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家,朴素太过了,也该添添润色妆奁。正好这手镯佩络哀家收藏不舍得带,这下也该让它们见见人气了。”国祖母满心欢喜。

  “谢祖奶奶。”我见如此贵重的物饰,可见祖奶奶是真心喜欢我。

  “太后,七公主站着说话也怪累的了。”芬姑姑提醒国祖母

  “你瞧瞧,我这记性,来来赐坐。好好陪祖奶奶说说话。”国祖母急急的道。

  我上坐于国祖母旁边,国祖母笑吟吟打量着我,眼中带着慈爱。

  国祖母启唇道:“往后哀家唤你青儿吧!青儿一人在沁安殿太孤寂了,对一个闺女家子不好,有空就常来哀家这里走走,也可以给哀家解解闷。”

  “只要国祖母不怕青儿吵,青儿很愿意来国祖母这走动,这儿清静幽雅。”我细细的答道。

  “青儿也喜清静,那就常来走动。青儿读了些什么书?”国祖母突然问道。

  “青儿也不曾读什么书,只读了《四书》,《五经》。”我微微道。

  “能读这些已很不错了,听你话语之间,就觉你是识书知礼,且从你父皇的言语之间,他对你可是欣赏有加,一个女孩子,就能有如此胸襟,舍身为国。”国祖母颌首赞道。

  “祖奶奶过赞了,国家不平,怎还有个人安危。如皇孙女真能给社稷带来安宁,舍小为大,换了何人也会如此做的。”还是不习惯别人过于赞美。

  “如朝庭上下都有青儿这种情怀,国也不怕侵犯了。”国祖母感叹道。

  自说话一会,陆续有人来请安,初次见国祖母,并无那种严厉之色,而是温和及慈爱。

  国后娘娘来给太后请安,外边的公公大声喊道。

  只见一位端庄,高贵的妇人,头上金钗步摇,发出清脆撞击声,头髻正央一朵红色牡丹,身穿黄色绣凤纱袍,富态逼人。扶着一个侍女,后边公公及侍女随从。

  “臣妾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国后娘娘福福身说细声道。

  “国后平身,赐坐。”太后祖母温和道。

  国后起身坐于我对面。我即刻起身向国后请安。

  “七公主给国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千岁。”我福了福身。因第一次见面,就称娘娘。

  “平身,这就是传说中的七公主,今日可算是让臣妾见着本人了,长的天仙似的。”国后娘娘略带惊讶的语气回道。

  我只是笑笑回对,对类似此言并不在回应什么。

  “本想着在给国祖母请安后,再去国后娘娘殿里请安,想不到在这儿先见到娘娘。”我把本意讲明,也表明尊重她本人。

  “别一口一个国后娘娘,听着生分,按理也该唤声母后才对。”国后知大体道。

  “是,七儿知错。母后。”我见国后如此讲了,也该顾及她的脸面。

  “这才对。”说话间直头上拔下一支玉簪,插在我头上。

  “这支玉簪跟随母后多年,一时之间也没什么给你,以后再补事。”国后看着我道。

  “谢母后赏赐。”

  “都怪你父皇,把你藏的如此隐蔽。现在可好,大家都喜欢。”太后祖母笑呵呵道。

  我回到坐位上。突然一声,“慧妃娘娘来给太后请安。”

  只见一位穿着素色服饰的妇人步进殿内,神态淡定,上前到太后跟前福了福身。

  “臣妾给太后请安,太后万福。”慧妃正色道。

  “平身。”

  转身面向国后,“臣妾给国后娘娘请安。”

  “免礼。”国后颌首道。

  国后说完又听见一声:“贤妃娘娘来给太后请安”

  只见一位面带笑容,肤如凝脂,削瘦及和亲的贵妇人步进内堂。

  也是如慧妃一辙的礼节,请安。

  见慧妃请完后,我步出位子请二位娘娘的安。

  向二位娘娘作了作揖,福身道。

  “七公主向二位母妃请安。”

  “不必多礼,今日正好在太后殿幸而得见,真真是个画里走出来的。”贤妃笑吟吟的道。

  “无需多礼,七公主让臣妾想起殿内的《仙女图》,贤妃姐姐说的很对,是画里走出来的,见到七公主时还以为画里的人儿显神了呢?”慧妃打趣道。大殿内笑哄哄一片,我被说的脸儿通红。

