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庶子夺唐 > 第十六章 李泰不安
  对于蔺谟其人,李恪轻易是不愿动他的,不止是因为蔺谟是李世民的老臣,还有另外一个缘故,那就是眼下洛阳和大唐的形势。

  洛阳城共计五万大军,分属于李恪和蔺谟麾下,若是李恪罢黜了蔺谟的官职,命人接掌其军,那洛阳城可就都在李恪的手下了。而如今李世民提兵辽东,正在东征高句丽,洛阳是万万出不得岔子的,洛阳一旦出了岔子,便是断了李世民西归长安的路。

  当年隋炀帝杨广第二次东征高句丽,便是因为杨玄感自黎阳起兵,兵围洛阳,杨广担心没了归路,这才回兵作罢,李恪不是杨玄感,也没有这样的心思,自然也没有全掌洛阳的防务的必要,故而对蔺谟只是稍作敲打而已。

  蔺谟不能算是什么聪明人,但所幸的是他的胆子不大,这也是李世民敢将他放在洛阳的缘故,蔺谟被李恪敲打一番后,也知道李恪的意思,并不敢忤逆李恪,回府后就按照李恪的意思做事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蔺谟在洛阳为官有些日子,行事不检点也不是这一两日的事情,他收受的赠礼也绝不是一两件,但蔺谟也清楚李恪绝不会为了普通的一两件节礼如此大动干戈,能叫李恪如此上心的只会是李泰。

  于是蔺谟回府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命人清点这两年来李泰赠予他的财货,这不点不打紧,一点蔺谟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阿郎,这是自魏王来洛阳后赠于府上的节礼之类,请阿郎过目。”蔺谟正在府中等着,府上的管事拿着单子对蔺谟禀告道。

  “如何?”蔺谟闻言,连忙对管事问道。

  管事把手中整理出的礼单交到了蔺谟的手中,回道:“前后约莫二十万贯。”

  蔺谟闻言,脸上露出满满的讶色,对管事道:“什么,二十万贯,怎会这么多。”

  李泰逢年过节就会送些节礼给蔺谟,一次两次看着不甚显眼,但次数多了加起来自然就骇人了二十万贯这是蔺谟一辈子赚不来的俸禄,可却是李泰在短短两年内送给他的这若是叫李世民知道了李世民又会如何看他?

  身为李世民信重的地方大员,竟和亲王勾结蔺谟想着这种后果,后背不禁发凉打了一个冷颤。蔺谟已经如此了但管事接下来的话却叫他更加难做了。

  管事对蔺谟道:“这还是可以以银钱来计量的,还有魏王此前命人送来的两位如夫人,这还没在内呢。”

  一提到李泰送给蔺谟的两位小妾,蔺谟的心中不禁一阵肉疼这两个小妾是李泰自江南给他选来的美人一个个娇艳欲滴,又深谙床笫之事,记得蔺谟的喜爱,蔺谟也是时常在她们房中歇息。

  若非蔺谟已然年迈,有时力难从心否则就凭蔺谟在她们身上下的功夫,老来得子也不是不可能的。这一下子要蔺谟把这两个美人交出去蔺谟难免不舍了。

  管事看着蔺谟为难的模样,对蔺谟道:“不然咱们就把这些金银玉器给退了将这两位如夫人留下如何,想来太子也未必清楚。”

  “糊涂究竟是这两个女子重要还是老夫的官爵和咱们满府上下的富贵重要太子是何许人也,想要瞒过他谈何容易,你今日就把魏王所赠原封不动地送回去。”蔺谟一听得管事的话,就连忙呵斥道。

  蔺谟胆子本就不大,尤其是随着年纪越长,胆子越发地小了,为了两个女子要蔺谟去和李恪作对,蔺谟不想,也万万没有这个胆子。

  管事忙连连点头应道:“阿郎说的是,是老奴糊涂了,老奴这就安排人把东西原封不动地退回去。”

  蔺谟凭着中人之资能够走到今日这一步,其实靠的不止是听话和时运,还有他那一副厚地吓人的面皮。

  金银珠玉之类可以原封不动地退回,可美人如何能够,李泰把尚是黄花大闺女的两个美人送来的杨国公府,陪了蔺谟一年有余,蔺谟开口就是原封不动地退回去,这话没点没羞没臊的本事还真说不出口。

  洛阳城,魏王府,内院。

  李泰站在内院中,看着面前堆着的几箱珍宝,还有面前站着的两个美人,面色难看地厉害。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哈哈,当初本王送了珠宝和美人上门时不见他有半分的推辞,如今太子才到洛阳几日,他就把本王送他的东西都给退回了,好一个清廉如水,两袖清风的蔺谟啊!”李泰盯着眼前的东西,怒气反笑,对身边的魏王府长史张元素道。

  李泰如此动怒,张元素也不难理解,如果说蔺谟就是魏征那般耿介清廉、分文不取的人,李泰也就认了。

  可蔺谟分明就是个贪墨成性之人,当初蔺谟收李泰赠礼时也不曾有过半分犹豫,可这李恪才来洛阳监国不过几日,他就连忙退回了赠礼,还美其名曰“分毫未动”,仿佛从头到尾就只有李泰这一个恶人一般,李泰怎能不动怒。

  张元素劝慰道:“殿下息怒,蔺谟乃是小人,与小人交事本就难免如此,殿下当初与他打交道时便该想到这一日的。”

  张元素之言入耳,李泰也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早在他刚和蔺谟接触的时候,张元素也曾劝过李泰,蔺谟其人不可信,更不可重用,但李泰也是别无选择,这才选择交好蔺谟,可没想到竟是如此的结局。

  李泰叹了口气道:“长史以为本王该当如何?”

  张元素对李恪道:“蔺谟是个没有胆子的小人,成不了大事,也坏不了大事,事已至此,事情的关键已经不是蔺谟了,关键是太子如何看待此事。”

  区区一个蔺谟确实动弹不得李泰,真正危及李泰的是李恪怎么看待此事,怎么看待外镇地方的亲王勾结地方守将的事情,若是事情闹得大了,这可是能扯上谋逆的,毕竟现在的李恪是只手遮天的监国太子。

  李恪问道:“长史以为太子会如何处置本王?”

  张元素想了想道:“陛下东征,眼下是太子监国,太子为了自己的声望,想必不会在此事对殿下怎么样,但这个头殿下是一定要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