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 > 第575章 时装展演
  贺烨听见了心童的声音,看到了她眼里吃痛的泪水,才将手稍稍地松开了一些,这是仇人的女儿,可是他却深深地爱上了她。

  “在夜莺岛的书房里,那张桌子的抽屉里,一张泛黄的报纸,那上面是我爸爸的尸体被冲出大海,涌上海滩的焦点新闻,我可以清晰地看到爸爸绝望的面孔,他死了,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我正

  式成了没有希望的孤儿!”

  贺烨的目光渐渐聚集了痛恨,他看着水心童,看着这张妩媚迷人的面孔,他被迷惑了,就像他父亲当年一样不可自拔。

  谁会想到,连续两代人都会被这样的美丽所迷惑。

  贺烨仍旧在冷笑,他看着心童唇上的血,痛恨地说:

  “让我丢失了自我,忘记了报复和仇恨,甚至想和你一生一世,期待更多更多……”

  夜莺岛上,他差点为她放弃报复,是水心童的离开,让他猛然清醒,她是水家的女儿,要想得到不能通过真情,只能通过武力。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水心童任由唇上的血流着,她看着贺烨,无限渴望那不是真的。

  为什么要这么复杂,她的爱怎么办?

  “我宁可你是个酒吧无赖,也不要你是贺烨……”

  “可我是,我是贺晨曦的儿子,我的仇人是你的爸爸……没有人可以阻止我的报复,包括你!”

  贺烨那双凶锐的目光再次燃起烈焰,如果注定是这种结局,那些当年作恶的人就该付出代价。

  “烨,不要报复,停止吧,心童已经为你做了很多。”

  水心童突然抱住了贺烨的肩膀,不要报复,她爱他,就算他是无赖也无所谓。

  “你太激动了,坐下来……”

  贺烨拉住了心童,想让她回到沙发里,心童却死死地抱住了他,希望能改善目前的局面,让贺烨改变主意。

  可是唇边血腥的味道让她感到难忍的恶心,她低下了头,捂住了嘴巴,冲进了洗浴间,难以控制的呕吐了起来。

  她真的怀孕了吗?为什么她一直在吐……

  水心童从洗浴间出来的时候,几乎要晕倒了,她再次走入阳台,站在了贺烨的面前,喘息着,夜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刚要开口,贺烨制止了她。

  贺烨将她从阳台里拉出来,并把阳台关上了,风也被关在了外面。

  “不要说话……”

  “对于发生的,心童很无奈,也一无所知,烨……”

  贺烨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既然一无所知,他就要告诉她,她的爸爸多么可耻,多么该死。

  “没有了家,没有了亲人,我被送进了孤儿院,后来又偷偷地逃了出来,在街头流浪,后被一个专门在街头偷窃的男人抓住,他教我偷窃,要钱,甚至抢劫……我在他的手里被折磨了三年,十一岁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不再是个孩子,心已千疮百孔,后来我被带去了南方……”

  水心童难以想象那时的情景,心中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情,不知为什么,每到平静的时候,她就恨不起来这个男人,听到他的经历,她的心是酸楚的。

  爸爸,妈妈,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生活的压力让他们穷途末路,金钱的魅力掩饰了他们的人性。

  “我在南方终于摆脱了那个男人,在各个街区做小混混,结帮结伙打架斗殴,过着你这种小公主根本不可能想到的生活,但是我渴望像其他孩子一样学习,长大,知识渊博,我不想当一个愚蠢的平

  庸人,我除了打架,就是在书店中出没,偷书,看书,为了这个被打了很多遍,我也修理了很多书摊的小贩,让他们畏惧我,将书主动送给我……”

  贺烨的手指轻轻地抚摸心童的面颊,他在最苦的时候,也在关注着姓水的家庭,关注他的仇人。

  那时他十八岁,他已经有了自己庞大的黑暗势力,在南方的当地,提到贺烨的名字,没有人不感到害怕,他虽然没有高等文件教育,却博览群书,成了他爸爸希望的那样是个渊博的人。

