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263章 感到很意外
  何晓佐猜错了,离美嘉并不在病房里,但是,他的脚步已经踏进了病房了,但是,这个病房里的两个人,离夫人和离轻,都对他的到来,感到很意外,的确,他就是一个并不该在这个地方出现的人,但是他还是来了。

  “阿姨好。”何晓佐还是很乖巧的走到离夫人的跟前,对她点了点头。

  何晓佐问到,“这几天,你们是否看到过美嘉?”

  “美嘉是不是和你吵架了?她来看过我,但是情绪很低落,你到底对美嘉做了什么?”离轻对何晓佐的态度并不好,或许是在替自己妹妹抱不平,自己妹妹对这个男人付出了多少的爱,他这个做哥哥的是完完全全看在心里的,而何晓佐又是怎么对待离美嘉的,他也是牢牢的看在了眼里。

  又或者,他只是自私的因为何淑沫和何晓佐的关系,所以讨厌着何晓佐的吧,毕竟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和别的男人共同分享自己心爱的女人。

  “我……”何晓佐不知道怎么和离轻解释这一切,“只是我已经三天没看到美嘉了,有些担心她了。”

  “嗯。”离轻淡淡的嗯了一声,显然,他并不怎么待见何晓佐。

  “其实我来,是有事情要和你们说的,包括离夫人,都应该知道。”何晓佐要说的,就是让离美嘉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他既然已经残忍了,那么就放任他,继续残忍吧,“离夫人,其实何淑沫,是你的女儿……”真相,应该揭晓了,但是真相的揭晓并不代表着事情的结束,这是另一个开始而已。

  市。

  市的气候让并不是在这个城市土生土长的何淑沫有一些不太习惯,何淑沫对这个城市的感受,很简单,那是一个古老的城市,她参观了故何,参观了天安门,看了许多许多的,一直都想来看,却始终没有时间来看的东西。

  果然,换了一个地方生活,她的心,平静了一些,因为这里,没有熟悉的人,没有熟悉的场景,于是不会产生物是人非之类的让人觉得感伤的事情,因为没有回忆,就不会有感伤了,是的,这是一个没有回忆的城市,她突然喜欢上了这个城市。

  四合院?

  是的,以前看一些电视剧的时候,都看到或者是听到这个名次,比如以前挺红的一部电视奋斗,那里杨晓芸和向南结婚的那天,住的就是四合院吧。

  当时看奋斗的时候,何淑沫觉得,自己才不要嫁给向南这样一个妻管严,而且没钱没本事的家伙,事实证明,这样的男人,几乎入不了何淑沫的眼,而她也不是杨晓芸这样刁钻的野蛮女友,也没有一个小市民一样的妈。

  可是她最终,却也没有杨晓芸那样的幸福,也没有向南那样一个很纯的男人的爱,她的感情,使她遍体鳞伤,其实,如果她的男友,平平凡凡,即使是什么也没有,但只要很爱她,肯对她好,就一定了。

  何淑沫想,如果现在有这样一个男人来告诉她他爱她,向她求婚,或许她就会这样,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可惜,这样一个以前何淑沫根本就看不上眼的男人,现在完全都没有出现在她的身边,连给她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也许,上天就是那么残忍,可是现在,何淑沫反倒是什么也不怨了,因为老天对她不公平,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

  何淑沫现在正走在市的闹市区上,那里人山人海,人流挤着你不停的向前走着,何淑沫感受了那么多的安静的生活,也应该来感受一下这样热闹的氛围了,或许在热闹之中,更可以将自己的不悦散去。

  何淑沫的肩头突然被轻轻的拍了一下,拍她的人是一个陌生的男人,那个男人长的并不是很好看,但是却是一副很书生的感觉,儒雅的很,何淑沫的心突然砰的一下一颤,她心想:莫非自己的桃花运就这样来了么?本来期盼了那么久了都没有到来,现在就飞过来的一阵好运了么?

