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486章 毛骨悚然
  前方不远处,挂着成排珍珠珠帘的地方,歌姬与乐女纷纷结束了一天的操练,揉着微微涨疼的身体往宫外走。

  项冬儿知道今天是西景钰给的最后的期限,直白一些来说,就是今夜,她要靠着男人口中的狐

  媚手段爬山他的床!

  不知道是不是前几日的校场训练给她留下了内伤,她此刻全身无力,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

  看着众人渐渐远去,项冬儿孤零零地坐在大殿上,仰着小脑袋,半个身子覆在夕阳下,虽然没有任何暖意,却让她觉得有了片刻的宁静。

  不知从何时起,她在心底一遍遍的告诫自己,项冬儿,要做你自己,不要受旁人的影响,可,他们一步步的逼着自己,让她身陷泥淖,永远都拔不出来了!

  等到周围都万籁无声,沉寂寂的时候,她终于有了气力,强逼着自己站起来,缓缓的向宫外走,回到梦魇开始的地方。

  可,是谁在殿外将宫门锁死,将项冬儿直接关在了这?

  小手,不停地拍打着厚重的宫门,她扯着原本就细软的嗓子喊,无论是宫内,还是宫外都无人应答!

  是谁?有心害她,让她原本计划好的算盘被硬生生的打断,困守于此?

  那么,她今夜准备好的“惊喜大礼”又将由谁表演给西景钰看?

  “救我……”

  “有没有人啊?我被锁在这了!”

  “放我出去啊……”

  项冬儿觉得自己就像是把喉咙都叫破了,可,摆明是有人要害她,又怎么会给她留出退路呢?

  无奈之下,她不得不将跳舞的大殿走了个便,可,就是没有丝毫可以出去的口子或是其它。

  躯体,只觉得越来越冷,项冬儿听到了深秋里,自己的贝齿竟然发出了寒冬才会大颤声。是不是到了冬天了?

  向她逼近的西景钰,以及被撕扯成碎片的衣物……

  一幕幕在她的脑海里清晰显现,以至于她可以看到画面中的自己受着男人的暴

  虐,那么脆弱,不堪一击……

  那么,如果今夜她侥幸逃了出去,准备好的主动羊入虎口,会不会得到一丝一毫的温柔?

  不知怎么的,她内心充满担心与害怕,既想着逃出去,又不想再去西景钰的寝殿。

  “碰――”

  是金属尖锐出相撞的声音,项冬儿还没来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就见原本紧紧闭着的宫门被人一把推开了。

  “娘娘,你还好吗?”冷冽的男声,很熟悉,也很舒心,以至于让项冬儿想到了心底深处的慕容曜。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但,她很快分辨出来,那是李怀的声音,项冬儿循声望去,只见李怀单手拿着剑,匆匆往自己这边奔来。

  “我很好,没事!”项冬儿不知道怎么的,自从告别慕容曜之后,眼前的这个男子成了深宫中最能给自己帮助的人。

  “怎么会没事,这锁是从外边锁着的,要不是你的姑姑报信,我还真不会刻意拖着李将军过来夜巡禁宫……”

  说话的人,竟然是红袖。项冬儿这才发现,两人是一齐来的。

  “你刚刚问了她什么?”李怀站在宫阙一隅,含笑地望着送项冬儿归来的红袖。

  “既然你耳朵这么灵敏,什么都听到了,还问我做什么?”红袖站在离李怀五步开外的地方,将上次项冬儿认师递过来的信物摆了出来。

  无月的夜,仅仅凭着漫天的星子,李怀也看清了红袖手中的东西――质地粗糙的小饰刀。

  “送你的东西被我拿了回来,是继续留在你那,等着你再送给这个花那个草的,还是安安心心地放在我这?”

  李怀没有说话,径直夺了她掌心的刀,灿然一笑:“以我大漠的军魂起誓,这辈子都会好好看着它!”

  红袖同样报以一笑,道:“这可不是玩笑,违背了,可是真要五雷轰顶的!”

  两人之间再也没言语,静静走在漠朝宫阙的小径路上,漫长而没有尽头……

  会不会是真的误会了,可能他背地里违抗圣旨,在烨帝派人搜宫的那三日,不交出那个小马奴,是因为想自己这样,怜惜她,不自觉的想要护着她。

  红袖或许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她送项冬儿回去的那一段路上,她贸然开口问项冬儿:“我想问问,你要拉下地狱的那人,是不是皇上?”

