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回到书中当巫女 > 第八百二十八章 丢下马
  “哥,他们这是故意的吧”前面带路的就变成了蓝羽墨和他身后的叶海棠了。

  祁雪因为是坐在运输的镖局的车队上,只能远远的看着俊秀的少年骑着马风姿卓越的从自己的身边跑过去的侧影。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她有些气的差点说不出话来。

  “这位置不是之前不是给你留的吗?你自己坐着了,”祁烈对自己这个软妹子有时候也觉得有些强势了。

  原本是那姑娘的位置自己抢过来了,现在开始羡慕人家有人带着的浪漫的场景

  这不是所有的好处都要围着她转了吗?天底下哪里会有那么好的事情

  祁烈觉得这次的出门远行就应该让自己的妹子长的记性,也要懂得以后跟人打交道的一些门道了。

  “你也向着他们,我才是你的亲妹子啊”祁雪有些委屈的看着身后的祁烈,有些小声的嘀咕。

  “好了,你就好好休息了,别以为你为什么不骑马,不是就那个小姑娘看的出来,你现在不舒服了”

  祁烈安抚了她一句,然后就将自己的目光落在自己走过的两旁的道路上,他们是出门护送东西的,不是出门游山玩水的。

  前面一天没有出状况不代表之后的路上都是如此平静而且安全的,警惕性还是要保持着。

  看出自家大哥不愿意继续跟自己耍小孩子性子的把戏之后,祁雪只能继续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心里开始哀怨起蓝羽墨的不解风情

  却突然开了窍的讨厌的举动了。

  叶海棠现在的位置是祁雪羡慕的,却不是她心里喜欢的,蓝羽墨纯粹就是看着她浪费时间才将她拉上自己的马背的。

  什么浪漫的共乘一骑那是祁雪眼中所向往的梦幻的场景罢了,实际上,叶海棠的双手只能紧紧地抓住自己身边并不结实的马身上的鬃毛。

  蓝羽墨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后面的人会不会因为他的超速行驶而跌落下去,叶海棠只觉得自己随时都有掉下去摔个脑震荡的风险啊。

  她心里的苦,根本就没有人看得到好吧。

  那么舒服的位置都让给了祁雪,那姑娘还一脸哀怨的瞪着自己的脊梁骨,似乎想要自己那双怨恨的眼光在自己的后背划出一道实质的伤口来了。

  “我说蓝羽墨,我是故意要害我的吗”叶海棠挪了一下自己无处安放的两个手腕,“要害你,我还不屑用故意”

  蓝羽墨没有回过头,却很认真的回了一句。

  “我要下去,我自己可以骑马”叶海棠被他一句话堵得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他绝对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你确定你自己要现在就下去”蓝羽墨回头看了她一眼,就等着她一句话。

  叶海棠从他倒映着自己脸的眼孔当做看出自己有些迟疑的神情,只是下一刻在瞥见蓝羽墨似笑非笑的有些嘲讽的笑意的时候。

  她脑海里就只闪过一个念头,他是故意耍着自己玩的,就是看准了自己不敢随便跳下去,才那么嘲讽的。

  她当时也不知道脑子哪里发了疯了,下一刻就坚定的说道,

  “我要下去,现在,马上”她说完就看到蓝羽墨眼底变得一片冷漠和烟贩,抓了她的手腕将她用力提了起来。

  下一刻,马儿还在急速的往前奔跑的时候,他已经毫不客气的将叶海棠从自己身后的位置上给提了起来。

  然后就如同电影的慢镜头那样,将手里的姑娘毫不犹豫的就给扔了出去。

  他果然是对女人有着深深的敌意的,就是她,蓝羽墨都不带有例外的,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已经将她给丢了出去。

  这如同一个人在车上,车子往前面行驶着,突然一个急刹车,人已经从车窗的位置飞了出去。

  她没有任何的轻功,也不会什么自由落地运动。

  现在从马背上扔出去,无论是脸先着地还是身体任何一个部分着地,叶海棠觉得自己都会摔的很惨的。

  “蓝羽墨,你这个疯子”叶海棠只来得及骂了一句,下一刻,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离地面几乎就要靠近了。

  她不想死,也不想变成一个植物人啊。

  心里把蓝羽墨给诅咒了一遍之后,叶海棠已经老实的等待命运的审判了。

  她倒霉的很啊。

  只是预期的疼痛和落到的重物声音没有在她的耳边回响,“蓝小子,你太过分了,要不是我老李在后面接着,这姑娘可就完蛋了”

  一只大手一下子就托在叶海棠的腰间,将人转了一个圈之后,将多余的力气给卸掉了惯性之后。

  老李这才稳稳的站在原地,将叶海棠从半空中给接了下来。

  这名有些沉默寡言的汉子忍不住就开始报了一句粗口,似乎这才觉得自己缓和了过来。

  “你多管闲事,人家姑娘自己亲口说了,要下马,所以了”蓝羽墨将自己跑出去一段路程的马儿的缰绳拉住之后。

  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还没怎么样的叶海棠认真的说道。

  这是她自己做的决定,所以要是出了意外,那也是她自找的。

  “下马,不是应该你先停下来,让人家下来的吗?”老李只觉得自己以往的好脾气都被蓝羽墨这小子给击碎了。

  马儿一边奔跑,你就把人家姑娘给丢下来,他是不是想要这姑娘摔成一个残废的。

  其实老李还真的被猜对了,蓝羽墨看着叶海棠毫发无损的时候,眼底的那抹厌恶实在没有散开。

  那个少女就是病弱的样子,凭什么这个冒牌货可以随着他们行走那么多的地方,她不是要耍小性子和小心机吗?

  那他就成全她的作死了。

  所以,将人给丢出去了,只是她命大,在自己和她发生意见不一致的时候,祁烈就已经看出不来了

  所以,才会让队伍里力气最大的老李先冲过来,站在原地将人给接下来了。

  祁雪一开始还因为蓝羽墨主动带上叶海棠有些吃味的,认为那就是自己未来的情敌什么的,才过去多久的时间。

  蓝羽墨一言不合就把一个没功夫的姑娘直接给丢出去了。

  这冷硬的模样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化啊,是她看错了。蓝羽墨还是那个蓝羽墨,无论谁靠近他都是得到一样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