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276章 有人喜有人忧
  有人喜有人忧,来宾并不全部都是真心实意的祝福的吧,不,或许此刻的确是真心的祝福的,但是那并不是快乐的祝福,在祝福的同时,他的内心一定是痛苦无比的吧,就好比何晓佐,现在正从酒店门口走来的一手挽着脸色同样有些奇怪的离美嘉走进来的何晓佐。

  何晓佐很忐忑,真的很忐忑,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去面对这样一幅场景,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去面对,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坦荡的走到他们的面前,笑着说恭喜,但是他发现自己似乎不能,他挽着离美嘉的手正在发抖着,他居然会觉得心虚,怎么会心虚呢?

  离美嘉早就发现了何晓佐显得有些不太对劲,她细细想了想,看着何晓佐的眼睛一直盯着那儿的何淑沫看着,心中便是明白了全部了,她用力的拉了拉何晓佐,停下了脚步,何晓佐侧了侧头,问到:“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走了?”

  “何晓佐,如果真的要去祝福我哥哥和何淑沫,那就要调整好状态,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完完全全不像是去祝福是开心的。何晓佐我懂你现在的心情,我不会怪你,毕竟,真的是我一直缠着你的。何晓佐,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放下心,然后去祝福哥哥和何淑沫,我想,他们需要你的祝福。何淑沫最希望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开开心心和和睦睦的,我想,即使是装,你也要给我撑下去,对嘛?”

  换作是以前,离美嘉绝对是不可能说出这样一段话来的,但是如今说出这样一段话,也并不是什么让人感到惊讶的话了,何晓佐听了离美嘉的话之后没有马上就做出回答,而是沉思了一会儿,淡淡的回答到:“谢谢你那样的谅解我。你放心,我说过我会竭尽全力爱你我就一定会的。是啊,何淑沫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而我,也注定是你的男人。好了,我们进去吧。”

  “嗯。”离美嘉重重的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何晓佐这一次的这些话到底可不可以实现,但是她依然觉得很温馨,哪怕是只有一瞬间的感动和幸福,也让她占有吧。

  “姐姐,离轻。”

  “哥哥,何淑沫。”

  看着离美嘉和何晓佐牵着手一起走来,何淑沫笑着去迎接他们,离轻也跟着走了过来,离轻揉了揉离美嘉的头发,又看了一眼何晓佐,语重心长的说到:“看到你们现在那样甜甜蜜蜜的样子,我和沫也会觉得很安心,我们已经幸福了,当然希望我们的亲人同样的幸福。”

  “是啊,我和轻,真的很希望,可以收到你们两个人的祝福。”在何晓佐的眼里,今天的何淑沫显得格外的美丽,那份美丽是比别人眼中看到的何淑沫更加美丽的。以前,何晓佐甚至幻想过何淑沫可以穿上洁白的婚纱,成为世上最美丽的新娘,然后在自己的怀里幸福,现在这一幕的确是很相似,可是男主角却很不幸的成了别人。

  这是一种叫心酸的感觉吧,现在划过何晓佐心里的这痛痛的感觉一定是心酸。老天一定也看到了何晓佐为何淑沫付出了多少,但是事实上,并不是付出了多少就可以得到多少的,这一点,不知道在多少人的生命上呈现了。

  离美嘉之前虽然已经提醒了何晓佐让他调整好心态,可是现在看来,何晓佐的眼眸里包含的可不仅仅是祝福呢,离美嘉看出了一丝端倪,暗暗的用手掐了掐何晓佐的手掌,被这样一掐,何晓佐倒是突然醒悟过来了,他愣了一愣,看了一眼离美嘉,然后轻声咳嗽了一下,挤出了一个还算是好看的笑容,说到:“恭喜姐姐和姐夫了。”

  “我也是恭喜你们了。”在何晓佐的话落下后,离美嘉才放下心,连忙跟着说了一句祝贺的话。

  就在这时,何以禹也过来了,他的到来,让离美嘉觉得那样的忐忑,忐忑之余,居然有些觉得这一幕很刺眼,何以禹身边居然还跟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长的挺不错的,是妖艳的那种美丽,跟何以禹,挺配的,何以禹和那女人缓缓的走了过来,走到了离美嘉和何晓佐的身边后,停了下来。

