要是这个和尚除了穿的邋遢一点之外,人似乎不错,刚刚的那一番话也彻底的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带去就带去呗!

  随即济颠连忙跟上辩机向着玄奘所在的地方走去。

  脸皮?

  阿弥陀佛,贫僧早已四大皆空,要什么脸皮,到是要看看玄奘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来剽窃贫僧的话。

  身后法海犹豫片刻,也跟上了两人。

  辩机的佛法修为极为高深,对方如此推崇的人,自己也想去看看啊!

  一直到三人离去。

  一只蚂蚁大小的小红鸡缓缓的从砖缝里钻了出来。

  一只路过的蚂蚁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小红鸡,简单的大脑里闪过一抹疑惑。

  这什么玩意儿?

  不过不管了,下一刻眼中凶光毕露,一对獠牙就要向着小红鸡咬过去。

  下一秒,小红鸡身体猛然拔高,瞬息间蚂蚁懵逼了。

  这尼玛吃了金坷垃啊,紧接着急忙向着远处跑去,这还打个鸡儿啊!

  小红鸡鄙夷的看了一眼逃走的蚂蚁。

  呸,垃圾!

  随即小红鸡眼中闪过一抹思索。

  玄奘?

  小红鸡眼睛一亮。

  似乎就是这个银抓走了大花麻麻。

  那个方向啊。

  叽叽

  本叽打不过那两个光头,还打不过玄奘吗?

  毕竟,玄奘似乎是净土寺人尽皆知的弱鸡啊!

  叽叽,似乎有什么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