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子峻手里端着一杯纯净水,已经走到冬儿的身边。

  刚刚听到她的喊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发现她似乎是在做梦。

  他很早就醒了,昨晚的工作还没有结尾,现在需要总结一下。

  冬儿艰难得支起身子,想要端住水杯。却发现很难,一点力都使不上。她这是怎么了?好难受。

  杜子峻察觉到她的异常,赶紧走过来扶着她的背,才勉强坐了起来。冬儿感激得冲他笑了笑,拿起水杯一仰而尽,终于舒服了一些。

  “还要吗?”杜子峻情不自禁得摸了摸冬儿的额头,看来是把她渴极了。

  “怎么这么烫?”杜子峻一触碰到冬儿裸露的皮肤,温度高得惊人。他顿时整个神经紧绷了起来,难道她生病了?

  是不是昨晚出去吃东西的时候凉着了?都怪他太粗心,居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现在几点了?”冬儿知道她现在身体状况不好,但是她心里还装着更重要的事。

  杜子峻看了看表,“7点半。”。

  “7点半?”冬儿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叫了一声。不会吧,她的机票是7点45啊,现在赶过去哪里还来得及。当初都怪自己只想要早点回去北州,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时间太早的因素。

  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冬儿哭丧着脸,想要挣扎着下床飞奔去机场,心里又清清楚楚得明白,肯定是赶不上的。

  天啊,她怎么那么倒霉,已经错过两班回去的航班了。

  “怎么了?”偏偏杜子峻一头雾水的盯着她,现在时间还很早啊。

  他一出声,冬儿的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身上。

  冬儿没好气得瞪了他一眼,就是他就是他,一切都怪他。如果没有他,昨天她就已经回到家里了。

  刚刚本来还很感激他昨晚收留了她,而且看样子两个人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可是现在她面临的窘境就是,她该怎么回去啊?不知道现在去还能买到今天回去的机票吗?

  杜子峻彻底疑惑了。

  这个项冬儿,怎么会那么奇怪。怎么一到白天就完全变了个人啊!

  虽然他知道了前天晚上的缘由,但是昨天晚上她应该是清醒的吧,不是还好好得嘛。

  怎么一觉醒来,就又开始不对劲了。

  女人,真是叫人琢磨不透。以前他是懒得去懂,现在是想要去懂却发现太难懂。

  冬儿奋力掀开被子的一角,就算赶不上,她也要尽快离开这里。

  因为她突然想起来昨晚发生的情景,自己居然紧紧拉着他不放,还跟他讲了那么多奇怪的话。

  天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她只要在这里呆着,就会变得完全不正常。

  杜子峻脸色一沉,轻而易举得将冬儿拦在床边。

  “你要去哪里,你还在生病。”杜子峻声音压得低低的。她的行为让他很失望,心里闷闷的。

  眼前的男人铁青着一张脸,很明显他生气了。

  她也知道她生病了,可是她也不能呆在这儿吧。他们俩算什么关系?她如果再在这里呆下去,她算他的什么?

  虽然她必须得承认,他对她不错。要不是那天晚上的阴差阳错,说不定他们能好好相处。可是发生了那个事情,叫她还有什么脸继续面对他。

  这几天真是混乱极了,她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静下心来好好想这些事情。她心里只想着,能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事与愿违,她错过了两次机会,还困在这里。

  杜子峻挡在床边,她根本动弹不了。而且身体似乎越来越烫,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好难受,仿佛脑袋里有千万条小虫子在蠕动,一惊一惊的痛。

