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晓佐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他们所盼望的事情,永远也不可能发生。

  亲生兄妹之间,怎么可以产生爱情呢?

  回到家后,何晓佐一直在踌躇着应该用怎样的一种方式来告诉何淑沫离轻明天要出国的事情。

  在餐桌上,何晓佐的眼神不小心碰撞上何淑沫的,他立即躲闪了,这让何淑沫心中生起了一丝疑惑,可是碍于何以禹和爸爸妈妈们都在,她便是不能够当场询问了,所以便是按耐住了自己的疑惑,继续吃饭。

  “晓佐,你呢?”何夫人见何晓佐不对自己有任何的表示,便是继续问到。

  “妈,我吃饱了,不吃了。”何晓佐则是轻轻的将自己的筷子放下,把碗拿到了厨房后,一个人走上了楼。

  盯着何晓佐的身影,何淑沫直直的看着,越看越觉得这背影似乎隐藏着一些,她本应知道却没有知道的事情。

  何淑沫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将饭吃了下去,之后便也上了楼,只是,她并没有马上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来到了何晓佐的房间。

  何晓佐的房门紧紧的闭上,于是,她便伸手敲了敲,又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便说到:“是我,何淑沫,我找你有事。”

  “你进来吧,门没有反锁。”在得到何晓佐的同意之后,何淑沫再一次的伸手转动了门把手,打来了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她看到何晓佐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呆呆的看着,而何晓佐感受到何淑沫进门了之后,便是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转而把视线落到了何淑沫的身上,问到:“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我觉得,话应该说,你有什么事情要与我说吧?”何淑沫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何晓佐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样问?”何晓佐不禁有些感叹何淑沫的洞察力如此之好。

  “女人特有的直觉。”何淑沫抖抖肩膀,笑了笑,然后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

  “离轻,明天下午要走了。我想,你应该去看看他。”何晓佐本是很不希望离轻与何淑沫在一起的,照理说,听到两人是兄妹的消息,应该再开心不过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何晓佐非但不开心,还因为何淑沫的伤感而心情抑郁。

  “我也想去看,可是,我不能。我不能给轻一个期盼。”何淑沫承认,她被这个消息触动到了心灵,但是她却始终要坚守自己的信念,决绝到底。

  “至于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没有什么意见,也没资格提意见。我只希望,你别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就可以了。”何晓佐并不相信何淑沫明天会按的住性子不看离轻,“何淑沫,这些事情,你还是好好考虑的好。”

  “或许吧。

  还记得他们的相遇,那般浪漫,在一个派对上,离轻的钢琴曲和帅气的模样彻底的征服了何淑沫;还记得他们想爱的过程,离轻那么温柔的照顾着她,容忍着她的一切小姐的坏脾气,记起离轻看她时的爱慕的眼神……

  她突然又想到了何晓佐的那句话,“不要做出让你自己后悔的事情。”,她喃喃自语到:“是啊,何晓佐说的有什么错呢?或许我这一次不去看离轻最后一眼,就会一辈子后悔呢?”

  一天等于二十四的小时,那么的短暂。

  滴答滴答滴答,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离宅。

  “哥哥,我帮你整理一下东西,你粗心大意的,到时候到了美国又发现落了许多重要的东西在这里就不好了。”离美嘉看着钟,已经十一点了,但是何晓佐却是没有给她任何关于何淑沫的消息,她不禁有些不自在了。

  “美国那儿什么东西没有?而且我们也不缺钱,那么认真做什么?”离轻嘴巴里虽是说着不在乎,但是手还是一刻不停的在理着东西。

  “好吧好吧,你厉害。”离美嘉有丝无奈地笑了笑,摊开手,抖了抖肩膀。

  “好担心……”突然,离轻说出这样一句无厘头来的话。

  “担心,何淑沫,是不是会来送你最后一程是么?”离美嘉一猜就知道何晓佐到底是在为什么事情而痛苦。

  “不是的。”离轻被离美嘉猜中了心思,眼神里飘过一丝惆怅,随后又低下了头,摇了摇,否定了离美嘉的说法。

  “哥哥,你不承认也没用。”离美嘉看出了离轻又是在躲避了,每每离美嘉提及关于何淑沫的事情,离轻只知道逃避,“很多东西,不是你逃避了,不去想,就可以当成是没有发生的。”

  “难道我为了宽慰自己而欺骗自己也不可以么?”离轻的眼神俨然透露出丝丝绝望,“难道我连这个资格也没有么?”

