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418章 想的周全
  平心而论,青瓷的身材虽然不够圆润,却也玲珑有致,颇为符合时下官宦人家喜欢的那种韵味。而苍邪在明白自己心意之前,也并不觉得青瓷瘦弱,但是一旦将她摆在心上,立刻发觉她实在是处处问题:弱不禁风,纤细瘦弱,即使在他身边,却依然缺少实在感,总觉得一不留神,她便会消失不见。

  这样不安全的感觉使得向来凡事皆在掌握之中的苍邪极是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排解这令他心烦的感觉。向来高傲自负,从未在女人身上下过功夫的他,除了一下接一下为青瓷夹菜之外,实在想不到别的方式来表示自己的心意。那些为了演戏而做出来的花招,此刻忘得干干净净。妖孽邪魅的九殿下,面对忽然到来的爱情,手足无措,木讷而且笨拙,全然不知如何是好。

  此刻,看着青瓷惨白的脸色,苍邪只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的笨蛋,除了懊恼便是自责,想要安慰,却不知如何开口。这样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恼火,想要宣泄却又无从排解。

  看着苍邪脸色阴晴不定,青瓷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当是又想起什么阴谋诡计,当下垂了头不再言语,任由苍邪自己在那里脸色变幻。

  此刻已尽子时,或远或近的鞭炮声渐渐密集。天公作美,竟然开始飘下淡淡飞雪,为这除旧迎新的大年夜增添了别样的韵味。

  可惜,这美景并没有带给苍邪半点欣赏的欲望。皱着眉抬头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天,伸手抚上青瓷脸颊。指尖摸到的,是意料之中的冰冷,不是还有雪花飘落其上,氤氲化开,变成小小的冰粒凝结在那纤长的睫毛上,随着她口中呵出的气一起轻轻颤动。

  风起,带动着飞雪旋出飘摇的弧度,也扬起了青瓷散落的青丝,苍邪见状,顾不得其他,将她的螓首埋在怀中,加快脚步,向着卧房匆匆而去。

  他早就发现,这个女人极其畏寒,熟睡之后总是会无意识地钻进他的怀里。起初几个晚上,他也曾因为这样的接触而心猿意马,但是时间久了,拥着她熟睡的滋味胜过了本能的情欲。看着她在他怀中睁开朦胧的睡眼,也成了每日清晨他最期待的时刻。

  脚步匆匆,很快便到了卧房门前。苍邪抬起脚踹开房门,正欲入内,只听砰地一声,在南边的天际蹿起绚丽的光芒。

  青瓷也被这响声吸引,抬起头望去,只见原本漆黑的夜空上腾起璀璨的烟火,此起彼伏,照亮了半个苍辽都城。院外传来隐隐约约的欢呼,那是守岁的孩子们在雀跃,间或夹杂着大人们开怀的笑声,喜气洋洋,其乐融融。

  这笑声传入青瓷耳里,使得她几乎痴了,就连苍邪几时将她放下都不知道,只是怔怔地站着,看着那烟花漫天,笑语阵阵。双目空洞,却已渐渐泪湿。

  曾几何时,她也曾和母亲一起看这烟花贺岁,也曾雀跃着和紫鸢一起捂着耳朵提心吊胆地点燃红红的鞭炮。同样寒冷的冬夜,有着韩慕冰温暖的呵护,当他轻轻捧起她的手,为她取暖的时候,心,几乎都醉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今夜同样寒冷,却没有了母亲亲手做的那朴素却又香气扑鼻的年夜饭,没有了紫鸢的欢笑和韩慕冰的体贴,有的,只是她只影一人,和这满院的飞雪。

  站在青瓷身侧,苍邪将她寂寥惆怅的神情尽收眼底。心中不由一痛,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拥进怀里,什么也不说,只是这样拥着她,给她坚实的依靠,让二人身影相溶,让她不再孤单。

  伤感中的青瓷感觉到了背后传来的温暖,缓缓扬起头,看向正凝视她的苍邪。夜色中,他的眸子映着烟花的色彩,缠绵深情,让她的心失去了控制,一路滑落进那桃花眼眸的最深处。

  第一次,青瓷没有了想要挣脱这个怀抱的念头,甚至主动靠近,依偎在苍邪坚实的胸口,聆听着那有利的心跳声。

  不知道是因为这美丽的景色引起的错觉,还是寒夜中凄凉孤单的她贪恋了这怀抱的温暖,亦或是倔强的心终于醒悟过来,青瓷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心机深深,利用她的男人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他偶然间流露的温柔呵护,让她沉迷。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她对韩慕冰的那种感情,却有更深一步,多了许多难以掌控的情绪。想要靠近,却又忍不住的退缩。

