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冬儿狠心掐了一把自己手上的肉,渴望让自己清醒一点。她现在孤身一人,这人来人往的酒店大堂里,她可不能睡着。

  可就算是有这样的防备的念头,却无法抵挡住强大的睡意。

  冬儿下意识得把背包抱在自己胸前,小脑袋控制不住的往下垂,眼睛忍不住打架。终于,冬儿还是睡过去了。

  杜子峻好不容易有了点饿感,决定自己去找点吃的,手里还有一个玉丁酒店的建筑方案需要修改,明天一早还要和甲方见面。

  事情很多,刚刚他居然深深陷入那个小妮子离去的不解漩涡当中。现在想想他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太过纠结于感情这回事。

  虽然这样说,杜子峻显然还没有从之前郁闷的情绪中完全解脱出来。

  他只有这样想,才能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一点。

  一个女人而已,他不会放在心上。

  还有那个方莉莉,最好别让他再遇见她,他会让她知道那样对他做的后果。

  走进LIZZ的中餐厅,杜子峻随便找了张位置坐下,点了几个菜,想准备迅速解决调这顿不知道是午餐还是晚餐的饭点。

  菜很快上来了,味道还不错,也许是他整整一天没吃东西的缘故。

  LIZZ的西餐厅和泰国餐厅才是他着重打造的精品,中餐厅只是补充不同菜系和味觉的中庸之作。

  对于力求完美的杜子峻,重新改造LIZZ的中餐厅也是他近期着手要做的事情之一。

  很快得吃完后,杜子峻签单走人。

  他一向不太喜欢在吃饭这件事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看看表,3点20,时间还早。

  杜子峻决定去海滩走一圈儿,他之所以选择在玉丁开一间酒店,完全就是因为他对大海特殊的感情。

  他喜欢海岛,喜欢在海边走走,那样会让他心情舒畅,让他想明白很多道理。

  他无论再怎么忙,每年都会抽些时间到玉丁来住上一段时间。

  在LIZZ的那栋房子,就是他送给自己的礼物。

  而且以他现在的心情,他迫切得需要去平静一下。

  因为他发觉,很轻易的,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得想起那个小妮子。

  杜子峻穿过大堂前往海滩。LIZZ距离海滩仅仅只有几步之遥,大概这也是为什么LIZZ会那么昂贵的原因之一。

  杜子峻眼睛扫过大堂四周,一切都井井有条,有条不紊。这两天正值旅游旺季,客房几乎已经全部住满,工作量陡增。不过从这两天他观察的情况来看,LIZZ一切运营正常,并未出现超负荷的现象。

  角落里的沙发上一小团儿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她居然在沙发上睡着了?还抱着一个大大的背包。令他不解的是她怎么会睡在沙发上?她是酒店的客人吗?

  对了,这个背包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

  她的穿着,她的马尾。

  杜子峻心中一惊,难道他产生幻觉了?看谁都像是那个小妮子。甩了甩头,杜子峻懊恼得继续往前走,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怎么可能出现在LIZZ?

  就在杜子峻快要走出沙发那一角的视线,他猛然回过头看见她居然醒了,而她前面站着一个LIZZ的工作人员,他认出那是一名前台小姐。

  其他的人挡住了他的实现,杜子峻连忙闪到一边,紧张得盯着沙发边交谈的两个人。

  真的是她。

  杜子峻看清楚了,一颗心快要跳出身体来。

  按捺住冲过去抓住她的冲动,杜子峻在不远处静静得观察着她们。

  前台好像对她说了些什么,她听完后看起来万分失落。

  突然前台转身走掉了,她低头思索了一下,拿起背包起身是要离开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她在大堂的沙发上睡觉被赶走了?