  “你瞧瞧,慧妃最近在本宫这儿呆久了,口才奇迹似的好了起来,看来佛也能开通人智慧真真是对的。”国祖母打趣慧妃道。此时大伙已笑的可真是花枝乱颤,气氛溶恰。

  “兰妃娘娘及八公主来给太后请安”公公一声高唱似的响起。

  片刻,兰妃与八公主步进殿内,气氛好似凝结在空中,待解冻。

  “给太后(国祖母)请安,太后(国祖母)万福。”二人异口同声道。

  “勉礼。”太后温温道

  我起身也向兰妃请安。但是八公主花惜倩却不见有向我示礼。我见此也不去理会。

  “八儿,怎么第一次见七儿,也不请个安,毕竟七儿长你。”国祖母带点责备的口气道。

  “国祖母,突然硼出一位年长皇孙女的人就说是皇姐,搞得我一时吃消不了,也不知是真是假,也等孙女理清了再请也不迟。”八公主句句带着不屑的说法。

  “你父皇的话会假不成。”国祖母看着她脸色下沉道。

  “倩儿可能一时觉的意外,有点不能适应过来,还请太后见谅。”兰妃替花惜倩辨解道。

  “深想八儿也不小,宫中礼节也是熟悉,就算一时觉的意外,那现在已明白,就该请礼才对。”贤妃面带着笑语道。

  此时的花惜倩十分不情愿,这里太后,及各宫中的娘娘看着她,她也不敢造次,只好假惺惺的请安。

  “八妹向七皇姐请安。”

  “免礼。”我淡淡道。

  “八皇妹还是很有个性,上次见面就已让七皇姐记忆犹深。”我嘻笑道。

  “哦,青儿见过倩儿呀!”国祖母惊讶道。

  “有过一面之缘,清明那日,八皇妹与龙国太子在观光旅游,正好皇孙女在祭祀母妃,当时八皇妹的侍从还很有趣,认为哪个下人,强行要皇孙女给八皇妹请安让路。”我看着花惜倩笑笑道。

  我这么一说,倒是把刚才花惜倩与兰妃刚才的说词给推翻了,二人的脸色随即也变得不自在。

  “皇姐的侍从也是太不懂礼,连皇妹她也敢出口教训。看来皇姐太过纵容了。”花惜倩也懂得抓对方的不足反击。

  “她们见皇妹步步逼紧,本是皇姐,从无听过要给皇妹先请安,因此,她们也只是想让皇妹了解皇姐的身份。何况,皇妹一出口就叫侍从上来掌嘴,简直让皇姐开了眼界。”如果不给点威严,花惜倩会更嚣张,更目中无人。

  气氛凝固,凝成冷霜。

  “可是最后却被你侍卫给厄止了。”花惜倩打破凝固,但却又是加重霜冻。

  “是呀!如果不是林护卫武功好,可能皇姐已被皇妹的侍卫当成犯人一样待遇了。”我觉着好笑,续继叹声着。

  此时,花惜倩已找不到话来为自已开辨了,室内一片寂静。既然,花惜倩一次次的如此态度,也不用再顾什么脸面,否则,以后也是有一定的

  国祖母见此情,也只是对着花惜倩显着怒色道:“倩儿,往后可要好好学习宫中中礼节才行。”

  “臣妾回去定会好好教导倩儿,不负太后期望。”兰妃替八公主找台阶下。

  “嗯。”国祖母这才点头。

  “穆昭仪,张婕仪,王美人,给太后请安。”外边又一声长道。

  只见三人纷纷步进内殿,盈盈福身。向太后及各位娘娘行礼。

  三人中,张婕仪,王美人,长相最为美艳。

  张婕仪,丹凤眼,远山眉,小巧精致的脸蛋,皮肤吹弹可破,唇含樱桃,纤纤而立。因这张美貌的容颜,才深得父皇的宠爱。

  王美人,因额间一颗美人痣,明眸善睐,赐美人名号。

  穆昭仪,为穆将军之女,也是知书识礼大家闺绣,大气沉稳。

  各后宫的妃子纷纷都来给国祖母的安。真是群芳汇卒,看不尽美人脸,道不尽祝愿词。

  自说话间,也有请完安就借口离去,最后国后,慧妃,贤妃与我还留太后宫。

  见其人离去,我也有离开的念头,就对着国后道:“母后,明天再去安宁殿请安,今日时辰也不早,就不去母后殿打扰了。”

