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世子很皮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到死都是个糊涂鬼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更新最快~的新~八~一中~文~网

    银子也不甘示弱,在高点位置开始向下俯冲,金子在下面向上迎击,在快碰到一起的时候,同时换了姿势,侧过翅膀,互相猛地撞击,碰到的那一刻随即分离。

    每一次碰撞结束,不过一两分钟,便又次找好位置,再来……

    时间久了,连下面那些举弓半天的士卒都知道,他们被天上这两头扁毛畜生给戏耍了。

    它们竟然懂得吸引下面这群张弓搭箭士卒们的注意力!

    “放箭,放箭!将它们射下来!”罗渊心底涌起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指着上空的金子、银子疯狂地叫喊道。

    “是!”众士卒不得已,只好朝着金子、银子奋力发弓。数十支羽箭向天空激射而去,犹如几十道黑色的闪电,那声势倒也颇为壮观。

    结果自然是跟这些士卒想的一样。箭矢的动力耗尽之后,如同一阵钢雨般自天上坠下,再次发出阵阵锐利的破空声,吓得那些士卒扔掉长弓,来了个抱头鼠窜。

    力尽的铁簇自高空落下,也带着不小的力度。

    “叮叮叮……”一串犹如珠落玉盘般的脆响声响起,那些箭矢开始依次插入地上的泥土中,入地三寸……鲜血源源不断地从那百户的肚腹之中流了出来,上面插着三根从天而落的箭矢,看他这样子即便是华佗在世也是救不过来了。

    百户的惨状吓得还在那里兀自跳脚的罗渊,脸色一阵发白。

    “啪啪啪……啪啪啪……厉害,厉害,今天我是又长见识了!自己人射箭,将自家人射死,就你们这样子还想着造反?哈哈……笑死老子了,哈哈……”朱久炎鼓着手掌,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你是谁?”罗渊满脸羞怒地喊道,那些几十个士卒又重新围到了他的身边。

    “罗渊暗通白莲教,软禁知府与通判大人,我奉岳州巡检官大人之命,缉捕你!”朱久炎嗓音低沉,仿似从九幽之下传来:“放下武器者免死!负隅顽抗者杀无赦!动手!”

    “张天成?你们是捕快?哈哈哈,让他进来,本官让他……”罗渊哈哈大笑,突然又是脸色一变,心头警兆大生:“不好!快掩护我!撤!”

    吱……砰!

    敞开的院门轰然关闭,一阵脚步声响起,院内和院墙上瞬间涌进来上百全副武装的人。

    罗渊脸色再变,这是要瓮中捉鳖!?可恶!指挥使衙门的人都给他派了出去,现在,他居然给上百人包围了?

    嗖嗖嗖……

    一连串熟悉的箭矢破空声响起。

    大门处,房顶上,激射出冰冷的弩箭,箭矢如疾风骤雨,罗渊肝胆俱裂。

    “保护大人!”罗渊身边一个非常普通的士兵突然佩刀出鞘,快速挥动,竟然舞出了一片刀幕。远处看去,就像一层亮银色铁幕垂下,水泼不进,把罗渊死死地护在了身后。

    “叮叮当当”。箭矢撞上刀幕,火花四溅。

    “身手不错,有登堂境水平。”朱久炎皱眉,这个士兵是个真正的高手,是他进入岳州以来碰到的武力值最高的人。

    罗渊被身后的士兵护住,但他旁边那些士卒就没那么好运了,朱久炎从进门开始就没想过手下留情。

    一波箭雨过后,除了罗渊和那个士兵,周围士卒全被射中要害死在了血泊当中。

    出乎朱久炎意料的是,那个持刀的士兵身处必死的局面,眼中居然没有一丝慌乱,从始至终都是那么的平静。

    那种漠视一切,甚至漠视自己的生命的气质,让朱久炎想起了自己很多年前发出的复仇血誓!

    这个士兵的神态跟朱孟熜手下的那群死士一模一样!

    这就可以说通了,为什么他俘虏了白莲教的圣女、在月牙岛杀了白莲教的一众高层,白莲教的造反计划还是毫无阻碍的进行着。

    朱孟熜的死士在这里,朱孟熜弄不好就在岳州!

    朱久炎有种强烈的预感,他会在岳州和朱孟熜再次相逢,再次决个生死!

    朱久炎脸上戾气一闪:“朱孟熜!”

    膝盖曲起,狠狠地一剑刺出。望舒剑犹如闪电,破空而去。

    那士兵的瞳孔虽然快速收缩,脸色却是不变,不退反进,手中长刀下劈,全然是以命换命的凶狠打法。

    “果然是死士!”朱久炎脸上煞气更重,手中长剑不停,但力道却减了一半。

    叮叮当当之声大作。

    朱久炎的剑法又快又急,但每招每式却都简单至极。旁人看来,这竟然都是些基础剑法,实在看不什么高妙之处。

    可是落在那死士的眼中,却是怎么挡也挡不住,他连以命换伤都很难做到。

    那死士再次挥刀,朱久炎的剑却早一步穿过刀幕,直刺他的咽喉。

    死士出刀换伤,对手的剑偏偏又慢了半拍,这时候才直刺过来,正正刺在他的刀身之上。

    越打他越觉得憋屈,越打他心中的惊怒越盛!

    心念电转,其实也才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望舒剑剑光爆闪,这一剑简单至极,却又速度飞快,犹如天地初开时的一道亮光!

    噌!砰!

    死士手中的长刀陡然断裂!

    他被朱久炎的一脚狠狠踹中,擦着罗渊的身子飞出,沿途碰到桌椅,均被撞开。

    身体撞上墙壁,巨大的力道轰在木制屏风上,咔擦一声,那死士像炮弹一样飞出,竟然把屏风都撞了个粉碎!

    木屑纷飞,只是一脚,竟然把人踹出了这么远?!那屏风上的大洞,和那些还在翻滚的桌椅,无不彰显这一脚的凶狠霸道。

    “噗!”

    那死士躺在地上一口鲜血吐出,挣扎几下却再也没有了声息。

    张天成他们在再次吞咽口水,这个湘王世子真是个人形凶兽,万万招惹不得。

    朱久炎冷冷道:“别愣着,将这个姓罗的狗头砍下!我去后面见知府与孔霖。”

    说罢,他面无表情地经过罗渊的身边,走到小门时候,吩咐身后的李天福道:“罗渊跟随邪丨教谋反,罪无可赦,围住这内宅,将他的家小全部抓住,统统格杀!”

    “遵命!”

    院落里已是混乱不堪,四处奔逃、抱头鼠窜的罗家家眷,一旦被人擒获,就地格杀。

    一切都结束了!都完了!

    原以为大有可为的计划都成了过眼云烟,罗渊瘫坐在地,脑子里回想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入深渊,先是留恋权位,软禁妻子,接着被白莲教的人威胁,为那些邪丨教徒开始做事,然后关押岳州知府与通判……

    现在想来,多么的可笑。

    “更加可笑的事,本官居然会死在一群捕快手中,呵呵……”

    罗渊软软倒地,在失去意识之前,脑海中仍残留着最后一丝懊悔。

    原来朝廷的力量,并没有在明面上全部表现出来,今晚这些哪里是地方捕快,分明是比正规军都厉害的精锐。

    可怜罗渊到死都是个糊涂鬼,他还真信了朱久炎的说词,以为他们是岳州捕快。

手机端  м.X81zW.cōm  无广告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