  他在二十一岁那年,回了北方一趟,第一次见到了十二岁的水心童。

  他不相信一见钟情,更不相信刻骨铭心,可是见到她从舞蹈室里走出来,轻盈洁白,像天使一般的微笑,她的美震慑了他,让他懵懂的心变得难以控制。

  爱在他的心里蔓延滋生,他克制着,痛恨着,觉得自己没有出息,那是仇人的女儿,他却发疯地迷恋上了她。

  也就是二十一岁那年,他因为迷恋心童,无处发泄积郁和愤恨,可是他的心却没有因此冷却,他仍旧渴望见到水心童。

  曾经一段时间里,醒来一身冷汗,他痛恨那种窃窃的感觉,十二岁的水心童根本不算是个女人,还是女孩儿。

  贺烨再次看向了心童的面颊,如今她已经娇美如花,比当年更让他心动不已,回忆渐渐拉深,他继续说。

  “所以你开始创建自己的事业。”

  “是的,一个橡胶工人,在一次黑帮追杀中,他救了我,我就留在了夜莺岛,和那些工人一起劳作,那时的夜莺岛只是周围岛民零散采集胶乳的地方,没有人居住……”

  贺烨和橡胶工人一起生活在夜莺岛,他的精明头脑和才干让橡胶工人很欣赏,贺烨将以前的积蓄都拿了出来,开始建立橡胶园,很快的,他的橡胶园越老越大。

  二十六岁那年,他和轮胎销售商鲁老四结亲,让他的帝国迅速壮大,也就是在二十六的那年,他看到了十七岁的水心童身边多了一个男人,费振宇。

  十七岁的心童出落的亭亭玉,他暗中看着她,欣赏着,也怨恨着……

  她真的美,美得就像当年痴缠他爸爸的女人一样,在贺烨的眼里十七岁就有了尾随不舍的男人。

  “我成功了……”

  贺烨轻蔑地端起了心童的下巴:“我已经有了雄厚的基础,有了成熟的计划,可是你呢……却要结婚了。”

  是的,水心童望着贺烨的眼睛,她那个时候,只有一周的时间就要和费振宇结婚了。

  她那年只有二十岁,而他二十九岁。

  “你的报复,为什么要从我开始?”

  水心童的眼里已经满是泪水了,他怎么会那么无情,将他的痛苦强加在了她的身上,发生那些事的时候,她还没有没有出生。

  为什么报复的第一个目标是水心童?

  盛开的花朵,被恣意地打掉花瓣,一片片的嫣红混入淤泥之中,她最后的美在残破中陨落……

  他的邪恶也是他的无奈和悲哀,仇恨和爱情不断地冲击着他,让他只等将这份爱意撕碎、毁掉,可是零落之后,竟然再次聚来,越来越猛。

  水心童羞愤地躲开了,冷声的问。

  “你会为你的行为后悔的!”

  “除了对你,其他的我义无反顾……”

  “明天下午三点,是什么?”水心童呼吸急促,结果呢,她要知道贺烨想给这个故事一个什么结果。

  “已经提前了,心童,你爸爸要破产了,因为他为根本不存在的十亿元癫狂了……”贺烨的唇停在了心童的面颊旁,故事有了这样的结果,不知道是不是最完美的。

  恶人就恶报,贪婪让他成功,贪婪也会毁灭他。

  “不要,不要这样,贺烨……”

  水心童的泪刷然滑落,她发疯一样地抱住贺烨的腰,她还不知道,心童为他付出了多少。

  他能不能看在心童遭受的那些痛苦,和为他孕育孩子的情分上,饶了她的爸爸。

  “现在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心童……我会在最后带走你……”

  “烨,不要……其实我已经有……”

  “你是我的……”

  可是她渐渐地在贺烨烨的怀中眩晕了,眼前零星一片,她试图抓住贺烨,却没有一点力气。

  那橙汁,里面放了东西……

  她失去了知觉,倒在了贺烨的怀中。

  “好好睡一觉,明天上午还有时装展演,我会让你去的,实现你一直期待的梦想,那会是你最美丽,最辉煌,最耀眼的一刻。”

  看着心童疲惫地闭上了眼睛,贺烨将她抱了起来,无限怜惜地抚摸着她的发丝,她此时的安静让他如此心醉,假如她能总是这样温顺,他的心会一直为她沦落……

  那瓶橙汁里,他放入了少量的安眠药剂,这种做法也是出于无奈,他不可能一个晚上都看着水心童。

  假如她是清醒的,她会破坏贺烨的所有计划。

  将心童放在了床上,贺烨拉好了被子,轻轻地吻着她的额头。

  “你是我唯一牵挂的,心童……明天就都结束了,就算恨,我也会让你恨我一辈子。”

  恬静的夜似乎一望无际,分不清天和地的界限,新巴黎酒店看似安静,却一点也不平静。

  “真是没用的女人,到底是你喝了那饮料,还是水心童,首席模特,你想也别想了!”

