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离的脚还没完全好,不方便,加上没人给看孩子,她只好留在家里。

  其实浅尝和辄止已经大了,很懂事,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不敢将他们单独留在家里,完全是莫离自己的心理问题。

  她家住那么高,莫离总是莫名的担心,万一她不在家,俩小犊子一时贪玩,爬到窗台上……后果,是她不敢想象的。

  米夏的学员里,有个粗浅的研究过心理的,有一天,分析莫离的行为后得出结论:她的表现有点像灾难后遗症,莫名的排斥某些东西,可能曾在这方面受到过伤害,属于潜意识里的自我防卫。

  米夏好奇的:“离离,她讲得对不对啊?”

  莫离茫然的:“我不记得自己受过什么伤害。”

  米夏撇嘴:“对哈,你连你孩子的爹是谁都能给忘了,还能记住啥啊?”

  那天晚上,莫离没留米夏在她家蹭饭吃。

  眼看中午了,莫离做好饭,俩小犊子端正坐在饭桌前等着开饭,莫离想了想,尝试着给洛邈发了条短信:在哪,回来吃饭么?

  俯趴在美容床上的洛邈,听见分外响亮的短信提示音,将身子撑起来了一点,使得搭在后腰上的洁白浴巾滑下去了一些,露出美丽的腰线。

  此等美景,实在诱人,可对于纹身师来说,他这不配合的举动,险些坏了她的口碑她的作品,一直要求尽善尽美,瑕疵什么的,简直不能容忍!直白点说,这位高手,她有强迫症……

  “给我老实的趴好了。”

  洛邈回过头,抿了抿嘴角,露出抹无辜笑容,伸手,继续伸手,够啊够够不到。

  纹身师好气又好笑,替他翻出手机递过去。

  洛邈接过手机,双手合十夹住手机,对纹身师做了个感谢的动作,然后,像个乖宝宝一样老实趴好。

  打开邮件,果然是莫离发过来的短信,这是他第一次接到她的短信,尽管额头由于刺痛而渗出细密的汗珠,可他却感到了无与伦比的快乐。

  探出食指,轻轻触动屏幕,修剪的干净整洁的指甲一笔一划,认真写下:我还有点事,你们先吃,晚一点回家!

  是的,回家,有她在的地方,就是家!

  很快收到回复:你居然看到了我的短信,还回复的这么快,真神奇!好吧,浅尝和辄止饿了,我们就不等你了。

  笑傻傻的笑。

  纹身师摇了摇头:“瑶瑶发来的?”

  洛邈仍乖乖的趴着,却点了点头。

  纹身师啧啧有声:“今天我高兴,赠送你朵玫瑰。”

  洛邈想了想,在手机上写下:换成“贝壳”行不?

  纹身师:“……”

  米夏假小子一般的存在,时常以“纯爷们”标榜自己。

  莫离觉得,这样也挺好,心够宽,换做是她,自己的男人三天两头和别的女人鬼混,估计她早把他阉了关键是,他“太监”了是小,搞得她为此蹲大狱,多不划算。

  “纯爷们”的米夏姑娘,把表哥送进去又戳又扎的,她看得肉都跟着疼,实在坚持不住,也没那么多耐心等着一针又一针,赶在莫离家饭口进了门。

  解决完了表哥的午饭,卖乖的替莫离刷了碗。

  莫离像地主婆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着米夏忙活:“你不是没时间过来?”

  米夏讪笑:“忙完了,忙完了。”神秘兮兮的补充:“亲爱的,洞房花烛夜,惊喜不断哦!”又笑得像只偷腥得逞的猫:“嘿、嘿嘿、嘿嘿嘿算我送你的新婚礼物。”

  她只知道表哥说要把心爱的人的名字纹在身上,却没看到他究竟要纹什么字,不然,约莫当场就得打起来。

  当然,他们从小生活在两个城市,洛邈为关瑶纠结那会儿,米夏也忙着和潘良良“麻雀战一般的早恋”,哪有什么心思关注这个千里之外的表哥的私生活。

  之后,洛邈十八岁出国,这么多年一直没回来过,对于他当初的变故,米夏知道的并不多。

  莫离曾问过她:“你表哥不是音乐神童,怎么聋了呢?”