  “好,改天举办个小小的晏会介绍七儿给各位认识。”国后对着国祖母及我道。

  “如此甚好。也不会出现倩儿这样事类。”国祖母母颌首道。

  “国祖母,母后不用如此铺张,父皇也曾提过此事,但都被皇孙女推辞了,因为这太过张扬。”我对着二人道。

  “只是皇家小晏会,无外人,自家人总归要认得,否则以后可能还会闹出其他笑话。”国后道。

  见国后如此着意,我也不能再拒绝,只好任由她做主。

  须臾间,自说些玩笑话儿。

  “太后,臣妾先告退,太后请静休。”国后道。

  “嗯,你也挺忙的,去忙你的吧!”太后点头道。

  贤妃相继也离去,慧妃则是要与太后参佛事,所以则留下。

  我见此,也起身告退。“国祖母,皇孙女先告退,国祖母请歇一歇。”

  “那有空多过来坐。”

  “只要国祖母不嫌弃孙女吵着,孙女很愿意。”我起身道。

  “好好。。。,那青儿先回去休息吧!想必你也累了。”

  “那青儿告退。”福了福身,就起身走出内堂。

  我与侍从往沁安殿走去。

  自太后殿离去后,心中也自是不安,往后可要应付一大堆事,就得事事小心,刚刚兰妃与八妹那样的情况,往后可能有时时能遇到。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梅姑姑,从后院回去吧!。”我此时想清清理绪,现已招惹了兰妃,往后可能要小心行事了。

  “是,公主。”梅姑姑于是带着我绕道而行。

  穿过一丛丛树林,深幽绿凝,鸟鸣蝶舞,只见有一片花圃,种着各色花草,红艳艳的春海棠、芍药、牡丹……,杜若蘅芜散发着淡淡香味,爬满墙壁壁虎,蔓延花架的不知名的绿色滕枝,洋洋洒洒的一大片。

  此处真是幽静,想不到此处还有这么清幽之地,如世外桃园般,甚觉奇特。

  “梅姑姑,后园还有如此清静之地,真让人惊讶。”我看着如此美景喜悦的道。

  “想不到有人也有如此雅兴,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突然一位男子的声音响起。我转身见到一位身穿白袍,头带冠帽,脸如雕塑,气宇昂扬的男子站在我身后。

  “请恕彭某冒昧,打扰观赏。”只见满脸意气风发,目光炯烁男子道。

  我示意点了点头,“公子不必客气,如此佳地,谁人也可以在此处观赏。”

  之后我就转身,悠悠向前走,走的甚慢,边走边赏。走过此林,过小桥,转道弯,小圆香径。突然豁然开朗,只见一个大大的荷塘,此时荷叶正茂,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清新娇人的荷花,独立于一片碧波荡漾中,岸边植柳树、杨树,柳垂坠,花飞絮。

  周敦颐如此钟爱莲,原是莲竟是这样与众不同,出於泥而不染,清新可人。惊风乱飐芙蓉水。

  微风一过,满天天飘舞。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落絮无声春堕泪,又是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空中有燕低飞,在柳、杨树中穿梭。乳燕穿庭户,飞絮沾襟袖。正佳时,早昼。著人滋味,真个浓如酒。

  真个好所在,绿纤纤,静幽幽,爽阴阴。小径曲幽,修竹凝翠,摇曳生姿。

  一路沿着小径往沁安殿走去,此地离禁苑也不算远,往后可来此地散步。

  刚才忧愁之心慢慢被子这美景已感化掉了。

  回到禁苑,刚躺于贵妃椅,梅姑姑走进来道:“公主,林护卫有事要禀报。”

  “让他在书房稍等会。”

  “是”梅姑姑揭帘而出。

  我披上衣服,往书房走去。林护卫见我到,起身问候。

  “林护卫,刺客的事打听到什么?”我问道。

  “公主,那刺客名叫盛忠,是‘天鹰教’分堂的一名杀手。”

  “是‘天鹰教’的人?看来事情还不至于那么简单。他当时还说是被女人陷害的,与现在说的话不一致。”我怀疑道。

  “是。还有件事,就是事件发生前天晚上,兰妃的侍女红绡曾偷偷出宫。”林护卫道。

  “看来这与兰幽宫脱不了关系。你要小心行事,那些人在暗,防不胜防。他应该没有让其他人知道是我们帮他脱离危险的吧!”我有点担心如果让外人知道,就等于暴露了自已。

  “他明白事情的重要性,没有让其他人知道。”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这件事与天鹰教扯上关系,会很棘手,甚至于陷入于危险中。你要非常小心。如果不是四哥哥,我也不想趟这摊浑水。”我提醒林护卫道。

  “属下明白,那属下告退。”

  我点了点头。只见林护卫揭帘而出。

  “公主,王公公来了。”梅姑姑突然在帘外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