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熙咬紧牙关,她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脸上的妆微微的有些晕染开了,她没去管它,她现在觉得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在他面前拼命的博取好感,到头来,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是不是很滑稽呢?

  倘若,连梦都破灭了,那还剩下什么呢?

  也许只是一场空,一场落寞破败的残局,一个虚无缥缈的梦,一段逝去的过往。

  什么都结束了,她和杜世玉之间的感情已经回不去了,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杜世玉的心里没有赵蔓熙的影子,她傻傻的等待他的回应,可他却一再给他伤害。

  可是,她不怪他,她只要能够待在他身边就足够了,不管他心向何处,爱着谁,她还是自私的将他拴在身边,只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

  蔓熙呆呆的看着他,她觉得裸露着的肌肤已遍布凉意,寒风簌簌的吹向她,将她的心都冰封了,五年了,五年的时间,他们的感情却已经若即若离了。

  甚至,已经决裂到不复存在了。

  杜家。

  “宴客名单你决定就好,我没什么意见。”杜世玉将手中的卡片递给了蔓熙,蔓熙接了过去,而他手却一松,卡片经过她手的瞬间滑落了下来。

  蔓熙有些尴尬,脸色一下白了起来,杜世玉斜眯了她一眼,看在蔓熙眼里却像是杜嘲,但他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的神色,“不好意思,我手滑。”

  “没。关系。”蔓熙随后拣起散落在地上的卡片,尴尬的笑了笑,杜先生看到这一切,有些愠怒的瞪了一眼杜世玉,然后冲蔓熙笑了笑。

  “你看看这孩子,从小就被我惯坏了,太不像话了,蔓熙啊,你别放在心上。”

  “伯父,没有的事,蔓熙怎么会怪世玉,他也不是故意的。”

  “你看看,还叫我伯父呐,该改口了,今后便是一家人了。”杜先生脸上多了丝慈祥,蔓熙犹豫了一下,怯怯的点点头。

  “爸爸。”

  “这就对了。”杜先生一下笑的合不拢嘴,“我们家有你这个媳妇真是有福气,你看看长得漂亮,又有能力。世玉娶了你真是他高攀了。”

  高攀?

  蔓熙一听这词便觉得刺耳,他们两家不相上下,哪来的高攀,要说高攀,也不是杜世玉,而是她赵蔓熙。

  一向都是她在勉强他,他一直都没对她主动过。

  蔓熙,是不是你一直付出太多了,到头却是被伤害的最深的那一个,你懂吗?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可是她不想要放弃啊,她爱他爱的太深了,怎么会在一夕之间选择放弃,况且,他们都要结婚了。

  蔓熙觉得眼睛忽然之间涨得难受,她去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水声哗哗的响了起来,她俯下身一遍遍把脸打湿,脸颊湿漉漉的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自来水,她不停的冲刷着,不知多少遍后,她伏向镜子旁,才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

  脸上的妆容几乎脱掉了,额上的刘海已是湿濡一片,凌乱的搭在光洁的额头上,蔓熙忽然之间却笑了,她伸手抚向镜子,眼前的自己却是如此可笑,狼狈啊,即便拥有完美的容貌和优渥的家世,即便从小到大追她的男生很多,可是她还是痴情的只爱着一个男人,可如今,当一切成为泡影时,她的心已容纳不下除了他的第二个男人走进她的生命了。

  她只有他,可他却选择抛弃她,她别无选择,只能靠着结婚这唯一的筹码将他牢牢的禁锢在自己身边,想想自己真的很可怜,却连心爱的男人都抓不住,宁愿选择这样的房式来爱他。

  蔓熙出来时,杜世玉已经走了,她问了杜先生才知道杜世玉去公司办事了,杜先生要她多坐一会,蔓熙却是一再的告别,她慢慢的踏出了杜家大门,走在载满花草的花圃小径上,四周栽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大多都是她不熟识的,蔓熙俯下身子去看,才依稀辨出几种她认识的花。

  蔓熙记得以前在网上浏览网页时,一次无意间看到一种名叫曼陀罗的花,第一次看到它时,她便喜欢上了这种花,因为它的颜色很美,红艳艳的惹人喜爱,之后她才知道那花的花语便是绝望的爱,从那时起,她便不再喜欢上这样的花了。

  太悲情了,她不喜欢,她一直期待着完美的爱情结局,而不是那种让人悲伤和痛苦的爱情,她到后来还知道这花有两个名字,叫曼珠沙华和彼岸花,名字很美,却充斥着淡淡的悲伤,光是这名字,便是让人绝望的了。