  米夏思索良久,只以:“天长都是变态的,他够天才,所以把自己搞聋了!”作答。

  具体情况都不清楚,就开始保媒拉纤,她这个媒婆弱爆了。

  而洛邈突然对莫离表现出的不同,米夏也以为天才在经过长达数年的蛰伏期过后,换了个环境,终于“情窦初开”,对她家可爱的小离离“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海枯石烂此生不变”反正是搞艺术的么,思维方式诡异点,也可以理解。

  这个也不是她凭空现象出来的,打小看过的那些童话故事中,就有那种王子公主,喝下某种长效秘制的神奇药水,昏睡过去,等醒来后,会爱上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生物虽说表哥那天先看到的是她,可他们是五代以内旁系血亲,如果相爱了,不符合国家计生法的优生优育原则,肯定领不到结婚证,所以,表哥不可救药的爱上了莫离。

  至于飞机上的空姐空少;火车站里的司机乘务员;商场门口的礼仪小姐和清秀保安;同行的路人甲乙丙丁,统统都是布景,所以表哥没爱上他们……思维真是有够混乱,不愧是“纯爷们”的米夏姑娘。

  正闲扯中,家里的座机又响了家里这部座机,平时基本就一摆设,要不是死乞白赖的黏着电脑,站在统一战线上,莫离早让它下岗了,这段时期倒是很卖力呐。

  莫离接起来:“喂。”

  米夏洗完手,擦干净挨着莫离坐下,伸手扒着莫离肩膀,竖着耳朵贴近话筒,一副窃听者形容。

  “离离啊,我是舅妈,这人上了岁数脑子就不好使了,这不才想起来,你表妹再有一个、半个小时的就到你那儿了,你赶紧去车站接接她,要是道远来不及,就打个车过去,可别挤那慢吞吞的公交给耽误了,看电视上总说,有些骗子就爱蹲火车站,专门骗远道的大姑娘,何况你表妹长得还那么漂亮。”

  附耳听来的米夏同志,被这句典型的王婆卖瓜似自夸给刺激到,忍不住表情滑稽动作夸张的做呕吐状,换得莫离又一记白眼。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莫离以眼神镇压住米夏后,才皱紧眉头承接舅妈话茬:“我想之前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家里没多余的地方给外人住,既然你让表妹跑这么远,应该给她带够住旅店的钱吧?”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想来舅妈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听她这么说,居然没出口成脏直接喷她,还好言好语的回复她:“尔岚可是你最亲的妹子,怎么能算外人呢?说啥钱不钱的那么外道,我都联系上你言姨的保姆,她说小言在你们那儿买了半条街,只是前段时间受了点小伤,一直在别的地方住院,现在也好得差不多了,一出院就亲自过去监管那条街的开发。”

  “那是人家……”

  不等莫离把撇清关系的话说完,就被舅妈打断:“半条街呢,还怕没尔岚住的地方?我也活了半辈子了,哪能不明白事理,想要将来过的风风光光,现在受这么点委屈算什么,就先让你表妹在你家挤个几天。

  等小言过去找你,你就说你家里地方小,你表妹住你家,你和你男人想过个生活都不方便,让她先搬他家去,这男人血气,女人妩媚,天天住一起,……走到那一步,就算不看我的面子,也得给你个台阶下,他肯定会对尔岚负责的,咯咯咯……我这个丈母娘是当定了,你放心,到时候你表妹绝对亏不了你这个媒人,我这说了就算,不就住个几天么,只要你把这婚事给促成了,将来随便让小言包个十万八万的大红包给你。”

  米夏把一张帅气的脸鼓成包子样,比划着半吊子的手语吐槽:“半条街十万八万,这也太不成比例了吧!”

