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 > 第576章 后悔
  水心童恳切地说。

  什么跟什么?

  凯伦一点也听不懂,不过为了心童能顺利上台,她含糊地点着头:“好了,我一定转达,你上台后我就转达。”

  “谢谢,千万别忘记了……”心童释然了。

  “不会的,你放心。”

  当凯伦将一双水晶超高高跟鞋递给心童的时候,心童皱起了眉头。

  “我不要这么高的高跟鞋,我不舒服……”

  水心童拒绝穿它,她怀孕了,这双高跟鞋会要了她和孩子的命。

  “不行,这是专门为这套礼服设计的,必须穿!”

  凯伦强行将心童的鞋脱了下来,今天是怎么了,水心童一点也不配合,她让化妆师抓住心童的脚,穿了上去,并将她推上了T形台。

  T形台上,采光等闪烁着,唯美的音乐声的,模特中尽显着迷人的风采,著名设计师的时装成为此次时装展演的焦点。

  台下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时装厂商,他们都在期待自己喜欢的模特和时装出现。

  第五轮展演中,水心童一身华美的太空色新潮时装出现了,她是第一个亚裔模特在场上亮相,她媚眼婆娑,娇容含春,迎着霓虹,踩着旋律,走了出来。

  她的美让台下响起了哗然之声。

  闪光和赞美声中,她的心却已达到了最大负荷限度,她仍旧不放心,也许爸爸不会相信的。

  她还有一个希望,就是贺烨,他人现在在哪里?她一定要告诉他,她有了他的孩子,假如她愿意带着孩子和他一起生活,他是否愿意放弃报复。

  换了一套衣服,又一套,水心童已经没有感觉了,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行走的衣服架子,她觉得自己在飘着,摇着,那些喝彩是为了谁,她都毫不在乎。

  上午十一点二十五分,历经将近三个小时的展演就要结束了,水心童仍然没有看到贺烨。

  就在尾声的音乐响起时,水心童才知道,她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她演示过的时装,获得了国际厂商的最大订单,她的风采永远留在了法国巴黎的T形台上。

  然而,她成功的同时,一场变故已经在国内发生了。

  后台激动不已的凯伦早就忘记了心童的嘱咐,手机更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她开心,欢跳,水心童成功,她也成功了,她将成为意琳最棒的经纪人,也是身价最高的经纪人。

  水心童唯一的希望在凯伦的欢喜中破灭了。

  水氏几天的大厦里,重要高层会议厅里,鸦雀无声,水先生一屁股跌坐在办公椅里,整个人痴呆了,面颊犹如死人一样蜡黄。

  经过他积极争取,花费五个亿得来的珍爱集团根本没有上市计划,真正上市的是夜莺橡胶。

  珍爱集团最后的市值是八千万。

  五个亿换来了八千万……

  所有的高层都将一无所有,打回原型,很多人开始收拾东西,另谋高就了。

  这是一个卑劣的沉痛的打击,水氏被沉重的债务围攻。

  水氏企业在一个小时内完全瓦解,公司倒闭关门,清点财物和资产,上午十点的时候,水家三栋度假别墅被封,水先生现在居住的别墅被银行勒令三天之内搬离。

  “我破产了……”

  水先生完全垮了,当年费力辛苦筹建的水氏集团没有了,他将所有的家产倾囊拿出后,还要偿还费振宇的一个亿。

  一个亿,他连吃饭都不可能了,怎么可能偿还得了这一个亿。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他被那个年轻人耍了,却还有一点证据状告他商业欺诈,到现在他才明白,贺烨不仅仅只有珍爱集团,他是东欧最大的橡胶生产商,珍爱集团只是他可以随意丢弃的棋子。

  没有了珍爱集团,那个年轻的男人仍旧站立着,冷笑着。

  “混蛋,混蛋!”

  水先生吼叫着,他的姜还是老的辣的理论失效了,他输给了一个姓贺的年轻人,无可挽回的结局让他一败涂地。

  水家别墅里,水心绫也傻眼了,她站在院子里,听着管家的说明。

  三天,她就要无家可归了,虽然她不爱这个家,可是她真的不能没有它。

  二楼的窗口,水太太抱着小泽泪流满面。

  “报应,真是报应啊……当年我们毁了一个贺,现在一个贺毁了我们,这不是报应是什么?”