  可是现在,她却有些相信了,这些花语都蕴藏着某种寓意,一旦相信,它便注定你今后的一切,包括你的一生。

  美丽的绚丽的,幕后都是暗藏着汹涌波涛的,她以前不相信,而现在她却相信了。

  晚上十点左右。

  某酒吧。

  刀削般脸颊俊美逼人,狭长的眸子带着微醺的气息,杜世玉的脸在昏暗的光线下,呈现一种别样的风情。

  “别喝了,你今天都喝了十杯了。”莫少坤抢过他的酒杯,带着几分醉意的口吻说道,杜世玉醉意朦胧瞟了他一眼,拿过桌上的酒杯,又斟上满满的一杯,一仰头一饮而尽。

  “你今天怎么了,以前可不喝这么多了,喝高了嫂子看见可不好。”

  “别管我,喝醉了就没那么多破事,全给我滚一边儿。”杜世玉不悦的开口,好看的眉毛全皱在了一起,想到后天的婚礼,他就满肚子火无处发泄,之前也跟父亲说过一些,赵蔓熙他不想娶了,可那话一说就被杜父狠狠的驳回去,还说他是逆子,这些天更得了,直接要赵蔓熙搬过来住了。

  想要成为他的妻子,她这些伎俩,可是远远不够的,想要他对她好,下辈子吧,杜世玉越想心中越不是味儿,又倒了一杯,喝了大半杯,将杯子一撂,高脚杯顷刻间变得四分五裂。

  “得得得,你就继续堕落吧,我可管不了你,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凡事悠着点,别到头来苦了自己。”

  莫少坤干脆坐到了一边,也同样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想到他也好不到哪去,以后也要同样娶一个不爱的女人成婚,一辈子被家族责任牢牢捆住,放荡不得,比起完美的家世,他更向往做一个平凡人。

  想到他曾经交往过的女人,算算也有不少,可能真正待在他身边时间长点的,却是完全没有。

  再或许,是那段感情把他伤的太深的缘故吧。

  莫少坤自嘲的笑了笑,总之,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笨蛋,明明那么深爱着一个人,却因为一系列的变故,不得不放手,呵呵,他真是笨到家了,以为这样才是给对房幸福吗?

  他知道她其实过得并不好,却还装作无所谓,把一切都当做从没发生过,他以为自己装聋作哑就可以无视她的存在,可是最后才发现,不是他可以无视就能无视的,很多事,都是需要时间来慢慢忘却的。

  夜已深,装潢华丽的酒吧内,两个英俊逼人的男人各自坐在沙发上,一个醉的不醒人事,另一个却满怀心事,莫少坤杜眼看着杜世玉,他的模样醉的不轻,眉头紧蹙,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串号码,直到那头传来声音。

  听说话的人是赵蔓熙,莫少坤有些疑惑,却还是轻轻的开口:“世玉,他喝醉了。”

  “莫少坤。是你吗?”蔓熙心头一颤,“世玉在哪里,我派人去接他。”

  没想到她还记得他?莫少坤有些受宠若惊,他拿着手机把地址说了,说完后挂断了电话,蔓熙是在半个钟头后派司机去接杜世玉的,蔓熙坐在车上,看到司机和莫少坤把醉醺醺的杜世玉扶进车内,就那眨眼的功夫,她却有些按耐不住的心痛。

  莫少坤。

  蔓熙一眼就认出了他来,她知道他是世玉的朋友,两人之间关系匪浅,也就放心了。

  “他怎么醉成这样?你怎么不劝劝他?让他少喝点。”蔓熙有些怒意的看着莫少坤,他们一起去喝酒,明知道他最近心情不太好为什么还要让他喝这么多,不免的,心里多少有些不悦。

  莫少坤将杜世玉扶进车内,听到蔓熙那么说,却是乖乖的点了点头,“他心情不好,就让他多喝点了,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电话骚扰你。”

  “不过我还是谢谢你。”蔓熙很快恢复了平静:“你是他朋友,他有什么心事都愿意和你说,最起码,你们之间没有芥蒂。”

  连莫少坤都可以倾听他的心事,而她这个未婚妻却没有资格,他真的就那么讨厌她么?