  “以禹哥哥,请问身边的这个是?”何淑沫挑眉,调侃着。

  “这是我的女朋友,吉娜。”何以禹笑了笑,搂住吉娜的手又紧了一些,说罢,还低下头去亲了一下吉娜,显示他们的恩爱,他轻轻拍了拍吉娜的腰,用轻柔的声音说到,“吉娜,来跟我的姐姐和姐夫问个好吧。”

  “你们好,我是吉娜。”吉娜的声音是那种很纯正的“娃娃音”,就像林志玲那种,但是这声音总让离美嘉怎么听怎么不喜欢。

  居然那么快就有了女朋友了,离美嘉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不是一直说着爱自己会守护自己一辈子的么?呵呵,这全部都是假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女朋友当然不可能是一天就交的,那么就是说,在和离美嘉同居的那段时间里,就在一起了吧。

  那么,表面上似乎是说着是离美嘉的情人,实际上离美嘉也成了他何以禹的情人了吧。想到这里,离美嘉觉得那么的气愤,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子,居然还会相信何以禹是真的爱自己,还以为没有何晓佐的爱,至少还有何以禹这样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

  原来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一切都是骗人的,离美嘉居然还会傻到为了何以禹而感到愧疚。相比之下,离美嘉哪里有何晓佐那么的狠心呢?离美嘉至少是坦然的向何以禹说出她爱的人是何晓佐,从来也没有逼着何以禹要爱自己。

  而何以禹明明有一个女友却还要义正言辞的说着最爱的女人是她离美嘉,还让离美嘉信以为真,心中还有一些略微的激动。何以禹应该要说的吧,如果只是玩玩,也该说说吧,看着她愧疚难过,他装成一个大好人的样子来“安慰”自己的时候,何以禹一定是在拼命的嘲笑着离美嘉吧!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多少人是可以值得相信的呢?

  真真假假,以为是真的感情都变成了假的,以为是好人却也被发现是这样一个薄情郎么?离美嘉挽着何晓佐的手渐渐的在颤抖,但是何晓佐一直关心着何淑沫,实在是没有发现离美嘉的这个不对劲儿。

  “哥哥的隐秘工作做得可真的是不错啊,居然都一点也没让我们发现。”何淑沫赶紧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下去,但是心中仍然是在为这一有些可怕的发现和继续担惊受怕着,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也最好他们赶紧制止这样错误的作法,不要把事情闹大。

  何淑沫这儿看起来似乎是不会平静了,但是似乎还有一个挺重要的人还没有来吧,那就是宛沁如。宛沁如也是何淑沫的好姐妹,她怎么迟迟不来呢?宛沁如她自己的确是很郁闷着,她在市中心等着grass,可是grass却一直不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宛沁如是个路痴,真的是个路痴,她忘记了怎么去礼堂的路了?

  当然不是。

  宛沁如和grass说好了,让宛沁如在市中心等着,然后grass会过来带她一起去礼堂的,可是grass已经比两人约定的时间晚了整整四十分钟了。如果宛沁如不是因为爱grass,怎么会容忍他居然迟到了那么久呢?

  有些情侣,男的那方约会迟到一分钟女的都要说一大串话来骂那男方,但是宛沁如整整等了四十个一分钟都没有等到grass,何况,这不是一般的约会,只是要去参加何淑沫的婚礼。

  对于宛沁如而言,何淑沫对她是很重要的一个人,这一点grass也很清楚的。宛沁如一直很希望grass可以作为她的男友陪着她一起去参加婚礼的,那一定是很美好的场景,可是她错了,她没想到,grass居然那么的不重视她。

  宛沁如也是有脾气的人,不是说她的善良可以让grass欺负她,宛沁如打了步的就朝着两人的公寓驶去,她想自己如果一直在这里干等着不知道要等多久,打grass的手机grass也不接,她有些担心,怕grass会出事,所以就赶紧回去了。

