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彭煜风的话,为他纯洁的情感而心生敬意,人最大无私的情感,就是能将对方放在心内,爱并非要拥有,那种默默的付,为保护爱而行动的人更难得,只是世人很少能做到此境地。彭煜风却是做到了,他却让我振憾而感动。

  “将军真让本公主敬佩,将军如此纯洁的感情,也可以看出将军一定是性情中人,本公主相信将军是忠诚的。”我脸带笑意对彭煜风道。我的话对彭煜风也是一种回应,让他更加能忠诚正义一边。

  “将军,我得走了,替我守住紫陵城。”说完我飘浮而去,只见彭煜风伫立,目送我离去。

  离开彭煜风,我往兰妃梦走去。听彭煜风的话后,感到兰妃对我有着极大的怨恨,谣言竟是从她口中出来的,我倒要问个清楚,为何要如此算计我。

  “兰母妃”我叫喊着,兰妃听到叫喊,从床上起身,揭开帘一看,一脸惊奇。

  “是你,你是人还是鬼?”兰妃突然这样问道,她脸上还带着害怕之色,难不成她认为我已经死了。

  “兰母妃认为我该是人还是鬼呢?”我反问她,她的这种反应让我心生狐疑。

  “听说你被人劫去当土匪夫人,说不定你受不住土匪的折磨,选择自尽也不一定。而你此时又出现在这里,只有死了的人才会托梦给人。”兰妃说此话时,脸上带着一种高兴之色,她对我的恨意已经达到希望我离开人世这样深了。

  “兰母妃,原来这么期望我死,为了什么?”我很想了解其中原因。

  “为什么?你还问为什么?你到处都与本宫过不去,本宫忍了这么久,你还以为本宫忍气吞声!”兰妃突然脸变的狰狞。

  “青儿只是站在正义说话,并没有针对兰母妃,只是兰母妃有时太过爱强,也太刻薄。”我郑重其事道。自已与她几次争论,竟使她对我恨之入骨了。

  “你还说没针对本宫,本宫倒要细数给你听。”兰妃突然变的激动,头发随之她的动作而摆动。

  “因恢复你第一公主的身份而举行的晏会,晏会中你竟然与本宫争起口舌,让本宫下不了台。当晏会结束后,你对本宫指桑骂槐,最可气的是本来本宫能将贤妃这障碍除去,但你却一直在追查那晚刺客的事,那晚本宫安排的非常妥当,却偏偏遇上你,刺客没将你解决,还被捉拿住,此后你又一直在追查这事,你说你对本宫来说是不是该死,不过,老天有眼,竟然有人帮本宫这个忙,将你解决掉了。秦雨荷,你看到你的女儿也步你后尘了?哈哈……”兰妃嘶心裂肺般大叫,她原来也恨母妃,怪不得她一直以来对我都没什么好脸色。

  “原来,刺客的事是你指使的,怪不得矛头指向贤母妃兰母妃,当时我就怀疑,但后来被我否决了,你用的苦肉记。你为何要置贤母妃于死地?”

  “本宫坐上国后位,贤妃必须先除去,然后才能轻而易举除去国后,可你却出来阻挡,就如当时我正得宠时,你母妃一来,就变样了,所以你也要除去。如果不是你母妃,也许你不用死。”兰妃一脸狰狞,扭曲着,她现在已处于颠狂了。

  “当国后真有那么好吗?我母妃又怎样阻碍于你?”深宫的女人,最后变的如此狠毒,其实是自已解不开心结。

  “国后,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为何会如此对权力在乎,权因这深宫生存之道是如此。当初进宫本宫也是一位单纯之人,自因美貌而受到元泰国主的恩宠,当时可谓是冠宠后宫,无人可比。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因国主的盛宠,虽偶尔会而遭受各妃嫔之妒,但因国主的宠爱,还是不敢太显露,多少还是会顾虑到脸面,也从美人到充容再到昭媛,当时可谓是风光无限,昊儿的出世也带来了封赏,妃嫔之首兰昭仪之号。

  当时的本宫当昭仪也是沉浸在幸福之中,家族也因一人得道,家族迁升,也算是光耀门楣。正是姐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可就在昊儿出生第二年后,出现一个叫秦雨荷的女人,那女人长得是天香国色,美艳无双。国主从此就对秦雨荷情有独钟,夜夜逗留她寝宫,后宫别的妃嫔在国主眼中都抵不上秦雨荷万份之一,本宫也就从此失宠。秦雨荷正是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失宠后受尽那些妃嫔的讥笑,那段时间真是如同地狱般的日子。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

