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281章 她都是不可以放任他不管的
  离美嘉答应分手后,她就离开了何宅,离美嘉离开何宅,莫名其妙的居然又哭了起来,这一次,她倒是又一次的被自己给懵了,已经分手了,已经出了何宅,她一个人到底为什么要哭呢?是不舍得吧!苦苦的经营了那么久的爱情最终还是以分手为结局结束的,太痛苦了吧。

  可是这一次不是离美嘉情愿分手的么?她已经答应了为什么还要觉得后悔呢?离美嘉从来都不做这样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的呀,离美嘉觉得有一点不可思议了,她到底是在做什么啊?居然就这样分手了???

  离美嘉拎着包包,慢悠悠地走在马路上,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如今应该去什么地方呢?回离宅?感受着何淑沫和离轻的甜蜜么?她不太期望自己是这样的,因为她不愿意去感受他人的甜蜜,毕竟她刚刚分手不是么?但是那种苦闷的疼痛,那种她本来以为只要分手了之后就会掩盖在自己浑身的那种不舒服的难受的感受迟迟没有到来,甚至都没有什么苦涩。

  可能是因为在何宅的时候,把自己这么久来要和何晓佐说的话全部都说出来了才让她得以恢复平静的吧。离美嘉之前是真的难受的,在何宅的时候的确是很伤痛的,但是伤痛过后,剩余的倒不是无尽的伤痛,而是洒脱了,她觉得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应该是正确的了。

  但是让她完完全全的放开这段感情也是不可能的,直到这个时候,她依然不敢说自己完完全全不爱何晓佐,可能到她死的那一天,她还是爱着何晓佐的,只是没有以往的悲痛了,最后,她总结了一点,这一切,恐怕还是因为何以禹,一切都是因为他!

  但是在得知了这一点以后,她又开始不平静了,她突然意识到了刚刚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哭泣了。当然,其中很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忘不了对何晓佐的情,但是另外同样重要的一点就是她意识到自己对何以禹也有了情,而且那感情还是在自己迷恋何晓佐的同时产生的。

  在认清了这样的事实之后,她突然就觉得天塌了,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一个极度专情的女人,对何晓佐的那种迷恋是任何人都无可比拟的,可是到最后却发觉自己也是个多情的女人,她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才会哭的吧。那么之前所谓的对何晓佐的致死不渝难道也在她何以禹的同时完全泯灭了么?

  离美嘉觉得自己最不可能去的地方就是与何以禹以前“私会”的那个公寓,除了这里,其他地方她都能够去。于是,最终离美嘉还是决定回到离宅,她觉得感受别人的甜蜜也没什么不好的,总归比去见何以禹这样可怕的事情要好很多了。

  原来,分手不是那么痛苦的啊。之前的痛苦全部都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吧,离美嘉这一回大概是可以从何晓佐的阴霾中脱离开一段时间了吧,她应该感激何以禹的吧,如果他不在她身边的话,可能她会因为分手而自杀也说不定的吧。离美嘉第一次意识到,有了何以禹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何宅。

  何晓佐觉得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都来不及接受自己已经和离美嘉分手了的这一事实,他总觉得离美嘉的有点淡然过头了,他甚至完全猜不透离美嘉到底是在考虑什么,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变了一个人一样呢?而且何晓佐觉得离美嘉似乎并不那么的不快乐了,但是这并不是何晓佐如今考虑的重点,他仍然在为自己和何淑沫的事情而烦恼着。

  何晓佐和离美嘉分手了却并不怎么难过的事情很好解释,因为两人的感情早在正式分手前就基本上没什么了,所以谈不上有什么好难过的,充其量就是离美嘉一个人忧神一会儿罢了。

  何晓佐走上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爬上了自己的床。何晓佐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其实是很孤单的,甚至有一点点的恐怖,当然,他觉得恐怖的原因可不是害怕什么鬼怪,而是意识到自己可能以后都要那么的孤单了而产生的恐惧感。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以前有着何淑沫在这里的时候,即使不能够一直面对着何淑沫,他只要一感受到她的存在就会觉得很满足,即使不在自己的身边也不要紧,至少何淑沫一直都和他在一栋房子里面生活着。

