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278章 真的期望是你自己多考虑了
  离轻赞同的点了点头,说到:“其实这件事情如果真的要爆发,我们就算是要阻止也是不可能的了,听天由命吧,真的期望是你自己多考虑了。”

  “是啊。好了,有很多客人都在等着我们了,我们还是快点整理好赶紧出去吧,让客人们等太久可是没有礼貌的事情啊。”何淑沫走上前,替离轻拍去了衣服上的尘埃,然后很温婉的看了他一眼,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吻,何淑沫唇瓣上淡淡的甜味让离轻备感美味和愉悦,可是却被何淑沫推开了,“好了好了,如今可没什么时间让你满足了,晚上有的是时间不是么?”

  何淑沫这短短的一句话说的也让她自己面红极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的紧张,从来没有过,这话说的暧昧极了,就连离轻也不怀好意的看着何淑沫,越是被离轻看着何淑沫则是越不好意思,何淑沫假装恼怒的跺了跺脚,轻轻的推了推离轻说到:“你若是再这样的看我,我晚上也不让你满足了呢。”

  “别别别啊,我只是觉得这话从沫沫你的嘴巴里说出来,怎么就让人觉得那么的可爱呢?”听了这话之后离轻赶紧摇摇手,而何淑沫则是更觉得难为情了,“你还说你还说……”

  离美嘉和何以禹两人也是同时离场的,那是酒店最隐秘的一个角落了,这一次是离美嘉主动把何以禹拉过去的,离美嘉实在是忍不住气了,刚见到何以禹她就开始责怪他了,“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

  真的是你的女朋友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对你来说只是一个玩物么?明明有女朋友却总是说着什么大公无私的话让我觉得愧疚,难道觉得欺骗我很好玩么?你到底有没有良知,看着我这样为你觉得愧疚你觉得很好玩是么?还说什么愿意当我的情人,我看我完完全全就如同一个傻子一样被你玩弄吧。”

  “美嘉,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你自己和何晓佐一起来这里,难道我就不可以拉一个女伴过来么?本来我们之间那么的特殊,就是不可以公布于众的,那么我找一个女人岂不是更能够掩盖他人的耳目么?你怎么就不懂得我呢?我可全部都是为你啊。而且我今天也是突然很好奇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样的感觉,看起来你对我还是有一点点的爱的吧,不然怎么会吃醋呢。我对你有爱,所以看着何晓佐跟你一起就是会吃醋的啊。”

  何以禹其实一点也不觉得生气,因为知道离美嘉会责怪他才让他觉得舒服,他这可不是在犯贱,那是因为那就代表着离美嘉早就给何以禹安排了一个位置,她早就已经对他有感觉了,充其量是何淑沫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但是这感觉来了就如同风起云涌一般就算是要让它扑灭也不可能的了。

  何以禹觉得自己只要再努力努力,一定可以让离美嘉完全离不开自己的,这样的日子一定不会玩来的,今天何以禹觉得自己实在是赚大发了,离美嘉的对他的感觉也已经被他旁敲侧击的给探出来了,实在是太愉悦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怎么可能对你有感觉嘛?”离美嘉的的确确就是不愿意承认,她把头别到了一边,不愿意再面对何以禹,“你就知道胡说八道,整天思考那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可没有精力陪你玩这样的无聊的事情呢!还试探我?有什么值得试探的呢?最终又试探出什么了呢?你真是好玩死了呢!”

  离美嘉就是没有了底气,其实听了何以禹的话之后她是蛮愉悦的,甚至还有过太好了那个不是他的女友我就知道他是在假装的这样的念头,离美嘉拼命的摇头,要让自己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给甩掉,看着离美嘉这样的样子何以禹倒也觉得好玩。

  离美嘉也是一个爱撒谎的人吧,明明就是了,即使没有也是有感觉的,却一定要装成一幅什么也没有的样子,但是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看法也只有离美嘉自己才知道了吧。

