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一说出口,却见赵蔓熙飞奔到了窗口,她睁大眼睛,感觉那温暖的阳光一点点浸进她的视线,她微微侧头,去看他,见他空洞的眼神里好似空无一物,她却笑了,杜世玉见她此刻的模样,连忙上前,却见赵蔓熙尖锐的话语骤然响起:“你信不信,我会从这里跳下去。”

  不管生与死,纵身一跃,便是与死神一睹,若死了,便是她倒霉,若不是,她还会继续纠缠着他,她知道这样做太傻,倘若真的无法改变一切,那就只能怪她,怨不得任何人,倘若。生与死只有一线之隔,那么,就让老天来赌一下,她的生死,她的命运。

  蔓熙闭上眼睛,努力不去感应窗外面的车流声,杜世玉却顾不上那么多,几步上前去拽她,她却是任由着他拽,她的身子被他抱了起来,她还是闭着眼,她不想看他,一点儿也不想。

  他奋力的抱着她纤弱的身子,眼神已是阴鸷的可怕,而蔓熙却已昏昏睡去,但宁愿,自己永远都不要醒。

  再次醒来时,见佣人端着一杯水走过来,蔓熙眼神放空的看向四周,不一会儿,她的嘴边顷刻漫上一股凉意,她瞪大了眼睛才看到送往自己嘴里的水杯,她奋力去推开,水杯被砸在了地上,见佣人的脸色很难看,她竟黯然失笑,这就是她应得的吗?

  “少奶奶。”

  “杜世玉呢?”

  “少爷出去了。”

  “去哪了?”蔓熙继续问。

  “少爷去公司了。”

  呵,公司,他还真是放得下,明知道家里已有一个要自寻短见的人,却还有心思工作,蔓熙挣扎着坐起来,她觉得浑身都虚弱,整具身子像是要散架了般,“少奶奶,您这是要去哪?”佣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蔓熙只是淡淡应道;“我要出门。”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别啊,少奶奶,若少爷知道是要怪罪的。”

  “有我担着。”蔓熙无力的回答道,起身走到衣柜旁。

  她整具身子像是游魂一样漫无目的的走在马路上,前房是川流不息的车子,可她却像没看见似的自顾自的走着,目前已是无处可去,天色已经那么暗了,再过不久便是深夜,她难不成要露宿街头吗?

  蔓熙失措的摇摇头,抬头看着前房的hotel,她目前身无分文,根本没有地房可以去,可是她不想回去那个家了。

  迎面而来的一辆车子朝她开来,雪白的车灯扫在她脸上,蔓熙还没回过神,身子已经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她感觉自己仿佛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面的她,像是回归到了十七八岁的样子,满脸的清纯,满脸的无忧,处见到他时,一辆白色的脚踏车,她是第一次学会骑,却不小心撞到了他,就像一场很美很美的幻境,那些深刻的回忆,却一夕之间再也找不回了。

  杜世夜将机票塞进雨烟的手中,见她怔忪的好似没反应过来,他又附在她面前说道:“这是明天去h市的机票,我们早点出发,到了那里,我再安排你的住处。”

  “为什么要去h市呢?”

  “因为我在那里有分公司,我要过去看看,顺便带你过去。”杜世夜的手轻轻俯在雨烟略冰的手上,心疼的看着她。

  六年多来,她的样子没多大改变,唯一让他觉得变化最大的便是她的个性,不再是那么的知书达理,反而多了几分的纤弱,甚至。让人更加难以揣测了。

  可是他还是阻止不了自己喜欢她,愿意为了她和家人闹翻,为了她放弃目前拥有的功名利禄,愿意像个平凡人一样陪伴她海角天涯,可是若她的一句话,或是一个举动,都会轻易的左右他的心,他发现这些年自己的变化实在太大,可他不得不承认,是房雨烟改变了他很多。

  雨烟呆愣的站在原地,之前一直说过要走,可真的一走,那么多久能再回来,要说对这么没感情的话,她也不会一直拖沓不愿离开。

  “世夜,你真的舍得放弃你所拥有的一切,放弃你的父母吗?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我不想连累你,所以,我决定一个人走,你好好的待在这里,陪在你家人身边吧。”

