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275章 我不在意的
  何以禹为了离美嘉降低身份失了尊严,离美嘉为了何晓佐降低身份,何晓佐为了何淑沫降低身份,这是怎样的复杂的逻辑啊,一般人,是一定无法理会其中的奥秘的,也没有那么多的空闲的人有那么多的空闲的时间去理会这样的事情吧。

  “何晓佐说了,何淑沫说过要他好好的对我,所以他跟我说,他会好好对我的。等到哥哥和何淑沫结婚的那天,我和何晓佐会一同去的。那么你……”离美嘉觉得还不如早点跟何以禹说清楚那时候的情景,她会作为何晓佐的名正言顺的女友去出席婚礼的,到那个时候,她只是何以禹的准弟妹。

  “我不在意的,我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一个大男人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怎么能够让人不觉得心酸呢?“我说了,你别太顾及我的感受,我那么坚强的一个男人,怎么还会需要你一个女人的施舍呢?到时候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无所谓的,真的无所谓的。”

  “谢谢你肯这样对我。”最后,离美嘉踮起脚尖,在何以禹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这算是告别吻吧,离美嘉走之前,还留了一句话,“这个房子,我想我应该很少回来住了,我想,我应该会离家去了,如果你想我,你就叫我,我回来陪你的。”

  何以禹看着离美嘉离去的身影,觉得眼睛湿湿的,他伸出手指将自己流出眼眶的泪珠抹去,叹了一口气,“这样就足够了,你还会回来,真的是太好了。”

  宛沁如也收到了何淑沫的短信,于是她兴冲冲的跑到grass的身边说到:“淑沫姐姐要和离轻结婚了,下个星期就结,我要去参加婚礼。不过,grass,你那么忙,戏都还没有拍好,能够陪我去么?”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何淑沫的婚礼,我当然是要去的了。如果不去,我想何淑沫一定会拍死我的,至于我的戏,我只要和导演说说就可以了。你也知道,我在娱乐圈里也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如果连这样的权利都没有的话,岂不是白混了么?”grass看着宛沁如一脸兴奋的样子,但是却因为害怕他不能陪她去又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你就不要多担心了。”

  “以前的时候淑沫姐姐说她结婚了要我当伴娘,如果我也可以穿着白婚纱在她身后可多好,想想就很开心呢。”

  “傻瓜,白婚纱在我和你结婚的时候,不就可以穿了么?那个时候你一定是最耀眼的,何必要站在何淑沫的身后呢?”grass揉了揉宛沁如的头发,笑了笑,“你一定会是全天下最漂亮的新娘的。”

  “你准备娶我了么?”宛沁如听到这话,眼睛都发亮了,“真的么?”

  “总会娶的,可是现在,还太了。”grass只是说说罢了,他实在是无法做好要结婚的准备,而且现在,也太了一些,“等我们都长大了,就可以结婚了。”

  “还有很多年么?”宛沁如继续问到。

  “或许吧。”这样扑朔的答案,让宛沁如的心中,有一些不太好受。

  “好了,别这样了,何淑沫都要结婚了,不管怎么说,你都应该开心一点呀,怎么弄得一副沮丧的样子,似乎是一点也不为他们高兴的样子呢?我和你的事情,以后再定也不迟,那么着急的想要定下来,在我看来,反倒是对两个人的感情的不信任,如果有足够的信任,只要在一起就好了,何必要在意什么结婚呢?”

  宛沁如听了grass的话,不想发表任何的言论,果然,两个人始终是相处了太少的时间了,grass的确是一点也不了解宛沁如。宛沁如表面随性奔放,但是实际上内心还是一个单纯的不谙世事的女生,她舍求着平稳的日子,婚姻对她而言是一个保障。

  的确,她还,但是有的时候只要grass给一个承诺就可以了,只要一个承诺就可以让她开心很久了,但是现在却让宛沁如觉得grass根本就不愿意下这样一个承诺,宛沁如总觉得grass似乎不想负责,似乎是用一种玩玩的态度。