  “没什么的,即使你如今不承认也不要紧,到时候有你承认的时候的。”何以禹似乎是在打包票一般的铁定认为离美嘉对他有意思了,“美嘉,如今没空和你说着我们之间到底怎么了这样的事情,总之我和那女人就是玩玩的,话我给你撂在这里了,你是不是愿意承认那又是你的事情了。”

  说罢,何以禹就离开了,离美嘉是在五分钟之后再回去的,毕竟如果她和何以禹同时离去同时回来总是会让人怀疑的,离美嘉自己暗自的说到:“总之,不管我到底对何以禹有没有感觉,这都是不可以被任何人知道的,特别是何晓佐,我最爱的还是何晓佐不是么?”也不知道离美嘉是不是拼命的在说服自己呢?

  看着何淑沫和离轻交换戒指并且拥吻的样子,大家都鼓着掌祝贺着,而何晓佐却是在那里一声不吭的喝着酒,离美嘉走到他身旁,拉过他,不让他一直喝酒,并且在他的耳边低声说到:

  “好了好了,何晓佐,你可不是今天的主角,不管你在这里再怎么落魄也好,再怎么失魂也好,今天的主角都是我哥哥和你姐姐了,你就不要再这样子了,你知道吗?没有多少人会因为你这样而感到难受的,他们只是为了何淑沫和离轻而愉快罢了,你看看何淑沫,她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管你的,你这样伤害自己有什么意思呢?我们来的时候都说好了,不要做出这样悲伤的样子好么?你看看你如今是个什么样子了呢?”

  离美嘉真是很痛苦的,看到何晓佐这样只有她自己会觉得痛吧,别人怎么会意识到这里还有人那么的痛苦呢?或者别人还会以为是何晓佐因为姐姐结婚而愉快的大喝酒吧,其实不是的,那又有什么人知道呢?

  离美嘉不是因为自己得不到何晓佐的爱而感到难过的,如果换做以前的她可能是因为这个而难过。可是如今她是因为何晓佐得不到别人的理解而痛苦的,真的,她不愿看到何晓佐那么难过的样子,真的。

  “美嘉,我知道你完全都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真的配不上你,真的。美嘉,我求求你了,今天你可不可以就不要管我了呢?我真的不愿意让任何人看到我如今的样子,我就要一个人喝喝酒就可以了。你说了没有人会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的不是么?求求你了……”

  一直以来风风光光的何大少,俊美无比的何晓佐怎么就这样了呢?离美嘉怎么都不敢承认这就是她一直爱着的气宇非凡的何晓佐,她实在是不忍看着何晓佐这样,难道何晓佐说着不让她管他,她就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管了么?离美嘉实在是做不到啊?

  “喝酒伤神也伤身,何晓佐,我一定要管你,不管你讨厌我也好或者怎么样也好,我管你管定了。”离美嘉拉起何晓佐硬把他这样一个大男人拉出了酒店大厅,大厅外,离美嘉爱忍痛甩了何晓佐一个巴掌,企图把他从幻梦中恢复。

  只是离美嘉什么话也没说,何晓佐就开口说到:“你这一巴掌打的好,打的值得,我就是该打,就是犯贱!”

  离美嘉实在是不懂得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了,她竟然只知道哭泣,只知道流泪,她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这样对自己呢……”好在没有人意识到这两人已经离开大厅,没有人关注这两人,离美嘉和何晓佐之间,到底还要牵绊多久,还要痛苦多久呢?

  “沁如,沁如!”不知道为什么,宛沁如在礼堂里呆久了觉得胸很闷,在吃东西的时候实在是受不了了便走了出去要去透透气,不过这倒是让grass有些误会了,以为宛沁如又生他的气了,于是赶紧追了出去。

