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助鬼重生 > 529章:机关里面有夹带
  “我觉得这个机关有点儿问题,好像里面有夹带。”

  “有夹带?这么薄的机关怎么还有空余藏东西呢?可不要判断错了乱拆,万一拆错的话我们就可能全部玩完的,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你放心,我不会拿我们所有人的性命来开玩笑的,这个机关里面绝对有夹带。”

  “那……你是打算试一试了?”

  “不然我们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那就试一试吧,大家齐心协力的,一定会逃出这个关卡的。”

  “这个关卡的设防其实一点都不复杂,你们放心就行了,我可是这个方面的专家。”

  “行,我们相信你,你就放心的干吧。”

  “那好,我先把我的锤子取出来。”

  “你的锤子在哪里?”

  “掉进那个石头缝里,你帮我拿一下。”

  “哪个石头缝?就是你脚底下踩的那个呀。”

  只听啪的一声,黑影还是没动。

  “死啦,那狗死了,他娘的也太巧了吧!咱来了,他狗死了,哈哈……呕咯——”丑牛得意忘形,竟提高了嗓门笑起来,被我用手一下捂住了嘴巴噎了回去。

  “别大意,再观察观察,我害怕被看瓜人听到。”

  “鬼羔子,你也太小心了,狗都死了你怕啥?”丑牛扒拉下我捂着他嘴的手,压低声音不耐烦的说。

  “小心驶得万年船,马虎害死人,大意失荆州,心细无过失……”

  “得得得,你柱子学习好,懂得多,还会拍鬼屁,你就顺风打旗吧!卧槽!你就趴在这当王八吧!哼!”丑牛打断了柱子一连语的见解,骂了一句,显然是对我们的小心不满。

  “要不你头前走,打个头阵,咋样?”石头故意挑逗着。

  “我……卧槽!我一直以来可都是压后阵的呀!”丑牛说完,向我们几个身后退了几步。

  我知道,别看丑牛咋呼的紧,胆量是我们几个中最小的,他每次都是跟在后面的。

  “几点了柱子?”我回头向趴在地上的柱子问。

  柱子看了看手腕上的表:“12点多了!”

  (柱子他爹在乡供销社上班,听说是当什么主任,他家里是我们村最早有收音机和自行车的,他爹戴的手表是夜光的上海表,这次是柱子趁他爹在家没注意,偷戴出来的,听柱子说他爹又准备买我们村第一台电视机,这也难怪!人家是吃皇粮的!)

  “时间应该差不多啦,李二瘸子应该睡觉了,我们小心摸过去。”我算了一下时间说:“走,都把眼睛睁大了,耳朵竖直了,机灵点儿。”我用命令的口吻嘱咐着。

  “好嘞!出发吧!”石蛋等人同声回复。

  于是我小心的扶着桥栏,脚下尽量不出响声,向桥对面走去。

  石蛋,丑牛,柱子按我的动作规范依次前进。

  我来到桥头,再一看那狗,差点儿把鼻子气歪了。

  “他奶奶的,这哪里是狗啊。明明是一堆青草。”

  “我靠!这李二瘸子腿瘸心眼却不瘸,弄了堆烂草当狗吓唬人。”丑牛看后嘴里骂着,用脚踢了一下。

  “这人挺有心计,与之相斗,切不可大意。”柱子又来了见解。

  “操!怕个啥!他一个瘸子,还能追上咱?”石蛋不服气的说。

  “别忘了人家还有一个刚结了婚的儿子呢!那家伙可是又高又壮的啊!”柱子反驳道。

  “刚娶了媳妇肯定是搂着媳妇在家睡觉呢,那还顾得上看瓜?嘿嘿!”

  “丑牛你个大流氓,不要脸!”柱子对丑牛的话有些讨厌。

  (是啊,当时我们那个年代的学生,男女不说话,课桌划三八线,见面脸先红,哪敢胡乱行?像丑牛这些话在当时我们的心里也是禁语。)

  “丑牛你舌头大,胆子小,流氓习气改不了,我们打倒你!”石蛋挥动着拳头,小声呐喊。

  “操!都别闹了,这就快到人瓜田边了,别把人吵醒。”我带气的小声喝道。

  “噢,噢,不闹了,别吵醒了铁拐李!”

  “哈哈哈……”

  我们被丑牛的一句话逗得禁不住笑出声来。

  “兄弟这不是说相声的地方,要说回去说好吗?”我回头朝丑牛严厉的说。

  “嗯,嗯,不说了,吃瓜要紧。吃瓜能解渴,说话干瘪舌!”

  “操!你没完啦!”我懒得再说,回身向瓜田方向走去。

  李二瘸子的瓜田紧临路边,只是仅有一道壕沟隔着,要想进入,必先下到沟里再从沟里爬上就是瓜田。

  我们几个按顺序慢慢走进沟底,沟底的草还挺深,但没有水。

  我们蹲在沟底听了一会儿,见无有狗叫,便慢慢爬上沟去,紧溜沟边,顺手一摸就在瓜秧下摸到了又大又圆的西瓜,一人一个然后抱着西瓜退回沟底,再爬出,沿着桥返回。然后再找一片棉花地。

  棉花都一米多高了,我们钻进棉花地找一地沟坐下来,接着分别用拳头砸开西瓜,美美的吃了起来。

  一个一个的吃哪能吃得完?索性吃半拉扔半拉的,品尝了今晚初次成胜的战果。

  “鬼羔子,他家狗好像也不在地里,会不会是真的死了?”丑牛吃完西瓜,摸一把嘴说。

  “有可能,绝对有可能,要不它准会叫的。”柱子咽下一口西瓜瓤说。

  “鬼羔子,我刚才在瓜田边闻着有一股甜瓜的味道,好香啊,咱再返回弄俩甜瓜尝尝。”石蛋往我跟前凑了凑说。

  “行啊,只要你愿意吃,咱今晚就吃个够。”我爽快的答应,就好像那瓜田的主人是我似的。

  长话短说,我们几人又返回了瓜田,有了第一次的成功,胆子都大了起来。

  我们直接进入了瓜田,听说这瓜田有三四亩,李二瘸子在地头扎了一个窝棚。

  丑牛说他的甜瓜都种在距离窝棚不远的地里,前几天丑牛白天来此转过,采过盘子。

  甜瓜的香味确实诱人,丑牛和石蛋迫不及待肆无忌惮的向甜瓜地奔去。

  我和柱子还是有些小心的跟在后面,我刚迈进地头。

  突然,我看到黑夜的瓜田中,从窝棚闪出一道火光,随后传来咣的一声。

  紧接着听到丑牛哎呦一声惨叫。

  我的个娘哎,坏了,丑牛被枪击中了,我脑子里一闪,心里一惊,吓得魂都飞出去了,然后调转回身,逃窜而去。

  各位书友,你们会以为我真的逃跑了吗?那哪能啊!我怎么会不顾兄弟就跑了呢!

  我只是和柱子快速的退出瓜田,逃到了路边找了几棵老枣树躲在了树后,看一下情况再说。

  “你这些该死的偷瓜贼,昨天晚上偷了俺那么多瓜不算,还药死了俺的狗,今天你还敢来,他娘的,我弄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