  宛沁如知道自己不应该随随便便的用这样的态度去面对这些事情,但是grass表现出来的态度让她很不心安,她总觉得grass是在逃避着什么,而她始终是无法明白到底有什么可以逃避的。两个互相爱着的人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么?为什么grass却……而且,他不希望媒体知道两人的关系,宛沁如自己都不怕了,他为什么要躲躲藏藏的呢?不懂不懂,实在是不懂……

  何淑沫从f市回来后,又去见了一个人,那就是离美嘉。何淑沫发了条短信给离美嘉告诉她自己约她见面,何淑沫不确定离美嘉到底对她还有没有隔阂,不过她也顾不得了,总之,试一试总是好的。

  好在离美嘉似乎也是放下了,总之她肯来见何淑沫了,于是,何淑沫这天下午就去赴约了,两人约好了在曼克斯顿学院对面的咖啡厅会面。说起这咖啡厅,似乎已经成了几个人交集的常用场所了,在这个咖啡厅里,有过欢声笑语,也有过误会和斥责,也有过哀伤痛苦,好在如今已经暂时趋于平静了。

  “没想到,你会愿意过来见我。”再次见到离美嘉,虽然没有隔着很久时间,但是何淑沫却觉得,离美嘉已经变了很多了。没有往日的嚣张气焰,甚至无法把眼前这个有些柔弱的女人跟当日那个斥责自己勾引何晓佐的厉害的角色相提并论。

  “我当然会来见你,我没有任何资格拒绝你的要求,我一直以来都对你那么的不好,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为了我连自己的亲生妈妈都不认,我却还一个劲儿的在指责你还来破坏你和哥哥的感情。如果你和哥哥真的因为我的挑拨离间而破碎,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或许是老天不舍得让我背负太多的愧疚吧,终于还是让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了。”

  离美嘉再次见到何淑沫,心中少了一份憎恨,多了一些感谢。自从知道何淑沫为了不让她难过,一直守护着她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的秘密那么多年,离美嘉就一直很想亲口跟何淑沫说一声谢谢,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可是今天,她终于有这个机会了。

  所以,没等着何淑沫回话,离美嘉便很诚恳的开口说到:“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

  “不要这样,我受不起。我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不是为了你,而只是为了离轻,我充其量也是随便帮帮你而已。我本身就是个自私的女人,如果真的值得你感谢的话,我怎么可能为了不让这个秘密公布于世,就说着我和我的弟弟何晓佐有一腿的事情来刺激你呢?可见我只是为了离轻,而不是为了你,所以即使是该谢,也是应该让离轻谢我。”

  何淑沫无法恨眼前的这个女人,以前离美嘉指责她的时候,她的确觉得很委屈,有的时候也觉得离美嘉很可恨,但是她现在却觉得离美嘉实在是一个太过于可怜的女人了,这样的女人,不会有人舍得去指责她的。

  “我以前对你这样,真的很不应该,为了我以前做的这些事情,实在是对不起了。但是我很清楚,何晓佐的心里一直以来都只有你,而没有我,如果真的有我的位置,也只是在你之下而已。”离美嘉吸了一口气,又喝了一口咖啡,这一次,她喝的咖啡依然没有放糖,“就像没有放糖的咖啡一样,虽然很苦涩,但是却很有味道。这就如同我对何晓佐的爱一样,即使没有尽头,没有回报也没有关系,只要我们可以在一起。”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明明知道,却还不顾一切的去爱,呵呵,我现在才是真的后悔,当时居然要把何晓佐也拉下水。如果不是我,你们一定会生活得很好的。如今我要和离轻在一起修成正果了,可是你和何晓佐的感情却依然扑朔迷离,这一切似乎都是我的错,我真的好不该好不该……”

  何淑沫才是真正该说对不起的人,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她的确是让离美嘉失去了何晓佐的爱,如果当初她不和何晓佐那么多的暧昧,何晓佐怎么可能对她的爱陷入了无可自拔的地步呢?