  “姥姥,什么是报应?”

  小泽根本不明白姥姥的意思,当看到姥姥面颊上的泪水时,他马上抿住了小嘴巴,不再说话了。

  显然小泽知道,报应不是一个好的词汇。

  水太太的思绪已经混乱了,她清晰的记得当年的情景,当时追求她的两个男人,孙和贺,她一直矛盾不知如何选择。

  贺晨曦这个人,野心勃勃,让她有些无法安心,相反,水很安静,沉默,她认为这样的男人是她的最终归宿。

  她嫁给了水先生之后,水家一直破落,最后日子十分拮据,倒是贺,因为敢于创新,尝试,变得越来越有钱。

  每天,水先生都垂头丧气的回家,为下顿吃什么而烦恼。

  水太太夹着清冷的咸菜,食难下咽。

  而且她还知道,贺竟然一直暗恋着她,没有一刻减少。

  直到道最后东窗事发,贺夫人坠楼早产,她知道她和贺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好带着文件逃离了贺家。

  可是,她真的没有想过,要让贺破产,更不知道那份文件有多重要,当她知道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贺家被她的一时冲动毁掉了。

  贺烨是谁?现在已经不需要答案了,他一定是贺晨曦的儿子,那个当年失踪,怎么也找不到的小男孩儿。

  泪无声无息地流着,却已经改变了当年和现在的事实。

  中午的时候,水先生的车子默默地开进了水家别墅,吃力爬动的四轮似乎映照着主人麻木、绝望的心。

  水心绫飞快地冲了上来,拉开了爸爸的车门。

  “爸爸,这不是真的,我们没有破产,我们不会无家可归!”

  “爸爸错了……爸爸的贪婪毁了水家,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水先生趴在了方向盘上,痛苦地摇着头,就连这辆车也被抵押了出去,很快他们就一穷二白了。

  水先生的表现让水心绫绝望了,是真的,水家真的完了。

  “一定要办法的,爸爸……”

  “有!”

  水先生抬起了头,看着水心绫:“只要我们不需要偿还那一个亿,也许我们还能维持这个家不被收走!”

  “一个亿!”水心绫捂住了嘴巴,好庞大的金额,水家现在的状况,怎么可能偿还这么大一笔债务。

  “是的,那是费氏集团的钱……”

  “费振宇……我去……”

  水心绫突然释然了,原来钱是费振宇的,她是他的前妻,如果她出面……水心绫突然有点茫然了,一个亿啊,她只是个让那个男人厌恶的前妻,就算是傻瓜也不会因为前妻的一个句话放弃一个亿啊

  。

  水先生摇了摇头说:“你去不行,现在唯一可以解救我们不会露宿街头的是你的妹妹。”

  “水心童,那关她什么事儿?”水心绫厌恶地皱起了眉头。

  “费振宇之所以肯借这笔钱给我,都是为了心童,他说过,这笔钱如果偿还不上,他会想办法处理,但是条件是……”

  水先生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女儿,有些迟疑了,他知道心绫对费振宇还没有死心,他说出那个条件一定会打击到水心绫。

  “他要娶心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什么?”

  水心绫的泪瞬间飘下,她愤恨地握紧了拳头,在那个男人心里,她是草芥,可心童在他的心里,价值一个亿!

  管家将一封信送了过来,递给了水先生。

  “老爷,您的信,刚才邮差送来的。”

  这个时候会是什么信,水先生接了过来,看到署名是:贺烨。

  信封被打开了,里面竟然是一张旧报纸,水先生的目光看向了那张报纸上新闻图片,整个人都傻了。

  新闻的标题是:前云化总裁贺晨曦,出狱后第三天被发现浮尸东海湾。

  贺晨曦,贺烨……

  发黄的报纸从手中飘落,他什么都明白了……

  法国巴黎时装表演中心。

  水心童高雅地站在了那里,脚裸的酸痛传来,她觉得累了,走不动,高跟鞋让她的身体不自觉地拉直。

  隐隐地,小腹一阵疼痛,水心童顿时心慌意乱,医生说过,假如要这个孩子,就不能穿高跟鞋,可是她已经穿着高跟鞋走了足足三个小时。

  现在终于停下来了,她强忍着疼痛,希望表演赶紧结束,贺烨快点出现。

  伫立在霓虹之中,她终于看到了他……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在台下不远的灯光处,水心童的目光已经定格了,那是贺烨,虽然只是站在最远处的黑暗之中,她还是看到了他。

