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直到中午,ucy都没有再找何淑沫的麻烦,而很快的,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ucy的办公室门又被打开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似乎是中邪了一样,每次ucy的办公室门被打开,何淑沫的心都会颤抖一下,这一次,她的心又颤抖了一下,ucy走了出来,一脸笑嘻嘻的说到:“今天中午,我请大家去对买你的饭店吃中饭,怎么样啊?”

  很明显,ucy已经开始拉拢人心了,而ucy说这话的时候,又很随意的用饱含深意的眼光瞟了何淑沫一眼,而何淑沫也很识相的开口拒绝到:“我就算了,我还是一个人吃吧,大家玩的开心点吧。”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不懂得人情世故的人突然说了一句,“也好,省的有些人破坏了我们的胃口。”

  这让何淑沫的脸一下子就给气的红了,可是她也不能发作,本来,她在同事们心里的印象就已经很差了,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她一定要忍气吞声,小心小心再小心。

  “好了好了,我们走了。何淑沫,辛苦你了。”ucy还很做作的这样假意关心一下何淑沫,随后就带着员工走了出去。

  何淑沫看着这诺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空荡荡的,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何淑沫从来没想过,原来有一天,她也会被人排斥,而被人排斥的感受,是那么的难过。

  何淑沫坐倒在了自己的凳子上,拿起手机,翻动了里面的常用联系人,排在第一位的人,就是离轻,但是她直接跳过了这个名字,第二位的,就是何晓佐了。

  何淑沫想到自己和何晓佐的关系,不再同以前一样了,有些想放弃这个人选,可是情不自禁的,她还是发了一条短信给了何晓佐:中午没人陪吃饭,你从校园里出来,陪我去吃顿中饭吧,我请客。

  “那么对不起嘛。不过,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嘛!”本来一句对不起的确挺诚恳的,谁知道何淑沫居然又加了这么一句话,何淑沫看见何晓佐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头,赶紧改口说到,“就是大事情,就是大事情。不过,既然我都已经知道这事情了,你也不用遮遮掩掩了嘛。”

  何淑沫一边将盘子里的牛排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一边时不时的抬头看看何晓佐,“离美嘉做出这样的举动,说明是在乎你才是。不过……,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直白的告诉她?”

  “我又没有和她说,我心中喜欢的女人就是你,我的姐姐,你还想怎么样?”何晓佐不喜欢何淑沫在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如果说离美嘉是事件的女一号,那么何淑沫,起码也是一个女二号,但是她现在的样子,连个路人甲都算不上。

  “何晓佐,我都和你说过了,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就不要总是把我放在心上了。”何淑沫现在对于这个话题,也不觉得很尴尬了,反倒是直截了当的就拒绝了何晓佐,她觉得当初就是没有太决绝,才使得离轻到现在都放不下自己,而何晓佐这个即将要走向错误的种子,她一定不能让错误的种子萌芽。

  “怎么就不可能了?那么你喜欢离轻,就是正确的了?”何晓佐听到这话,就很赌气的反驳了一句。

  “你怎么又说到这事情上面来了?”关于离轻的话题,都是何淑沫的软肋,她整个人就像气球没了气一样,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明明在说你的问题才是。你都有了离美嘉了,而且都已经答应她,要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的不是么?所以,就别东想西想了,好么?”

  “可是,如果和离美嘉在一起,对我而言,一点也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呢?”话是这样说,可是真的要做,却又做不到了,这已经不是何晓佐第一次后悔自己对女人做的承诺了。

  “男子汉大丈夫,说过的话,就要做数。如果只是说着玩玩的,那么根本就不应该说,不是么?”何淑沫挑了一块最嫩的牛肉块,将它塞到了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说到。

  “有的时候,真的不想做一个有那么多负担的男人。”何晓佐将头别到一边,把手上的刀叉都放在了桌子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做变性手术的话,我这个当姐姐的不支持你。不过,有个娘娘腔弟弟,我还是可以接受的。”何淑沫故意开玩笑,想要缓解一下气氛。

  “不许开玩笑。”谁知道,就这样被何晓佐的一句话给反驳回去了。

  “滴答滴答。”突然,何晓佐的电话响了,何淑沫用眼神示意何晓佐,让他接电话,何晓佐赶紧把手机拿了起来,说到,“喂?”