  每当夜来临,只在房门前徘徊,心怯空房不忍归。渡过多少泪洗脸的夜晚,躺在床上无法入睡,月光通过纱窗溜了进来,玲珑望秋月,卧看牵牛织女心。虽月宫中嫦娥只身在广寒宫,但是还有后舁在远方想着她;而牛郎与织女虽隔着一条银河,可是他们之间思念着对方。不似我近在眼前,却远在天涯。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

  这也让我明白,男人都是喜新厌旧,新鲜劲一过也就把你谅在一边。千万别再想着靠男人得到荣华富贵,只有自已有权力那才是真荣华真富贵。自然也对秦雨荷心存恨意。

  从那时开始,也明白了在后宫生存道理,人也开始变得世故圆滑,也开始与那些妃嫔结伴,没事聚在一起,讨论宫中闱事,渐而也就积累有了一套宫殿生存之术。把所有希望寄于昊儿与倩儿身上,全心栽培。

  想着以往玉妃的出现,断送了本宫的幸福,现今,她的女儿出现,也打乱了本宫的计划,国后宝座是谁也不容去阻碍本宫拿到的。你母女俩还真是本宫的天敌,走了母亲,却又来了女儿。

  秦雨荷可真是计谋的好,把女儿放在禁苑,原就是保护她。国主当真那么重视她,每年,她的祭日,都是一人在轩雨殿渡过,十几年了,也不许任何人进轩雨殿居住。秦雨荷,你走了也不肯把国主让出来,那本宫就让你女儿来替你尝尝失去快乐的滋味。”兰妃在道述时,一脸悲痛的神色,也许她对以往的事,是不能释怀,往事也许真的是对她有着不可磨灭的伤痛。

  “你将一切责任推于别人身上,其实这一切都取决于你,虽然深宫中生存,并非很容易,但安份守已之人,都能在深宫中有一席之地,而你太注重于权力,对任何事都斤斤计较,总想着权力大过一切,所以你觉的自已的一切际遇都是别人害成的,其实你是可悲的,如果你还执迷不悟,到死那刻,你都会觉的自已还没达到权力颠峰。”我可悲的看着她。

  “别在这与本宫讲什么大道理,本宫只知道,权力的高处,就是一切。”兰妃一脸烦恨的否决了我的话。

  “现在国后的位置应该是坐不上了。”我淡淡道,只想看她到底还想干什么?

  “本宫现在对国后位置已不在意了,本宫要的是比国后更大的权力。”兰妃大夸其口,她的张狂已病态了,如不及时阻止,花国会被她毁掉的。

  “兰母妃是准备与大周勾结,夺太子哥哥的皇位吗?”我脸无表情道。

  我的话一出口,兰妃瞬间错愕的看着我,后道:“你如何知道这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我的魂在这皇宫上下游走着,怎会不清楚。”既然她希望我死,而且又误信我死,那就顺她之意。

  “也对,死人的魂什么也知道。不怕对你说,花国早晚都是本宫的天下,你父皇现在身患重病,看来是好不了了,而本宫有手握重兵彭家将军作左右手,只要本宫下令,自然他们会听从本宫调遣,还有大周,也可以助本宫一臂之力,你说,这是不是本宫的天下。”兰妃笑如此灿烂,如此笃定,她以为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

  “你以为大周会真心帮你吗?他们只是在找个借口让你去夺权,然后以你谋反罪名*,到时他们变成了正义,而花国也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你便是亡国奴。”我脸带怒气道。

  “本宫与他们达成了协议,他们是不敢违背的,如敢出尔反尔,本宫会将协议公诸于天下。”兰妃还为大周国会是傻子吗?

  “等你成了亡国奴时,你还有机会公告天下吗?”我气愤且为她如此顽固不化鄙视道。

  我的话让她顿了顿。

  “不管如何,本宫一定要赌一把,否则本宫不甘心。”兰妃此时是任何话都听不进去,她是急于握住权力。

  “你如此执意,一定会*烧身,自寻灭亡。”我知道我说什么也起不了作用,她此时已被怨恨及一心想手握权力而蒙蔽了心。

  “果真是那样,那本宫认了,再说,如果本宫成功了,那将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兰妃此时还对她的行为抱幻想,可当真一切破灭时,她真的会如此认命。

  “你现在已疯了,你的行为一定会让你终生后悔的。你不为你自已想,也该为二哥哥及八皇妹着想,他们还那么年轻,你就忍心让他们断送性命吗?”知道劝不了她,那最后一丝机会,就是用亲情感化她,只是这招有用吗?

