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佐弟弟做什么嘛?那么拘谨做什么?在我印象里,你可不是这样的呀!”宛沁如略显无趣的看了看何晓佐,随后又将目光转向了何淑沫,她走到何淑沫的旁边,伸手比了一下两人的身高,一点面子也不给何淑沫留,直接说到,“哈哈,小沫姐姐,明明是姐姐,你却比我爱了那么多呢。”

  宛沁如用手举了差不多八公分的样子,笑嘻嘻的说到,但是一点恶意也没有的,她一把挽住了何淑沫,大声说到:“这里和我印象中的还是一点也没有变呢!除了头顶上的吊灯,是不是换过了呀?”

  “还有,地毯,地毯也换过了……”何家因为宛沁如的到来而更加显得生机勃勃,宛沁如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了半天,突然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了,她的冷静让何淑沫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何淑沫赶紧问到,“你怎么了,沁如?”

  “一二三四。”宛沁如伸出手指,指着何夫人,何先生,又指着何淑沫,指着何晓佐,整整数了三遍,“一二三四。”突然,她一拍手,说到,“我就说嘛,怎么数都少了一个人!何以禹?以禹哥哥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何淑沫听到宛沁如的话,指了指楼上,说到:“你的以禹哥哥就在楼上呢!”

  除了何淑沫,宛沁如当年最喜欢的人就是何以禹了,小的时候一直叫喊着要嫁给何以禹,可是后来知道因为他们是兄妹所以不能结婚之后,还一直吵着闹着不要和何以禹做兄妹了,当年这事情,可是闹得全家人都笑翻了天。

  而何以禹作为事件的男一号,显得尴尬不已,而宛沁如之后最讨厌别人提起这件事情了,可是这一次,她却又主动提起何以禹了,所以,何淑沫用一种奇怪的眼神,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宛沁如。爱上”

  “小丫头,都那么多年了,怎么还是那么没脑子啊?”何以禹接过了宛沁如的行李,说到,他又看了看何夫人和何先生,问到,“让沁如睡哪个房间?我去帮她把行李放好吧。”

  “就住小沫隔壁吧,不过你得等会儿,要等到收拾好之后才能够住进去,所以,沁如你就先在客厅里等一等吧。”何夫人把何以禹手上的行李拿了过来,放到了沙发边上,又指了指沙发,冲着宛沁如说到,“现在这儿坐一会儿吧,我吃好饭就来替你收拾一下屋子。”

  “嗯,好的。”宛沁如乖巧的点了点头,又朝着何以禹笑了笑,即使宛沁如现在对何以禹的已经不是喜欢了,不过还是有一些超出于对哥哥的好感的。

  离宅。

  “伯母好。”ucy向离夫人鞠了一个躬,问候到。

  “你就是ucy吧?我在轻嘴里听到过你的名字。”自从离先生死去之后,离夫人就显得老了许多,说话的声音很是虚弱,“ucy小姐是在美国的时候,和我们轻认识的吧。”

  “是的。”ucy点了点头,回答到,“我和轻一直是同学,在相处过程中,慢慢的就产生了感情,于是发展为了情侣。”

  “这么说来,你们的感情,一定很深厚咯?”离夫人反问到,其实,她对ucy的印象并不怎么好,总觉得这个女人身上透露出一股子让她觉得很不舒服的感觉,ucy和当年的何淑沫带给她的,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前者的感觉太过于做作了,根本没有何淑沫清新自然,ucy听到离夫人的话,连忙回答到,“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厚,不过不知道轻心中是怎么想的了。”

  离美嘉站在一旁,看着离夫人和ucy,她将耳朵凑近了离轻,说到,“放心吧,有妈妈给你把关,一定可以。”

  “嗯。”离轻随意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也只是再利用ucy试探何淑沫而已,所以,ucy到底怎么样,与他关系并不大。

  “哥哥你并不怎么喜欢她吧?”离美嘉看到离轻的反应,先是愣了一愣,而后又突然反应过来了,赶紧轻声问到。

  “你怎么看得出来?”离轻没有遮遮掩掩自己的感受,而是直接说了出来,他觉得离美嘉现在越来越厉害了,他隐藏在心底的那么深的感受她都可以体会的到。

  “因为当年你把何淑沫带回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一个表情的。”离美嘉一语道破天机,“当年,你的眼神里充满着期盼,很希望我们可以接受何淑沫。可惜了,最终你还是没有选对人。”

  “呵呵,世事难料,不是么?”离轻苦笑了一声,“可是,如果我告诉你,最终,我依然忘记不了何淑沫呢?你会不会觉得我,有一些自讨苦吃呢?”