  当时何晓佐一点也不觉得那是什么太让人觉得激动的事情,但是当连这样的与何淑沫在一栋房子里面生活的权利都没有了,他却突然意识到之前拥有的实际上是一个极其美好的事情。

  何晓佐坐在床上,翻看着手机,看着之前和何淑沫拍的那几张照片,他突然觉得那么的苦涩,何淑沫在照片看起来那么的可爱美丽,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快乐,她是多么美好的女生啊,何晓佐在何淑沫的旁边同样也是很愉快的样子,是啊,何晓佐只要跟何淑沫在一起,就会变得非常的快乐,即使两个人是在一起经受磨难也好,他同样觉得很快乐,只要可以在一起就好了。

  但是如今跟何淑沫在一起的男人不是他了,而是离轻,他如今是连与何淑沫一起受苦的资格都没有了。以前的时候何淑沫是离轻的女友,还没有成为妻子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可是如今她已经成为了离轻的妻子,难道让何晓佐去夺别人的妻子不成?

  这样的事情何晓佐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呢?那么难道何晓佐就注定要当一个在背后默默的关怀着何淑沫的人么?对于何晓佐而言,何淑沫是一个只能看却不能够奢求与其在一起的人么?但如今他连看都不太能经常看得到何淑沫了,这让他怎么可以忍受得了呢?

  何晓佐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可怕,没有了何淑沫,甚至连看都不怎么能看得到她,没有了离美嘉的关怀,没有了离美嘉的埋怨,他将会一个人那么孤独地走着,这怎么能够受得了呢?他再一次的看着照片里面何淑沫美好的模样,他死命的盯着何淑沫的样子看,期望可以把她完全记在自己的脑海里,不要忘记……

  何淑沫在离轻的身旁,一定会更加的快乐吧。何晓佐是这样觉得的。何晓佐突然意识到,已经没有什么认识用的到他的了,既然如此,他何必又要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着呢?何晓佐突然记起今天在婚礼上,何淑沫对他的冷淡,看着他喝那么多的酒却始终不来劝他,不来安慰他。

  何晓佐不觉得自己的要求很过分,即使婚礼又如何,他好歹也是他的弟弟,作为姐姐的何淑沫也应该对他的身体安全表示一点关爱的吧,没有爱情,难道连亲情,连友情都没有了么?难道有了离轻就完全够了么?何淑沫难道只要在离轻身边就可以了,别人的照顾她不用了么?照顾别人她就不用了么?

  何晓佐觉得那么的不满,他是那么的嫉妒离轻,那么的憎恨离轻,以前以为他可以放手让何淑沫自己追求自己的人生的,可是到头来他发觉自己完全不是什么无私的人,以前为了让何淑沫快乐,他甚至可以去让离轻挽回何淑沫的爱,但是如今他却觉得深深的后悔。

  可能没有何晓佐的推波助澜,何淑沫和离轻的感情根本就不会那么的好吧,可能一切都是何晓佐自己太过于傻了,明明知道将来自己会痛苦的但是却仍然要那样的做,好了,如今他面临了绝境,又有什么人可以来挽救他呢?

  何晓佐突然有了一个很疯狂的念头,他实在太迫切的要知道何淑沫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她还在乎他么?于是,何晓佐发了一条短信给了何淑沫,上面的内容是:何淑沫,如果今晚你不来家里看我的话,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因为我过了今晚,可能就从这个世界上离开了……

  这段话着实是极其恐怖的,何淑沫收到这段话的时候,离轻还在里面泡澡,而何淑沫却是被惊讶到了,她实在是觉得这太恐怖了,不管何晓佐是不是欺骗她,故意要让她觉得害怕还是真的要自杀,她都觉得这太恐怖了。

  离美嘉如今就准备赶紧泡个澡睡大觉了,其余什么也不考虑了,但是她刚上楼梯又遇到了同样有点着急的离轻,离轻穿着睡衣就出来了,他看到离美嘉就赶紧问到:“美嘉是刚刚回来吧,你有没有看到沫沫?”