  蔓熙看着躺在床上的杜世玉,将准备好的醒酒茶端给他喝,他却只喝了一口便整个身子向后仰,她拿了被子给他盖上,他高大的身躯蜷缩在床上,像个孩子。

  杜世玉的睡姿很好看,是两只手俯在脸颊上的,蔓熙还想跟他说会儿话,没想到他一个翻身就背对她。

  “世玉。”蔓熙轻轻的叫着他的名字,她的手抚向了他的脸,嘴唇边的的胡茬却刺得她的手有些痒痒的,她想缩回去,却不想他的手已经急促的拽住了她。

  心头忽然之间涌上一丝喜悦,却不料,他醉后说出的那番话却让她措手不及。

  “房雨烟,你就真的想和世夜在一起吗?可你别忘了,他还是我弟弟,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就休想。”

  “世玉。”

  蔓熙心里一下承受不住,眼泪刹那间涌了上来,她慌乱的抹着眼泪,定神的看着他,听他口中喃喃自语的话,听他毫不顾忌的当着她的面诉说着他和他前妻的那些话,她反手握住了他,眼泪顺着滴在了他的手背上。

  “房雨烟,你这辈子休想逃离我,我会让你乖乖臣服在我的脚下,你信不信。”

  房雨烟。

  房雨烟。

  蔓熙觉得头快要炸开了,他就连在喝醉后嘴里还是叫着别的人的名字,他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她会难过,会心痛,他就权当做无所谓吗?

  想到这,蔓熙慌乱的摇摇头,不会的,她宁愿相信他是在骗她,他之所以叫着房雨烟的名字,一定还没完全忘记她,她可以等,等到他心里的影子完全消失到可以接纳自己,她甚至愿意这样自欺欺人的骗自己,那是假的,他心里是有自己的存在的。

  再说,房雨烟已经没资格了,他们已经离婚了不是吗?

  “杜世玉,我只想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蔓熙俯在他耳边嘤嘤的开口,声音很小,他听不见,蔓熙立即收住了声,半晌,没再说话。

  不管他听没听见,她都不会再提了,这句话,她只说一次。

  权当做,一个无意的话题,她永不会再提起。

  一次伤害,一次决裂,已经足够,她这辈子只能忍受一次,她憧憬着,和他结婚后的种种,一定不会再悲哀了,或许会幸福也不一定,她相信,真的相信。

  这场婚礼无疑时盛况空前的,成了当日最令人瞩目的跨世纪婚礼。

  赵蔓熙坐在新娘休息室里,看着镜子内的自己画着浓浓的妆容,比往日淡妆的自己还美上数分。

  有句话不是说,结婚的女人是最美的吗?那么今日,她将要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将摆脱掉过去那个平庸的自己,蜕变成为一个更加成熟的少妇呢?

  她一直想着自己有一天和他步入红地毯,当现实终要成真的时候,她的心情却变得久久无法释怀,是啊,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就像一直怀揣着的一个心愿刹那间变成了现实。

  她今天就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杜太太,杜世玉的现任妻子,这是她多少年的梦想啊,现在终于成真了。

  最近她老听到杜世玉有意无意的提起房雨烟这个名字,她还以为是她幻听,可是她在他喝醉酒的那次听到真真切切的那番话,那一刹那间,她觉得自己仿佛马上就会失去他。

  他能一次次的抛弃她,也会在这次的婚礼上临阵脱逃,蔓熙甚至已经做好再次被他抛弃的准备。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杜世玉却在头天晚上告诉自己,他想通了,愿意娶她,蔓熙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她没想到,一向冷淡的他终于也有想通的时候。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想到这些,蔓熙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能嫁给这样的男人确实是幸福的,她相信,以后有他的日子里,她一定会很开心,很满足的。

  有了他的存在,不管今后是否会幸福,蔓熙都愿意用一辈子去赌这一次,只要赢过这次,未来他们一定会永远幸福的。

  蔓熙捋了捋额上的头发,将水钻发箍又别上去了一点,满意的看着今天宛如仙女一样的自己,心里犹如喝了蜜一样的甜。

  蔓熙看到杜世玉从她面前走过,一身修身的长款西装,衬得他的身材越发的笔直硕长,他从身后拿出一束红玫瑰递给她,蔓熙脸色红扑扑的,她害羞的接过花,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捻着花瓣,玫瑰花的芳香顺势传入了她的鼻孔,她斜眸一眯,心头却一下炸开了似的,因为她无意间瞥到杜世玉居然对她笑了。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请大家收藏:()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