  “你别在这儿咒本宫,本宫一定会成功的,他们也不会断送性命,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他们。”兰妃已盲目了,劝阻不了她了。

  其实她知道后果不堪设想,她宁愿不去想,只往着成功想去,如飞蛾扑火般诀绝。

  “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本公主就等着看你的下场。”我一脸冷漠,摇摇头看着她。

  “你已成鬼了,本宫是怎样的下场,对本宫来说,都无任何打击。”她坚信我已离人世,所以她心里的话都一吐为快。

  看着她那如此狰狞,颠狂的脸,只觉她已处于崩塌之涯了。突然觉的自已已没有再与她说下去的理由了,时辰也不多,准备离去。

  “兰母妃好自为之吧!”我看了看她,飘浮回去。只听见兰妃叫道:“本宫第一个心愿已达成,现在就等第二个心愿到来了。哈哈……”她的笑声是那样狂枉,那样自视。

  她的第一个心愿,就是我已离人世了,她才痛快.

  兰妃的恨,竟是如此深,也许之前的一切,积赞在一起。

  花国祥和二十年

  自从答应了龙国的求姻,父皇欲恢复我的名份,大摆晏席,介以通过晏席大昭天下,但却被我阻止,并不想如此张扬,这只会增添困扰。

  随后接了父皇的御旨,去太后殿及国后殿请安。本也该去请安,以往的各种原因,都一直搁置了这事。

  翌日,早膳过后,与喜梅姑姑与好儿就往太后殿走去。

  祥和宫附近就丝丝檀香飘荡,四处青幽绿怡,佳木茏葱,花木深幽,雕甍绣槛,冷翠滴回廊,环抱池沼,金兽衔吐,清净庄严。

  与禁苑极相似的宁静,心情自然慢慢放松。

  到达太后殿,让人通报七公主前来请安。

  倾刻间,就有回话。

  “请七公主进殿。”一位侍女出来回话。

  话毕则侍女揭帘而我步进。来到堂内,正中一位高贵,庄严,鬓如白霜,髻正中,嵌着金色大凤钗,耀眼夺目,左右两边有流苏罩髻,右髻还钗着玉色吊坠,穿着富丽,身旁站着一位年纪较大的侍从的富贵老人坐在填漆雕花椅上。旁边一张红木雕漆凤舞茶几,摆着一具一色茶具,上摆着各色水果。富贵老人则是国祖母尊敏太后了。

  堂内丝丝的兽金鼎散发着绕绕的檀香,几个侍女两侧站着,行过绣有朱红“福寿如海”大地毯,福了福身。

  “七皇孙女给国祖母请安,国祖母千岁,千岁千行岁。”

  “平身。上前来让国祖母好好看看。”国祖母面带笑容和蔼的说。

  我听从走上前去,国祖母拉着我的手,左看看右看看。

  “原来国主把你藏起来,是怕别人把这么个美人给看走了。连哀家都满过了。”国祖母说完则笑呵呵。她对我这个未曾谋面的孙女充满着好奇及慈爱。

  在场的人都笑起来,旁边那位年纪较大的侍从凑合道。

  “奴婢活了这大半辈子还真没见过七公主般的美貌仙人儿呢?”

  “你也这样认为吧!”国祖母脸上笑吟吟,一脸的欣悦。

  “国祖母过赞了,七皇孙女哪有这么好!宫中是云集天美貌女子的地方,比皇孙女美貌的大有人在。”我对别人的赞美已经不甚在意,只是不想把光芒都放在自个身上。对国祖母我也感到亲切。

  “青儿不必谦虚,哀家的眼光不会有差的。”国祖母温和道。

  转头对身旁的侍从芬姑姑道:“去把哀家那只玉通翡翠手镯及玛瑙镶宝石的佩络拿来。”

  “是。”芬姑姑瞬间转身就拿来。国祖母把手镯带在我手上,及佩络放系在我腰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