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他了,就是偶时夏明珠都会犯糊涂,被两个小魔怪搅得头昏眼花,分不清谁是谁。

  料死了陆念琛也答不出来,夏三小姐淡然了,坐回原位,抱手等答案,顺便看他出丑。

  只有半秒,陆念琛连迟疑都不着痕迹,指着左边的说,“你是阿尔布托。”

  那么右边的就是法比奥。

  小家伙们哈哈大笑,启声说,“你猜错了!”

  陆念琛神色间充满自信,“我没错,是你们说谎,男子汉是不应该说谎的。”

  “……”

  沉默……

  看着双胞胎同时黯然的小脸,夏以沫心里神奇到了极点!

  蒙对了?

  可是看陆念琛那种笃然的神采,莫非他早就发现双胞胎的区别之处?

  半响过后,法比奥对夏以沫遗憾的说,“小姨姨,他答对了,我们不能告诉你刚才说了什么,抱歉。”

  “他……你……”视线转向陆念琛,她不可思议,“你怎么猜对的!?”

  男人扬了扬他柔顺的眉,尔雅的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阿尔布托,法比奥!”一声母爱泛滥的柔呼,双胞胎的母亲出现。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背身的夏以沫和陆念琛回首过去时,小家伙们已经向那方跑去,夏明珠款款向这边走来,蹲身迎住两个扑向自己的宝贝,满脸洋溢的都是幸福。

  看到大姐登场,夏以沫心知保姆生涯就此结束,庆幸之余,再扫视姐姐身后那群闪亮的闺蜜团。

  曾经,她是这座城的第一名媛,走到哪里都众星拱月,如今,嫁作人妇,拥有丈夫和孩子的爱,人生到此,无不美满,风情更是不减当年。

  而夏以沫,始终是夏家最容易被忽略的人儿,说好听了,那叫做低调。

  她就这样看着,忽而就听身旁的男人问,“我在想,这个时候,你对夏明珠有没有一点羡慕?”

  虽然身在夏家,夏以沫受到的关注一直很少,可活了小半辈子,没挨饿受冻,喜欢的东西,比普通人更加容易得到,这无不是种幸运。

  再说长相和婚姻……

  夏以沫对等答案的陆念琛眨眨眼,没做多想就道,“我长得也不比大姐难看,而且我马上就要和你结婚,你们陆家比我姐夫有钱多了去了,我干嘛要羡慕她啊。”

  听了她诚实的回答,陆公子哭笑不得,“我可以理解你是在夸奖我吗?”

  “你问我的意思,不就是想如果大姐让我有失落感,再让我多想想你们陆家,平衡感肯定能回来。”小眼神往他显出尬色的俊容扫去,肯定的说,“陆公子,你的目的达到了。”

  一旦她入了陆家的门,那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祖上积德,光耀门楣。

  她轻松的谈笑自己的婚姻,多不情愿也好,现在看来应当是把心理建设做好了,至于今后,来日方长。

  陆念琛含笑不语,眉目间沉淀了几许。

  有时候真不知道这丫头是真的傻,还是大智若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