  不开心的同时宛沁如的心里又平添了一分的担忧。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宛沁如是绝对不会选择折回公寓的,她宁愿没有grass的陪伴一个人去参加婚礼,即使是那样也没有关系。因为当她掏出钥匙把门打开的时候,一阵不堪入目的声音同样的传入了她的耳朵里,“嗯嗯啊啊……你轻一点,啊……grass……嗯……”

  宛沁如的心一下一下的震动着,她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那是什么?是什么?宛沁如放轻了脚步,慢慢的走向房间,她伸出手握住了门把手,但是她实在是不敢转下去,因为那声音越来越清晰了,“grass,你可不可以不要动的那么快,轻一点啊,我受不了了,啊……啊……我,我受不了了……”那是一个很媚的女人的声音,让宛沁如听了心忍不住颤抖。

  可是,宛沁如最后,还是把门把转开了,果然,两具在床上纠缠着的的身体呈现在了她的眼前,听到有人开门,床上的两个人明显的愣了一愣,grass看清来人后,的确是呆住了。

  宛沁如的视线早已经被自己的眼泪给掩盖住了,再也看不清什么了,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自己根本就没有看清过什么,实在是太肮脏了,宛沁如大哭了起来,她快步走到床前,把那女人一把给扯下了床,她大声的喊到:“你个贱女人你给我下来,这是我的床,谁允许你们在我的床上这样的!你给我滚,给我滚!!!”

  宛沁如以为自己可以很坦然的面对grass犯得一切的错误的,可是那只是她以为,事实上,她什么都容忍不了。不不不,除了和别人在自己的床上之外,别的事情,宛沁如都可以容忍。

  如果和哪个女明星传些绯闻,她可以接受,因为那是正常的,如果因为工作而怠慢了自己,她也可以接受,因为那也是正常的,拍戏的时候和女演员亲密接触的时候宛沁如从来没有怎么不开心过,她都是很坦然的面对着一切,告诉自己这都是她自己选择的。

  同时,那个时候的宛沁如很清楚,grass是真心喜欢她的,她以为,grass会是真心的,可是,可是……如果是真心的,grass为什么要和另外的女人,就这样堂而皇之的一点也不知道避嫌的在她的床上干着这样肮脏的事情。

  那个女人显然是被宛沁如的举动给吓到了,她大喊着,“疯婆子,你干什么啊?”

  说罢,她还打了宛沁如一个巴掌,很响很重,也让宛沁如感觉到了一阵剧痛,但是这的疼痛怎么能够抵得上被背叛的痛苦呢?她和grass才在一起多久啊,为什么grass就要这样对待她呢?难道是厌倦了么?真的那么快就会厌倦了么?到底是为什么啊?

  “你滚开,你凭什么打沁如?你给我滚!”说话的人,的确就是s甚至都还来不及套上遮羞的内裤就这样站了起来,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不雅观,就赶紧套上裤子披了件恤,他拉着那个女人把她扯出了房间,而那女人则是一脸不屑的说到,“什么嘛,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明星怎么了,明星就可以这样了么?刚刚还说着爱我要我喜欢我的身体,现在因为自己的女人回来了就装出一幅讨厌我的样子,装什么装?演员就是会演戏,真的是可耻极了。要不是看你长的帅我还不要被你上呢,老娘又不是没人要,我呸。”

  不管那女人说着多么恶心的话,grass都没有继续说话,在宛沁如的面前,他怎么还敢继续说些什么,他的确是很对不起宛沁如,可是他不是故意的,好在那女人没有继续纠缠下去,她自己离开了,把门关的重重的,最后还骂了一句神经病。

  宛沁如的脸都被打肿了,她的脸红红的,头发也乱乱的,眼眶红着,就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grass慢慢的走过去,拉住了宛沁如的手,关心的问到:“沁如,痛吗?”

  “你别碰我。是啊,你就是一个可耻的恶心的人,刚刚用你的这双手碰着那个同样肮脏的女人,现在就来碰我么?在我的床上,你居然和那种女人做着那样的事情?你怎么可以做得出来呢?grass,你不会知道我对你有多么的失望的。”宛沁如不发脾气的时候就是一只可爱的羔羊,可是当她被惹火了后,却是很可怕的,就像她现在冲着grass吼着的时候,爆发力百分之一百。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