  不过,那陌生男人冲着何淑沫笑了一笑之后,又指着后面的一个长的同样是平平凡凡的但是肚子却微微隆起的可见是怀孕了的女人对着何淑沫说到:“小姐麻烦你一下,替我和老婆,还有肚子里的宝宝拍一张照片吧!”

  此时的何淑沫,实在是不知道用怎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本来以为是好运降临了,可是后来却发现,不过是自己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人家根本就是有老婆的人,只不过是把自己当作是陌生的路人而已,自己何必这样的自作多情呢,只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思考的时间太久了,或许会有些不礼貌。

  于是,她有些抱歉的笑了笑,从那男人的手机里接下了照相机,说到:“好了,请你们摆个pose吧!”

  画面定格,画面上,一对夫妻互相搂抱着,露出了甜甜的微笑,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何淑沫再次的感慨了起来,那是她梦寐以求的画面,可惜却是出现在别人的身上。

  那两个人并不优秀不出色,没有出众的相貌,没有什么过大的本事,可是却是有一种无形的牵引力牵着何淑沫的心,那两个人就是在平凡中获得真爱,或许他们的一辈子都要在忙忙碌碌中度过,或许他们将来也会为了什么事情而争吵,可是何淑沫知道,他们两个是爱着彼此的,从他们的笑容中,何淑沫能够体会的到。

  何淑沫在市租了一间小小的屋子,那间屋子差不多六十平方,虽然很小,但是一个人待,也足够了,有的时候,太过于大的房子反倒显得很空荡,总会让人觉得自己是很孤独的一个人,而小小的屋子,里面却塞满了各式各样自己需要的东西,有的时候反倒觉得一点也不空虚,觉得身体里也仿佛塞满了东西,那般的实在,安心。

  何淑沫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何淑沫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蜷缩在床上,背很弯很弯,以前就知道,这就是因为一个人太孤独了所以才会无意之中养成这样一个习惯,其实,这样的人,是很值得同情的。

  何淑沫回到那间只有六十平米的屋子,打开房间的门,她走了进去,可惜,仅仅六十平米的房子,她依然觉得很空虚,也许,她可以试着与别人合租,于是她走进了房间,写了一张租约,上面的内容是:

  姓名:何淑沫性别:女年龄:23备注:无不良喜好三好青年诚招一名同租的女室友分担房费

  拿着这样一张简简单单的纸头,她将她贴在了门上,她希望,有人可以看见它,那么就请搬进来一起住吧,她觉得自己需要另一个人的陪伴。

  怀着淡然的心情,何淑沫爬上了床,躺在床上,她睁大着眼睛,望着白的过分的天花板,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只是,她实在是不想碌碌无为,她终于逃开了那个给她带来无尽悲伤的城市,那么来到了这样一座城市,她应该在有限的时间里,做些什么呢?

  不过,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却很不时宜的响了起来,何淑沫有些不悦的将手机拿了起来,她接通手机,手机那头是一个她很熟悉的男人的声音,那个男人,就是何晓佐,只听得何晓佐很平静的说到:“对不起,何淑沫,你一直守护着的秘密,我让所有人,都知道了。”

  何淑沫在听到这话以后,几乎是五雷轰顶一般的诧异和不知所措,可是她却也没有任何资格说一些责怪何晓佐的话,因为她很清楚,何晓佐是在竭尽全力保护着她,何淑沫调整好心态,反而是很平静的说到:“那么,他们的反应是什么?”

  四个小时前,人民医院。

  “就是因为何淑沫以为自己和你是兄妹关系,而怕你知道真相以后,又会觉得难堪和有压力,所以就自己默默的承受着这个痛苦,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却始终无法相认,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被自己伤害着却无法安慰,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恨着自己,也无法解释,这就是何淑沫。她是一个太坚强的女人了,她不容许任何人瞧不起她,小看她,她是那么的可悲,可悲到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救她。我相劝过她,不要这样伤害自己,可是她宁愿自己承受莫大的痛苦,也不愿意伤害你们,这些她爱的人。”