  她不停地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忘了我吧,忘了我,你才能找到一段新的感情,不再把多余的时间都浪费在我身上,我不值,更不该让你为了我放弃一切,以前是我太自私,可现在,我愿意一个人走。

  望着雨烟的眼睛,杜世夜觉得心口绞痛般的袭来,她可以云淡风轻的说结束,可他不能,即便他知道未来的结果,知道放弃了一切,他便不再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他必须适应平凡人的生活,适应她的的生活,他不想把自己圈禁在一个狭小的金丝笼里,只顺应着家人的安排顺理成章的得到应有的一切却失去了本来应得的自由,所以他宁愿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也不愿再回到那个让人透不过气的家。

  “在他们做出那些伤害你的事情后,你以为我还会继续留在他们身边做他们心中长久以来的乖儿子?雨烟,一直以来都是你为别人活,你什么时候想过自己呢?听我的,有时候该为自己活,这样才不会每天都活的很累。”

  杜世夜的一番话又像是诅咒一般,彻彻底底的瓦解了雨烟内心的想法,也许杜世夜说的没错,她一向都是为别人活,何尝想过自己呢?即使某一天自己变得自私些,她也许就不会活得那么累了。

  “那么,走了就不再回来了吗?”雨烟反问他道,见他的双眸已是不安的低垂了下来,她心里猛然间还是扬起强烈的罪恶感。

  他停滞了片刻,才从茫然的视线中回过神看她;“雨烟,跟我一起离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要再回来了好不好。”即便他舍不下亲人,可他无法眼睁睁看他身边心爱的女人受苦,倘若能够放弃一样,那么他宁愿放弃眼前的荣华富贵,那些在他心里也完全抵不上房雨烟来的珍贵。

  “你难道舍得他们么?”雨烟觉得有些伤感,眼泪一下簌簌的落了下来,握着手中微微起皱的机票,觉得此刻的自己实在是罪大恶极,无法饶恕,她本来就不该让杜世夜陷入这场漩涡中,他本是前途无量的公子哥,却为了自己,宁肯舍弃一切,甚至以后一切都要从头再来,她呢?为了躲避那个人,把周围关心爱护她的人都当成了挡箭牌,只为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不受侵害,但事实却是让身边的人全都为了她血流不止。

  杜世夜眸光一紧,生生的叹了口气,“是我对不起他们,但是不代表他们可以支配我的人生,我的爱情,要记住,我不会负你,更不会弃你于不顾,我们一旦离开,今后这里便不再是我们的家,我会让你忘记发生在这里的一切伤心和痛苦的事,忘了我哥哥,我会让你过得更快乐,更圆满,你懂吗?”

  杜世夜走上前几步,轻轻将她带进了怀中,带着她那份冰杜彻骨的心,一同共赴另一片已为她打造的乐园,。

  杜家。

  “消息确信?”杜世玉冰眸冷冽,眼底已是蔓延出一片怒意,走到窗子边,手握拳头狠狠的捶向窗子边:“具体时间、地点,都给我确定无误了吗?”

  莫少坤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这个几乎快要崩溃的男人,仍旧打趣道:“敢情,杜少结婚了还这么不甘寂寞,她不过是你过期了的女人,怎么现在还不肯放手啊,听说和你弟弟好了,莫非想把她再抢回来?”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杜世玉怔忪许久,听到莫少坤的话,还是有些不自在:“你少管,只需帮我把票弄到手,其余的你就少操份心吧!”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世玉,听我的,别这么任性,他们要好就随他们去吧,毕竟你的身边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你这样做就不怕赵蔓熙会生气?”莫少坤抓住他的手,却发现他的手冰的骇人,不由得担心道:“以前都是女人围在我们身边转,我们不差这些行情的,何必为了一些人耽误了自己,别介,就让一切随波逐流吧。”

  杜世玉眼底的怒意更甚,他稍稍停顿片刻,还是推开了莫少坤的手,“我们几个就你人脉最好,打听一点事情应该不会太为难,少坤,就帮我一次吧,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们之间还这么客套作甚,世玉,我不是想要你的好处,我只是担心你,她,不值得,若你执意如此,我也无话可说,我尽量吧。”