  “哥哥,我是为了你好。”离美嘉在听了离轻的话之后,并没有马上给出答案,事实上,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与离轻说,思考了片刻后,她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我之所以不要你逃避,就是要让你彻底的放开,不要被这件事情扰乱了心扉了。”

  “彻底的放开,哪有这么容易?”无奈的语气,犹豫的眼神,看着向来活泼的哥哥,居然变得这样忧愁,离美嘉的心中也是阵阵抽痛。

  “哥哥,我把你今天要出国的事情,告诉了何晓佐,我想,他会传达给何淑沫的。”离美嘉说出这句话后,离轻立即抬起了头,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离美嘉,而离美嘉则是不理会离轻,继续说到,“或许哥哥会觉得我多事,会因此讨厌我,但是我觉得,这是为哥哥好。哥哥从小到大都那么教育我,我很希望可以替哥哥做一些事情。”

  “我不会讨厌你,不会觉得你多事。”离轻勉强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丑的笑,“谢谢。”

  “哥哥,东西理好了。我们下去和爸爸妈妈道别吧,我与你去机场。”离美嘉将离轻行李中的最后一件衬衣放进去后,将行李箱合拢,递给了离轻,同时说出了这些话。

  “嗯,好。”离轻点点头,拖着行李箱,带着离美嘉下了楼。一下楼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离先生和离夫人,离轻走近他们两人,分别抱了两人一下,说到,“爸爸,妈妈,我要走了。”

  “妈妈的宝贝儿子,我可舍不得你。”离夫人依依不舍的看着离轻的脸蛋,她伸手轻轻的摸了摸离轻,嘱咐道,“轻,你一个人在国外,可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要及时给家里来信,知道了么?”

  “知道了,妈妈。我一定会学成归来,接受离企业的,并且会比现在有一个更好的状态。”离轻向离夫人保证后,又将目光转到了离先生的身上,他说到,“爸爸,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儿子,爸爸相信你。”离先生伸手拍了拍离轻的肩膀,传达给他了一个坚定的眼神,“另外,不要为了何淑沫难过了。等你功成名就了之后,什么女人没有?不要因为这些小事而难过了。”

  “我会的。”离轻点点头,可心中却想到:是啊,功成名就了以后,再美再出色的女人都会粘上来的,可是,她们对我的感情,又回纯真到什么地方去呢?

  与离夫人和离先生道别后,离美嘉便随着离轻来到了机场,机场里人山人海,拥挤的很,离轻戴着墨镜,一手托着行李箱,一手拉着离美嘉,穿梭在人海中,到了相应的候机厅,在座位上等着。

  “哥哥,离飞机起飞只有30分钟了,可是,却还没有见到何淑沫的身影……”离美嘉四处张望着,企图看到何淑沫的身影,她刚刚说完这句话,便瞧见身旁的离轻的表情有些不好看,便是意识到自己有些说错话了,“对不起对不起,哥哥……”

  “没什么好说对不起的。

  “都什么时候,你还睡?”何淑沫看到何晓佐这样邋遢的一副样子,更是不满,她也顾不得是什么场合了,赶紧说出了叫他的目的,“快点穿好衣服,送我去机场,我要去送离轻最后一程。”

  “什么?”何晓佐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三秒钟后,突然忆起今天离轻就要出国了,便是大惊失色的问到,“那么,现在是几点?”