  “是我,离美嘉。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啊?”离美嘉现在正在马路上逛着,身边还有一个男人,昨晚陪睡了一晚的清秀男人,何以禹,而她本身是应该陪着何晓佐一起吃中饭的,她有些担心何晓佐会去办公室找她,就顺便打了个电话过去。

  “我在,我在教室里。”何晓佐赶紧撒谎到,而何淑沫听到何晓佐的这句谎言,突然抬头,愣愣的盯着他,何淑沫用唇语说到,“跟姐姐吃饭居然还要撒谎?”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何晓佐赶紧朝着何淑沫摆了摆手,示意她别多话,而离美嘉实际上刚才就已经去何晓佐班级看过了,何晓佐根本就不在里面,她用手捂住电话,转头看了看何以禹,用最低的声音跟何以禹说到,“他撒谎。”

  “今天中午就不来找你了,你自己吃饭吧。”何晓佐有些不知所措,似乎是出轨的小丈夫一般,慌慌张张的,这样的表情不禁让何淑沫觉得有些好笑了,“我们今天的作业特别多,我一吃好饭,就要弄功课。”

  “是嘛?以前也不见得你就那么用功啊?”离美嘉的整个语气上扬,显然不相信,而这个时候,何以禹拍了拍离美嘉的胳膊,示意她转过头,让她看看旁边,而离美嘉就顺着何以禹的目光看去,顺着旁边的西餐厅透明的玻璃板看去,明明就是何晓佐和何淑沫两个人在吃牛排。

  “你真的,在班级了么?”离美嘉再一次的问到,语气显得有些不对了。

  “当然了。”这一次,何晓佐撒谎也撒谎的那么有气场,理直气壮的。

  “好吧,我挂了。”也不等何晓佐回答,离美嘉就一下子把手机盖盖上了,她冷冷的朝着玻璃窗里看去,一把拉住何以禹,往前走去,“我们走,换餐厅吃,碍眼。”

  朝前走了半天,离美嘉猛地一下将拉着何以禹的手一松,狠狠的一甩,停下了脚步,她的眼神里充满着怒意,她狠狠的说到:“他居然骗我!”

  “现在,你应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何以禹也没有安慰离美嘉的意思,既然离么家已经看出来端倪,并已经将这残酷的真相都知晓了,那索性顺水推舟,让她早日放弃何晓佐的好。

  “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说的话了?可是,我没想到我以死相逼也不能够让他对何淑沫死心。他明明说过的,会一辈子守着我的。”离美嘉有些彷徨的看着前方,刚才的充满怒火的眼神已经消失,她没什么精力发火了。

  “可是他却没说过,他会爱你一辈子吧。”何以禹一语道破天机,可这天机,对于离美嘉来说,却是不愿意相信的事实,“不过,在我看来,何淑沫似乎并不对这个弟弟有什么兴趣呢。”

  “何淑沫,果然就是一个贱女人!”离美嘉看着何以禹,愤恨的跺了跺脚,咬牙切齿的说到,“真不知道哥哥以前,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一个女人!”

  西餐厅。

  “何晓佐,你也太逊了吧!”何淑沫看着挂了电话却还有些余波未平的惊慌着的何晓佐,摇了摇头,似乎在替他觉得可惜,“你以前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变得这样惊慌呢?”