  “你知道,我没有失忆么?”离轻轻声的问到,并且再还没有得到何晓佐的回答之前,就转过身告诉了离夫人,“妈妈,我的确没有失忆,我是装出来的,我只是希望可以借此机会守住何淑沫而已,可是最终,我还是自以为是了,何淑沫没那么容易被束缚住得。”

  何晓佐没有回答离轻,他转过头看着离夫人,他继续说到:“当何淑沫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死去的时候,她是那样的哀伤,可是她却无法与别的人倾诉这种哀伤。离先生的葬礼,何淑沫也来了,何淑沫很希望自己可以对着即将火花的尸体,喊一声爸爸,可是没有人给她这个机会。她就那样,看着自己的爸爸被火化,身边有着他的夫人,他的“女儿”儿子们,而她,几乎什么也不是。何淑沫一天也没有来得及尽孝心,甚至来不及和他相认,自己的父亲就死了。那一天回来,何淑沫哭了好久好久,她整整用掉了一盒大的餐巾纸,眼睛的哭的肿了,那时的我,真的很心疼她,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能够感受到,那份痛苦。”

  离夫人不是什么容易情绪激动的人,即使是在知道了这样一则消息之后,“怪不得,我看到小沫,会有一种比自己女儿离美嘉还要亲切的感受,原来,这不过是因为,离美嘉根本不是我的女儿,而何淑沫才是。我可怜的女儿……”

  “可是,世事难料,我并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如果当时,何淑沫能够多问我一些,我们之间,或许就不会是悲剧了。”

  “何淑沫也说过与你刚才说的一样的话,她也说过很多很多的如果,只是她后来还加上了一句话,我们没有那么的如果,我们的故事,不过是命运而已,也许她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吧。一切都是命。”

  可是直到现在,何晓佐也没有相信过命运,即使真的有,那也是自己创造的,可是他不愿意,去驳论何淑沫的观点,“何淑沫很爱你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她只是希望你可以幸福坦然的生活罢了,即使你恨她也没有关系。可是我不知道,当你知道了真相的时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许你知道真相之后,才会更坦然吧,也正是因为如此,我选择说出了真相。”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是我对不起小沫,都是我不好。”离轻自责的低下了头,酒红色的刘海盖住了他漂亮的眼眸,他的薄唇一张一闭的,“那么,何淑沫现在,已经出城了么?”这个消息,离轻已经从离美嘉的口中得知了,但是他很希望,这些不是真实的,带着这样微妙的希望,他再次问何晓佐。

  “她已经在市了。”何晓佐轻轻的答到。

  “吱呀。”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是护士,那护士冲着他们说到,“门口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你们的亲戚?我看她一直在门口徘徊也不进去,本来想叫她,可是想想又不好,就想让你们去确认一下,她是不是你们认识的人啊?”

  离夫人出去看的人,当离夫人牵着那人的手进来的时候,气氛甚至变得更加的尴尬了,因为那个人,就是离美嘉,离美嘉自始至终闭着眼睛,但是何晓佐可以感受到,她在明显的颤抖。

  “离轻,我不知道自己要叫你什么,我还能叫你哥哥么?离夫人,是的,我现在只能这样叫您了,我没有勇气把您换做是什么妈妈,因为我的亲生母亲,让你和你的亲生女儿分开了那么久,我的母亲是罪人,我同样也是罪人。我想,我再也没什么必要在离家生活了,我想,我还是离开的好。”

  “离美嘉,你永远是我的妹妹。”

  “离美嘉,你永远是我的女儿。”

  这两句话,几乎是离轻和离夫人同时说出来的,他们这样说,可完全不是为了宽慰离美嘉的心,他们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希望的。

  离轻继续说到:“在我的心里,不管我们是否有血缘关系,我们都是兄妹关系,是亲兄妹。如果没有你,很多时候,我会更加的压抑,如果没有你,很多很多的事情我都无法成功的做成。”

  “可是如果没有我,也许你们会活的很纯碎,不是么?”离美嘉突然抬起头,她的眼睛略微的有一些肿,而且红红的,一看就知道是哭了好久,她现在几乎找不到,自己到底对于离家的人而言,有什么价值。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