  杜子峻现在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根本听不到她们之间的对话,只能妄加猜测。

  情急之下,他赶紧得找那个前台小姐问问清楚。

  刚走过去,“shit。”杜子峻还没迈开步子,才懊恼得想起来,他在唐突得去问,她怎么会告诉他实情,在LIZZ他的身份并没有公开。

  拿出手机,拨给李森“我在大堂,赶快过来。”杜子峻说完冲忙挂断了电话,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冬儿行走的轨迹。

  这一次,他绝对不允许她再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李森一路小跑冲到杜子峻面前,他从没见过杜总有这般着急得模样,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杜总,有什么吩咐?”李森急得满头大汗。

  “李森,你赶紧去一下那个前台小姐,刚刚和沙发上睡着那位小姐说了些什么?”杜子峻也没空解释那么多了,直奔主题。

  “啊啊,好的,我这就去。”足足愣了好几秒钟,显然李森对于这样的吩咐感到万分不可思议,杜总到底要干嘛啊?

  虽然不解,但是李森还是赶紧跑过去询问情况。

  杜子峻焦急得来回踱着步子,其实他此刻很想冲过去,一把抓住她。只是那个小妮子也是一固执的主儿,弄不好又不欢而散,所以这次还是弄清楚状况再做打算。

  他眼睛一刻也不敢懈怠,好在冬儿似乎很累的样子,走得慢腾腾的,还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不一会儿,李森跑过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杜总,那位小姐是打算住店的客人,本来她是在等几位下午要走的客人退房才有房间可以入住,谁知那些人临时决定续住,所以刚刚前台小姐是去通知她可能没有房间的。”李森一口气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

  “原来如此。”杜子峻应了一句。

  实在也没有什么其他原因会在LIZZ再见到她。

  这个时候,她应该很难在珊瑚湾找到住的地方吧!

  既然如此,那么他就好事做到底。

  哈哈,一想到自己心里的小计谋,杜子峻忍不住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笑意。

  看得一旁的李森觉得越发诡异,他完全摸不着头脑。

  “李森,赶紧派个人出去把那位小姐追回来,就说凑巧还有一个房间。”杜子峻吩咐道。

  “啊,杜总?可是真的已经没有房间了。”李森不解。

  “照我的话做,然后…。”杜子峻靠着李森的耳朵小声的把话一口气说完,径直大步离开了。

  什么?李森愣愣得呆在原地,他没听错吧,杜总刚刚居然叫他这样做。

  可是这样做,合适吗?难道杜总和她认识?

  李森也顾不上多想,万一那个女孩走远了,就追不到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了出去。

  戴眼镜,背大包,短T短裤,扎马尾。李森一眼认出在门口等TAXI的女孩就是杜总要他找的人。

  在珊瑚湾,穿得如此普通像个高中生的女孩子还确实不多。

  放眼望去,哪个不是长裙飘逸万种风情呢。

  “请问一下,这位小姐是要入住LIZZ吗?”李森客气的拍了一下冬儿的肩膀。

  冬儿狐疑得转过身,好像有人在跟她说话。当她转过身,看见一个身着白衬衣西裤彬彬有礼的男人正对着她微笑。

  下意识得,冬儿卸下了防备,“恩,是的。”。

  “您好,我是LIZZ的大堂经理,李森,很高兴您选择LIZZ。”李森自我介绍着。

  冬儿看看他衬衣上的名牌,确实是LIZZ的大堂经理。

  “你好。”如此客气,反倒让冬儿有些无所适从。

  “是这样,刚刚了解到您来询问过房间,现在我们还有一个房间,不知道您是否还有意愿需要入住吗?”

  “啊,真的吗真的吗?”冬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像从地狱一瞬间到了天堂,老天还真爱跟她开玩笑。

  刚刚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有住的地方,她真的不知道该去哪度过这艰难的一个晚上。

  幸好幸好,她真是太幸运了。

  “是的,小姐,请跟我来,到前台来办理一下入住手续。”为了不让她生疑,李森只有硬着头皮例行程序。看着眼前向高彩烈的女孩,李森手里捏了一把汗,不知道这样做是好事还是坏事?既然杜总这样吩咐了,他也只有照做。

  不过依照他对杜总的了解,他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冬儿跟着李森到了前台,迎接她的是前台小姐甜美的微笑。

