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枫城旧事 > 第224章 大脚板
  “他们初二的。”

  追上来的基本都是这一届的初一生,铁山小学升上来的,不过也混着两个高年级的。

  “初二怎么的呀?”

  “怎么怎么的呀?你想怎么的?仗着人多呗?”张兴军问他:“你天天一群哪?我逮不着你单个的时候是不?”

  “怎么你还不愤哪?”那人张牙舞爪的往前凑。

  张兴军仔细的打量了他一下:“你等我抓着你一个人的时候。”

  剑拔弩张的对恃了几分钟,双方都没有动手,张兴军是看对方人多,打起来肯定吃亏,主要张兴隆还站在一边,这个弟弟打起来就是个沙包。

  对方是吃不住深浅,必竟张兴军是初二的,老生和新生不同,他们在这边呆一年了,本地人也都熟了,不好欺负。万一找几个本地高年生过来他们也憷。

  “赶紧追人去吧,在这磨蹭什么呀?一会儿跑了。”对方有一个人建议了一下。

  “应该没走这边,走,上那边看看,特么的非得好好治治这几个崽子不可。”顺坡下驴,几个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边上的几个人松了口气。

  张兴军看着对方走了,这才回身拉着张兴隆往家走,走出来有二三十米到了油库前边说:“跑,赶紧跑到横道那边。”

  几个人撒腿就跑。

  刚跑出去一段,果然上面就追出来一大群人,有二三十个,黑压压的一片。

  因为这边是先跑的,占了先机,追了一段眼看着追不上了,那些人停下脚步骂骂咧咧的扭头往回走。

  “哥你咋知道他们还得追来?”

  “猜的呗,看咱们人少。以后你上学放学就赶紧走,别在学校边上转,他们撩你你别吱声,就赶紧跑,听见没?”

  张兴隆点点头,扭头往后看了一眼,刚才确实有点怕了。

  有惊无险的开学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到了家里吃口饭哥俩就去市场上看刘桂新的摊子。这个比卖冰棍轻松多了,就站在那就行,张兴军都不躲了。

  “妈你吃饭没?”

  “吃了,你爸回来弄的,你俩吃完啦?”

  “嗯,你上厕所不?我看着。”张兴军去拿起称摆弄了几下。

  “刚才去了。今天开学怎么样?”刘桂新扭头问张兴隆。

  “分班发书,然后就放学了,明天才开始上课。”看了哥哥一眼。打架的事儿张兴军不让他说。

  “行,好好学,将来好考技校。”

  “妈,老师让我当学习委员了。”

  “第一天就让你当学习委员了呀?哎呀,行啊,我二儿子这可能行了。行,晚上让你爸给你做好吃的。”

  孩子都开学了,刘桂新就比平时更累,上货得一个人去,张清之要照顾孩子老人,还要上班,帮不到她。

  她是隔一天去上次货,有时候能隔两天,自己上货,扛,然后回来自己出摊,站在马路边一直到黑天。现在和卖冰棍不一样,晚上也有人买。

  中午的时候张清之午休会跑回来弄饭,给她送到摊子上,她就站在那吃一口。

  张景义和张万智年纪大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一天就在家里看电视听收音机,偶尔在门前晒晒太阳。

  天气一天一天转冷,随着菜地罢园,市场着摆着摊子卖菜的农民都不来了,自由市场变得冷冷清清的,就剩下三四家卖水果的,守在十字路口这边。

  张兴军和张兴隆帮着张清之收拾家里买白菜渍酸菜,大清扫。刘桂新现在是彻底没时间管家里了。

  今年的大白菜厂子只给一家分了三百斤,家家都不够,全都涌到大坝上去买,直接造成了白菜紧张,价格也涨了些。

  好在张兴兵有个同学叫张勇的,家里就住在大坝上面,是农业户,种了白菜,要不然都不一定能买够。

  经过这次买菜两家算是认识了,一来二去的处成了朋友,平时多有走动。

  随着天气变冷,彻底没人卖冰棍了,不过却出现了卖雪糕的,大脚板雪糕,五毛钱一根。

  张兴军和张兴隆哥俩每天早晨吃过饭背着书包和同学一起去上学,刚开始还一起走,后来各有各的同学,也就都和同学一起去了。

  王志昌,刘显成,凌云,姜泽喜,于宝秋,陈亚杰,张兴隆,每天在楼头路边集合,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去上学,放学也一起回来。

  不到两公里的路程一帮臭小子往往得走一个小时,前面五十分钟就是说笑打闹,有时候连铁路横道都没走到,然后发现时间要不够了再大叫一声往学校疯跑。

  有时候会碰到分到其他班的同学,孙旭亮,郑德宝代利刚他们,也就凑到一起走。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因为已经不在一个班,平时也基本上没了来往。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男生和女生是不会一起走的,甚至话也不说,相互之间已经完全隔离,像活在两个世界。

  放学的时候,同一届的那些混混同学和社会上的一些人会蹲在学校后门找茬。

  “站住,叫你站住。都过来,排队。”然后郭家的几个人就被带着在后门外面排成队,听着他们的口令走:“原地踏步,一二一,一二一,走齐点。”

  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好在一般也不是太过份,也就是嘻嘻哈哈的找个乐儿。

  后来有段时间于宝秋他们就不走后门了,从小学那边围墙上跳出去。

  张兴隆和刘显成都不打架,但脾气都比较倔犟,从来不听他们摆布,有过几次之后他们也感觉没意思,也就不再纠缠他们了。

  到是一直没打人。

  “你,站住来,谁让你挽裤腿的?”

  值日的张兴隆去水房拎水,怕弄湿裤腿就挽了起来,正好被同一届的几个混混看到。

  “怎么的?”

  “放下来来。”

  “不放。”

  “我叫你放下来,找削是不?”

  “不放。”

  张兴隆自顾自的打满了水拎着往楼里走,几个混混也没说过来拉他怎么的。

  张兴隆不知道的是,这都是源于自己哥哥。

  因为开学那一次,张兴军心里记下了,这段时间没少堵这些人,堵住单个的或者两个人就收拾一顿,把他们弄怕了,也因此结了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