  莫离伸手捂肚子,米夏夸张的尖叫:“离离你怎么了?”

  莫离抽着气:“我肝疼。”

  舅妈回过神来,噼里啪啦的叫起来:“哎呀,有人喊我打麻将,离离你可别耽搁了,赶快去接你表妹。”不给莫离回话的机会,撂了电话。

  米夏哼哼:“太夸张了吧!”又果断的维护洛邈的“主权”:“别想让我表哥给你那极品亲戚腾地方。”又想到:“除非让他搬你屋里去。”

  莫离没心思说笑,坐直身子,环顾一圈:“就这么大点儿地方,往哪挤啊?”

  米夏还在那哼哼:“一个痞子暴发户,一个虚荣拜金女,别说还挺般配的。”

  莫离冷声哼哼,脑子却在快速运转:接还是不接,这是个问题,以她对那母女两个粗浅的了解,这真要让那女人住进来,对她颐使气指这种行为,毫无悬念,必将发生,更关键的是,没准她会当着浅尝和辄止的面说他俩是小野种,那可怎么行?

  算了,当年她一个人挺着大肚子漂泊时,还不如现在的莫尔岚岁数大呢,也没把自己搞丢不是?

  莫离刚做好不去接站的打算,就又有电话打进来,这次竟是舅舅,他说他知道当初他们一家对不住她,现在是真没脸要求她做什么,可他只有尔岚这么一脉骨血,实在放心不下,恳求莫离帮帮他,他这几年又偷偷攒下一笔钱,原本是准备给莫离置办嫁妆的,现在没办法了,就先给莫离打过来,算是给付尔岚的房租,嫁妆什么的,等他有能力再给莫离补上……

  罢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她去把莫尔岚接过来,让舅舅把钱打给他亲闺女,然后她把尔岚安排在小区附近的小旅馆里,等那个啥言休的过来,把尔岚往他那里一塞,接下来再怎么样,可就跟她没关系了。

  既然决定了,那就出门吧。

  这个城市不大,一共有两个火车站,一个南站,一个北站,南站通常发短途,而北站接长途。

  莫离把浅尝和辄止托付给米夏,一个人出了门。

  本来米夏要替莫离去,被莫离拒绝了,因为她没有尔岚的照片,而尔岚也不认识米夏。

  如果接岔路了,估计舅妈又得打电话冷嘲热讽她“忘恩负义”,本来就够烦了,可不想再听一顿莫须有的教训,她这个舅妈,都跟她玩先斩后奏了,真下功夫。

  在不久的将来,回想起出门前米夏不放心的嘱咐,又想想自己的坚持,她很后悔,如果老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就算落得个“白眼狼”的骂名,她也坚决不出门。

  可惜,那个时候,她真的没想到,歹徒如此猖獗,光天化日之下,也敢作奸犯科……

  出门之前,浅尝和辄止排排站。

  浅尝说:“洛叔叔要教我画画,妈妈,你回来的时候,别忘了给我买一盒漂亮的蜡笔哦。”

  辄止说:“妈妈,拜拜,早点回来。”

  莫离左右捏捏浅尝的小脸蛋,右手揉揉辄止的软发,笑着离开。

  下了楼,出了小区,虽然舅妈交代让她打的,可车费差好多的,又不给报销,她才不花那个冤枉钱,道不远,又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哪里会堵。

  最关键的是,舅妈那么着紧尔岚,怎么可能真的只差半个小时才给她打电话,就算她坐公交去了,再等半个小时,估计都算快的。

  其实每当这个时候,她就开始怀念起自己那辆二手的奇瑞小,她都没把它捂暖,就因为债务危机把它“三嫁”了,说出来都是泪,她还真有点对不住它呢!