  “我看到她了,她很急的开着车就出去了。咦?难道哥哥你不知道何淑沫到底要去做什么事情么?”看着离轻似乎是毫不知情的样子离美嘉更加的觉得不知所措了,怎么会这样个样子,一开始还以为是离轻也参与的事情,可是何淑沫说都不说就走了,到底怎么了呢,“难道哥哥和她闹矛盾了么?不可能吧,今天你们可是婚礼的头天晚上啊!你们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才在一起,怎么会?”

  “不是的,就是因为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着急的,我不觉得自己惹她不悦了,之前还好好的呀,沫沫不是那样一个不知道以大局为重的人,可能是真的出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所以她都来不及和我说。”但是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呢?离轻苦苦思考也思考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情,离轻泡澡出来却发觉何淑沫不见了,他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总不会是何淑沫因为害怕做那个事情而跑掉吧,不可能的。

  离轻和离美嘉都用着奇怪的,疑惑的眼神盯着楼梯,两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了,他们很快就会知道的。

  何淑沫用着自己最快的速度来到了何宅,何淑沫从包里掏出自己的钥匙,赶紧将家门给打开了,一到客厅,她就大声的喊着:“何晓佐,何晓佐,何晓佐!”

  但是她喊了很久都没有任何的回应,于是何淑沫赶紧跑上了楼梯,来到了何晓佐的房间,她也顾不得什么敲门了,直接就冲了进去,一边冲进去的时候她仍然在说着:“何晓佐,你快点回话啊?”何晓佐越是不说话她就越觉得可怕,因为她总觉得或许何晓佐真的会做出什么傻事情来的。

  何淑沫打开门之后却根本没有在房间里面看到何晓佐的身影,这不禁让她的心更加的慌张了,她又一次的环顾了四周,可是依然没有看到何晓佐,她真的好害怕好害怕。突然,她想到这个房间还有一个洗手间,于是她赶紧跑到了厕所门口握住门把手准备开门,但是她怎么也开不开,门把手怎么都转不过去,何淑沫十分懊恼的踢了那门几下,终于是忍不住咒骂到:“该死的。”

  何淑沫确定何晓佐一定就在里面,于是她疯狂的敲着门,喊道:“快点快点开门啊!何晓佐我已经来了你就不要再躲着我了好么?有什么话你开门说就可以了不是么?这不要吓我啊!我知道这不是你的目的,你不是想见我么?你快一些开门好不好啊?”

  几乎是用着哀求的语气了,何淑沫实在是很无助了,突然她眼睛往旁边一看,瞟到了床头柜上放着一堆钥匙,于是她赶紧把钥匙拿了过来,她凭着自己的记忆拿出了一个自己觉得是对的钥匙,用它去开门,果然,门被打开了,何淑沫被里面的场景给惊到了,彻底的吓到了。

  何晓佐躺在地上,一把沾染着鲜血的刀摆放在了他的身边,而他的手腕上被割了一条,鲜血依然滴滴答答的流淌下来,何淑沫突然意识到了,何晓佐并不是故意不离她,而是他分明就已经失去了知觉,根本就没有意识了,自然是不会理她的。

  何淑沫真的是懵了,她完全没有想到何晓佐是真的会自杀,她本来以为何晓佐只是为了让她过来陪陪他而耍的一个阴谋罢了,其实有那么一瞬间何淑沫是在责怪何晓佐的,因为何晓佐实在是太不懂事了,居然在这样的时候还来麻烦她。

  可是转念一想何淑沫又觉得自己有这个念头实在是太过分了,毕竟一直以来都是何晓佐在照顾着她的。在她以前伤心难过的时候都是何晓佐陪在自己的身边安慰着自己,何淑沫也只知道向他倾诉让他安慰自己却从来没有带给何晓佐任何幸福。

  何淑沫觉得自己以前甚至表现的有一点暧昧,容易给何晓佐一些误会的感受,或许自己犯下的错误真的只有自己才可以去解决吧。何淑沫知道她现在是一个成年人了,她需要自己为自己的错误负责任,而且这个需要自己负责任的人是一直以来都对她万分的好的何晓佐,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是不可以放任他不管的不是么?