  “谁说我是因为离美嘉而变的这样的。那个女人,分明就是你。”何晓佐赶紧反驳到,可是当他对上何淑沫尴尬的眼神时,他又转变了话锋说到,“因为,关心你,你是我的姐姐嘛。”

  “如果你真的关心我,你就应该帮帮我,告诉我,怎么样才可以让ucy不要总是找我麻烦了。”何淑沫故意转变话题,即使这转变的过程显得不那自然和僵硬,“不知道下午她又会找些什么方法来折磨我。”

  “因为离轻,你自己却要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你真的觉得,值得么?”何晓佐一直以来,都不能够理解为什么何淑沫可以那么隐忍,即使当他也变得同何淑沫一样,愿意为爱的人付出一切时候,他依然无法理解。

  “值得。”何淑沫回答的斩钉截铁,一丝犹豫也没有,下面的话,虽然会刺激到何晓佐,可是她还是要说,“就如同我对离轻的爱,一辈子也不会消失,即使我将来有了新的爱人,有了孩子,这份爱,还是会存在我的心里,永远永远。”

  何晓佐的眼中,一丝光芒也没有了,就在听了何淑沫的这些话以后,他的神色十分暗淡,他垂下眼帘,不再吃食物,整个人显得泄了气一般,他看着桌子上铺着的白色的桌布,发呆着。

  而何淑沫则是继续狠心的说到,“而且,那个爱人,也永远不会是你。”何淑沫见何晓佐没有抬头,也没有回答,拿起一张纸巾将嘴巴擦干净后,就站了起来,说到,“我去柜台那里结账了,如果你还要吃就吃些吧,我要回去上班了。”

  说完,何淑沫就拎起了自己的包,走向了柜台。而直到何淑沫离开了西餐店,何晓佐依然没有抬头,何晓佐的心,都碎了,可是,有谁听到,心碎的声音呢?

  何淑沫最后的那句,“而且,那个爱人,也永远不会是你。”就一直缠绕在他的耳边,时不时的提醒着他,永久都无法停止,如此痛苦!

  何淑沫在走回公司的路上,心突然紧紧的抽紧了,一丝剧痛,或许是因为,伤害了何晓佐,这个默默爱着她的男生吧,所以,心才会痛吧。

  “原来,伤害别人,自己也会那么痛。”何淑沫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若有所思的轻声说到。

  就在公司的门口,何淑沫刚要进去的时候,又一次的碰见了离轻,何淑沫故意不堪离轻,想要装作没有看到,可是离轻却已经朝着她这里走来了,离轻有些不悦的皱紧眉头,喊到:“怎么就那么不愿意看到我么?见到了就这样走了么?”

  “如果是打招呼,或者是表示关心,早晨还不够么?”何淑沫有些无奈,声音软弱无力,“离轻,求求你别再给我惹事生非了,好不好?”

  “我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从没想过要给你惹什么麻烦。”离轻觉得很冤枉,他只是想要关心一下何淑沫,这也有错么?离轻有些感伤的感叹到,“你和上学的时候,还真的是一点也不一样了,都是坚强的个性,你现在却倔强的让我有些讨厌。”

  说完这话,离轻似乎是不愿意在何淑沫面前自讨没趣,他从何淑沫的身旁离开了,独自走进了公司。

  何淑沫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心中五味杂陈,很是不好受,不过她不知道的是,ucy一直都在他们的不远处瞧着两人,ucy看着又在一起说话的离轻和何淑沫,嫉妒之心和恨意更加浓烈了。

  创意部。

  “总监人可真好,一点架子也没有,第一天上班就请我们去吃饭。”何淑沫一踏进办公室,就听见那些女同事在那里对ucy大肆赞扬,何淑沫听了以后,不屑的撇了撇嘴,轻声说道,“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她的真面目才对。”

  即使她的声音那么轻,可是还是被一个女的给听见了,于是那人便讽刺着说到,“呵,某些人不知廉耻的想要勾引别人的男人,还向别人好好对她,怎么可能?”

  何淑沫冷冷的白了那堆人一眼,一声不吭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心中想到:真是一群不知好歹的人,才一顿饭而已,就把她们的心都收去了,这些人都是傻子么?还是白痴?

  不过,何淑沫工作是为自己,又不是因为这一群无关紧要的人,不必要因为她们而使自己不开心,所以,她打开word文档,继续开始了工作。

  也许是被别人气的吧,被气了一下之后,脑子觉得特别的清楚了,思绪一点点的全部都涌现了出来,何淑沫花了两个小时,终于把自己的创意稿子给完成了,她将文档保存了之后,没有关机,就走出了办公室,向厕所走去。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