  到了车站,查询了列车到站时间,果真还早,莫离又到附近的商场去逛了一圈。

  在文具区,看着画笔和画纸,嘴角噙着笑她的浅尝有爱好了!

  给自己的俩个小犊子买东西,花多少钱莫离都不心疼,特别是这种有意义的东西。

  听米夏说,洛邈很会画画,貌似还有点名气,那么让他给浅尝当启蒙导师,肯定会成果斐然的,嘻嘻嘻……还不用花钱,这年头,一对一教学,按小时收费,很烧钱的。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离开商场,跑到火车站,时间刚刚好,火车正进站。

  这里只是中转站,接站的人不算多,莫离来到出站口,找了个好位置,瞪大眼睛盯着下车的人。

  好多年不见,如果让她回忆尔岚的长相,还真想不起来了,好像长得确实挺漂亮的,不过说真话,比起米夏来还差了老大一截,就是不知道这几年气质变得怎么样了。

  再说米夏,虽然跟潘良良混在一起,混出一身小匪气,但匪得够味。

  舞台上的米夏,可以让同为女人的自己为她怦然心动,那么光彩夺目,撇开主观因素,她还是觉得那个一副肾虚相的潘良良越来越配不上米夏,就是不知道米夏还跟他靠个啥劲,从这点上看,米夏也是个呆瓜。

  想起潘良良,莫离就窝了一肚子火,平时就看不惯他,在她受何家排挤,处处碰壁的时候,这货居然给何晓佐当起了狗腿子。

  那天竟背着米夏拿给她一张卡,说是何晓佐给的,里面已经存了一笔钱,今后每个月还会定期往里打钱既然不承认她是何晓佑的未亡人,这算什么,包养?

  不想了,不想了,为那对下三滥生闷气不值得,一抬眼,瞧见个特招眼的姑娘呃,不是长得招眼,是打扮得招眼,比应召女郎还应召!

  要说米夏是一身匪气,那么这姑娘就是一身浪气。

  近了近了,瞧着蛮眼熟,啊!莫尔岚?

  也难怪舅妈会千叮咛万嘱咐,打扮成这样上大街上晃荡,是招人。

  但,招来的大约不是骗子,而该是嫖客,塞一百块,直接拖进站前小旅馆……

  对了,最近严打,没准她晚来一步,就得去公安局领人了。

  “莫尔……”

  莫离挥舞着的手腕突然被人攥住:“离离,跟我来。”

  转过头,竟是她刚才想到的“下三滥”,妈的!这邪门?要是想人民币,一转眼,它们站着排哗啦啦的钻进她的钱包,那她就不用愁了。

  但见何氏大少,曾经勾魂的媚眼而今有点充血,神情也十分颓靡,整个人看起来恹恹的。

  咦最近时尚圈流行落魄范儿?

  尔岚没看见她,已经过去了,莫离有点急,使劲的甩着何晓佐的抓握:“我很忙,没那闲工夫跟你扯。”

  看都不看何晓佐一眼,直瞅着扎在人堆里往外走的尔岚,不由扬高声音:“莫……”

  “下三滥”就是下三滥,他居然对她动粗。

  这么说容易叫人误会,其实也没多“粗”,就是直接把她拖往和尔岚相反的方向。

  莫离记得,这个方向通往车站的旁门,而且一出去就有一排站前小旅馆何晓佐这货,连一百块都没塞给她,就直接拖着打扮得这么“良家”的自己去小旅馆,岂有此理!

  “姓何的,你瞎啊,我在接站,有什么吩咐,等我接了人再说。”

  “姓莫的,你给我记住,从来只有我让别人等,只要我在,就没有比我更重要的。”

  “那是对你的狗腿子来说的,在我眼里,你的身价不比个肉包子高多少。”还不怕死的补上一句:“就算是肉包子,还能拿来填饱肚子,你能有什么用啊?”

  何晓佐漂亮的脸扭曲,继续扭曲,一字一顿:“喂饱你是吧?跟我过来,我让你知道我能有什么用!”