  这一次,女子没有沉默,一改常态地抬起了头,说:“这并不重要,惟有行动,才能解决所有问题。”

  那么,那样无害却又隐忍的女子究竟会做些什么?

  “你看,今晚又是一个坏日子,这天,又红了起来……”

  顺着李怀的视线,红袖这才发现,宫阙上的那一片天在最近以来,越发的诡谲……

  项冬儿这一世的爱情故事到此结束,下面是她后一世的爱情故事:

  “冬儿,求求你了,你就替我去吧。”放满绿色植物的办公桌旁,一个长相可爱的女孩正半蹲着,闪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椅子上正专心致志埋头奋笔疾书的人儿。

  见伏案的人儿根本没有一点理她的意思。

  女孩站起身,转而以另一种死缠烂打方式继续进行着哀求。

  “冬儿,我的好冬儿,你就答应我吧。”女孩强行拎起眼前的人儿一根细细的胳膊开始左摇右晃。

  终于眼前的人儿熬不住了,拍案而起。

  “王青青,你再摇可就断了。”

  项冬儿转过头望着眼前这个一脸装可怜的女人,无奈得翻了个白眼。

  缠人就数你王青青最厉害了。真是把她烦得想去撞墙,眼看着她手里还有这么大堆工作赶着要做,可她就偏偏在这个时候扭着她没完没了。

  “冬儿,你知道这个月我家宝贝过生日嘛,我要留下来陪他一起过嘛,好冬儿,你就替我去吧,我们这辈子都记得你的大恩大德。”

  喷喷,还宝贝,恶心死我了。冬儿做出一副想吐的表情。

  肉麻,真受不了。她风风火火的项冬儿怎么就交了这样黏人的损友啊。

  “青青,换作是其他地方,我二话不说立马替你去了,可是去那个地方…。”

  “冬儿,我知道,可是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再说只去个几天,应该没什么吧。”小可爱王青青又再次露出招牌无敌的甜美笑容,继续游说着项冬儿。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一句轻描淡写的“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就可以磨灭掉她心中那道依旧疼痛的伤口吗?不能不能不能。

  要她再去那个地方,一点商量也没有。

  下定决定的冬儿把头偏向另一边,背对着青青。她下定决心,就算王青青再怎么求她,都没有用。

  青青见状,娇嗔了一声,气鼓鼓的走掉了。

  项冬儿,我们来日方长,我就不信我天天来缠你,你会不答应我。

  王青青太了解项冬儿了,她自有对付冬儿的杀手锏。

  今天是第1天,冬儿你等着吧,会有第N+1天到来的,就不怕你项冬儿不从,哈哈。

  青青边走边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办公桌前的项冬儿背后一阵一阵发凉,还不详得打了个喷嚏,她有不好的预感。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有项冬儿小小的办公桌前还亮着一盏微弱的灯光。冬儿舒服得伸了一个懒腰,揉揉了被眼镜架放痛的小鼻子。

  总算是要写完了。望了望窗外已经逐渐变暗的天空,肚子里不争气得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你还真是一顿不吃饿得慌啊。”冬儿自言自语起来。

  还有一点,做完就吃饭回家。

  一个海岛酒店的策划方案,项冬儿已经为它连续加了一个月的班了。对于这个海岛冬儿再熟悉不过了,曾几何时,每年冬天她都会和佑宇去温暖得度个假。向佑宇,这个名字,到现在想起来心口还是会隐隐作痛。

  当时她硬着头皮接下这个Case就已经够有得她受了。现在她每天只有一工作就会想起以前那些往事,她真是要疯了。再加上损友王青青这两天天天来烦她,要她亲自去这个海岛汇报方案。

  绝对不行,当初他给老大很明确的表过态,这个case她接可以,不过要她去汇报,绝对不行。当时老大同意的时候,就安排王青青去汇报的。没想到临近要出发了,王青青居然给来这个狠招,她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好了,就这么一点了,赶紧做完。她要把这个Case彻彻底底丢掉。不再去想以前了,她项冬儿要有自己的新生活!