  青瓷犹豫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角余光却瞥到了那囚禁黎落的二层小楼。夜色寂寥,映衬得那孤单的建筑越加冷清萧索,就连烟火那璀璨的光芒都无法照亮一丝一毫。窗口,孤灯摇摇,人影绰绰,说不尽的凄凉寂寞。

  心中颤抖,青瓷再不犹豫,非但没有离开苍邪的怀抱,反而缓缓转过身子,张开双臂小心地圈上他的腰身。

  虽然同床共枕多日,但是在清醒的状态下与他相拥,还是第一次。青瓷闭着眼,将头贴在苍邪的胸口,倾听着他紊乱的呼吸,还有那渐渐快速的心跳。

  他的怀抱,是熟悉的安全感。尤其此刻,比以往更甚。让她痴迷,留恋,不愿离开。

  罢了……青瓷心中轻轻叹息。这一次,就这一次,就让她什么都不想,只是单纯随着自己的感觉,感受这难得的平静相处,感受他温暖的怀抱吧。既是为了可以迷惑苍邪,让他放松警惕,也是顺从自己的心,品味这时日无多的温暖。不久之后,她便要踏上狼狈的逃亡生涯,噩梦纠缠之间,再也没有这可以令她酣睡的依靠,他与她,将此生陌路。

  对于青瓷忽然的举动,苍邪显然有些错愕,但是随即便扬起欣喜的笑容,更加用力地将她拥紧。多年来始终空虚的心因为她的靠近而充实起来,她这难得的温顺和乖巧,使得寒冷的冬夜变成三月暖阳。

  将下巴抵在她头顶,寸寸摩擦着那柔滑的青丝,将那清香的味道尽数纳入鼻间,苍邪嗓音低沉,清冽而悦耳:“青瓷,不要伤心。从今以后,我会在你身边陪着你,保护你。我……”话到这里,忽地停顿了下来,俊逸的脸上浮起尴尬的神情,无论如何努力,“爱你”二字却终是说不出口。

  该死的!苍邪暗自咬牙切齿。平日里镇定自若,沉稳冷漠的他,怎么遇到这花前月下,竟然会有些羞涩?幸好此时青瓷的脸被埋在他胸前,否则以他这样的状态,若再看到她那清澈纯美的眸子,说不定会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可是……

  下面是青瓷后一世的爱情故事:

  乱世纷争,三国割居,花国,龙国,大周。

  大周位于北方国力最强,花国位于东南方最弱,龙国位于西北。

  花国,祥和七年农历正月初一

  紫陵皇城内,花灯闪烁,纱绫飘逸,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闪耀,水晶玻璃各色凤灯,把紫陵皇宫照的如玻璃世界,珠宝乾坤。

  皇宫洋溢着喜气,虽偶有白雪飘飘,但南方不比北方如此寒冷,穿着较轻减,宫内梅花开的如火如荼,如胭脂般娇艳。

  每宫都打扮得喜气,金钗步摇,绫罗绸缎,笑逐颜开,空中烟花缭绕,细乐音喧,说不尽富贵喜气,万象更新。

  轩雨殿

  宫女脸上行色匆匆,凝重,只见步伐越来越密,轩雨殿外堂父皇正在焦急的走来走去,内堂的宫女进进出出,医女内堂里传出声音:“娘娘再用力,看的见头了,就快出来了。”

  “啊,啊……,”母妃痛苦的嘶叫着。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父皇听见一阵阵嘶声列肺的叫声,内心越来越恐惧,喃喃自语:“怎么那么久还没生出来,已经三个时辰了”

  一旁的太监王公公安慰说,“国主,莫要担心,上天会保佑玉妃娘娘母子平安,国主要不先回紫陵殿等吧,这里只会更心急。”

  “不必了,朕在此等玉妃生产完。”

  说话间只听见里面女医慌恐道:“娘娘,千万别睡着,再用力点,马上就会出来了。快给娘娘喝点参汤,提神。”

  又是一阵忙乱,外堂的父皇是心急如焚,忙抓住一位内堂出来的宫女问:“娘娘现在怎么样?”