  “你真的是很爱何晓佐呢。我不是一个贪婪的女人,我只需要一个人的爱,可是偏偏那一个人,都深深的爱着你。即使世界上所有人都眷恋你都无所谓,只要何晓佐是我的就可以,但是后来我突然清醒了。我即使是这样一个的要求也无法实现,对我而言,让何晓佐完全的爱我,是一个奢求。”

  离美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何淑沫的面前说出这样一番话,但是可以保证的是,她绝对没有要怪何淑沫的意思,只是她很想找一个人倾诉,“我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在你的面前毫无防线的把我一直以来想要说的话说出口,从来没有想过在你的面前我可以那么坦然的说着自己对何晓佐的爱。”

  “你继续说,我都会听着。”何淑沫喝了一口咖啡,觉得有些苦,又加了一些糖,“以前也喝苦咖啡的,但是后来觉得日子过得挺苦,就不爱喝那么苦的东西了。你也改改,别喝纯的苦咖啡了,这会让自己苦上加苦的。好在我现在也算是熬出头了,而你不一样,你还要熬,你得多吃点甜甜的东西,有的时候它们能让你的心都变得甜甜的。”

  “我没有别的想要说的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我以前恨你,现在却特别的感谢你。你是一个比我更加坚强的女人,所以你得到的幸福比我多,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我可以放得下一些,或许会和你一样快乐的。算起来,你遇到的苦难比我多多了,你都能够承受,我有什么不可以承受的呢?”

  离美嘉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太苦了,可是当她知道何淑沫的事情之后,她突然恍然大悟到,自己受的这些的挫折根本就不算什么,如果自己觉得忍受不住充其量只能怪自己的承受能力实在是太差了。

  “的确是这样的。其实有很多人爱着你的,或许你觉得你的哥哥和妈妈不是以前的哥哥妈妈了,你觉得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就不亲了,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妈妈很爱你,你的哥哥也很爱你,你是一个值得幸福的,值得被爱的女孩。”

  何淑沫用勺子拾起一块方糖,加到了离美嘉的咖啡里,“喝喝它,看看是不是好受些。”

  “谢谢。”离美嘉用勺子将放入方糖的咖啡摇匀,微微抿了一口,笑了笑,“甜甜的,果然是好受了很多的。何淑沫,你果然是一个很奇特的女人,也难怪何晓佐为你着魔了。我有的时候在想,到底要发生在吗惨烈的事情,你才会被打倒呢?仔细算算,那么多的可怕的事情在你身上发生你都可以无所顾忌的躲避它们,你真的是一个很强悍的女人。”

  “我的坚强,也不过是表面上的而已。我其实也是一个柔柔弱弱平平凡凡的女人,我跟你一样,都会心痛,都会难受。只是我太会掩饰自己的情绪而已,所以每次你看到我,我都是那样的坚强,似乎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一样。其实我什么都怕,以前明明爱离轻却还要和他分手的时候,我就好怕,那天我淋了一整夜的雨,我忘不了和离轻的过去,但是我逼着自己一定要忘记,可是最终,我依然是没有忘记。”

  何淑沫知道,所有人都只知道自己的痛而把别人的伤痛给忽略了,其实真的没有什么人的一生是可以真正的不受到任何的挫折平平淡淡的过去,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有风浪的,顶多就是风浪大点或者点而已。

  “即使表面上的坚强也没有关系,因为,我甚至连表面上的伪装都无法伪装出来。何淑沫,真的谢谢你,我知道是你让何晓佐好好照顾我的,我不会因为这份爱是被别人施舍的而觉得这是一份不堪的爱。本来,我也只是一个不堪的人,我想我也只配得到这样不堪的爱吧。”

  离美嘉就是如此,在对一个人恨之入骨的时候,会想尽办法折磨那个人,而当认识到那人并不是这样的让人无法喜欢的时候,她又会竭尽全力的挽回两人之间的关系,掏心掏肺的试图想让两人变成朋友。

  何淑沫结婚了,真的是结婚了。

  礼堂布置的那样的豪华,容貌亮丽的何淑沫身着婚纱,显得更加的唯美动人,而站在她身边的俊帅的离轻也在这一天显得格外的英姿飒爽,一定是因为太多的喜悦了吧,所以两个人都显得那样的开心,脸上布满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