  “离飞机起飞,只有三十分钟了,你快点穿好衣服,送我去呀!”何淑沫赶紧把何晓佐推进了房间,命令他到。

  “知道了知道了,你在门口等我一下。”何晓佐将何淑沫推出门外,把门关紧,自己在房间里迅速的换好衣服后,便把门打开了,“来,我们快点去,现在去应该还能来得及。”

  何晓佐拉着何淑沫的手用飞一般的速度便是跑下了楼梯,冲出了家门,打开他的蓝色保时捷的车门,把何淑沫推了进去,随后,自己也坐到了驾驶座上,启动油门,出发了。

  “你快些开呀,时间都快来不及了!”何淑沫坐在副驾驶座上,却是一点也不安分,她一边看着自己的手表,一边皱紧眉头,催促着何晓佐。

  “姑奶奶,你看看,我都已经开到100了,再快可不行了。”何晓佐虽然也是很着急,可是却也是意志清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要是再快,我们两个就得进一趟警察局了,别说是去机场了,连家都回不了了。”

  “唉,我不是着急吗?”何淑沫吐了一口气,有些懊恼地说到,“昨天,我想了很久,觉得,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所以,我决定一定要去机场送离轻最后一程。”

  “我知道你着急,我同样着急啊,你看我不正在很努力的开车么?你放心吧,一定能够按时到的。”从何宅到机场,一般情况下只需要二十分钟就可以了,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定可以及时赶到的。

  “嗯,好。”何淑沫听到何晓佐这样说,才放下了心,谁知道,意外就这样出生了。

  “哎呀,真不该往这条路开的,居然堵车了!”望着前面的一排车,何晓佐不甘心的踩了刹车,手重重的拍在了方向盘上,懊恼地说到。

  “怎么了?”何淑沫望着何晓佐,不知所措的问到,“现在堵车了,我们是,过不去了么?”

  “照这个速度,再过半个小时,都不一定出的去。”何晓佐说这句话的时候,音量很轻,似乎是害怕刺激到何淑沫。

  “那,那怎么办?”何淑沫抬眸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何晓佐,希望何晓佐可以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希望何晓佐能够想出办法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我没有办法。”何晓佐的眼神暗淡了下去,似乎是觉得很是对不起何淑沫,于是便是低下了头。

  “你没有办法,我有办法。”何淑沫想也不想,便是打开了车门,冲了出去,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跑着去,一定能来得及的。”

  “哎,何淑沫,你小心一些!”何晓佐看着何淑沫匆忙的背影,知道她这回是动真格了,也不能阻止她,只能在心里期盼她可以成功的见到离轻了。

  何淑沫穿过一排排的车,跑出了马路,用以前跑五十米冲刺的速度疯狂的穿梭在人群中,她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见到离轻。

  机场。

  请去美国的客人做好准备,登上您要上的飞机。

  广播里好听的女声传出,但是在离轻的耳畔响起时,他却并不那么激动,因为他始终没有见到那个他想要见到的身影,于是,他便是很不舍的望了一圈周围,“我始终,没见到她。”

  “哥哥,或许,是天注定吧。”离美嘉漠然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既然,何淑沫不愿来看你,那么,你也不用再留恋她了,不是么?”

  “好了,我走了,你要乖乖的照顾好爸爸妈妈,知道了么?”离轻伸出手,温柔的揉了揉离美嘉的头发,嘱咐她道。

  “好的,我会的,你也要好好的,别再想她了。”她,值得就是何淑沫,但是为了不伤及离轻的感情,离美嘉没有直接把这个名字说出口。

  “嗯。”离轻在点头后,便转头,留给离美嘉一个背影。

  “踢踏踢踏踢踏。”飞机场里依稀可以听到这样一阵清脆而急忙的脚步声,而那脚步声的主人,便是何淑沫了。

  “咦!你?”离美嘉在目送完离轻后,转过身准备离去,却是意外的看到了何淑沫的背影,见到何淑沫,她是怎么也想不到的,于是便露出了一副很是惊讶的表情。

  “呼!呼!”何淑沫弯着腰,一手捂住肚子,大口大口的喘气,“离美嘉,你哥哥呢?”

  “他,他已经上飞机了。”离美嘉愣了一会儿,才说出这样一句话,“你来晚了。我和哥哥,都以为你不会来了。其实,如果你有心,就不会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