  两人就这样以奇怪的姿势僵持着,时间一分一秒静静流逝。

  “别走,好吗?听话,你现在在生病。”忍不住了,杜子峻心疼她拖着生病的身体还依然倔强的模样。他几乎用了最温柔的声音,试图能挽回她的心意。

  对她,他真的已经用尽全力。

  他第一次感到如此强烈的无力感,那种无法预知结果的等待几乎要把他折磨得发疯。

  没有料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这样子的状况反倒让变得冬儿手足无措。

  他在她的面前,目光坚定得望着她,眼睛里散发出温暖的光芒,让人情不自禁得想要去靠近去感受。

  就在冬儿深陷在杜子峻深邃的眼眸,几乎就快要妥协的时候。

  一阵清脆的铃声划破了这难得营造出来的温情时刻。

  杜子峻皱了皱眉,很明显这个声音是从他身上传出来的。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还没等对方说话,“我马上到。”就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不用猜也知道是李森,刚看了一眼时间,还有5分钟就到8点。

  他必须得走了,今天这个汇报他不能缺席。

  可是,冬儿现在病着,叫他怎么走得开?

  真是个棘手的问题。刚刚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冬儿情绪上的变化,似乎她动摇了,想要离开的念头没有那么坚决。

  他要走?

  刚刚嚷着要走的冬儿,听到他接完电话后,竟然有一丝丝失落。

  奇怪,心底那种隐隐约约的期待又升腾了起来,叫冬儿好烦恼。

  她的心到底在想什么啊?现在连她自己都琢磨不清楚。

  “冬儿,你能等等我吗?我2个小时就回来。”杜子峻双手扶着冬儿的肩,要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他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放我走吧。”冬儿咬了咬牙,艰难得吐出了这几个字。尽管心里早已经开始动摇,但是冬儿就是过不了自己这关,她急于摆脱现在的这种状态。至于心里的感受到底是如何,她现在根本顾不了那么多。

  杜子峻别过眼,心里仿佛硬生生被刀子划了一下。

  她还是要走,仿佛就是在重现昨天在别墅的那一幕。

  她甚至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他。

  愣了几秒钟,杜子峻站起身来,所有所思得看了一眼冬儿,什么话都没说径自走向客厅。

  留下一脸迷惑的冬儿,倒不知道是要下床去还是继续在床上呆着。

  他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不再理她了吗?

  可是为什么她此刻感到那么后悔和难过?难道说其实她是在乎他的?

  就在冬儿发神的片刻,杜子峻已经利落得收拾好电脑和文件,一副准备好要出门的样子。

  “喂。”冬儿忍不住叫了他一声,他不会就这样走掉吧。

  没回应。

  “喂。”冬儿又喊了一声,她有点急了。她现在可是病人也,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还是没回应,甚至都没有望她这边看一眼。

  对了,记得昨天晚上他有说过他的名字。

  “杜子峻。”冬儿脱口而出。

  终于,喊出他的名字之后,他总算有了点反应。

  他转过身对着她的方向,“恩,不错,至少还记得我的名字。”杜子峻笑着打趣道。他就是故意激激她,反正他心里都想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他速去速回,只有想这个狠招了。他提起东西,头也不回得望门口走。

  这下可急坏了床上的冬儿,顾不上身体的不舒服,“腾。”得一下从床上跳起来追了上去。直觉告诉她事态的发展好像有些不对劲。

  尽管冬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但是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还是没能拦住杜子峻消失的身影。

  接下来冬儿听到了让她绝望的声音,“门锁了,你乖乖等我回来。”。

  冬儿甚至可以想象门另一边杜子峻得意的坏笑。

  负气得捶了一下门,转过身靠着门静静得呆站着。好你个杜子峻,居然连这种阴招都想得出来,真是个大坏蛋,就这样欺负她一个还在生着病的柔弱女子。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气死了气死了,她就觉得不对劲。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得出他居然会把她锁起来。

  这是非法囚禁好不好,懂不懂法律!