  不要离开,不要离开……

  水心童默默地念着,手里的托着的礼服带子失神地飘落下来,她像漂浮着的仙女,人们都在为她震慑,可她的心,只有一个人。

  贺烨慢慢地向T形台走来……

  时间刚刚好是上午十一点四十分,贺烨走上了T形台,很多的设计师也陆续登台,向观众答谢。

  而他走到了水心童的身边,傲慢地冷笑着。

  “马上就结束了,我想……你不需要和家人告别了……”

  “不要,烨,不要对付我的爸爸,我有话要和你说……”水心童站在霓虹之中,她觉得小腹的痛渐渐加剧了。

  “什么话,我们有的是时间说,不急于现在,而且……就算你想说什么也晚了。”

  在设计师的讲演中,贺烨附和地拍着手掌,仍旧是那么洒脱不羁,惹来无数女人的瞩目。

  什么晚了?

  不是下午三点吗?

  难道……提前了,水心童一急,腹中一阵绞痛,她一只手痛苦地捂住了肚子,另一只手则死命地抓住了贺烨的手。

  “不要,他们是你孩子的亲人……”

  “心童……你说什么?”

  贺烨的神色不再潇洒,他怔怔地看着水心童,此时的她已经虚弱无力,表情异常痛苦,一只手捂住了肚子。

  “不行了,肚子痛,孩子,我的孩子可能要保不住了……送我去医院……”

  她的手是冰冷的,她的脸色是苍白的,贺烨一把搂住了心童的腰,什么孩子,她的肚子……

  “心童……”贺烨一把将水心童抱了起来,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向台下冲去。

  水心童无力地睁着眼睛,看着贺烨,用虚弱的声音恳求着。

  “不要……报复……我的……心是你的……我,有了你的,孩子……”

  “心童,为什么……”

  贺烨冲过了人群,心中的感觉已经无法形容了,水心童真的怀孕了,而且孩子是他的,他做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一直坚持自己的想法……

  他疯了一样拦住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抱着心童坐进了后座,吩咐司机去最近的医院,越快越好,出租车看到这种情景,飞一样地向医院冲去。

  水心童躺在了贺烨的怀中,她的腿上已经流出了鲜血,染红了她白色的礼服,她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着,她好痛,她不想失去这个孩子……

  “救救他,他是无辜的……”

  心童抓着贺烨的手,似乎这样能让她舒服一些,她需要他,需要他全部的爱,给她,还有孩子。

  “不要说话,心童,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很快就到了,他会没事的,他……”

  贺烨的鼻子酸痛难忍,有些说不下去了,她的血仍旧在流着,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它停止下来。

  血湿漉漉地沾染在他的手上,他慌乱地捂住心童的腿,她的腿好凉,血刺目惊心。

  水心童仍旧挣扎着握住了贺烨的手,她在期盼什么。

  一边是她深爱的男人,一边是她不能舍弃的家,不要报复,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心童会让一切都结束掉……

  “别报复爸……爸爸,他的,错,心童……来承受,求,求……”

  那凄切的声音将贺烨的心都揉碎了,他此时能承诺心童什么,什么也不能,已经晚了,什么都晚了,水家破产了,他的报复已经成功了。

  他后悔吗?对于那个曾经害了他一家的夫妻,他一点也不觉后悔,唯一觉得难过的是,他伤害了他最爱的女人。

  他想到了心童在芦苇荡里说的话,她说她爱着他,他却以为那是谎言。

  他想到了心童主动来到蓝色别墅找他,也许她就是要告诉她怀孕的事实,可是他却再次羞辱了她,是那些经历,让他变得世故,不相信任何人。

  昨天夜里,他根本没有听完她的话,就用安眠药催眠了她,至始至终,他们没有好好地交谈一次。

  看着心童腿上的鲜血,贺烨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水心童为他保留的已经没有了,假如她清醒过来,知道她失去的不仅仅是这个孩子,她的心该再如何接受这个男人。

  到了医院,他抱着心童一直奔跑着,直到妇科医生将心童接了过去。

  心童已经昏迷了,她的血遗留在贺烨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