  “有点吧。不过,你真的觉得,何淑沫就值得你去爱么?”离美嘉以前对何淑沫没什么看法,只是觉得她对离轻太狠心了,可是自从知道她与何晓佐有暧昧了之后,却对她是万分的鄙视,看着离轻还对何淑沫感兴趣,离美嘉真心替离轻感到不值。

  “难道,不值得么?”离轻没有听懂离美嘉话外的深层含义,只得开口询问,“海华丝,你对何淑沫,存在着什么看法?”

  “我想,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吧。”离美嘉下定了决心不可以让何淑沫好过,所以她也不管她接下来的举动是否会让她的面子过不下去,她都一定要做这件事情了,离美嘉把离轻拉到了角落里,从口袋里拿出来自己的手机,将何以禹给她看的视频调了出来,递到了离轻的手上。

  离美嘉后来又特地让何以禹将这段视频拷给她了,目的就是要在有用的时候可以用的着,现在她为了让何以禹认清楚何淑沫的面目,她不得已,把这段视频给拿了出来,而离轻,看着这幅视频时候的表情,与她想象的没什么区别。”思考了半天,离美嘉说出了这样一句有哲理的话。

  “或许你是正确的。”离轻并不完全认同离美嘉的话,但也没有完全否定,“不过,既然我知道了,我就无法忍受住。”

  “小不忍则乱大谋。”离美嘉好意提醒,“何况,你现在和何淑沫,分明是没有任何的关系。除了上司下级以外。”

  “但是,我心里,还是很气。难道,一直以来,何淑沫说的那个男人,就是何晓佐么?”离轻就这样听信了离美嘉的话,几乎已经认定这就是事实了。

  可是,这又不可以万全怪罪于离美嘉,毕竟,她也是完全听信于何以禹的话了。其实最可怜的还是何晓佐了,一直那么相信的哥哥,却是在背后狠狠的捅了他几刀。

  “哥哥,你能不能,别把事情说穿?”离美嘉突然联想到,如果离轻朝着何淑沫发火,而到时候何淑沫和何晓佐两个人一定会知道这就是何以禹做的了,那么到时候,她和何以禹的事情,也很有可能会被桶出来的,她是不会允许这一天发生的。

  “为什么?难道你还想要继续忍受下去么?难道你不觉得,一天到晚呆在你身边的男友,对你不忠贞的男友,是那么的让你感到恶心么?”离轻完全无法理解离美嘉,“难道你就想要一直这么放纵何晓佐么?”

  “当然不是。只是现在,时机还没有真正得到。”离美嘉是绝对不会把事实说出来的,因为说出来,她就不确定离轻是不是还会依旧站在她这一方了,她似乎不太希望离轻一直执着于这个话题了,于是她就赶紧改变了话锋,说到,“还有,今年,何淑沫想和我一起过生日,你觉得怎么样?”

  “算了,还是不问你了,你当然会觉得好了,能让你多多的有一个见到何淑沫的机会,你当然开心了。”离轻回答都还么有回答,离美嘉就直接将这个问题否定掉了。

  “其实,我不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你来说,有什么意义么?我想,你自己的生日,是你自己决定的,不会因为我的答案而改变的。”离轻的话也很直白,但是却也很真实。

  “可是,如果你愿意给我做一个参考,我还是很乐意的。虽然我已经想好了,我很乐意和她一起开舞会。本来我是一点也不想去的,可是后来自己想想,觉得还是不要辜负她的好。”离美嘉的真实想法自然不是这样的,因为,在以往的生日里,她已经吃了好多次亏了,每次何晓佐都因为要陪着何淑沫而忽略了她。