  冬儿真是气疯了。

  这样一来,她想赶紧离开玉丁的这个计划又泡汤了。况且自己身体还这么不好,一天力气都没有。

  站了一会儿,脚很麻。

  冬儿赤着脚走到沙发上坐着,白色的桌子上好像放着一小瓶什么东西,还有张纸条。冬儿没戴眼镜,看不仔细。

  凑近了才发现那是一瓶感冒药,字条上还写着字。

  冬儿拿起字条读了起来,“把药吃了,乖乖等我回来。”。

  手里紧紧握着白色的小药瓶,冬儿的心里暖暖的,好像身体也没有疼痛了。

  不可否认,冬儿被感动了,虽然之前他们有那么多的不愉快,可是他还能这样对她。让她新生感慨,或许可以尝试着敞开心扉是和他相处,了解他。

  对了,昨天晚上他好像对她说起过,前天晚上的事并不是误会那么简单。

  昨晚没来得及追问,等会她一定要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对她来说,这可是天大的事。

  杜子峻赶到大门的时候,李森已经在车里等候了半个小时。一早起来就有不好的预感,自从昨天见了那位奇怪的小姐之后。李森总感觉哪里好像不太对劲。

  结果时间观念超强的杜总今天却破天荒的迟到了。

  看到杜子峻坐上了车,李森才收拾起多余的情绪,以工作状态迎接杜总。

  “久等了,开车吧。”杜子峻简洁得交待了一句,拿出包里的文件聚精会神得看了起来。昨天这么一折腾,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精力来好好准备这个汇报方案。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不过好在整个方案都是他亲自操刀,他还是非常有把握的。

  车开得很平稳,因为对方公司约定的时间是9点,现在过去时间还很充裕。可以让杜总再多一些时间准备也好。

  杜子峻很轻易就看出来李森的良苦用意。话说李森跟着他也有三年多了,他最欣赏他的地方就在于他言语不多却总能很好得理解他的意思。

  能跟得上他的节奏,就是他需要的人。

  8:50,他们顺利抵达对方公司,径直去了总经理室。两方已经很熟悉,不过讲那么多排场。

  走在过道的时候,冬儿的影子突然闪过杜子峻的脑海。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吃过药了没有?她总是这样轻而易举得就跑进他的脑子里,而且怎么都挥之不去。

  他就这样一走了之,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他才出此下策。为了留住她,他真的是豁出去了,他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疯狂的事情。

  想想真不可思议。

  算了,不管了。已经到这个时候了,他现在只能尽快把工作结束,然后再第一时间赶回去,给她好好解释,好好照顾她。

  一想到她正生着病,他的心一直悬着,生怕她会出什么意外。或许他应该把李森留下来,叫他先去照顾冬儿一下。

  不知不觉想着心事,抬眼一看,已经走到经理室的门口了。

  深呼吸,杜子峻推门走了进去。

  项冬儿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房间里,来回晃荡。

  刚刚吃过了药,居然变得有一点亢奋。奇怪,感冒药吃了不是都要打瞌睡的吗?

  话说这个房子可真漂亮啊,室内装修的风格很简洁,全白色。在海边上显得尤其精致和浪漫。

  这真是他的房子吗?突然这个疑问浮现在冬儿的脑海里。

  四处很整洁,几乎是一尘不染,根本不像一个男人住的房间。

  不过转念又一想,那个大堂经理对他毕恭毕敬的,看样子他是这里的boss没错。可是又有一个问题接踵而来,他既然是lizz的boss,那他为什么会去stone住呢?

  好复杂好复杂。

  她对他根本一无所知。

  来到室外,太阳已经出来了,高高挂在半空。泳池里清澈的水泛着微微波光,空气里都有大海咸湿的味道,轻柔的海风吹拂在脸上,有点微醺。

  还是昨天的那把椅子,冬儿再次坐了上去。眯着眼睛望向天空的方向,玉丁的天空湛蓝纯美,让人心旷神怡。

  心里居然涌起些小小的期待。

  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杜子峻心神不宁得在副驾驶座上抽着烟。现在已经12点过了,他也没料到对方公司如此精益求精,已经完成的方案还能提出如此多的细节再深化。结果讨论着,一时忘记了时间,等结束时才发现已是大中午了。

  他和冬儿说的2个小时,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时间。冬儿肯定等得不耐烦了吧,她一个人,他真的不放心。再说她还病着,也不知道好了没有。如果她倔强得连药也不肯吃,那不是更加恶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