  显然李森已经给前台小姐打过招呼,不能让这出戏穿帮。

  快速得办理好入住手续,李森带着冬儿,往那酒店深处走去。

  冬儿简直被眼前的异域风情完全吸引住了,太美了。

  不知不觉,李森停住了脚步。

  “小姐,房间到了,这个房间是密码门,密码是160827。有其他吩咐随时可以拨打总台电话,祝您旅途愉快。”李森巴不得赶紧离开,他还有点紧张。

  冬儿四处望了望,不对啊,她要入住的是普通的标准间,可眼前明明是一栋别墅啊,而且这里地处幽静,并没有其他房间的样子。

  “那个,好像有点不对哦,我要住的可不是别墅…。”冬儿话还没说完,才发现李森早已经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眼前只有大片大片的树木和花丛。

  天啊,不会是搞错了吧,别墅,她可住不起。

  冬儿看了看眼前的房子,心里犹豫着是要进去还是回去问个清楚呢?

  可是大堂经理亲自带她过来的也,难道也会弄错。

  她也有些纳闷,怎么大堂经理会亲自追回她这个看起来那么不起眼的普通客人啊,还亲自领到房间这边来。难道这也是LIZZ闻名于世的顶级私人服务?

  那如果真是这样,LIZZ真是贵得有理也。

  冬儿自顾自得想着,也许这就是LIZZ的标准间?哇,那也太豪华了吧,3000块能住这样的房子,真是千值万值。不过也还没有进去,万一里面就是普通的客房呢。

  下定决心,冬儿忐忑得在门旁输入了密码,推门走了进去。反正她刚刚办理的入住手续时标价3000块一晚的标间,这样总不能耍赖吧,要弄错也是那个大堂经理弄错的,不关她的事。

  现在她只求有一个住的地方,就谢天谢地了。

  “哇。”冬儿在打开门看到房间内部的一瞬间,忍不住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

  太美了。

  整个房间几乎都是白色的,巨大的整面墙都是透明的落地玻璃,透过晶莹剔透的玻璃窗,望出去,是一个无边界的泳池,再远处就是蔚蓝的大海。

  天啊,冬儿简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美得简直都不像是真的。

  冬儿顾不得身体上的劳累,丢下背包,推开玻璃,走到房间外。

  原来外面才是这所房子真正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方。

  这里的海景太完美了,她不敢想象,原来真的有一所房子,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冬儿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忘记了,只想把眼前的景象通通全部留在脑海里。

  不过,这真的是别墅也,而且,依照这里的海景位置。该不会是之前她在前台看到的那一套所谓豪华海景别墅吧,乖乖,那可是五位数住一晚呢,把她项冬儿卖了,她也住不起。一丝疑虑划过冬儿的心房,不过当前的美景,很快就让冬儿忘记了一切烦恼。

  她在泳池边的躺椅上坐下来,静静得吹着海风,四周安静极了。

  冬儿的心空空的,什么也不想。

  她只想享受这难得的美好时光。

  她好累,好想安心的睡一觉,再不去想那些让人伤心的事情。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她仿佛看见了妈妈在对她温暖的微笑,对她说,女儿,如果累了,就回家吧。

  眼角一行泪缓缓得滑落下来,冬儿慢慢得闭上了眼睛,好像在妈妈的怀抱里,她那么安心,那么放松。

  她好想睡一会儿。

  不知何时杜子峻悄然出现在睡着的冬儿身边。

  他抬起手,轻轻地擦干了冬儿眼角的泪水,抚着她的小脸。

  他的手,那么温柔,仿佛诉说着千言万语。

  他的心,在那一刻融化了。

  杜子峻看着眼前睡着的人儿,心中涌起一阵怜惜。

  她看起来好柔弱,好像有许多心事的摸样。他真的很想一把将她拥入怀里,紧紧得抱着她,吻去她脸上的泪痕。

  这么多年来他的心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一样柔软过。

  他很清楚自己想要做的,他永远都不会让她再有机会逃离开自己的生命。

  突然,杜子峻被自己这样的想法惊了一下。

  他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虽然他们,可是他和她终究不过才见过4次面,可以说,他根本就不了解她,甚至连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可是他心里那种莫名的悸动和情愫,让他情不自已。

  杜子峻小心翼翼得坐在躺椅的边上,就这样静静看着眼前的冬儿。她睡得很沉,发出均匀得呼吸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谁也没动移动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