  “快来人啊,有人耍流氓拉!”

  有人发现他们两个在拉拉扯扯,上前询问:“干什么呢?”

  何晓佐恨恨的瞪着莫离,看都不看来人:“两口子吵架,关你屁事!”

  莫离回瞪何晓佐,比眼睛大,谁怕谁:“谁他妈跟你两口子,臭不要脸!”

  来人讪讪的:“还真是两口子,不好意思。”

  莫离着急的解释:“我跟他真不是两口子。”

  来人陪着笑,敷衍的嗯嗯啊啊,然后,就那么走掉了。

  何晓佐声调突然软下来,有点落寞的:“离离,我只耽误你一小会儿。”

  看着这样的何晓佐,莫离没点头,也没摇头。

  何晓佐拉着莫离,走到相对偏僻一些的角落,没什么人经过,然后,从衣兜里摸出一串手链。

  莫离只觉得这串手链有点熟悉的感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

  “离离,我要订婚了。”

  莫离皮笑肉不笑:“恭喜啊。”

  何晓佐皱紧眉头,动作却很轻柔,将手链往莫离左手腕上戴。

  莫离左手腕一直戴着护腕,右手腕倒是空着的,可这家伙很执拗,偏要给她戴在左手腕上,把护腕往下挪了挪,再戴。

  嘴也没停,自言自语似的:“这是当年晓佑在你们结婚时送给你的,后来,把你从海里捞出来,爸爸拿走了这条手链,昨天晚上,他把这条手链给了我,让我在订婚时亲自给小宛戴上。”

  莫离目瞪口呆:真是越有钱越抠门啊,一条破链子娶俩儿媳妇,这么丢份子的事,何家也干得出来?

  “可我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它应该属于你。”

  哦,她理解他老头丢得起那个人,何大少豁不上自己的脸,把它塞给她,到时候搞条全钻的,欧洲拍回来,上千万美元的那种,才搭他何大少的身份嘛!

  他已经戴好了,可修长手指拈着一片小链坠,好像有点舍不得?

  虽然她很能体会他的“良苦用心”,但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点儿好,莫离“嗯哼”一声,引得何晓佐抬眼看她。

  秋水桃花啊,她却看到了满满的红血丝,嘴角抽了抽,努力拿捏出诚挚的模样,不耻下问:“嗯何少,我能不能问问,这条链子能卖多少钱?”

  何晓佐的表情僵在脸上,蓦地攥紧莫离的手腕,秋水漾漾的眼睛顷刻间怒火熊熊,好像恨不得宰了她。

  呃说错话了!

  莫离很自觉的做小学生认错样,却在这时感觉腰间一紧,人还没反应过来,鼻间突然钻进一股馨香,合上眼睛前,看到的是何晓佐惊诧的表情。

  其实,他那个模样,蛮卡哇伊的,可惜,她来不及说,已陷入无边黑暗……

  在莫离出门一个小时后,家里的座机响起来,米夏接起,就听见一个尖锐的女声:“喂,莫离呢?”

  米夏把话筒拿远一点,揉揉耳朵:“她去接她表妹了,你谁啊?”

  “我就是她表妹,她在哪儿接我?”

  “哦,她去北站了,你难道在南站?”

  停了一会儿,大约去查看方位了:“我就在北站。”接着咆哮起来:“我妈不是让她早点过来接我,她把我妈说话当放屁啊,我都在这等了将近十分钟了,她到现在还没来,真够大牌的啊,怎么着,听说我前段时间赔了点钱,就他妈狗眼看人低,等我嫁给言休哥,有她好看!”

  米夏冷哼一声:“那等你嫁了再说吧,离离早出门了,你到处找找。”直接挂断电话,接着拨打莫离的手机,关机,米夏以为莫离手机没电了,咕哝了句:“整天迷迷糊糊的。”没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