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沫,电影散场了。”这熟悉的声音里不难听出那无奈。

  可她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努力的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待眼前的人脸逐渐清晰,夏以沫终于看清陆念琛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一场电影后,双胞胎在之前受到的‘惊吓’早已烟消云散,在去吃饭的路上,两个家伙一直激烈讨论着精彩的剧情,哇哇的说着意大利语,神采飞扬。

  陆念琛开着车,不时会插一两句,而睡了后半场的夏以沫,本来就没看那种片子的兴趣,对那门外语,如同听天书。

  让她更在意的是那个梦。

  曾几何时,她几乎都快忘记当时被点住的那种心情……

  诧异、茫然。

  她宁可相信那是陆念琛对自己的又一个恶劣的玩笑,可到了最后,全世界都告诉她,他说的是真的。

  ……

  晚饭在S市最正宗的意大利餐厅吃。

  陆念琛对笼络人心相当在手,不小心丢了‘小姨父’这个头衔,他不动声色的加倍努力。

  两大两小,刚出现在餐厅内,立刻引来诸多目光,这其中有让夏以沫感到熟悉的,也有令她陌生的。

  陆家在这座城太具有吸引力,真正的名门,不需要时刻为自己制造新闻,而是不管何时出现在何地,不管自身多低调,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都会自然而然的引人关注。

  落座后,小家伙们兴奋的点了喜欢吃的,陆念琛则为夏以沫和他自己开了一瓶年份不错的红酒。

  虽然有两只瓦力十足的电灯泡,但他和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起到外面来吃饭了。

  菜还没上,法比奥和阿尔布托降低了分贝在旁边小声呱噪着,小狐狸则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侧头去欣赏半个S市的魅惑夜景。

  大多数时候,她可以这样保持安静呆上很久很久。

  她静得就像油画里的美丽人物,单是被霓虹勾勒出来的轮廓,那长而翘的眼婕,那挺直秀气的鼻子,那嘴角倔强的弧度,都经过细致的雕琢,看起来却又是那么浑然天成,无一处不动人。

  她自己却浑然不觉。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就是那样可以静止一个漫长世纪的定格画面,深深的吸引着另一道为她停留了许多年的目光。

  每次她陷入如此与世隔绝的恬宁中去,陆念琛都会随之情不自禁的神往。

  他很想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者是天马行空的遨游在任何人都难以企及的地方,或者只是在淡定的腹诽,那场电影可真够无聊。

  诸如此类。

  他从不忍心打扰,只做猜测,并且乐此不疲。

  就这样保持了一会儿,双胞胎忽然停止了彼此间的交流,转而,一个用意大利语,对另一个说,“瞧,他看呆了。”

  听的那个窃笑,赞同着回应,“可是你不觉得小姨很漂亮吗?看呆很正常。”

  因这对话,陆念琛回了神来,正色对他们道,“我看自己的未婚妻,有什么问题?”

  当然,也是用意大利语,这样小狐狸才听不懂。

  “可是你和别的女人亲吻。”

  “你不吻小姨姨。”

  双胞胎你一言我一语,对他意见出奇的大。

  夏以沫终于发现三位男士好像在以自己为话题交谈,也插话问道,“你们在说什么?”作为唯一一个不懂那门外语的人,她皱起眉头表示强烈的不满,“可不可以说中文。”

  如果是能让她听的话,还需要用另外一门语言来表达吗?

  在座的三位男士,心思都荡漾开了……

  陆念琛做好一切威逼利诱的准备,神情戒备的看着双胞胎,只待这两个小家伙打算出卖他,他就先发制人。

  而很显然,双胞胎也或多或少看出他神色里的意味,于是互相又交换眼色,其中之一坏笑着对他说,“你难为情了。”

  还是用夏以沫听不懂的意大利语,肆无忌惮的,他们是小孩子,不需要讲道理。

  以为这样就能把陆家的公子给唬到了吗?

  端正了坐姿,陆念琛只好整以暇的说了三个字,“开条件。”

  双胞胎立刻贼贼的笑了起来,昂着下巴,小腿吊在椅子上前后来回的踢,小表情别说多得意。

  始终搞不清楚状况的夏以沫不高兴了,沉着脸说,“你们要是还这样,那我就走了。”

  罢了就拉了椅子要站起来,陆念琛忙拉住她,双胞胎也跟着跳下座位,多怕自己被小姨姨丢下。

  三位男士终于着急!

  “你分得清楚我们谁是谁,我们就不说。”

  当中一只,对陆念琛开出登天难题。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已经站起的夏以沫低头看了看陆公子,那眼神分明就是不可置信:你也有被人威胁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