  陈以笙气急败坏地出了艾曼曼的房间,越想越觉得窝火,完美的如意算盘就这样落空了,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快。

  推开了水心童房间的门,让他很失望,水心童还没有回来,她到底去了哪里?

  贺烨换好了衣服,看了一眼昏昏入睡的水心童,然后出了房间,将房间的门锁死了。

  “心童,我会回来的……”

  他连夜离开了酒店,他要确保水心童的爸爸在没锁察觉的情况投入巨资。

  第二天,天已经大亮了。

  凯伦到处也找不到水心童,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如果水心童这次展演不参加,她的前途就都毁了。

  不仅仅是水心童,还有一个大麻烦,珍爱集团的代言人艾曼曼仍旧在大睡,怎么叫不起来,凯伦这才想起来,那个女人一定放了很多药物在苏打水里,估计展演结束能醒来就不错了。

  意琳一下子两个名牌模特不能登台了,这可愁坏了陈以笙,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这个结局。

  眼看时装展演就要开始了。

  贺烨突然在11层出现了,他穿的十分体面,高档名牌西装,潇洒不羁的神情,自信满满的语气。

  只是他有些疲惫,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凯伦,水心童在我的房间里,你要马上赶过去,带她去展演中心化妆,不然来不及了……”

  惬意傲慢的声音,让凯伦和陈以笙都愣住了,水心童竟然在珍爱集团总裁的房间里过夜了?

  陈以笙的牙齿都要咬碎了,怎么也得不到的女人,竟然那么轻易被贺烨搞到手了,他真是不服气啊。

  若不是艾曼曼那个女人……

  他真是有口难说,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必须有一个模特出现在意琳,此时只能是水心童了。

  凯伦急忙向12楼的电梯冲去,贺烨随后跟了上来,站在了凯伦的身边。

  “不要给她任何通讯设备,因为她的家里出了点事儿,如果你让她联系上了家人……她就会放弃一切飞回国内!”

  “是这样啊,我一会不能让她回国,就算有事也要隐瞒着她,我的饭碗啊……”

  凯伦当然不会那么傻了,只要心童能完成今天上午的展演,她什么都能豁出去,这也是将艾曼曼踢出局的最好时机。

  凯伦将手机从衣兜里掏了出来,递给了跟上来的化妆师。

  “手机都收了,马上到12楼,帮水心童小姐化妆……”

  水心童早早就醒了,可是她没有任何通信设备,房间的电话也被撤走了,贺烨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她在房间里来回焦虑不安的走动着,她必须想办法出去。

  通知爸爸收手比时装展演还有重要,为了水家,心童要放弃她一直追求的理想,她要让贺烨的报复落空。

  门突然开了,凯伦和几个化妆奔了进来,几乎什么也不说,拉着心童就走。

  “赶紧去会场,不然来不及了。”

  “我不要去,给我电话,我要给家里打电话,有急事!”

  水心童挣脱了凯伦的手,开始翻她的皮包,很奇怪,竟然没有手机,凯伦的手机哪里去了。

  “出门着急,没有带手机,你们……马上带水小姐去会场!”

  果然被贺烨说中了,凯伦捏了一把冷汗,她叫几个化妆师拉着水心童出了新巴黎酒店,直奔巴黎时装展览会中心。

  巴黎时装展览会中心的时装换衣镜前,水心童完全没有状态,她的心思都在家人的身上,从早晨到现在,贺烨连个影子也没有,看不见他,水心童更没有心思了。

  “给我电话,我要救命用的。”心童怒喝着。

  “展演完了,就给你!”

  凯伦坚持着,这个时候,任何的鲁莽行为都是愚蠢的。

  “我不打电话也可以,一会儿我上台之后,你别忘记了,告诉我的爸爸,让他收手,贺烨是贺晨曦的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