  宫女紧张回道:“回皇上,娘娘用力过久,现在快昏睡过去,医女叫奴婢拿参汤给娘娘喝。”

  父皇听见,打了个颤抖,幸而王坤扶着。

  “还不快去拿,”王公公见此情形,怒斥那宫女。宫女慌张的往御膳房去。

  “玉妃,一定要平安无事。”父皇喃喃道。

  “国主,你别担心,娘娘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你先坐下喝杯定神茶吧!”王公公在一旁安慰父皇,他知晓父皇的龙体重要,出了一点差错,他都担待不起。

  正在生产的是花国最受宠爱的妃子玉妃,也是我的母妃,母妃生的天资国色,冰肌玉骨,玉一样通透,幽幽透着白光,身柔无骨,不仅如此,还聪慧体贴。

  阵阵的痛苦叫声,声声听的父皇恨不得自已代她来受。

  也许喝了参汤后,母妃恢复了点力气,医女说:“娘娘,先深呼吸,再用力,这样才能快出来。来,按着我的话来,吸气,把力用在丹田,用力吐气,按这样的方式做。头快出来了,再用力。”

  “啊,啊。。。。,”一阵大吼,我出世了。

  “生出来了,生出来了,恭喜娘娘,喜得公主。公主长的真真是美丽可爱。眉间还带着花钿,是天生的,长大后定是倾城倾国。”听见医女的声音中有着无比的喜悦。

  此时正达子时。

  只听医女道:“那花钿的形状真是没见过,皇宫内没有此种花。”

  母妃的贴身宫女喜梅出来给父皇道喜。

  “恭喜国主,玉妃娘娘生了位公主,母女平安。”喜梅姑姑笑道。

  “好,好,真是太好了,”我欣喜万分。紧接着,我被母妃另一贴身宫女碧儿抱出。

  “国主,小公主长的可真是漂亮,一生出来眉间带着花钿呢?”碧儿抱我到父皇面前道。

  一瞧,生的真是玉肌,樱桃小嘴似沾胭脂而红润,最显眼的是眉间一朵花钿闪闪发亮,突然间眼晴张开,那眼神清澈明亮,潋滟波光,长长的睫毛如刚破茧蝴蝶羽翼。

  父皇便直道,“真是天下无双,为花国第一公主。”众人一听,纷纷跪下:“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第一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突然听到内堂一阵紧急的喊声,“医女,娘娘大出血,止不住呀!。”

  医女听后慌忙的走到母妃身边,察看后大惊失色。赶紧诊脉,诊脉后写了个方子,叫其他医女去配药及煎。

  父皇闻晓,忙叫碧儿进去打听情况,我则抱在凤姑姑手里。

  碧儿倾刻就出来告诉父皇,母妃产后,血崩。

  父皇便心中惊凉道:“赶紧想办法,定要保住娘娘的性命。否则,你们等着掉脑袋吧!”父皇害怕母妃离他而去。

  已过丑时,喜梅姑姑出来道:“国主,娘娘请见一面。”

  父皇也不管那些忌讳了,情神严肃,加快脚步奔进内堂,至母妃身边。

  “玉儿,我在这。”父皇觉得真正相爱的人无分阶级,便以我自称。

  母妃脸色苍白,双眼紧闭,聚足力气与父皇做最后的道别,母妃听到父皇温润的声音,幽幽睁开双眸,带着微笑道:“国主,臣妾不能在皇上身边侍候了,臣妾这生已足,国主对臣妾的爱护,恩宠,妾身一世都忘不了,往后国主要自已保重。”内堂安静而平和,众人都退下了,只留下喜梅与碧儿。

  “放心不下的是刚出生的小公主,她一出世,母亲就离她而去,怕在这深宫中会受人鄙视及受人排挤,答应我,把皇儿保护好,别让其他人接近她,赐她一处较偏的宫殿,让她在那里成长,喜梅及碧儿是我的心腹,就派她俩照料她的起居,我宫中其他的宫女派三个去。”说到这里,母妃已是气吁喘喘,神情涣散。

  “我会的,我会保护好咱们的皇儿的。你一定要撑过来。”父皇安慰她道,希望母妃能挺过此次劫关,他不知道没有母妃的陪伴,日子该如何过下去。

  “臣妾的命数已到,臣妾也期望能与国主一起终老,可没这福份了。看小公主长得多可爱,那眉间天生带来的花钿,臣妾怕会被人拿来做文章,所以小公主在还没及弁前不能让其他妃嫔接近。刚才听见国主赐皇儿第一公主的名号,国主在臣妾走后,以臣妾为理由,把第一公主废黜,以杜绝那些不必要的麻烦。”母妃周全为我设想,正因母妃的未雨绸缪才让我有幸平安渡过十三载。

  “玉儿想的周全,就照玉儿所言。”母妃就算有再多的要求,父皇此时都会答应的。ݧ镀Ѐ@ȁ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ܢѦTȁ最ِp节rЀٖ॔Ԕ࠹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