  安静的办公室再次传来冬儿噼里啪啦打字的声音,她现在思如泉涌,离胜利就差一小步了。

  2小时后。

  冬儿终于完成了,打开电子邮箱。把做好的PPT传到老大和王青青的邮箱。

  顿时像卸下了千斤重的包袱,项冬儿从座位一跃而起,轻松了轻松了,她项冬儿终于解脱了。

  轻快得哼着歌,收拾着包包。

  冬儿冲下楼,她要犒劳自己,她要去吃自助餐,她要吃得很饱很满足,然后回去大睡一觉。

  为避免每天单位王青青的死缠烂打轰炸,冬儿决定明天请假在家休息,看她能怎么着!哈哈,想着想着,冬儿的心情好极了。

  公司楼下,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冬天的寒夜里冷得瑟瑟发抖。

  “青青,冬儿怎么还没下来,都等了3个小时了,冷死我了。”一个男子抱怨的说道。

  “宝贝,再等等嘛,快下来了,为了我们的生日旅途,多等等也值得嘛。”被唤作青青的女孩子不住的安慰着他,还贴心的把他的手捧在自己的手心里,呼呼的吹着热气。

  没错,这两人正是王青青和她的男朋友杨大雄。

  大楼门前晃出项冬儿单薄的小身影。

  两人迅速的行动起来。

  项冬儿一踏出大楼的门口,潮湿阴冷的空气夹杂着寒风顿时朝她袭来,不由得使她打了个激灵。

  真冷啊,冬儿下意识得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她不喜欢过冬天,寒冷的感觉让她感觉不安全。

  “阿嚏,阿嚏,阿嚏。”一连三声,项冬儿捂着嘴巴痛苦的流着鼻涕和眼泪。怪了,一连打了三个喷嚏,真不寻常。

  冬儿独自穿行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身边擦身而过的都是一对对甜蜜情侣,紧紧拥抱在一起依偎取暖。冬儿暗暗叹了口气,虽然说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但是每每见到此情此景,还是不免伤感一番。

  冬儿加快了步伐,她体内对食物的欲望在迅速的上升,唯有吃饱后的满足感才能安慰她那颗寂寞的心灵。

  “欢迎光临,小姐,你一个人吗?”酒店大堂的迎宾小姐温柔甜美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一位,谢谢。”

  怪了,难道一个人吃自助餐很奇怪吗?为什么每次迎宾小姐都用那么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她。

  一个人吃饭也能很开心,一个人可以干的事情多得去了。

  哼,冬儿抬起头,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了自助餐厅。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好位置不多,冬儿眼疾脚快的占到一个拿餐点很近的位置。心满意足的放下包迅速的开始战斗。

  殊不知她的一举一动早就被身后鬼鬼祟祟的两个人尽收眼底。

  “青青,我说冬儿可真会挑地方,这顿饭咱们可得下血本了。”杨大雄哭丧着一张脸。

  青青瞪了身边的人一眼,“不下血本怎么能达成目地呢?走吧,进去。”

  “欢迎光临,先生小姐,请问是两位吗?”迎宾小姐眼看着生意来了,笑得如同一朵花一样灿烂。

  “不了不了,我们进去找人的。”青青说完,拉着大雄飞速的走进了餐厅。

  哇,好好吃,这三文鱼刺身也太肥美了,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美味的东西啊。冬儿闭上眼,边吃边沉浸在食物神奇的的旋涡之中。

  正当沉醉的冬儿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突然冒出两个巨大的人脸来。

  “青青,大雄。”冬儿惊讶的发出一声低吼。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冬儿,好巧啊,我们刚好吃完饭看见你也在这儿呢。”青青一脸伪笑的对着冬儿说,并狠狠得戳着大雄的胳膊。

  这个死大雄,一看见冬儿面前的大盘美味,眼神都直了,就差口水没滴在盘子上。

  “啊,冬儿啊,是啊,是啊,我们刚吃过。”边说边困难的吞了吞口水。

  哼,这两个损友,表演痕迹也太明显了吧,把她项冬儿当傻瓜啊,肯定又有什么鬼点子。

  神啊,救救我吧,让我好好吃一顿饭都这么难吗?

  都败这个如影随形的王青青所赐,她真的怕了她了。

  看着眼前这两位一直笑得有些毛骨悚然的两个损友,冬儿背后一阵冷风吹过。

  一定没有好事,餐厅里暖气开得够足了,但是冬儿还是忍不住打着冷颤,难怪刚刚一直打喷嚏,原来是这两人一直在她身边打圈。

  “亲爱的冬儿,你今天多吃点吧,尽量吃。饭钱我们已经帮你给过了哦。”还没等王青青说完,项冬儿听到这句话后,惊得来不及吞掉嘴里的饮料,悲剧得被呛到了,而且还被呛得不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