  何淑沫往这里看了看,觉得有些蹊跷,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grass和宛沁如今天似乎也有些不对劲儿,两人之间的和谐似乎不同往日的,不过今天是她的好日子,她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去掺和别人的琐碎事情,如果真的要管,那也得等下次了,何淑沫呼了口气,跟着离轻一桌一桌的开始敬酒了。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沁如你到底怎么了?”grass跑得很快,一会儿时间就追上了宛沁如,grass现在神经特别敏感,深怕宛沁如会因为受不了而做什么傻事,宛沁如只要有一点点的动静他就紧张得不得了,如果换做是以前,看到grass这样关心自己,那么宛沁如一定会十分的开心的,可是现在她却没有从前那样的兴奋了,心伤了就是伤了,再想痊愈可没那么容易。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我没什么,只是觉得里面太闷了,,你还真的是变了好多呢,就那么一瞬间的事情而已,你就变了那么多。之前的我一定会因为你对我的那么关心而开心好久的,可是现在,你只是因为对我愧疚所以才表现出那么好的吧!我是一个有自知之名的女人,所以我一点也不开心,现在根本没什么兴奋的感受。”

  宛沁如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后说出了这样一段话,是啊,那种感受估计是不太可能再次回到身上了吧,grass听着她的话一下子语塞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宛沁如则是继续说到:“算了算了,还是回去吧,我们两个人这样出来,会让沫沫姐怀疑的。”宛沁如拉着grass,重新回到了大厅,看到宛沁如没事,grass也放心了,被骂几句也无所谓的。

  何淑沫对于宛沁如和grass的这一些举动着实是觉得十分的不解的,只是碍于现在的场合实在不适合去刨根问底,于是只能憋住一肚子的疑问,依然笑脸盈盈的面对着宾客。

  何淑沫觉得一切都实在是太过于微妙了,发生的也让她觉得着实是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包括今天发现离美嘉和何以禹之间的若隐若现的暧昧情愫,发现原来离美嘉也并不是指专情于何晓佐一个人,还有发现grass和宛沁如似乎也有一些摩擦都让她觉得这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又仿佛是自己多心了。

  本来这是极其欢快的一天,当然,这是在排除了这些烦心事之外的事情,本来的确是很快乐的,可是如今看来实在是有一些不尽人意了,唯一让她感到高兴的便是几经磨难却终究还是和自己最爱的男人一起踏入了婚姻的殿堂,前提是何淑沫没有预料到婚姻并不是爱情的终结,而是开始,也是接下来的风波的导火线。

  在那些琐碎的让她觉得烦闷的事情之余,也有一些让她感伤的细节,就比如双方的家长本来都应当到场的,可是如今却只有离轻的母亲一个人到场,这期间发生的一些可怕的忧伤的事情就是何淑沫同样不愿意去想起的事情了,只是今天再一次的触景生情了。

  或许是一心都在意着何淑沫,离轻很快的就感受到了何淑沫表现的不自然了,他以为何淑沫仍然因为被离美嘉何晓佐和何以禹之间的事情而烦恼,于是便一把搂过她的肩,低下身,将嘴唇凑近她的耳畔轻轻的呢喃到:“不要再为了美嘉和晓佐的事情而烦恼了,她们都那么大了,这些事情我想她们是可以处理好的,何况我们又不能够短顶你的猜想就一定是正确的,或许根本就是你多想了。如果真的要爆发什么事情的话,我想我们也是无力挽回的,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我可不希望你被别的事情冲昏了头脑,显得不那么高兴了。”

  “没有这样的事情的。”何淑沫的整个身体都微微的一震,本来思绪完全都已经飘洒在了婚礼之外了,但是因为离轻的这一席话又让她突然意识到了,现在她是在她自己的婚礼现场,没有理由不为自己的婚礼而高兴而只因为别人的琐事而烦恼,是啊是啊,的确如此,何淑沫突然意识到有的时候就是自己总是为他人着想才会让自己觉得很烦的。

  何淑沫想着那么多的人,想着那么多的事情,可是却偏偏不在意何晓佐的感受,何晓佐颓废的样子,她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直到她来到那一桌敬酒的时候,她只看到何晓佐一个人闷声不响的在那里喝酒,整个人酒气熏天的,与往常的帅气优雅的他完全不符,何淑沫明白何晓佐为什么会这样,她懂得。

  何淑沫也很明白如果在这个时候她对他表示出什么好感或者是关心的话,反而是会让何晓佐误会的,所以她索性就略过了何晓佐,直接到了下一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