  每次的生日礼物都是隔一天才送来的,离美嘉以前因为何淑沫和何晓佐的关系单单是姐弟,所以根本一点也不计较,可是后来发现,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于是就不肯再放手让何晓佐陪伴何淑沫了。

  何宅。

  “表姐,好久都没有躺在你的床上了,真的是好舒服啊。国到底是我出生的地方,怎么看怎么觉得亲热。”因为宛沁如的房间还没有被收拾好,所以她暂时就先住在何淑沫的房间,她呈一个大字形,将整张窗都给占有了。

  “怎么以前从来也不觉得你还是这种爱国主义者呢?”何淑沫坐在床头,拍了拍宛沁如的腿。

  “出国了以后,才会发现,自己国家的好。”宛沁如的双眼朝着天花板愣愣的看着,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动着。

  “好吧好吧,这一点,我不和你争论了,反正我也争不过你。”何淑沫索性放弃了和宛沁如的斗嘴,自己服输了,“你啊,等会儿睡觉的时候,可千万别做出那么粗鲁的一个姿势,除非,你压根就不想让我睡得着了。”

  “我当然知道了。”宛沁如的眼睛还是继续对着天花板,不知道到在思考些什么,仿佛就如同在天花板上有百元大抄似的,“表姐,你现在有没有了?”

  突然,宛沁如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何淑沫一时之间,还真的有些不好回答,不过她思考了一下,还是会答到,“还没有呢。”

  “以前的那个离轻,你们分手了么?”宛沁如一直都知道离轻的存在,即使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本人,但是也一直听说着。

  “是啊,因为很多方面不合,就分手了。”宛沁如听到何淑沫这话,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死命的摇头,否认何淑沫的话,她伸出手指指着不远处的行李箱,说到,“我在法国给表姐你带来了礼物了,不过我觉得还是生日当天送给你会比较好。另外,arty可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了,如果姐姐你没空准备的话,我可以帮你准备arty的。”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不需要了,你呢,只要乖乖的来参加就可以了。”何淑沫笑着回绝了宛沁如的好意,突然,她又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于是赶紧补了一句,“我想,你还是多买一份礼物的好。”

  “多买一份?那是为什么?”宛沁如一脸疑惑的问到,“表姐好贪心哦,一份礼物还不够么?”

  “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因为你表弟何晓佐的女友离美嘉和我一天生日的,出于礼貌,你也该在那天同样送给她一些礼物,不是么?”何淑沫赶紧解释到,“今年我希望她能够和我一起开生日arty,互相庆祝,顺便联络一下感情,不是很好么?”

  “嗯,表姐你想得到是什么不错。没想到我的小表弟也已经有女友了,看来小表弟长大了呢。”宛沁如说的好像自己已经多么成熟了一般,“那么,我看我得好好的想想,应该给我的小表弟的女友,准备些什么礼物好呢?”

  “嗯,慢慢想吧,我先去洗澡了。”何淑沫从抽屉里拿出了自己要换洗的衣服,在向宛沁如说完这话之后,就向浴室里走了过去。

  时间过得总是那么的快,稍纵即逝,容不得任何人浪费任何一点时间,有的时候稍稍的不注意,它就悄悄的溜走了。

  转眼间,就已经到了何淑沫生日的时间了,而宛沁如,也已经在何家待了整整五天时间了,在这五天里,日子倒还算是平平淡淡里透着真实。

  宛沁如每天在家里闷着,偶尔出去逛逛街,大多数时间还是和何以禹两个人在家里打游戏,日子过得还算惬意。

  而何淑沫则是在公司里勤勤恳恳的工作着,因为害怕ucy再一次的欺负她,所以何淑沫在公司里做事都很小心翼翼,这几天ucy也显得安分了不少,也没有找她的麻烦,所以,何淑沫的日子过得还算安稳。

  不过,却也不怎么开心,毕竟每天对着一个与自己做对的上司和一群讨厌自己的同事,换作是谁都不会开心的。

  也不知道ucy是给那群办公室里的女人灌输了什么思想,才会让她们一直效忠着ucy,还那么反对自己的,不过这都不是何淑沫一心要思考的,她只要谨慎的做好自己应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别的她想管也管不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