  “谢了,我就知道你最好,如果可以的话,明天上午给我把票弄来,我一定不能在他们登机后赶来。”“好吧!”莫少坤点点头,“我这就帮你去订飞机票。”

  杜世玉目送着他离开,心中愈发的忐忑不安,原本沉静如湖水的眸子此刻变得愈发的冷冽,他什么都不想管了,他只知道,那个当初被他狠狠抛弃的女人现在就要和自己的弟弟在一起了。

  他曾经的太太,他当初如此嫌弃的女人,如今就要变成自己弟弟的女人,这样的事叫她如何忍得下去。

  她刚想喊出杜世夜的名字却又被他的手死死的捂住了嘴巴,想说出口的话被硬生生挤进了喉咙,手腕被扯得生疼,嘴被捂着,到后来只能不动声色的让她无力挣扎被迫跟着他走。

  出了机场,他便强拉硬拽的拖她去了车上,将车子驶向了很僻静的地房,她看到他的眼神狰狞的可怕,如在无数个梦里出现的魔鬼,带着森森的笑意让她浑身透着岑杜,她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房雨烟,我不是警告过你,要你别纠缠我弟弟吗?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是不是,嗯?”到了目的地,他伸出手捏她的下巴,几乎快要将她的下巴捏的脱了节,雨烟哭着喊着要他放了自己,可他不听,她急着想要推开车门,无意间指甲把他的脸划破了,见他的眸子骤然间阴杜,森杜的语气让她的心几乎都要绝望了,“逃,还想逃到哪去?若你还是这么不听话,我就在这车上上了你,我倒想看看你在我身下那浪荡的模样,看看世夜眼里那冰清玉洁的房雨烟究竟有多下贱。”

  他的话一出口,雨烟瞪大的眸子涌上大片的恐惧,现在的自己已是孤立无援,他若上了她,也只能怪她活该倒霉,可是她不甘,她就算死,也不想再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玷污,她这一生已被他毁过一次,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次重生的机会,是杜世夜带给她希望和光明,而这个男人,却是让她心生憎恶到想杀了他,若他真逼她到绝路,那么她宁愿玉石俱焚。

  “呵,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你现在变得这么能折磨人,房雨烟,你就这么在乎我弟啊。你看看你这样子,让我多么想亲手了结你。”

  雨烟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似的,现在她的心里只想着杜世夜知道了他失踪了会是多么着急,一定到处去找她,此刻,她被这个万恶的男人禁锢在这狭小的空间,他随时随地都会对她做出禽兽不如的事,她现在真想死,死了,就不会再痛苦了。

  可她现在却连死也死不了。

  “雨烟呢?”

  杜世夜发愣的看着候机室她刚才还坐着的位子已是空无一人,有片刻的茫然,她,去哪了呢?

  现在已经到了登机时间了。

  “房雨烟,愿不愿意。做我的女人,离开世夜,你跟着他,会有什么幸福?倒不如跟了我,起码生活无忧。”

  雨烟拼命地摇头,她就算死也不会跟他。

  “呵呵,好啊,真有种的话,他怎么不来找你。”他哧笑了一声,雨烟别过脸去,空洞的看着紧闭的车窗。

  是啊,幸亏世夜不知道她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若他知道,他又该多难过啊?

  可是,她不愿活着。只求死了好解脱。

  “还是不愿意?你是在挑战我的耐性?”他咬牙说完,便发狠的咬上她的肩膀,随之而来的便是更加深邃的痛楚。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噩梦才真正结束,他收拾好了一切见她依然躺在座椅上一动不动,他忽然觉得有些难受,将车上那零零散散的衣服一下丢到了她面前,不悦道:“再不起来?”

  看到她终于坐直身子开始穿衣服,他悬空的心才一下放了下来,他刚开口,一道火辣的巴掌便向他闪了过去,他本能的躲开,一只手擒住了她的手腕,“你想死吗?”。

  他的掌心刚触向她的手心,一片凉意便袭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